對於此人,白雲飛心中滿是崇拜。

現在見到了真人,白雲飛心懷激動。

楚天南瞥了對方一眼,他淡淡道:“這幾天好好練武,我會讓耶律飛廣指導你,等你什麼時候白家功法到了登堂入室的地步,我再告訴你這些。” 楚天南意見很大。

堂堂一個白鵬的孫子,現在白家功法居然只是一個精通?

跟人對敵居然想讓別人殺了他,一換一?

這是白家子嗣該有的態度嗎?如果上一任王座,白鵬知道這種情況,還不得氣的棺材板動盪。

楚天南怎麼會容許這種事情發生。

“耶律飛廣也是你爺爺教出來的,他對白家功法理解很深刻,你有什麼不懂的就問他。”

“好啊,我就喜歡練武。”白雲飛答應道。

受了傷的大塊頭鬍渣一臉汗顏,這話說的,在白家的時候,求着你練功都不練。

結果出來了,就這麼爽快的的答應了?

楚天南點了點頭,還算滿意。有着耶律飛廣輔導,這小子就算蠢了點,但是練到登堂入室還是很快的。

“我現在要去接女兒了,就不跟你們待着了。”他留下這一句話。

讓耶律飛廣和邵華帶着這兩人迴天南集團,自己則是開着吉普車遠去。

去幼兒園接妮妮啊。

這還有什麼想的,跟這羣人待在一起完全沒什麼意思。

自己要去接女兒,領着蘇玲瓏和妮妮去遊樂場玩,昨天答應女兒的事情,他這個當父親的肯定不能違約。

幼兒園。

蘇玲瓏姍姍來遲,風吹動着她的秀髮,精緻的鵝蛋俏臉上帶着笑容道:“你今天來得很早啊。”

楚天南笑了笑:“如果沒有那些蒼蠅的煩擾,我每天都可以來得很早,倒是你,今天在做什麼。”

蘇玲瓏笑着答覆道:“沒什麼,蘇家把族譜寄回來了,我把他們名字輕度你。”

楚天南點了點頭,這倒是。

蘇玲瓏即便之前看起來對家人很有度量,可當他們觸犯了她心中真正的底限時,那就不再有任何人情好講的。

爲了不讓蘇家藉着自己的名字,再去禍害其他人,也只能提前把他們的想法掐滅在萌芽裏。

楚天南笑着道:“走吧,妮妮馬上要放學了。”

現在也纔剛剛到妮妮放學的時間,他今天來的有些早,怕違約了答應妮妮的事情,傷了孩子的心。


蘇玲瓏嗯了一聲,朝幼兒園門口走去,兩人當然牽着手。

現在倒是沒什麼多的顧忌,心中想開了不少事情。

兩個人嘛,畢竟名義上是夫妻,而且已經真正的有了一個孩子。也不用在意太多這些事情。

楚天南牽着蘇玲瓏的手,前往幼兒園。

妮妮今天剛剛放學,揹着一個可愛的卡通人物書包。在衆多學生人流中擠了出來。

剛剛出來,便見到爸爸媽媽牽着手等她,妮妮不由笑了起來,臉上多了兩個漂亮的小酒窩。

她一蹦一跳的奔着楚天南而來。

楚天南牽着妮妮的手,一家三口走在街邊,燈光搖曳着影子,構成一幅極美的畫面。

蘇家。

蘇南砰一聲將杯子摔碎在了地上,他怒髮衝冠咆哮道:“怎麼回事啊!這蘇玲瓏,簡直是不爲人子!”

“不僅僅不幫我們家也就算了,還把族譜要走,她這是要翻天啊!”

“別別別,別生氣……爸啊,這些話在家裏說說也就算了,您可千萬別在外面亂喊。”蘇文木連忙扶住了老爺子,好言好語的勸道:“爸,您出去了可千萬別這麼說。”

霸道厲少寵上癮

現在蘇玲瓏可不是以前那個任由他欺負的了,人家現在什麼檔次啊?

一流集團董事長。

上次見蘇玲瓏時候那霸氣又自信的樣子,給蘇文木人都快嚇傻了,那裏還敢讓自己父親亂喊,而且拿去族譜做什麼?

劃掉自己和父親的名字,這完全的意思就是從此不認他們這兩個親人。他蘇家現在除了藉着親戚的虎皮扯大衣,那還有什麼其他能力。

惹不起的情況下,就只能涼涼這樣子。

所以現在那裏還敢得罪什麼蘇玲瓏,這不是找死嗎?人家不跟你計較就算了,這就是人家大度。

還敢在家裏破口大罵,說什麼不爲人子。這不就是老壽星吃砒霜,活膩歪了嗎?

蘇南也愣了一秒,他乾咳了一聲道:“你怕她做什麼?她在當什麼一流家族的董事長,不還是我孫女!”

蘇文木面露苦色。

得了,您自己做的那點事情,心裏就沒點數嗎?

你認識人家這個孫女,她可不認識你這個爺爺。萬一惹的別人惱火了,指不定隨便幾下,就給你人搞沒了纔是真的。

蘇南嘆了口氣,樣子似乎蒼老了幾十歲;“難道我真的錯了嗎?罷了罷了,這一切事情都過去了,好好養老吧。”

他搖頭嘆氣的走回蘇家大廳去。

蘇文木則是唏噓不已,當年蘇玲瓏是多麼孝順,如果蘇家人不那麼苛刻……不那麼如吸血蟲般滲人。

現在……怕早已經踏入了一流家族了吧。

後悔了,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人家現在都跟自己脫離關係了,蘇家幾代人,又能出幾個蘇玲瓏啊?怕是再沒有機會了。

蘇文木也不由嘆了口氣,有些事情,錯過了不是錯了,而是過了。失去了的,已經回不來了啊!

不由他深思。

蘇玲瓏這邊,卻是另一幅景象,懷中抱着妮妮。愜意的蕩着鞦韆,享受着夕陽餘暉給自己的溫暖。

她不由打了個哈欠。

楚天南笑着問道:“困了嗎?”

蘇玲瓏笑着搖頭“以前啊,總覺得自己很累。既得看公司,還得帶着妮妮,結果我現在才發現,看公司的話,只要背後沒有人指手畫腳,也沒有那麼累,帶妮妮的話,有人陪着也不累……”

少了一些累贅,多了一些真正能陪伴着自己的人。蘇玲瓏認爲,歲月對她逐漸沒那麼差了。

當時在雨下跪在蘇家門口的時候,她認爲自己已經到了最難以度過的階段,從那天以後,一切都在慢慢的變好。

她重新掌握了玲瓏集團,還在楚天南的幫助下,還走到了一流集團的地步。從這天開始。

蘇玲瓏明白,一切都在朝着好的地方發展。

現在他們比以前好多了,那些她討厭的傢伙,也都消失在了自己的世界裏。人生總是會這樣,如過山巒陡坡,當你不順的時候無須絕望,因爲你正處於一個最低谷,在低着頭往前,那就一直會是上升了。

而那些曾經站在山谷上方俯視你的討厭傢伙,可能不知不覺中,就站在你身下了。

“爸爸媽媽,妮妮想回家了。”妮妮拽着蘇玲瓏的衣角,輕聲呢喃道。

蘇玲瓏揉了揉妮妮的頭髮,笑着問道:“不坐過山車了嗎?不玩小熊玩偶,不聽爸爸講故事了嗎?”

妮妮嗲嗲道:“不要了,不要了。”

“妮妮今天想快點回家,我想和爸爸媽媽一起睡覺覺,妮妮一個睡會很孤單,晚上好冷呢。”


楚天南嘴角抽搐了一下,自己準備了一番的故事。

這小妮子居然今天不聽了。

щщщ ☢т tκa n ☢C○

不過片刻,他便明白了妮妮心裏的意思,楚天南心中輕聲嘆了口氣。這小妮子,永遠都是懂事的讓人心疼。

蘇玲瓏側目望向楚天南,她輕聲詢問道:“你……今天有事嗎?”

楚天南笑着回答道:“都處理的差不多了。”

蘇玲瓏眉目幾分擔憂道:“我媽那邊,肯定會強烈反對的……”

她其實對楚天南住在家裏的事情,沒什麼反感。

只是自己的母親,寧麗的性格……看到楚天南,那不一頓狠罵就算好了,別想着他有什麼好臉色。

現在還想讓楚天南住回家?這不是做夢嗎!

蘇玲瓏嘆了口氣,她只能想着自己有時間一定要回去,給母親做做思想工作。

楚天南早就是孩子父親了,遲早也應該跟他們住在一起。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兩個人各據一方。

連妮妮都快看不下去了。

楚天南笑着道:“沒事,我有辦法的。”

蘇玲瓏眼前一亮,她興奮詢問道:“真的嗎?”

楚天南呵呵笑道:“當然,我從來沒有騙過你。”

這句話說了,蘇玲瓏放心多了。

不由又對楚天南心中稱讚了幾分,居然連這種事情都有對策……

她又想到了楚天南對付劉家那羣人的手段,心中卻是懷疑。一個戰士真的有這樣的手段嗎?

搖了搖頭,蘇玲瓏沒有細想。


楚天南心中則是笑了笑,這種手段自己還能沒有。他對蘇玲瓏母親的性格,早已經是瞭如指掌。

未雨綢繆,他這次本來就準備了一條價值十萬的項鍊,以防不時之需,本來就要送蘇玲瓏回家。

這不,趁着這個機會送點東西,也免於責罵。

能讓丈母孃安穩點,又爲什麼要讓她吵鬧呢?

至於爲什麼不送點貴重的東西,這不是循環漸進嗎?每次都給寧麗一點驚喜,自己不就能拿到蘇家的永久居住權了。


蘇玲瓏聽到楚天南說自己能夠解決,雀躍的牽着楚天南的肩膀,蹦蹦跳跳的回蘇家而去。

妮妮也是滿臉純真笑容:“爸爸回家了,要給我講故事啊!”

楚天南將妮妮一把抱起,讓她坐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笑着道:“那肯定的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