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幽深的地底之下,突然傳來的吼聲讓洪武頓時想到了,這便是那隻被封印於這地下的那隻半步地仙靈獸。

洪武不由將身子往一邊閃去,隱身於一根巨大的石鐘乳後面。

這地底也有光,但卻並不是陽光,而是一種發光菌類所發的光,這些微光照耀之下,洪武頓時看到了一隻巨大的鱷魚,這隻鱷魚被困在一個陣法之中,搖頭擺尾,似乎十分想掙脫這個陣法。


這鱷魚只是輕輕一動,陣法便發出了嘶嘶的聲音,似乎陣法的確隨着鱷魚的搖擺而動搖,因此宗主說得沒錯,每過一段時間,宗裏都會派下一些人來完成這個任務。

洪武見這靈獸一時半會無法解脫出來,他便往前湊了過去。

那鱷魚見有人過來,頓時停下了搖擺,口吐人言道:“小子,新來的?”

洪武不答話。

“沒見過你啊,你只不過是個煉氣期,宗門便派你來加強陣法了?真不知道宗門是怎麼想的,他們是讓你來送死啊。”

“哦?是嗎?”

“那當然了,這宗門最爲勢利,所謂金錢幫見錢眼開,說的就是他們。你不知道,我可是一隻好鱷魚,什麼也沒做,便被他們騙到了這裏,讓我替他們守這靈脈。”說着鱷魚掉下了兩顆眼淚,洪武知道這是鱷魚的眼淚,是最不能相信的東西。

不過洪武還是要和它做交易的。

“鱷魚還有好的?”

“那是當然,我自打修煉以來,卻是從來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好不容易修到了人仙,卻被他們給騙了過來。”


“我倒是可以放你出去。”洪武說道,“只不過我修爲實在太弱了,根本沒實力替你破陣。”

“實力嗎?”鱷魚說道,“我這有好多功法,可以增進你的實力。”

“功法我倒不需要,有什麼靈藥之類的嗎?”洪武問道。

“靈藥?你看我全身上下哪裏還能藏得住什麼靈藥。”

“沒有靈藥啊,那異火什麼的有嗎?天材地寶?”

“你當我是幹什麼的啊?這些統統都沒有。”鱷魚叫道。

“那你看,你也給不了我什麼東西啊。”


“有一樣東西,我有一樣東西,可以讓你快速增加修爲,只不過這東西實在太過兇險,恐怕給了你反而是害了你。”

“這個需要由我來判斷。”洪武說道,“你先拿出來我瞧瞧。”

“便在我左邊的爪子底下。”

“你不會是等我過去,想對我不利吧。”

“年輕人,小心點是對的,但是我就算滅了你,對我有什麼好處,更何況,你一個煉氣期的修士,我用得着花這麼多心思滅你嗎?”

“也是,實力相差實在太多了,你是人仙,我是煉氣。”洪武知道這鱷魚沒安好心,它故意隱瞞了實力,當自己不知道它是地仙,卻不知道爲何這麼做。

洪武往鱷魚身邊走了走,伸手一探,從鱷魚左邊爪子底下摸出一塊玉簡。

洪武心力快速一掃,頓時明白過來,這東西是好東西,竟然是人道篇的改良版。

人道篇的改良版之中,詳細記載了這功法的種種修煉方式,而且還寫着人道篇的缺點。

人道篇功法在每次掠奪完別人的修爲之後一個月內,本身修爲都會降爲煉氣,一個月後,修爲才能往上疊加。每次掠奪完人的靈氣之後,本身靈氣會清空,只有使用完別人的靈氣之後,才能恢復過來。

這些缺點在別人那裏是致命的,但在洪武這裏,卻變成了優點。 既然知道了這人道篇的缺點所在,那麼洪武反倒安心了,原先因爲它沒寫缺點,洪武卻也不敢修煉,但現在知道了缺點,洪武反而可以放開膽子修煉起來。

“還有沒有別的功法之類的?”洪武問道。

“喂,你只不過是一個煉氣期,你不怕吃多了撐死啊?”

“這個自然不用你來擔心。”


“這樣可不行,小子,既然我都給了你好處了,你也得表現一下誠意才行。”鱷魚說道。

“誠意嘛?”洪武哈哈一笑道,“其實你這功法我早就有了,在石壁上的那四個大字當中,我便已經感悟到了,因此你這個不算好處。”

“小子你耍賴。”鱷魚大叫道,不過它倒真有些相信洪武的話,因爲石壁之上的那四個字,也是它所留,它之所以要留下這四個字,便是要引誘別人進來。

可惜這麼多年過去了,卻沒有一個人能悟透那石壁上的字。萬年前有一個,那便錢通神,只不過錢通神的確悟透了石壁上的字,並且和鱷魚做了交易。

但是錢通神卻一直在坑鱷魚,因此鱷魚最後也沒將這本功法的完整版給他。錢通神到後來雖然實力高絕,已經到了渡劫巔峯了,但是再也升不上去了。同時他的身上留下了許多隱患,因而雖然牛逼哄哄了一陣子,之後得了一種怪病,活活痛死了。

人道篇的改良版裏,這些隱患被消除掉了。

“就算你給我的這功法是我沒修煉過的,我也不一定會修煉,我自己的功法絕不比這個弱就是了。”洪武說道。

“怎麼可能,這世上還有比人道篇更加厲害的功法?”

“不要坐井觀天了,難道只有你的功法世上最強?”洪武不由嘲諷道。

“倒不是我坐井觀天,而是這功法是我主人所創的功法,我主人已經飛昇仙界了,這是他在地仙時期才創出來的功法,雖然不夠完整,但是威力之強,可以說足以橫掃整個修真界。”

“那我來問你,打個比方說,你以這個去掠奪人家的修爲,可是人家一直是煉氣期,你怎麼掠奪?再比如說,你去掠奪人家的靈氣,人家根本就是個體修,你掠奪來的靈氣根本沒多少,而人家也根本不靠靈氣致勝。”

“這就是了,主人也曾經說過一樣的話。”鱷魚說道。

“你還有什麼真有價值的東西,若是沒有,我便走了。”洪武說道。

“我想想,有的,我有一個陣法,可以傳給你。”

“陣法?”

“對,這個陣法十分神奇,據主人說,這是來自主人那個星球的科技,雖然我不知道什麼叫科技,但是科技實在是太強大了。”鱷魚說道。

“等等,你說什麼,科技?”洪武不由大吃一驚。

“你說的這個陣法,是不是叫三弟打印陣法?”洪武問道。

“咦,你怎麼知道?”

“你的主人是洪非?”

“這你都知道?”

“喂喂,棺君大人,快出來看鱷魚啦。”

棺君正在琢磨如何更好地使用墨靈畫法,一聽洪武叫,有些爲耐煩:“鱷魚有什麼好看的。我正忙着呢。”


“不是,棺君大人,這隻鱷魚你可能認識哦。”

“不會吧,我認識鱷魚乾什麼?什麼,鱷魚?”棺君一驚一乍。

這時候鱷魚也十分興奮,大叫道:“難道你是主人的傳人?”

“你猜對了。”

“索羅斯?竟然是索羅斯?”棺君也是十分激動。

“請問您就是索羅斯前輩嗎?”洪武問道。

“你知道我的名字?你真的是少主?”鱷魚這次又流下了眼淚,這眼淚卻是真心的。

“你等我一下,我這就給你破陣。”

洪武在這陣法之上佈下瞭解構探測陣,探測到這陣的弱點,什麼以墨靈畫法畫了無數只螞蟻,這無數只螞蟻不停地咬着這陣的弱點,不一時,這陣越來越鬆了。

“索羅斯前輩,你快點搖動一下。”

索羅斯搖擺起來,這陣法也跟着搖晃着。

突然,陣法出現了道道裂紋。

洪武加了把勁兒,把全部的螞蟻都頂了上去,頓時,陣法破開了。頓時大量的靈氣上涌,這龐大的靈氣化成的靈液,如同泉水一般,過了好久才平息。

索羅斯脫困了,第一件事情便是化成了人形,看它的樣子,已經是一箇中年修士了,方臉,虎背熊腰的,十分敦實。

洪武召出九天丹棺,對索羅斯道:“索羅斯前輩,這棺中有一位你的故人,你想不想見一見。”

“故人?”索羅斯想了想問道,“莫非是爐主那老小子?”

“你猜對了。你們便在這裏敘敘舊吧。”洪武說道,“我去看看這靈脈。”

索羅斯身子底下鎮着的靈脈已經流出來,剩下的都是晶體的靈脈了。

洪武從這洞口跳了下去,便進入了這靈脈內部。這靈脈已經超過了五品,裏面含的石頭,也不再是靈晶,而是玄晶。這玄晶一塊便是一萬塊靈晶,便是一百萬塊靈石。

洪武心花怒放,這下可是發達了。這裏的玄石通通都歸自己了,以後修煉還愁靈石不夠用嗎?

只可惜他現在只有幾個儲物袋,就算拼命裝,也裝不了多少,不過這裏既然都是洪武的洞府底下的東西,自然全都歸洪武所有了。

裝滿了三隻儲物袋之後,洪武便回到了洞的上層。

這時候索羅斯手裏捧着一大堆的寶貝,笑道走向洪武道:“少主,這些都是我原本藏下來的,這現在全都獻給少主,希望能幫助少主提高修爲。”

這可都是地仙的寶藏啊,隨便拿出一樣來,都可以價值連城。

突然洪武看到了一張遮天獸皮。這張遮天獸皮可比自己煉製桃源世界的那張還要大上數倍,隨了遮天獸皮,還有一枚排行在異火榜前三十位的大羅仙火。

這大羅仙火用來煉體最好,估計索羅斯也是因爲它煉體效果最好,纔將它收藏起來的。

我的老公是條蛇 少主,現在咱們就重返地面,我要掃平了這金錢幫,以解我心頭之恨。” 聽說索羅斯 上來便要跟金錢幫拼命,洪武連忙勸道:“索羅斯前輩,有句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索羅斯對洪武還是十分恭敬的,連忙道:“少主請說。”

“不知道索羅斯前輩有沒有看過這人道篇之中洪非前輩的感悟。”

“主人說過,這人道篇實在不適合我,因此我也只是看過一眼,記住了全文,但是卻並沒有試着去理解。”

“洪非前輩在人道篇之中說到,佔有比毀滅要更解恨。”

“這話怎麼理解?”索羅斯撓了撓頭問道。

“你個笨蛋,就是告訴你,既然你可以把金錢幫都佔了,把金錢幫都搶到手了,還毀掉它幹嘛?”棺君聽不下去了,頓時罵道。

索羅斯嘿嘿傻笑道:“是啊,這事我怎麼沒想到呢?”

“前輩放心,這金錢幫將來一定會在我掌握之中,而且我要藉助金錢幫的力量,進打擊洪天派。”洪武說道,“挑起他們之間的戰爭,使最終將他們合二爲一,徹底掌握在我們手中。”

“洪天派?怎麼可能,洪天派還存在嗎?”索羅斯大爲驚訝道。

“不但存在,而且還很壯大。我也是奉了洪非前輩的命令,到洪天派擔任臥底的工作。”洪武說道。

“這麼說來,你不但是金錢幫的幫衆,更是洪天派的幫衆?”

“我現在是洪天派宗主的親傳弟子,也是金錢幫宗主的親傳弟子。”洪武說道,“只要給我一段時間,我必然能將這兩個幫派都拿下。”

“好,這實在是太好了,的確比毀了它們要來得更加解氣。”索羅斯道。

“不過,在這之前,我希望索羅斯前輩幫我一個忙。”

“少主你跟我老索何必這麼客氣呢,有事只管吩咐便是了。”

“我希望前輩能幫着金錢幫打擊通神商會。”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