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林浩雖然肉身極強,但數百道劍氣凝為一股,連續轟擊在他的肩膀上,將其洞穿,帶起一連串的血花,林浩吃痛踉蹌後退,足足退出數十丈距離才停下。

此時劍氣驟然一停,仿若有靈般,積攢著力量,等待著下一次轟殺。

「呸!」林浩吐出口中的血沫,瞳孔變的銳利無比,彷彿倆把通天寶劍在緩緩醞釀,又彷彿古樹的神藤屹立,透出一股躍躍欲試的鋒芒。

「殺!」

林浩爆喝,手中石劍霞光縷縷,火焰和風暴環繞在石劍倆旁,卻沒有肆虐而是聚集在劍鋒之上,彷彿化作了符文,使得石劍彷彿擁有三重生命,氣息越發恐怖,隨著林浩衝擊,劍芒無數道激射而出,全部斬向空中的劍氣。

「砰!砰!砰!……」

這一次,林浩強勢無匹,他咬緊牙齒不斷劈砍,揮舞的石劍都在虛空中留下一道道殘影,速度快到了極致。

空中劍氣奮力抵抗卻終於被林浩的瘋狂劈散,於虛空中泯滅。

林浩駐劍而立,大口喘息,顯然剛才狂暴的發力,對他來說也是極大的消耗。

「好小子,竟能闖過劍之虛影。」老人驀然起身,搓了搓手,目光灼灼自語道,「可是接下來的心之影陣,就沒有那麼好過了!」 林浩手持石劍拖地而行,劍氣吞吐,留下極深的裂痕,幾乎貫穿整個劍山,此時他雙眸如電,瞳孔化為劍形,急速舞動,似在衍化著什麼。

之前林浩將風火劍域內的風刃與火浪,凝為寶劍之形,以發揮出劍之鋒利,從而形成道域鎮壓一方領域威能巨大。本來林浩以為這就是他前進的方向:通過不斷感悟大道,融進道域內,增強威能,即使以後掌握大道規則,也可以形成一方領域,封地為王。

然而,他卻驀然發現自己錯了。

如今他看到劍山的強大劍氣,林浩明白,他心中所屬乃是劍道,他所追求的,所鍾愛的還是劍!剛才激斗中,他福至心靈般以風火之道化為符文,鐫刻石劍之上,發揮出了遠超道之域境的威能。

他雙眼越發明亮,也許這才是他要的,一人一劍便可行天下,斬仙神。

不管以後對天道的領悟上走出多遠,都可以融於劍道之中,通過劍之靈活,劍之鋒利,劍之霸氣,將萬道的力量發揮到極致。

隨著林浩的明悟,一股獨屬於劍客的氣息,從他身上瀰漫開來,衝天而起。

「劍仙,竟是純粹的劍仙之氣!」劍山之巔的老者陡然起身,滿臉激動和不敢置信,「他竟然明悟了劍之心,擁有一絲劍仙之氣,這資質,這心性!若我能成為他的師尊……不,我豈能奢求成為這小子的師尊,我要將師傅的劍法傳給他,讓他帶著師傅的劍,威臨天下!」

「心之影陣,還不出來?」古天霸袖袍一甩,無窮劍意瞬間瀰漫整個劍山,使得萬劍齊鳴,劍芒肆虐,按照玄奧的軌跡,使得林浩前面的劍山驀然一變,出現三個巨大的平台。


林浩似有所感,抬頭望去,皺眉道:「前輩,不是說好不出手的嗎?」

「小子,我答應你放掉那兔子了。」古天霸起身遙遙看向林浩,「你剛才明悟了劍之心,老夫決定將我曾經於上古遺迹中所得的劍法傳給你,這三座平台分別代表一式劍法。好生領悟吧,此劍法在我古家絕對是第一等的存在!!」

林浩聞言,雙目猛然一亮,他如今最渴望的便是劍法:「多謝前輩成全,林浩沒齒難忘。」

話落,林浩沒有任何猶豫,縱身一躍,來到第一處平台上。但他突然一愣,因為在遠處平台上出現了一名黑袍修士,看不清模樣,身上的氣息極為凌厲,彷彿站在那裡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柄劍!

「何為劍?」黑袍人的聲音如驚雷般炸響。


「劍,乃短兵之祖,走靈活迅捷之道。劍,乃兵中王者,傲氣凌雲,鋒芒畢露!」林浩眯眼低語。

「好!好一個兵中王者,鋒芒畢露!」黑袍人撫掌大笑,「可是你的心還不夠通明,你還不懂什麼叫做劍!」

「我所施展的乃是此劍法的第一式,若你能不敗,當可領悟,接招吧!」黑袍人手中憑空出現一柄劍,他眼中寒光一閃,以身馭劍殺向林浩。

「嗯?」林浩下意識握緊了手中石劍後退半步,因為此時他驀然發現眼前的黑袍人消失了,只有一把鋒芒畢露的寶劍,急速而來!

林浩眼中劍芒一閃,抬起手中寶劍便是一刺,簡簡單單的一刺,卻彷彿蘊含天崩之勢!

「鐺!」

恐怖的力道轟然爆發,林浩臉色微變蹬蹬蹬後退十幾步才停下,而那黑袍人也顯出身形,驚訝道:「好純粹的一劍,好精妙的一劍!看來你以前從未接觸過任何劍法,這使得你更容易領悟劍心!再來!」

黑袍人挽著劍花,瞬間揮出十二道劍芒,劍芒在空中凝為十二柄光劍,成片呼嘯而至。

這十二柄光劍,每一柄都幾乎相當於涅槃五重的劍道高手發出的攻擊,光劍劃破長空,瞬間來到林浩面前,當頭斬下。

「殺!」

如芒刺背的危機感湧現,林浩全身肌肉下意識的收緊,此時他望著湧來的劍芒,周圍的一切都似乎消失了,只剩下眼前的十二柄光劍,他雙目越發明亮。

如此壓力下,林浩完全的進入了戰鬥狀態,此時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竭盡全力,把眼前的十二柄光劍盡數擋下來!

這一刻,林浩的心中只有劍,只有眼前的十二柄光劍,只有自己手中的石劍,只有自己心中的劍!

「嘩!」

面對十二柄光劍,林浩卻只斬出一劍,劍光如水,橫於天際,彷彿將天空都割裂。

「砰!砰!砰!……」

接連數聲爆破聲,十二柄光劍中立刻有六柄被林浩的一劍割裂消散,剩下的六柄寶劍卻是轟在了林浩的身上,將其擊飛出去。

轟的一聲,林浩跌落在平台上,他身形極為狼狽,但眼神卻越來越亮。

林浩擦去嘴角的鮮血,眼眸如星爆喝道:「再來!」

「好!」黑袍人爽朗大笑中,再次揮動了手中的劍,劍光如瀑,轉眼而至,瞬間將林浩的身影淹沒,而這一次卻不是十二柄而是七柄光劍,因為黑衣人知道林浩的極限是六柄!

「殺!」

「殺!」

「殺!」

林浩大吼,手中劍芒飛舞,變的越來越快,越來越鋒利,越來越靈活,彷彿他揮出的劍芒宛若精靈擁有生命。

面對如此高強度的廝殺,林浩一戰便是三天。

這三天他一直在變強,他手中的劍更是越來越鋒利,如今面對光劍的數量也增加到了十柄!

「厲害,厲害啊!」站在劍山之巔的古天霸輕聲贊道,「這林浩的潛力還真可怕,當真是練劍的奇才啊,他的肉身也如此恐怖,根本不像是人類。若是尋常修士一天便會耗盡精力而亡,他卻堅持了三天,而且勢頭一直在瘋長,劍法也越來越純粹,看這情形恐怕快明悟劍心了,師傅的劍法傳承有望!」

突然,古天霸臉色微變,因為林浩心靈福至的一擊斜斬境擊破七道光劍,而緊接著一個上挑將餘下的三柄光劍一起爆開。

「好小子!」古天霸嘴角露出笑容,立刻向黑袍人傳音。

黑袍人身體一愣,手中劍勢陡然一變,十二柄光劍接連飛出。

「來的好!」林浩手持石劍凌空而行,劍光如芒,肆意揮灑,「破!」

林浩揮出的劍芒陡然變化,匯聚成三道驚天劍氣,成品字形驀然擴散,與十二柄光劍撞在一起。

「轟!!!」

倆者轟然交擊,林浩的三道劍氣直接潰散開來,而對面的十二柄光劍也化為光雨灑落。

本來應該興奮的林浩,卻愣在原地,眼神透出迷茫。

此時他的腦海中彷彿盤古開天闢地般,轟然炸響,就在剛才與十二柄光劍對抗的瞬間,他忽然悟了,之前一直如同霧裡看花摸不清劍心,此刻完成了最後的淬鍊!

隨著林浩的明悟,隨著他身上的鋒芒越來越盛,他盤膝而坐。

「砰!」

平台上的黑袍人如同泡沫般消散,而劍山之巔的古天霸身子一晃來到林浩面前,雙眸放光,死死盯著盤膝而坐的林浩,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林浩身上的氣息正逐漸改變著。

林浩身上的斑駁氣息逐漸消散,劍之氣息越發強大。

此時若有旁人看向林浩的位置,定會驚駭欲絕,因為此時林浩坐在那裡,身體逐漸模糊,彷彿成了一柄劍!

對於劍道的點點滴滴在心中急速放大,對於劍道的感悟在心中流淌,匯聚成海,凝聚成天!此時林浩內心完全通明,唯有一劍。


他心中彷彿有一個聲音在吶喊,在回蕩!

「欲想成就劍仙者,需要對劍做到絕對的忠誠。」

「只有心中唯劍,才能萬物皆劍。」

「只有心中唯劍,才能劍心通明。」

「只有心中唯劍,才能將一切化於劍道,融於劍身,成自身之劍,成自身劍道,成自身劍路!」

突然。

林浩驀然睜開雙眼,彷彿倆道璀璨的劍光從其眸子中噴薄而出,直穿九霄,劍山之上的千萬利劍,竟齊齊顫抖,嗡鳴不止,宛若向著它們的君王,臣服!

林浩伸出右手,道道劍光匯聚,在其手中形成一把七尺寶劍,宛若流光,璀璨奪目。


舉劍,向天!

一道驚天劍芒沖霄而起,林浩之身也彷彿化身一把絕世寶劍,對天長鳴!

驚天的劍意隨之瀰漫,籠罩整個古家府邸,此刻,所有的古家弟子不管在做什麼,都抬起了頭,看向林浩所在的方向,露出駭然。

他們手中的劍,輕輕顫抖,彷彿下一刻會脫手而去。

他們心中的血,驀然沸騰,一股想要膜拜的念頭滋生。

「這是……劍意!」無數人驚呼,「好恐怖的劍意,這是統領大人?不對,這氣息……」

「錚!!!」

一聲劍鳴之聲,響徹九霄!

林浩抬頭望天,此刻,他的心隨著手中利劍,破開雲霄,飛天而去。

「我要我所守護的人,一生無憂!我要我所愛的人,可以快樂長久!」

「我要掙脫這天地的束縛!我要憑手中寶劍,斬開命運的枷鎖!」

林浩緩緩收回目光,輕撫手中利劍,低語道:「從此,我心唯劍!憑此七尺劍,走向世界之巔!」 「千百年來,在你之前,令我看好並開啟三座劍台,欲要傳授我恩師絕學的共百人!能夠闖過第一劍台的共十人,但這十人都未曾闖過三座劍台,就忍受不住凝聚元神,失去了機緣!」古天霸的聲音在林浩耳邊響起,「你是第十一人,也是我最看好的弟子!不要讓老夫失望,闖過這三座劍台,老夫送你一場造化!天大的造化!!」

「恩師絕學?涅槃境可闖?」林浩詫異,難道這劍法不是古天魔所創,也不屬於古家?


「此劍法名為《歸元劍術》,乃是老夫機緣造化所得,承蒙恩師傳授,但我於劍仙之路資質有限,恩師所授不能盡數所學,這三座劍台涅槃境可闖,超越涅槃境,道心已固,不可學恩師絕學!」古天霸看向林浩,繼續道,「第一座,考驗最基本的劍心,闖過之後,可得第一式劍法,我心唯劍!致於第二座劍台,你闖還是不闖?」

林浩聞言,抬頭看向古天霸。

也就在古天霸與林浩交談的時候,之前林浩的沖霄劍意卻掀起了整個古家所有人的注意,他們三倆為伴,五六成群向著劍山疾馳,他們聚集在劍山之下,凝望劍山巨大平台上的林浩,露出震驚。

「他……不就是那林浩?」

「是林浩,而且我聽說他是傳說中的賞罰使!」

「賞罰使,這不可能……咦,那三座平台是什麼?之前劍山為何沒有?」

「那是古統領的三劍台!看來這林浩已經闖過了第一劍台!千百年來,貪圖統領大人絕學的古家弟子無數,然而能夠被統領大人看中並開啟劍台的數百人,然而能夠闖過這第一劍台的僅有十人,闖過那第二劍台三人,但那第三劍台無人能夠闖過!」

劍山之下的古家弟子越來越多,嗡鳴的議論聲在古家弟子中迴旋,尤其是他們在知曉林浩是傳說中的「賞罰使」后,更為好奇和強烈。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人知道劍山的三劍台開啟,無數弟子蜂擁而至,甚至一些長老也被吸引而來,千百年來,每一次三劍台的開啟都會吸引無數人的目光,而這一次更加矚目,因為闖這三劍台的林浩對他們來說極為特殊。

一者,林浩不是古家之人;二者,前段時間傳言林浩乃是賞罰使,令眾人狐疑,心中越發好奇。

眾多古家弟子看向劍台上的林浩,心思各異。

對於涅槃境以下的弟子,看向林浩的目光充滿敬畏和羨慕。

嫉妒使我無敵 ,詫異中帶著一抹凝重。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