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滅門大佬親自過來,是什麼意思?

難道真是要徹底攪亂我整個聖城嗎?

可是……


不理解。

搞不懂。

爲啥子?

“你可能還不知道吧,除了這位滅門大人,還有一位……呵呵……”巫廣乾笑了一聲,便不說話了。

骷髏王就那麼怔怔的看着巫廣,而後緩緩吞了一口唾沫。

感情是這滅門的上面,還有人?

還有更強的?

那得滅啥?

滅世?

……

另一邊,這滅世大佬,咳!厲婉正在那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滅門大佬。

有一說一。

江萬貫這次是真的慌了。

無數次,他都想對這兩個兒子下手,當然,不是下死手,只是想揍他們一頓,告訴告訴他們,老子的威嚴不可破!

但是他都忍住了。

厲婉的威嚴更不可破……

今天,他是真的沒忍住。

他覺得自己最重視的靈石,被侮辱了!

這就如同是站在老子的頭上拉屎撒尿一般!讓人無法忍受!

“婉兒,我……”江萬貫一臉憋屈。

“跪下!”厲婉冷喝一聲。

“撲通!撲通!”

連續兩道脆響。

江北就那麼怔怔的看着老爹……說好的男兒膝下有黃金呢?

說好的……

誒?

舅舅怎麼也跪了?

江北的腦袋裏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剛剛,這便宜舅舅不是還一臉笑容的看戲呢嗎?這傢伙可是跟老爹各種不對付,畢竟老爹可是拐走了人家的妹妹……

“哥,你這是……”厲婉有些無語,揉了揉自己的額頭,還是趕忙站起來,將厲豐扶起。

厲豐一頭的冷汗,一邊被厲婉扶起來,一邊擺着手說道:“無事,無事……爲兄這只是站的時間久了,雙膝有些不舒服罷了,跪着舒服,跪着舒服些。”

江萬貫露出了……屬於他自己的……

王的蔑視。

本座瞧不起你! “哎!”厲婉嘆了口氣,明顯是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看了一眼被自己扶着的厲豐。

“嘿嘿,小妹,沒事,不用管我。”厲豐自不想在厲婉面前表現出這般……

厲婉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然後便放開了自己兄長着胳膊。

厲豐當然是在盡全力的站穩啊!

但不知道爲什麼……

這膝蓋他就軟,然後厲婉這麼一撒手,他就……

就……

然後厲婉又只能無奈的扶住厲豐。

有一說一,厲豐的實力是要比厲婉還要高一個等級的,但是對於自己這個妹妹……沒什麼可說的了,當年他作爲當哥的,就在後面爲這妹妹妹夫在萬魔宗打掩護,雖然最後也沒成功,還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而厲婉也是因此,對自己這個哥哥有着莫大的歉疚感,這還是上次江北去的時候,爲這一對兄妹化解開了誤會。

場面無比尷尬……


當然。

經過厲豐這麼一“解圍”,厲婉心裏對江萬貫的氣也是消得差不多了。

就算是想對江萬貫繼續進行思想教育,也得看看自己這哥哥這膝蓋的病啊。

他這……

算了。

厲豐有些不好意思,他也很想控制,但是他沒控制住啊!

他妹妹這個暴脾氣,打小他就挨欺負。

而這個時候,江北也在一旁拼了命的給老爹使眼色,爹,差不多了,快!

快! 齊醫生向我走來

江萬貫糾結了一下,再看看江南那一臉閒適,安靜甜美光頭男的模樣,氣當時就不打一處來了。

對!

這是他反抗的時候了!

江萬貫做了一個深呼吸,然後對着江北微微點了點頭。


驀的!轉過頭去!

大漢旌旗

“婉兒,你知道我最在乎什麼嗎?”江萬貫雙眼泛紅,彷彿是情緒來到了一個極點!

即將爆發的點!

厲婉有些狐疑的轉過頭來,看了一眼站着的……江萬貫,眉頭微皺,一副【老孃讓你站起來了嗎!】的意思。

不過看着江萬貫那一雙深情,且泛紅的雙眼,厲婉還是忍住了。

“什麼?”厲婉皺了皺眉,問道。

而另一邊……

江南也擡起了頭,有些詫異的看着如此神勇的老爹。

江北有點發懵,直覺告訴他……這可能是要出事了!

出大事了!

“爹!您最在乎的是我娘! 妃寵不可 !”江北頓時在心裏傳聲道。

肉眼可見。

江萬貫在得到心裏這道傳聲的同時,嘴巴已經張開了,但瞬間又閉緊了。

很明顯,若不是剛剛江北提醒了一下,江萬貫現在已經……已經……可能已經無了。

晚上別說是上不上得去牀的問題了,估計屋都進不去了。

“嗯?”厲婉看着分明有些“不知所措”的江萬貫,更是不解了,“有話就說。”

“婉兒……”江萬貫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朝着厲婉走了過去。

厲婉看着一步步靠近的江萬貫,眉頭越皺越近。

厲豐看着一步步靠近的江萬貫,逐漸……懵逼。

這王八羔子還要幹啥?

下一刻。

便是見到江萬貫一把抓住了厲婉的左臂,然後……然後另一隻手直接拉住了厲豐的胳膊。

然後在這對兄妹同時懵逼的情況下……

只見得!


江萬貫突然用力一拉厲豐,然後將他脫離了撐着他身體的,厲婉的右臂。

然後將厲豐直接以推,直接就推到了江北的懷裏。

便是趁着厲婉還沒反應過來的機會,另一隻手也輕握了一下厲婉的右臂,而後同時放開,一把!將其抱住!

“婉兒!”

“我最在乎的!”

“只有你啊!”

江萬貫突然說道,一臉的激動。

而一旁的江南……有些發懵,老爹突然搞這麼一出,這是圖個什麼?

“婉兒……除了你之外,我最在乎的,就是我這些靈石了。”江萬貫緩緩鬆開了明顯被弄得有些發懵,但是……毫無感動的厲婉,低下頭,一臉低沉的說道。

“但是,南兒卻是在我最在乎的東西上,給了我巨大的打擊,讓我覺得我這些年的努力,都沒用了。”

“嗯。”厲婉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有些敷衍。

江萬貫張了張嘴,突然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然後緩緩擡起頭,看向了天花板,又一次把厲婉抱住了厲婉……

然後……

轉頭看向江北,擠眉弄眼。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