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原來是這樣,」

龍傲天恍然,笑著說道:「你們白家的動靜那麼大,我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情呢,」

白霜顏反問道:「我們白家死了一位長老,難道不算大事情嗎,」

龍傲天連連點頭,笑著說道:「算算,怎麼不算呢,」

實則龍傲天心中不以為然,不過死了一個長老罷了,至於搞那麼大陣仗嗎,

別說死上一個長老,對於龍傲天而言,龍家就算是死上十個八個長老,在他心中,也算不上多大點屁事兒,

最多讓龍家顏面受損罷了,

「你們龍家最近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白霜顏突然問道,

「沒,沒有啊,」

龍傲天聞言一愣,然後說道:「還是老樣子唄,自從平天聖帝和至尊雷帝,那兩個硬骨頭被咱們拿下之後,神界平靜多了嘛,」

聞得此言,白霜顏目中閃過一抹失望之色,

「對了,」

白霜顏彷彿想起來什麼,又問道:「每百年一度的凶獸暴動又該到了吧,」

凶獸暴動,

混亂星海,幾乎每百年便有一次凶獸暴動,形成一股股獸潮,從混亂星海之中洶湧而出,襲擊人類修士的城池,

每一次凶獸暴動,都會有大批人類修士以及凶獸喪生,

而凶獸暴動的真正源頭,卻是混亂星海中凶獸過剩的繁殖能力,沒辦法,凶獸太多了,只能死上一批了,

龍傲天聞言一怔,旋即苦笑道:「這一次凶獸暴動,可能不會發生了,」

「嗯,為什麼,」

白霜顏追問道,

龍傲天摸了摸鼻子,苦笑道:「聽你提起凶獸暴動的事情,我倒是想起來一件怪事兒,前一段時間,混亂星海中的幾尊獸皇向我報告,說最近混亂星海中,離奇失蹤了不少百萬年凶獸,足足有數百頭之多,」

「往年凶獸暴動,百萬年凶獸都是主力軍,當下這些百萬年凶獸一失蹤,最近百年的這一次凶獸暴動,倒是可以避免了,」

這當然是趙陽乾的好事,

那些百萬年凶獸,都是被趙陽獵殺的,

無形之中,減少了一次凶獸暴動,趙陽挽救了不少人類修士的性命,

白霜顏從龍傲天的話中,敏銳地察覺到了什麼,

白霜顏皺眉問道:「那些百萬年凶獸失蹤,具體是什麼時候的事兒,」

「好像是最近一二十年的事情吧,最奇怪的事情是,那些百萬年凶獸全是離奇失蹤,根本找不到任何線索,」

龍傲天苦笑道:「怎麼,霜顏,你對這些事情感興趣嗎,」

無論是凶獸暴動,亦或者百萬年凶獸失蹤的事情,對於龍傲天與白霜顏這等層次的大人物而言,都是小打小鬧而已,不值得分心去關注,

「隨便問一下而已,」

白霜顏嘴上如此說道,

可是她心中卻無比確定,,

趙陽必定藏身在混亂星海,

而那些百萬年凶獸離奇失蹤的事情,也必定與趙陽有關,

「看來抽時間,我要親自去一趟混亂星海,把那個臭小子親手抓回來,」

白霜顏暗暗想道,

隨即,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儘是些沒什麼營養的話題,白霜顏便起身送客了,

龍傲天離去的時候,一臉色的嘚瑟,簡直爽歪歪,

和女神共度了一個良宵,別提多美了,

要說他也是一個傻叉,居然從頭到尾都沒有察覺到,白霜顏的反常之處,

龍傲天離去之後,白霜顏也動身了,

白霜顏親自前往混亂星海,只為將趙陽抓回來,

……

混亂星海,

趙陽跟趙斗狗仍舊在閉關之中,

趙斗狗這個修鍊天賦渣到極點的傢伙,跟著趙陽一起混,居然都混到了大帝六階的層次,

趙陽又丟給趙斗狗十幾枚大帝命格,清一色的大帝巔峰強者遺留下的命格,還有一枚聖帝一階命格,那是白無雙那頭賤驢的命格,

趙陽拍了拍趙斗狗的肩膀,鼓勵道:「斗狗老祖,好好修鍊,」

「嗯,」

趙斗狗有點慚愧,道:「我的修鍊天賦實在是有些太差了,」

「哈哈,沒事兒,老子有的是命格,」

趙陽豪放的大笑道,

的確,趙陽殺了不少大帝強者,大帝命格有一堆呢,

接下來的日子,趙陽又和以前一樣,除了偶爾外出收割一下百萬年凶獸,其餘時間統統用來修鍊,

后來,他隱隱地覺得,老是逮著百萬年凶獸殺也不是事兒,

於是也開始殺起了十萬年凶獸,

十萬年凶獸的內晶,比得上數百萬到一千萬靈石,

雖然內晶的能量少了一些,不過勝在十萬年凶獸數量多啊,混亂星海隨處可見,

趙陽殺起來是大面積收割啊,一次性殺個幾千上萬頭很隨意,

趙陽在混亂星海大開殺戒,估計今後幾千年,都不會再有凶獸暴動了,因為繁殖過剩的那些凶獸,都被趙陽給屠戮了,

趙陽倒是沒敢對千萬年凶獸下手,雖然千萬年凶獸的內晶更加牛叉,不過,他怕自己一旦對千萬年凶獸出手,會引起混亂星海中獸皇和龍家的注意,


時間一晃又是三年過去,

趙陽成功突破大帝境九階,戰力也是達到聖帝八階巔峰,距離聖帝九階的戰力僅僅只差一步,

這一天,趙陽正在閉關修鍊之中,突然,一道極其強大的神識一掃而過,敏銳地引起了他的注意,

「白霜顏,這是白霜顏的神識,」

趙陽幾乎是直接跳了起來,


這道神識給予他一種極其熟悉的感覺,這是白霜顏的神識,

「斗狗老祖,糟糕了,」

趙陽立即叫醒了趙斗狗,甩手丟給他一枚聖帝命格,那是白文軒的聖帝命格,聖帝六階強者的命格,

趙陽急切道:「斗狗老祖,白霜顏那個心機婊找來了,等下咱倆分開走,你離開混亂星海,躲藏到神界其他地方去,我把她引到混亂星海深處去,」

趙斗狗也顯得很慌張,有些不知所措,

白霜顏竟然在這個時候找上門來,

神識掃在趙陽身上的那一刻,白霜顏便發現了趙陽,當下神識傳音道:「混賬小子,我勸你不要反抗,不要自找苦吃,」

白霜顏是一個人前來混亂星海的,她不想引起龍家的注意,亦不想引起龍傲天的注意,

她的神識不敢掃描太大的地方,幾乎是一點一點的掃描過來的,要不然也不會三年才發現趙陽的蹤影,

白霜顏的話音落下之後,一股力量便朝著趙陽環繞過來,欲要將趙陽束縛住,

這股力量並不強,約莫聖帝六七階左右的力量,白霜顏明顯低估了趙陽的實力,

趙陽一指點出,便釋放出一股力量,將白霜顏的那股力量徹底擊散,然後對趙斗狗說道:「斗狗老祖,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趙斗狗咬了咬牙,然後一跺腳,飛快朝混亂星海之外穿梭而去,

趙斗狗清楚地知道,他留下來幫不上趙陽任何忙,相反他走掉之後,以趙陽的實力,興許有一線機會逃脫,

趙斗狗離開之後,趙陽則是轉身,朝混亂星海深處穿梭而去,

望著趙陽飛快穿梭的背影,白霜顏美目之中亮晶晶的,閃過一抹異彩,玉唇微啟,心中暗道:「他果然沒有令我失望,短短時間內,實力竟然已經達到這種地步,」

剛才趙陽的隨手一擊,便超過了聖帝七階的力量,著實讓她有些動容,

「咯咯,」

白霜顏清脆的笑聲,在趙陽腦海中響徹起來:「趙郎,你是逃不出奴家的手掌心的,」

趙陽一邊飛快逃竄,一邊咬牙切齒,暗罵道:「這個騷浪貨,為什麼偏要纏著本少呢,」 白霜顏和趙陽,一個追一個跑,

趙陽在前面跑,白霜顏在後面追,

白霜顏時不時的發出一道攻擊,效果卻不太理想,不是打空,就是被趙陽給抵擋住,

白霜顏乃是聖帝九階巔峰的境界,而趙陽如今,已經擁有聖帝八階巔峰的戰力,

總得來說,白霜顏的戰力在趙陽之上,但想要遠程的一擊擊殺趙陽,是比較困難的,

而且她也不想那麼做,

「趙陽,快停下,我並沒有惡意,我只是想跟你談談,」

白霜顏停下了攻擊,神識傳音道,

「只是想跟我談談,呵呵,」


趙陽卻是置若罔聞般,拼了命的往前逃竄,回道:「如果你只是想跟我談談的話,就不會滿神界的通緝老子了,」

「那是……那是因為你不相信我啊,」

白霜顏一時啞然,但還是說道,

「相信你,你讓老子怎麼相信你,你動不動就讓老子發真靈血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