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婉兒看著古葬天的樣子就知道古葬天要拚命了,也直接把古葬天給她的造化丹塞進口中瘋狂的運轉起了經脈之中的靈力,修長的長劍之上布滿了粉色的罡氣,整個人在粉色的罡氣的映襯之下變的聖神而又充滿了魅惑。

「有意思的兩個傢伙!」

踏天犀牛看著緩慢的而走在一起的古葬天和慕容婉兒讚歎道。


「帝王之道,戰天無悔!」

古葬天直接化作一道紫色的光芒直接向著踏天犀牛攻擊了過去,在紫色的光芒下原本方天畫戟之上沉寂的符文開始緩慢的流轉了起來,一點點的紫氣不斷的從方天畫戟之中散發出來,直接在天空之中緩慢的化作一道偉岸的皇者身影,一把戰戟在那皇者的手中散發著恐怖的氣息。

「死!」


古葬天大吼一聲直接揮舞著方天畫戟向著踏天犀牛刺了過去,天空之上的皇者虛影也揮舞著手中的戰戟向著踏天犀牛刺了過去。

「不錯!看來要用真本事了。」

踏天犀牛說著直接雙腳狠狠的一踏地整個龐大的身影直接騰空而起向著古葬天戰績撞了過來。

「蠻牛踏天!」

伴隨著踏天犀牛的話語一雙巨大牛蹄直接向著古葬天踏了過來,古葬天看著向著踏了過來的巨大牛蹄眼神之中沒有絲毫的恐懼整個人顯得特別的平靜直接大喊一聲。

「合!」

只見伴隨著古葬天的身影原本在探空之中分散的兩道戰戟緩慢的融合到了一起,古葬天也和那皇者身影緩慢的融合到了一起,恐怖的皇道氣息開始不斷的從古葬天的身上擴散開來。

公主她又美又嬌 轟!」

巨大的戰戟直接和那雙巨大的牛蹄相撞在一起,巨大的衝擊力直接使得周圍的一片森林變成了廢墟,兩道身影直接向著後面倒飛了出去。

慕容婉兒看著倒飛出去的踏天犀牛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飛身而起向著踏天犀牛沖了過去。

狐狸的超級系統 魅惑眾生,劍舞天下!」

瞬時間幾十個慕容婉兒出現早天空之中,每一個慕容婉兒揮舞著不同的劍招向著他提前犀牛攻擊了過去。

踏天犀牛看著向著自己攻擊過來的慕容婉兒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迷茫,但是很快他就清醒了過來,手中的巨大的牛角直接向著天空之中的數十個慕容婉兒攻擊了過去。

慕容婉兒美妙的劍招不斷的向著踏天犀牛攻擊著,每一劍都會給踏天犀牛帶來傷痕,但是這些對於以皮糙肉厚的踏天犀牛來說並不是什麼大的傷勢。

古葬天看著還在交織之中的慕容婉兒和踏天犀牛,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瘋狂,他瘋狂的運轉自己體內的造化之力,修復著自己體內的經脈,補充著自己的靈力。

「戰!」

古葬天艱難的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的艱難的向著戰場走了過去,這時候不知道是古葬天心中的大男子主義作怪還是戰鬥意志的支撐,原本暗淡的方天畫戟之上爆發出了恐怖的光芒,一道道灰色的氣流不斷的從方天畫戟之上散發出來,直接沿著古葬天的手臂向著古葬天蔓延了過去。

「沒想到還是要解開這第一層的封印,解開就解開吧!只要活著不是還有機會嘛!」

古葬天感受著自己體內的恐怖的毀滅之力,。不有的露出了一絲苦笑。

「死吧!」

古葬天說著,直接向著踏天犀牛沖了過去,全身的氣息不在是那種高貴的氣息,而是想一個魔王一樣,整個人被灰色的氣流包裹著,恐怖的氣流使得周圍的一切職務瞬間變成的虛無。

踏天犀牛看著古葬天的狀態,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驚訝,它似乎也沒有在和慕容婉兒交織下去的耐心了直接大喊道。

「蠻牛踐踏!」

滿天的牛蹄直接向著慕容婉兒踏了過去。慕容婉兒到底是戰鬥技巧不足,看著滿天的牛蹄神情不由的慌亂了起來,真身也不由自主的顯現了出來。

「轟!」

慕容婉兒直接在踏天犀牛的攻擊之下直接被撞飛到了一旁。

踏天犀牛看著緩慢的向著自己走過來的古葬天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凝重,古葬天身上的那毀滅之力之中蘊含的恐怖氣息使得他有點懼怕,但是皇者之境的威嚴使得他把這股來自心靈的恐懼感緊緊的壓在了心底。

古葬天看著踏天犀牛凝重的神色,腳下的速度不由的更加的緩慢了,手中的方天畫戟之上散發的毀滅之力更加的濃郁了。

「你知道嗎?我剛在不久前才在這股力量的下經歷過一次的生死,現在你又一次的把握逼得使出了這股力量,所以為了有可能將要面對的死亡,我今天一定要殺死你。」

「哦!人類不得不說這股不屬於你的力量確實很恐怖,但是想要殺死我,你覺得可能嗎?」

踏天犀牛說著直接揮舞著手中的牛角向著古葬天沖了過來,一股屬於蠻荒氣息之際兒想著四周擴散著,手中的牛角散發著恐怖的光芒。

大家光棍節快樂啊!雖然我是一個光棍但是希望你們在今夜找到自己喜歡的人啊!不過最後還是要淡淡的說一句求收藏啊!求收藏啊! 「可不可能只有試過了才知道!」

古葬天說著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手持方天畫戟向著踏天犀牛攻擊了過去,恐怖的毀滅之力不斷的在方天畫戟的戟刃之上閃爍著吞噬一切的恐怖偉力。

「看來你是不到死神降臨不死心啊!今天就讓你好好的看看什麼是境界的差距。」

踏天犀牛說著手中的牛角至二級向著古葬天刺了過來,尖尖的牛角在踏天犀牛靈力的加持下,變得額無比的鋒利,恐怖的破空之力直接向著古葬天的心臟之處刺了過來。

「戰!龍騰九天,戟戰天下!」

古葬天手中戰戟一揮直接抵住了踏天犀牛的牛角,兩人的之間爆發出恐怖的氣息。慕容婉兒看著戰場之上不斷地閃動的兩人,雖然想要上去幫助古葬天,但是肉體的疼痛使得剛剛站起來的她再一次的栽倒地上。

「古葬天就靠你了,希望我們會活著出去, 和鬼一起的日子 。」

慕容婉兒看著艱難的戰鬥的古葬天口中吶吶自語的說道,眼神之中閃爍著淡淡的絕望。

戰場之上古葬天和踏天犀牛的戰鬥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古葬天身上已經布滿了傷痕,鮮血不斷的從傷口之中流著,但是眼睛之中的戰意卻更加的炙熱。

踏天犀牛看著在戰鬥之中越加的瘋狂的古葬天,眼神之中出現了尊敬的神色,身為妖獸的他一直最尊敬的就是強者和真真的武者,顯然古葬天現在已經在他的眼中已經真真的配得上武者這一稱號了。

「少年!你絕的你這樣還有什麼意義嗎?」

踏天犀牛直接撞開古葬天眼神靜靜的看著古葬天緩慢的向著古葬天說道。

「意義!戰鬥的意義就是生死,現在的我還沒有死,所以我的意義還沒有表現出來,來吧!就讓你最強大的招式來實現我的意義吧!」

古葬天說著隨手擦掉自己嘴角的鮮血,緩慢的把手中的方天畫戟靜靜地平放在自己的手中,眼神之中出現瘋狂的神色。

「好!最為一個真真的武者,我會讓你享受到真真的武者所應該享受的待遇的。」

踏天犀牛說著直接把自己手中的牛角吞到肚子之中,一整咆哮聲不斷的在亘古之森之中回蕩著。

古葬天靜靜的看著踏天犀牛的變化,眼神之中沒有絲毫的表情只有淡淡的期待,就像是一個賭徒等待和賭神的對賭一樣。

「轟!」

一隻如小山一樣大小的踏天犀牛出現在了古葬天的面前,巨大的踏天犀牛看著眼神之中頭透露出渴望的古葬天緩慢的點了點頭。


「戰!皇者戰天,泣血玄黃。」

古葬天說著,整個人就像是一個黑洞一樣不斷地額吸收著周圍的一切力量,偉岸的皇者身影在一次的出現在了古葬天的身後,和先前的皇者身影不同的是這個皇者身影緩慢的睜開了自己的雙眼,帶著俯視眾生的目光靜靜的看著古葬天的前面的踏天犀牛。

踏天犀牛看著這一股俯視蒼生的目光,心神不由的一顫,它似乎就在這一瞬間古葬天身後的拿到皇者身影已經看透自己的一切,自己在他的面前就像是一個幼小的螻蟻一樣。

遠處的慕容婉兒看著古葬天身後出現的皇者身影,眼神之中閃爍除了興奮的光芒。

「皇道真身!哈哈!古葬天加油!你一定可以戰勝它的,一定可以的。」

慕容婉兒激動的說著,嘴角在一次流下了鮮血,但是她絲毫沒有去理自己嘴角的鮮血,興奮的看著古葬天,眼神之中露出了炙熱的光芒。

「殺!」

古葬天一聲大吼,身後的皇道真身同樣一聲大吼,手中的方天畫戟直接一分為二在天空之中變化為兩把,恐怖的毀滅之力在皇道氣息的壓制下不斷的向著戟刃之上匯聚著,最後原本銀亮的戟刃直接變成了黑色。

踏天犀牛看著已經不由自己意識控制的古葬天,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的猶豫,但是最後還是向著古葬天發動了瘋狂的攻擊,恐怖的岩石之箭直接想著古葬天激射了過來。

古葬天看著向著自己激射過來的岩石之箭,緩慢的閉上了眼睛,皇道真身直接緩慢的走到古葬天的身上,頓時之間古葬天的氣息消失了,只有皇道真身的氣息。

皇道真身緩慢的睜開雙眼,兩道金光直接從他的雙眼之中射出,帶著憐憫眾生的目光淡淡的看了岩石之箭,淡淡的一揮手一道令旗直接出現在了皇道真身的面前。

只見令旗在皇道真身的手中向著岩石之箭一卷,所有的岩石之箭頓時間化作了蠻天的粉塵緩慢的在地上鋪了一層薄薄的石粉薄膜。

踏天犀牛看著自己的攻擊變成了虛無直接四肢狠狠的向著地下一踏,整個身體之上開始緩慢的布滿了一道幽暗的岩石層,雙目赤紅的看著皇道真身瘋狂的向著皇道真身沖了過來。

「眾生哀嘆!」

皇道真身淡淡的說道,一個個人族的虛影出現在了皇道真身的面前,每一個人都在哀怨哭泣著,一滴滴的淚水不斷的向著踏天犀牛衝過去。

踏天犀牛看著向著自己衝過來的淚珠,眼神之中沒有絲毫的藐視,眼神之中充滿了認真的神色,身上的岩石盔甲變得更加的厚重了,伴隨著踏天犀牛的每一步大地都在顫抖。

滿天的淚珠緩慢的滴在踏天犀牛的身上,一滴滴的淚水就像是就有的就有的黃泉之水一樣不斷的腐蝕著踏天犀牛的岩石戰甲,原本看上去堅硬的戰甲之上不知什麼時候緩慢的出現了裂痕。

「少年!我知道你現在是清醒的,不過覺得你讓著皇道真身控制著自己的身體就能夠戰勝我嗎?你也太小看我了!」

踏天犀牛說著發出了一聲劇烈的咆哮,一道巨大大的岩石牆出現在了皇道真身的周圍緩慢的把皇道真身包裹在其中,開始不斷的向皇道真身激射著岩石之箭。

慕容婉兒看著出現在皇道真身周圍的岩石巨牆,眼神之中閃爍著擔憂的神色,但是艱難的向著皇道真身的方向爬了過去。

「古葬天!你一定不能有事!一定不能有事!你是殺過皇者之境高手的青年天才,你還有自己的孩子在等待著你的回去,你就希望他還沒有出生就是一個沒有父親的孩子嗎?」

慕容婉兒看著那消失在自己的視野之中的皇道真身大聲的喊道。

岩石圈之中,古葬天依舊沉浸在皇道真身之中,意識不斷的感受著皇道真身之中包含的皇道真意。

踏天犀牛回頭看了一眼慕容婉兒緩慢的說道。

「他今天必須死!他已經激怒了我,要是讓他活著出去,我的威嚴何在。你就等著吧!最後就是你,原本還打算把你作為我的夫人,但是現在我發現你的背景太深厚可,所以你也會死只是不過比他遲一點而已。」

踏天犀牛說著直接飛身而起沒直接向著岩石圈之中跳了進去。

「天地破碎,四柱撐天!」

踏天犀牛大吼一聲,恐怖的氣息向著死後擴散了出來,原本粗壯的四肢頓時之間變成了尖銳的攻擊利器,直接向著皇道真身狠狠的踐踏了過去。

皇道真身看著向著自己襲來的踏天犀牛,直接緩慢的揮出了自己手中的方天畫戟。

「血染天下,天下大同!」

方天畫戟帶著堂皇大氣的攻擊直接向著踏天犀牛的心臟處狠狠的刺了過去。伴隨著堂皇大氣的方天畫戟,千軍萬馬的虛影緩慢的出現在了岩石圈之中,原本堅固的岩石圈頓時之間在千軍萬馬的攻擊之下變成了一片廢墟。

一聲凄厲的慘叫聲直接從踏天犀牛的口中傳了出來,原本沒有沒有傷痕的肚子上出現了一道深深的恐怖的傷痕。

皇道真身靜靜的看著不斷的哀嚎的踏天犀牛,絲毫沒有想要攻擊的想法。皇道真身之中古葬天靜靜的不斷的回味著剛才戰鬥之中皇道真身對於皇道之力的使用,原本緊閉的雙眼緩慢的睜開了。

「轟!」

一聲巨響,皇道真身緩慢的崩塌了,一道道恐怖的皇道紫氣不斷的向著古葬天涌了過去,最終都緩慢的進入了古葬天的身體之中。

古葬天緩慢的睜開雙眼看著已經快到死亡邊緣的踏天犀牛,緩慢的說道。

「你贏了!但是我勝了!」

「是!我贏了,但是你卻勝了。」

踏天犀牛艱難的撐著已經快要閉合的雙眼,看著古葬天緩慢的說道。

「本來是沒有必要的,我們只是借路而已!」

古葬天看著已經沒有呼吸的踏天犀牛嘆息的說道。就在古葬天說完這句畫的時候整個人也軟了下來,直接倒在了地上。

這一章送給光棍和表白成功的人們,希望大家光棍節快樂啊! 慕容婉兒看著栽倒在地上的古葬天艱難的向著古葬天爬了過去,原本在細柔光滑地雙手在岩石上留下了道道的血跡。

「古葬天你一定要活著啊!」

兩行擔憂的清淚在慕容婉兒的臉上,晶瑩的珍珠在渾濁的塵土之中慢慢的變成一粒粒泥土。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