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血神色一片冰冷,並不因周圍的任何情況而改變。

忽然,一股冰冷、陰森的氣息瞬間將兩人所處的位置完全的覆蓋。在林慶錯愕的瞬間,一道身影帶着狂暴的氣息瘋狂而至!

在受到這股冰冷氣息的覆蓋,林慶覺的身體都變的僵硬起來,就連行動也變的遲緩起來。

反觀泣血,更是臉色大變。

蓬!

一聲悶響,泣血整個人被莫名的攻擊直接擊飛,落下地面的同時,在空中灑下一片血雨。而他之前所站的位置上卻出現了一名身材健壯的紅髮男子。

紅髮男子赤、裸的胸膛上紋着兩個血紅色的眼睛,看起來竟是那麼的陰森和恐怖。渾身的肌肉一一浮現在表面上,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從開始到現在,林慶都無法清楚對方是怎麼出來的。

“噗!”

泣血從地上站起來,渾身一顫,張口就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你已經不是一個合格的殺手了。”

紅髮男子冷冷的用英語道,他非常清楚自己那一拳的威力,縱然是鐵打的人,在自己那一拳之下也絕對會報廢。對方還能夠站在那裏,已經算是不錯了。

泣血冷笑一聲,卻不答話。

真正的殺手一向都是如此,追求的都是一擊致命。只要實力不是相差很大,只要被對方的殺氣鎖定,那麼所等待的就只有死亡了。


紅髮男子淡淡的道:“能夠死在我上帝之眼的手中,你也該感到榮幸了。”腳下一動,向着泣血慢慢的走了過去。

上帝之眼!

泣血眼中閃過一絲驚異,對方的名頭他可是有所耳聞的,因爲,‘上帝之眼’的實力在‘上帝之手’的組織中是絕對的第一!

林慶也終於反應過來,雖然聽不懂對方在說着什麼,可是卻明白,只要泣血死了,那麼自己也就完蛋了。而且,泣血還是因爲救自己而現身的呢?

眼見‘上帝之眼’走向泣血,林慶眼中閃過一道精芒,意識在這一刻轟然對着腦域的‘異核’重重的碰了一下。

轟!

林慶整個人的氣勢大變,一股強大的氣勢沖天而起。一股龐大的黑色精神能量自‘異核’中瘋狂的涌現,並不斷的自林慶眉心處溢出,將林慶整個人都纏繞在其中。

林慶右拳之上,黑色的玄能也在不斷的聚集着,數個呼吸間便已經有籃球般大小。

感受着周圍的變化,不曾正眼看林慶的‘上帝之眼’神色詫異的轉頭看向林慶的方向。

‘乾天擴體’運用,林慶身軀微微一鼓,低喝一聲,右足對着地面輕輕一頓,以其爲中心的三米方園的地面頓時龜裂開來。

喝!

林慶目光看向上帝之眼,身軀一縱凌空向着對方撲去。右拳帶着一股龐大的能量轟然落下! “嗯?!”

‘上帝之眼’壯碩的身軀快速的向着旁邊一錯,欲要完全避開林慶的攻擊。

“感知錯覺!”

林慶眼中一冷,原本正準備向後方退去的‘上帝之眼’身軀卻詭異的向着林慶的方向靠去。

“什麼!”

‘上帝之眼’意識到強烈的不對勁,覺的自己在這一刻,竟然連方向都亂了。神色不由閃過一絲慌張,右手之中一把黝黑的手槍在第一時間指向了林慶。

“視覺錯覺!”

極短的時間內林慶再次的將附加對方身上異能改變了一下。


砰!

槍頭微微一偏,子彈幾乎與林慶擦肩而過。

“死亡錯覺!”

林慶神色閃過一絲冰冷,‘上帝之眼’冰冷的雙眸頓時變的有些迷茫起來。手中的手槍,極其緩慢的向着自己轉去。

說來囉嗦,其實這也不過就是一瞬間的事情。林慶的身影終於落下,佈滿‘玄能’的右拳在手槍對着‘上帝之眼’的第一時間裏轟擊在對方的頭胸膛上。

砰!

蓬!

兩聲響聲同時響起,一爲槍聲,另外則是林慶的右拳轟擊的聲音。

‘上帝之眼’壯碩的身軀在地上滑行了一段距離,然後撞在旁邊的牆壁上這才停了下來。只見腦門處有着一個深深的洞口不斷的流出鮮血和白色的**。胸口更是有着一個深深的凹印,那是林慶一拳所造成的效果。

幾乎連一絲掙扎都沒,這位世界聞名的頂尖殺手,就這麼隕落。


秒殺!


這是絕對的秒殺。

‘泣血’雙眼瞪的渾圓,他實在不敢相信林慶竟然會達到這種程度。更不敢相信,這位成名還在自己之前的‘上帝之眼’竟然就這麼被一招給秒殺了。

‘泣血’身軀輕微的顫抖了一下,戰鬥的時間雖然非常短,可是以他的眼力卻還是能夠看個明白。只是心頭卻被幾個極大的疑問所密佈着,那就是:

‘爲什麼他明明該是後退避讓,卻要硬衝向林慶?’

‘爲什麼以他的實力,在那麼近的距離下,竟然還會打偏?’

‘爲什麼他在最後會把槍對準自己?’

‘泣血’無法想明白這其中的關鍵,只是看向林慶的目光竟然有着一絲忌憚。

呼!

在確認敵人已經死去,林慶這才長舒一口氣,圍繞在自己身周的精神能量與玄能已經在第一時間撤去。

“哥!”

一聲脆響伴隨着一道身影響起,樑曉蝶俏臉上已是淚水滿布。

“曉蝶!”

‘泣血’冰冷的神色上難得的有着一絲笑意綻放,張開雙手將樑曉蝶擁在懷中。

“你這傢伙!”

修改超凡

林慶轉頭看去,孫傲雲攙扶着黑玫瑰緩緩的走了過來,外邊的戰鬥雖短,可是她們也都完全的看在眼裏。

“僥倖吧,呵呵。”

林慶撓了一下頭頂,同時也明白,如果對方真的把自己當一回事,或許這過程就要麻煩了許多。

當然,這也絕對和林慶的實力是息息相關的。

‘泣血’將樑曉蝶放開,看向林慶輕聲道:“多謝了。”

林慶輕笑一聲,搖了搖頭卻不說什麼。目光看向孫傲雲,因爲他知道,孫傲雲接下來肯定有話要說。

孫傲雲與黑玫瑰對視了一眼,這才道:“你好,樑餘飛先生,我是國家玄異組的人員。對於你的事情……”

‘泣血’淡淡的接口道:“是想讓我加入到玄異組是吧?”

孫傲雲秀眉微蹙,笑道:“先生是快人快語,沒錯,我的確是這個意思,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泣血,也就是樑餘飛,淡笑一聲,“我是一個經歷過上百次生死的人,你覺的我這樣的人,還會願意爲任何人工作嗎?”

“這是爲國家……”

孫傲雲強調了一下‘國家’。

樑餘飛看了一一旁靜靜站立的樑曉蝶,悵然道:“你覺的這有區別嗎?爲個人工作,亦或者爲國家工作?不都是工作嘛。”

孫傲雲一愣,秀眉緊緊的皺在了一起,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黑玫瑰沉聲道:“樑先生,還請你不要讓我們爲難。”

“哼!”

樑餘飛冷笑一聲,冷聲道:“笑了,我讓你們爲難?我想你們搞錯了吧!現在是你們在要求我做我不喜歡的事情。”

頓了一頓,目光微冷,繼續道:“再說了,以征服做事的方式,無法成爲自己的,就要選擇消滅。那麼你們現在是不是想殺了我呢?不過,醜話我可說在前邊,雖然你們這次幫了我不少,但是我卻未必會手下留情。”

孫傲雲悄悄的握緊匕首,黑玫瑰也慢慢的站直了嬌軀,只是兩人的目光都有意或者無意的看向林慶。

然而讓兩人鬱悶的是,林慶卻轉頭看向孫傲雲那輛有着不少破損的minnicopr,見兩人望來,嘆了口氣道:“唉,多好的車啊,就這樣壞的不成樣子了。如果要是修的話,沒個幾萬塊是別想了。看來孫傲雲你又要破費,該考慮重新買一輛了。”

對於兩人眼中所蘊含的意義,卻根本不當一回事。

“林慶!”

孫傲雲秀眉一挑,神色微顯焦急。“我欠你個人情,如何?”

林慶心底嘆了口氣,這話已經是明的不能再明瞭,如果自己再裝傻充愣,未免顯的有些太不仗義了。

一紙婚約:早安嬌妻 ,只是眉頭緊鎖,他深知,如果真的動手的話,自己今天恐怕真的會交代在這裏。‘上帝之眼’的那一擊,已經給他造成了很嚴重的傷勢。

縱是樑曉蝶此時也完全的明白了即將會發生什麼事情,雙手一伸擋在了樑餘飛的面前,泣聲道:“林大哥,我求求你了,不要對付我哥好嗎?不管你有什麼要求,只要我能夠做到的,我都答應。”

“曉蝶!”

樑餘飛眉頭一皺,想要將樑曉蝶拉開。然而樑曉蝶卻撲通的跪在了地上,甚至都準備磕頭。

“別!趕快起來。”

林慶一愣,連忙上前一步用力的將樑曉蝶拉起,“你這是做什麼?!”

樑曉蝶揚起蒼白的小臉,顫聲道:“林大哥,我知道我哥是什麼職業,**肯定不會留他。所以我希望你能夠放我哥一馬,我哥他以後一定不會再做什麼犯法的事情了。請你相信我,請你再給一次機會。”

“曉蝶……”

樑餘飛嘆了口氣,目光直直的看向林慶,悵然道:“剛纔若不是你,我或許已經死在了‘上帝之眼’的手中,所以我已經欠了你一條命。如果你要動手的話,我絕對不會反抗。我只希望,我的家人不會因爲我而受到干擾。”

頓了一頓,樑餘飛沉聲道:“我‘泣血’從來沒有求過人,今天就算是我求你了。”

“真是個頭疼的問題!”

林慶揉了揉腦門,目光一轉,看向孫傲雲、黑玫瑰兩人笑道:“你們說,國家是在畏懼他什麼呢?擔心以他的實力會對普通人造成極大的傷害嗎?還是說擔心他會被其他組織所吸收?”

孫傲雲注視了林慶一會,這才道:“兩者都有吧。”

林慶點了點頭,“那麼……如果這兩條危險因素都沒有了呢?**還會剷除他或者吸納他嗎?”

孫傲雲一怔,沒想明白林慶爲什麼會這樣說,順口道:“當然不會,玄異組只會吸收那些實力強大的人。”

“好吧,現在問題回到最開始的時候。”

林慶雙手一拍,笑道:“那麼,如果我能夠保證‘泣血’不會造成其他危害的話,那麼,你們不就是可以不用消滅他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