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印象,雖然並不是什麼實質性的東西,但這對於即將進入天武學院這個陌生地方的方辰來說,卻是比什麼都重要的。

“好算計。”宗伯池臉上帶着一絲苦笑。

事已至此,他自然也想通了其中的彎彎繞繞,也明白了方辰的用意,而且令他忍不住有些搖頭的是,即便是他明白了方辰的用意,也不得不按照其想的那般做。

以退爲進,方辰不讓鄔晉打臉,這可以說是已經退了一步。如今順着宗伯池的話語,提出來了這麼一個道歉的條件,若是宗伯池還不答應,那就是徹底得罪方辰了,顯然,爲了一個道歉,還不至於讓宗伯池三人徹底和潛力驚人的方辰撕破臉,兩者之間的代價,顯然並不等同。因此,宗伯池纔會有些無奈。

明白了,想通了,可還是不得不按照對方已經給你規劃好的路走。


這是一個宗伯池三人所無法抗拒的陽謀。

“此事,是我等做得不對,抱歉。”宗伯池說道。

他話語聲落下,不管是不是真的心甘情願亦或者是被逼無奈,其身旁的鄔晉和趙武剛還是一同道歉了。

面對僅僅是化丹境的方辰,三人竟然都服軟了。

四周之人眼中的驚歎更爲濃郁,那看向方辰的目光之時,尤爲驚爲天人。

一個潛力巨大,資質如妖的少年天驕固然可怕,但武道一途,艱難坎坷萬分,危機,不僅僅是來自於外界,有時候自身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一着不慎即便是絕代天驕都有隕落的危機。但是眼下,方辰不僅資質如妖,而且心智也這般妖孽。這就是真正的驚爲天人了。

天武學院這次還真是撿到寶了!

一瞬間,四周之人腦海中同時閃過這麼一個念頭。 在方辰這邊事情發生沒多久之後,天武學院,偌大的議事殿中,有陣陣話語聲不斷傳來。

“王濤這傢伙這次還真發現了一個不錯的小傢伙。”

“武道上,可跨越一大境界而戰,靈陣一道上,同樣資質妖孽,甚至還要超越武道實力,此子,稱得上是絕代天驕。”

“百年之後,我天武學院必然再多上一個巔峯強者。”

……

仔細聽去,這議事殿內傳來的種種聲音,幾乎都在不留餘力的誇讚着同一個人。而此人,赫然就是還在王濤的帶領下,正向着天武學院趕來的方辰!

人未至,偌大的天武學院中,卻早已因爲他而引發了巨大波瀾。

如果此時有學院中人看到這議事殿內的六道身影,就會驚愕的發現,這六人,赫然就是天武學院之中那六個道尊境的強者。涅槃境的蓋世強者一向行蹤隱匿,而且幾乎極少出現在世人眼中,也不會掌管學院之中的瑣事。

因此,這六人幾乎就代表着整個天武學院,他們就是天武學院之中真正的主宰。然而如今,在誇讚聲落下之後,這六人頓時間面面相覷,目光閃爍,氣氛極爲詭異。

如果有不知情的外人看到這一幕,就會產生一種錯覺。彷彿這六人根本就不是什麼強大的道尊境強者,而是六個各自懷揣着小心思的商人。

“咳咳,下面按照規矩,也該決定這方辰去向了。”六人中,一白色長袍老者輕咳了兩聲,打破四周詭異的氣氛,開口說道。

這是個身形極爲硬朗的中年人,此人目光如炬,炯炯有神,刀削般的面容上,帶着一抹堅硬的氣息。不過此時,這中年人面色並不太好看,看起來反倒是有着幾分怒意。

“此子是我王家之人發現,並且引進天武學院之中的,理應由我帶走。”中年人說道。

此人,赫然就是王家那唯一一個達到道尊境的老祖王林!

能夠進入天武學院的,都是潛力驚人之輩,日後成就最差的,都是洞天境。因此,這些天才,自然不可能讓洞天境的武者去指導。自然,指導的任務,就落在了他們這六人身上。

也就是說,他們六人加起來,就瓜分了整個天武學院的所有弟子。當然,也並不是每個人都是他們的弟子,雖說六人瓜分了天武學院之中的所有學員,每個人都會得到他們六人其中一個的教導。但是其中真正擁有師生名分的,卻並不多。

所謂親疏有別,即便是在天武學院之中,也不外乎如此。以六人的身份,一般天才,自然是看不上眼的。因此,能夠得到師生名分的,無疑都是其中最爲出色的一批人。

當然,正常情況下,新進來的學員,能夠入他們眼,成爲他們真正的弟子,已經算是不錯了,也不會引起爭搶。畢竟雖說天才珍貴,但他們身爲道尊境的強者,也不在乎那些,無非就是今年這個給你,明年那個給我,名額這種東西,一個個輪過來也就算了。

但是,其中有一批人,卻是足以引得他們六人都出手爭搶。那便是真正有着涅槃境之姿的絕代天驕!天武學院之中天才無數,但其中真正擁有涅槃境之姿的絕代天驕,卻依舊是極爲少見。甚至細數天武學院的歷史,這等絕代天驕的數量,都沒有多少。

而如今,卻有這麼一個絕代天驕即將進入天武學院,關於他的去留,自然成了王林等六人最爲關注的話題了。師生情分,是除去至親之外最爲緊密的。即便是他們這種道尊境的強者,誰又不希望自己能夠有一個涅槃境的弟子。到時候那可不僅僅極爲風光威風的事情,涅槃境的蓋世存在要是好好指點,盡心幫助,說不定他們日後也有那麼一絲突破涅槃境的可能。

雖說如今天武學院也有涅槃境的蓋世存在,但畢竟人與人之間親疏有別。那涅槃境的蓋世存在,雖然偶爾也會指點一下他們,但畢竟不可能爲了他們放棄自己的修煉,因此這種機會並不多。而若是自己的弟子突破了涅槃境,那情況就大大不同了。

因此,這個爭奪,六人誰也不可能就這麼放棄。

議事殿內,從白色長袍老者開口之後,聲音便沒有停下來過。

“王兄此言差矣,此子雖說是那王濤發現的,也是他一路從南域帶來的。但是王濤可是天武學院的執事,並非僅僅是你王家之人,他幫學員發掘天驕,不也是分內之事嗎?學院日後必然會有獎勵給他,但王兄以其身份便想要將那方辰的歸屬定下,未免也太過武斷了。”

“此言有理。”


“贊同。”

顯然,王林的這番幾乎要一把將方辰的歸屬定下的話語,引起了殿內其餘五人的一致反彈。

“那你們覺得應該如何?”聽着這些話,王林也不惱,顯然常年的接觸,對於其他五人的心性也早已瞭解。因此,從一開始他也沒有打算憑此就將方辰的歸屬決定下來。

“此子應當歸我,我……”

“胡說,我這一脈,人數一向最少,如今這方辰,應該歸我。”

“你人少,要不從我這裏分去一部分,作爲交換條件,將那方辰給我如何?”

……議事殿內,再次陷入了一片嘈雜之中。

五人爭爭吵吵,顯然對於方辰的歸屬,誰也無法做出真正的決斷。因爲六人身份相當,而且每個人都想要方辰,因此,誰都壓不下誰,而在這種局面之下,想要真正有所結果,幾乎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不過就在這時候,卻聽得原本靜靜坐在位子上,從之前的提問之後,便不發一言的王林,再次站了起來,炯炯有神的目光掃過在場的其餘五人,忽然開口說道:“我用半年之後,那次靈境之行的名額,來換取這方辰。”

這話語聲落下,整個議事殿內,一反常態的安靜了下來。

五人看着王林,神色間都帶着一抹驚疑,似乎不敢置信。

那靈境之行對於他麼這些常年困在道尊境的傢伙,有多大的作用,他麼不相信王林會不知道。絕代天驕固然珍貴,能夠攬到自己的麾下,更是一件絕妙的事情,但爲此而犧牲自己這麼大的利益,真的值得嗎? 天武學院,位於中州天武城中。

雖說看似僅僅只是一個學院,但是身爲中州三大霸主之一的天武學院,自然不可能是尋常的學院勢力。僅僅是從其龐大的佔地面積,就可以看出一二了。

整個天武城,幾乎有四分之三的地方,都被天武學院給佔據了。而且若是從高空往下望去,這哪裏是一個簡單的城市亦或者說是學院,其中一座座山峯,一處處亭臺樓閣聳立,端的是一個大氣磅礴。

天武城,因爲天武學院的存在而出名。不過又因爲天武學院的緣故,尋常之人,根本就難以進入。不過此時,卻有那麼兩個身影,邁步進入了天武學院之中。

“方辰小友,天武學院到了。”王濤指着前方天武學院的正大門,笑着說道。

方辰點頭,看着眼前的天武學院,以他淡然的心性,此時也忍不住蕩起點點漣漪。這是一個真正擁有着涅槃境的蓋世強者坐鎮的強大勢力。

“嗯?”就在方辰想要跟着王濤邁步向着天武學院走去的時候,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學院大門旁的一副石刻上面。這一看,他的目光頓時再也難以從上面挪移開來,與此同時,他整個人,也忽然僵在了那裏,一動不動。

這是一副巨大的石刻圖,整個石刻圖通體由黑白兩種顏色構成,也不知道是何種材質鑄造,散發着黑色油亮的毫芒,石壁上的黑色線條,白色線條密密麻麻不斷勾勒着,兩種顏色的線條彼此交錯,卻無比巧妙的剛好形成了圓形磨盤。

一黑一白,宛若黑夜和白天,宛若陰和陽,宛若黑暗和光芒,宛若死亡和生命……

自開天闢地以來,世間萬物盡皆有“黑”“白”兩面,當看的哦啊兩種線條交錯,方辰感到撲面而來的宏大氣息,甚至一瞬間感到神魂猛的一震!

“這石刻……”方辰目光瞳孔微微一縮,極爲震驚。

▪тт kдn▪¢ Ο

自己的神魂之力是何等層次,他自然很清楚。以他道尊境的神魂,竟然在之前都猛的一震,雖然並非受創,但也絕非是一件美妙的事情。若是換做洞天境的武者,恐怕直接就要受創了,洞天境之下,更爲不濟。

“這便是這等強大勢力的底蘊嗎?”還沒有真正進入天武學院,僅僅這一副可怕的石刻,就給方辰帶來了足夠的驚訝。

“這石刻可怕是一件可怕的異寶。”方辰眼神一亮。自然是異寶,而且還被刻在這天武學院大門旁,顯然是想要讓進進出出的每個學院弟子,都可以看到。如此用心之下,這石刻必然有着自己意想不到的好處。

這般想來,方辰頓時平復了一下心中激盪的心神,再次仔細的觀看起了這副通體只有黑白色構成的奇異石刻。

心神陷入其中的方辰顯然不知道,此時在他身旁的王濤,內心早已掀起了軒然大波。

“他竟然在感悟陰陽圖!”王濤嘴巴張得老大,臉上盡是一副不可思議之色。

這陰陽圖,方辰沒有想錯,是天武學院之中一件了不得的至寶,乃是出自於學院中的那位涅槃境的蓋世強者。

據說,這陰陽圖中蘊含着各種大道奧妙,只要能夠沉入心神,好好感悟,必然有所收穫,可以大大提高武者掌握大道之力的可能性。只是想要感悟這陰陽圖,卻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情。不然學院大門口早就不停息的圍滿了人了,而且天武學院中的道尊境強者,也不會僅僅只有六人了。

雖說這副神異的陰陽圖刻在學院大門旁,但是歷來,天武學院之中,能夠真正從這陰陽圖中有所收穫的,卻爲數並不多,無一都是極爲矚目的天驕,甚至即便如此,他們也是在這之前做了許多準備,方纔可以成功。但是眼下,方辰不過是第一次前來,之前自己也還沒有來得及告知他有關於陰陽圖的事情,他就這麼直接進入的感悟之中。

王濤苦笑着搖了搖頭,此時的他不得不相信,有時候人與人相比,真的可以將人給氣死,亦或者是羞憤死。

陰陽圖足有十丈寬,在大致一掃而過之後,方辰的目光,便很快停留在其中很小一部分上面。他細細的看着,看着……


黑色的線,白色的線……

截然相反卻又彼此契合,那種自然而然的玄妙讓方辰沉浸其中,已然忘卻了其他事情,漸漸的,他直接面對着那陰陽圖盤膝坐了下來。

“不知道方辰小友能夠感悟出什麼?”看着閉目盤膝着的方辰,王濤倒也不急。能夠從陰陽圖中有所收穫的人並不多,但是以天武學院創建的悠久歲月,歷年下來,倒也有不少了。而在這其中,許多人的感悟,都是極爲不同的。

畢竟這陰陽圖中蘊含的大道雖然無數,但是每個人的心性,經歷不同,所能夠觸發的自然也不一樣。不一樣,就存在了變數,有了強弱之分。以方辰之前那種種妖孽的表現,王濤很期待,眼前的少年或許還真的能夠從中感悟出什麼驚天動地的東西出來。

“嘩嘩譁!”

盤膝坐在那參悟的方辰,周圍忽然有黑色二色的去氣流憑空席捲出來,將他整個人漸漸包裹,令其身影,剎那間便模糊不清。

“這……”看着這突然的一幕,王濤一驚。

不過以他的見識,倒也清楚感悟那陰陽圖的時候,有時候確實是會發生一些去奇異的事情,因此,雖說心中微微一驚,不過倒也沒有做出去打擾方辰感悟的事情。

黑白二氣形成的氣流包裹住方辰之後,不管變幻,不久之後,便形成了一朵半黑半白的虛幻蓮花。

層層蓮葉,環繞方辰。

足足出現了六層蓮葉……忽然六層蓮葉整個消散,爾後凝聚成了四層蓮葉,四層的造化之蓮卻更加凝聚,漸漸的從一開始的虛幻有了一絲宛若真實的模樣。

時間流逝,轉眼間過了半個時辰。

譁!

這已經顯得較爲真實的四層蓮葉也消散,又凝聚成了兩層蓮葉。這兩層蓮葉,一層爲黑色蓮葉,一層爲白色蓮葉。二者就彷彿是真的蓮葉,徹底脫離了一開始的虛幻。

“嘩嘩譁”蓮葉在旋轉,兩層蓮葉間的絞殺之力也是越來越強,兩層蓮葉也越來越清晰,特別是那白色的蓮葉上漸漸都能看到一些屬於蓮葉的脈絡,即便靠近看,如果忽略這太過奇異的顏色,恐怕都會以爲是自然長出的蓮葉。

轟!

忽然,那不斷旋轉着的兩層蓮葉忽然停滯了下來,爾後,兩道黑白色的光柱忽然從兩層蓮葉中沖霄而起,黑白色光柱在半空中逐漸糾纏起來,漸漸的,一股極爲濃郁的生命和死亡兩種氣息互相糾結的氣息,忽然席捲而出,剎那間,天武學院之中不少人都感受到了這異樣的氣息。


議事殿內,王林的話語聲還落下沒有多久。

用一次靈境之行的名額,來換取方辰的歸屬感,這是其餘五人都做不到的大氣魄,自然,方辰最終的歸屬,至此就有了着落。不過即便如此,其餘五人依舊沉浸震撼以及思索之中。


就像前面所說到的,那靈境之行對於他麼這些常年困在道尊境的傢伙,有多大的作用?他們不相信王林會不知道。

絕代天驕固然珍貴,能夠攬到自己的麾下,更是一件絕妙的事情,但爲此而犧牲自己這麼大的利益,真的值得嗎?況且,擁有着涅槃境的巨大潛力,並非就說明方辰日後一定會達到涅槃境。相反,即便如此,想要達到涅槃境,依舊是千難萬難,不然以三大學院的底蘊,也不可能至今每個學院之中,都只有一個涅槃境的蓋世強者了。

因此,這換做他們,萬萬是不可能這麼做的。而王林,卻就這麼做了。

難道這方辰還有他們所沒有了解到的方面?

五人不得不這麼懷疑,畢竟王林爲此做出的割捨實在太大了。而方辰,又是他王家之人王濤所發現的。

不過就在議事殿內的氣氛有些詭異的時候,一股令六人都微微有些震動的奇異氣息,忽然從天武學院大門口的方向傳了過來。

“咦,不知道是學院中哪個小傢伙在陰陽圖中又有所感悟了。”沒有釋放出神識,僅僅是感受着那奇異氣息傳來的方向,白色長袍的老者心中就有數了,因此,他笑着說道。

不過很快,他臉上的笑容猛地僵硬了,一股難以置信的巨大震驚,忽然從其神色間升騰。不僅如此,另外五人大致也與他一般無二。

“陰陽之力!竟然是陰陽之力!”另一人顫聲道。

能夠令一個道尊境的強者聲音顫抖,他們心中的震撼程度,可想而知!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