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禾幫了母雞,只是順便的事情,也沒打算幹什麼,便讓母雞自己玩去了。

直到幾天以後,張禾聽說了這隻母雞的英雄事蹟。

話說到了冬天,山裏的老鷹找不到吃的,就進了村。

連續幾天,村裏都有雞被叼走,那隻鷹飛得又快又高,最險的一次,剛叼着雞上了天就被農戶看見,一連三箭,都沒射下來。

後來這隻老鷹就找到了這隻成精的母雞。

老鷹在院子裏跟母雞大戰了三十個回合,被母雞打敗,看得楊桂堂一家都激動的不行了,直到母雞死死將體型大出自己數倍的老鷹按在地上,楊桂堂才知道,這隻雞創造了奇蹟,抱窩的母雞惹不起啊!

後來楊桂堂把那隻鷹燉了,張禾還吃到了不少鷹肉,直到現在,楊桂堂家外面的窗臺上還放着一對巨大的鷹爪。

村裏的其樂融融,外界是感覺不到的,因爲在外人的眼裏,這可是一座出了名的鬼村啊。

母雞抓老鷹的事情,在村裏傳爲美談,到了外面,卻是加重了村裏鬧鬼的說法:要是不鬧鬼,母雞怎麼可能抓住老鷹?

這些事情越傳越玄乎,有一天,傳到了一位有道高僧的耳朵裏。

豪門迷情,老公不離婚 ,後來有一天,有個雲遊和尚路過,那農民就問那和尚:“我跟你做和尚,行麼?”

和尚道:“你爲什麼要做和尚?”


農夫道:“我每天很累,砍柴很受罪,想要得到解脫。”

和尚便告訴農夫:“只要每天念南無阿彌陀佛,除了吃飯睡覺,啥也別幹,就念這句就行。”

農夫照做,每天唸佛的時間超過十個小時,某一天,人們看到農夫的屋子上方金光閃閃,他已經結成了金身,相當於妖家的血丹,道家的元嬰。

那自學成才的高僧聽說了村裏鬧鬼的事情,便來村裏轉了一圈,自此以後村子再也不鬧鬼了,那些怨魂已經全部被送去了西天。

讓張禾有些疑惑的是,那和尚明明看出了母雞已經成妖,還盯着自己看了幾眼,估計也看出一些端倪,知道自己身懷妖丹,但卻什麼也沒說,度完了怨魂便去了。

隨着鬧鬼的事情漸漸平息下來,村裏的生活開始恢復正常,跑了好幾次併發誓再也不回村裏的教書先生又回來了。

這一次,張禾也抱着玩一玩的心態,唸書去了。

畢竟老楊留下的糧食,足夠教學費了。這可是清代的學堂啊,不是隨便能體驗到的。

上學的第一天,張禾就體驗到了古代先生的可怕。


先生給講解了一篇文章,講完,問大家:“誰能背下來?”

人們都說背不下來。

先生道:“我數到一百背下來,一、二、三。。。。。。”

時間到。先生再問:“誰還沒有背下來?”沒人舉手。

“張禾,你來背。”


“還沒背熟。”

“背。”

張禾不是不熟,而是一個字也背不出,先生道:“手。”

張禾伸出手,先生拿木板打了十下。

張禾大驚,受擊大限去了六百斤!

也就是說,先生一板子打下去,是六十斤!

怪不得古人學習好啊!

不過這個先生並不是不講道理,有一次,先生的親戚家的小孩沒人帶,就帶到了學堂裏,看着大家唸書。

正在先生數數,大家拼命背書的時候,那親戚家的小孩忽然覺得無聊了,將下巴貼在木凳上,順着木凳來回滑動,發出吱吱的聲響,大家都憋着笑,等先生數完了數字,問誰還沒背下來,全舉手了。

這種事情以前發生過,先生的做法是,舉手的打十下。沒舉手還背不下來的,打十五下。但是這次由於親戚搗亂,先生只是淡淡地說道:“中午回家吃飯好好背背,下午檢查。”

大家大大地送了一口氣。

下午,先生檢查完大家背書,便道:“回家拿個面袋子去。”

學生們大聲歡呼着便回了家,半小時後再次回到學校,一個個都興奮不已。

張禾也不知道啥情況,拿着個面袋子問四梅,四梅才說,要進山了。

先生走在前頭,帶着大家進了山。

還有這好事啊,這麼嚴厲的先生居然會帶着大家冬遊啊!

不過是有任務的,面袋子,去的時候是空的,回來的時候,要有點東西,就是你在山裏撿到的,松球也可以,乾柴也可以,總之帶回什麼算什麼。

一隊學生就出現了這安靜的大山裏,這是一種非常美妙的感覺,大家都覺得,大山是一個有祕密的地方,而現在,自己就走在這祕密的地方。

看起來好像是大家給先生幹私活了,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每個人的興奮不已,臉蛋凍得紅撲撲的,還是一個個笑逐顏開,恨不得先生天天讓自己上山撿柴。

讓張禾沒有想到的是,村裏的孩子畢竟是村裏的孩子,等大家在山裏瘋夠了,袋子也滿了,一個個揹着就回去了。然後排成一隊去先生家,將袋子裏的東西倒出來,大家都是滿滿的袋子,倒出來有很多,還要倒很久。

張禾卻是光顧玩了,只撿了半袋子。

先生道:“張禾留下,其他人回去吧。”

大家都笑道:“張禾被老師扣住了。”

張禾也不害怕,體罰對他來說就是撓癢癢,誰知道等人都走光了,先生一臉狡黠地對張禾道:“今天家裏吃餃子。”

吃着先生家的餃子,張禾忽然覺得先生是個好人啊,他一定是聽說了自己是流浪來的,收留自己的老楊又死了,纔對自己有這樣的特殊照顧的。 張禾在村裏住了多日,來了一場雪,對於張禾加的兩隻小雞來說,這是他們的生命中第一次見到天上往下掉東西。

兩隻雞都用吃驚無比的表情望着那雪花,先是怕砸着自己,拼命躲閃,後來便呆呆地站在雪中觀望,甚至飛起來撲那不明白色物體。在地上跑了幾步以後又驚奇地看自己的腳印,然後又看着張禾,似乎等着張禾給一個合理的解釋。

對此張禾也沒什麼解釋,總之習慣了就好了。

這場雪給村裏人帶來了活動,當然不是打雪仗,沒那閒工夫。而是下雪以後,野獸的腳印會暴露在雪地裏,就可以上山打獵了。

妖尾之傳奇魔導士 ,思緒忽然回到了小時候。那時候也是,一下雪,村裏的狗就格外興奮,平時都拴在狗窩附近,活動範圍及其有限,而有經驗的老狗都知道,大雪過後,就可以出去撒歡了。

興奮不已的狼狗,加上小賣鋪買的芝麻餅,長長的步槍,尼龍袋子,還有軍用水壺,張禾小的時候經常見到這些東西,那時候村子裏幾乎家家有槍,張禾家也有一杆,後來就全部被沒收了。

現在再看到這些東西,張禾不確定自己是否就會一直留在這個時代,再也回不去了。

如果就回不去了,那自己的這輩子要幹些什麼呢?

以前的恩怨還要了斷麼?恨得死去活來的人,也許再也見不到了,即使見到了也是一百多年前的他們,愛的死去活來的人,也許再也見不到了,那自己要幹什麼?

這身修爲,還有這幾件裝備,用來幹什麼呢?

張禾就這樣看着那些上山的人離開,上山是危險的,而張禾變成了小孩的樣子,是不會被帶到山上去的。

梅梅、二梅、三梅、四梅,都很興奮,因爲到了日薄西山,打獵的人帶着狼狗回來的時候,他們背上的袋子裏就會裝着山雞,山公雞的尾巴可是很漂亮的,跟孫悟空頭上的那兩根差不多。當然最重要的是,晚上就可以吃肉了。

在這個粗糧都吃不飽的年代,人們會迫不及待地聞着鍋裏的香味等着肉變成熟的,然後慢慢慢慢地咀嚼着,讓這美味的東西儘可能地在嘴裏停留。

孩子們就這樣等待着,到了太陽落山以後,女人們將工具都準備好,調料都拿了出來,就準備燉肉了。

打獵的人們卻沒有回來。

人們打趣道:“今天晚上可有的好吃了,肯定是逮到了大東西,估計是山豬。”

“山豬肉糙,不好吃。”又有人道。

“我就愛吃那糙口啊,也說不好,沒準打到鹿了。”

“現在哪有鹿啊,幾年前就沒了。。。”

張禾也想了起來,小的時候村裏人曾經打到過山豬。那是天天盼着吃肉的張禾第一次感到肉不好吃。

可是人們等了三四個小時,張禾估計,按照21世紀的時間來算,已經有十點鐘了,還是不見打獵的人回來,一個都沒有。

沒有人是傻子,這時候所有的人都知道擔心了,緊張的氛圍迅速蔓延,感染到了最能哭鬧的小孩,是他們安靜地呆坐着,不敢說話也不敢哭鬧。


在等幾個小時,大人們便逼着等待吃肉的小孩去睡覺,張禾也被送回了老楊的家。

這時候村裏的燈光已經幾乎消失了,點着燈並不能幫助打獵的人早點回來,只能白費油。

睡下兩個小時以後,張禾聽到了村裏的響動,起來了,這天他並沒有下地府修煉,因爲他什麼都無法修煉了,修爲早就停滯不前了。

這樣的一個小村子,氣氛傳遞的速度非常驚人,張禾獨自在老楊家,都可以感到外面的人又遇到了新的情況,正在激烈地爭吵,那種爭吵的聲音張禾非常熟悉,是在爭吵,但卻不是吵架,這種爭吵意味着一件事:出事了!

張禾穿起衣服,下了地,一出門,立刻被寒氣激得打了個顫,去了梅梅家。


一問才知道,剛剛上山打獵的狗都回來了,一隻也沒少。

但是人沒有一個回來。

那些狗不會說話,但卻表現得非常驚慌,一回家就狂奔進狗窩,誰叫也不出來。

他們一定看到了可怕的東西或者可怕的場景。

有心急的拉着鐵鏈拽狗出來,狗拼命反抗,毫不配合,看來讓狗帶着去山裏找打獵的人是不太可能了。

天黑實在是不方面啊,而且今天真的累了困了,大人們也紛紛去睡覺,準備第二天天一亮就山上一探究竟。

第二天早上,人們起的都比往常早,就着昏暗的天色充充吃了飯,然後壯勞力們集體出動,帶足了吃的,鋤頭,斧子,弓箭,上山找人。

和上次一樣,這次更加不許小孩去,因爲上山打獵只不過是怕滑倒摔了之類的,而這次山上,分明是奔着危險去的。

不過人們都在緊張中度過,張禾又不是他們家孩子,自然也沒人注意到張禾變成了一隻鳥,飛上天空,在附近的山頭上空不斷盤旋。

這時候的張禾,心裏想的是,打獵的人們可能遇到了妖怪或者厲害的道士之類的,要是這樣的話,張禾就跟那妖怪私下解決,既不讓村裏的人知道自己是妖怪,又要救出那些打獵的人們,如果他們還活着的話。

可是張禾在附近的幾座上山轉了一圈又一圈,沒有發現明顯的異常跡象,後來張禾便跟到了上山找人的隊伍上空。

這幫人有一件事是比張禾清楚的,那就是失蹤的人是去哪裏打的獵。

張禾跟着他們,準備好一有狀況就隨時出擊,盤旋在上空的他也很有成就感,自己也當了一回救世主啊。

其實人們也並不是很清楚,只不過知道人們是去哪座山打的獵,但是山那麼大,誰知道他們走的是這座山的那部分呢?

人們採取了最笨的辦法,先將這座山走個遍,沒有情況就將附件的山走個遍。

這時張禾再次脫離了人羣,繞着這座山轉了好幾圈,還是沒有情況,張禾準備去附近的山上看看,變化的飛鳥向上飛大約一百米,忽見西邊的山上一股淡淡的黑氣飄出。 張禾看到西邊山上的那股黑氣,正是玉皇大帝從體內驅除出去的晦氣。

玉皇大帝,本來是在1993年,但玉帝畢竟是玉帝,張禾回到1857年的時候,他還是算到了。

而玉皇大帝在時空穿梭這方面的修爲,跟修成了幻境期神通的大鬼相比還是小學生水平,因此當他順着自己的回憶強行回到了一百多年前的時候,才發現以前的法寶在地球上基本失效,而自己受了人間的晦氣,法力又大打折扣,從力量或者是速度這樣的基本屬性上來說已經不佔便宜了。

這時候的玉帝,其實是一百多年前的玉帝,匆忙下了凡,法器、修爲都沒有準備。而這時候的張禾,其實修爲、裝備、心智都是21世紀的張禾,他身上發生的變化,只是時間上的變化。

這使得張禾有了跟玉帝一拼的資本,但玉皇大帝並不是菜包。

玉皇大帝的修爲境界是化神期,相當於妖家的血嬰期,而張禾只是血丹期妖怪,差了一個級別。

這一個級別的差距,主要不是在屬性上,而是在那股無與倫比的威壓,或者說氣勢。

在裝備、技巧、修爲差距還不是逆天的情況下,要想贏,氣勢纔是最重要的,真正的戰鬥中,輸了一步氣勢,可以送掉性命,以至於有“寧輸三招,不輸一勢”的說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