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宇文天的速度很快,體力也充沛,須臾之後,已經奔出了很長一段距離。

他一邊奔走,一邊感悟空氣中的死亡法則和死亡之氣,來提升自己的死亡之道。

又是十幾個時辰過去了,宇文天完全忘記了自己走了多遠,但他可以肯定,他是向著生命禁區的深處前進。

越往裡面,天地法則越混亂,空間越不穩定,死亡之氣越濃,危險越大。一路走來,他遇到了很多枯骨,皆都是完整的,不過,上面瀰漫著濃濃的死氣,估計許多年之後,會化作這灰暗大地上的一抔塵土。


但是,對宇文天來說,這是一個天大的機緣。

奔徙了許久,他不得不停下腳步,因為剛剛他體悟死亡意境之時,有一種頓悟的狀態出現了。

如同本能一般,宇文天盤腿坐在地上,進入了三昧之境。

宇文天的打坐,將周圍的死氣緩緩吸引過來,那一縷縷青煙一般的死氣,化作張牙舞爪的妖魔形象,將宇文天籠罩起來。

漸漸的,以宇文天為中心,一個十丈之廣的死氣凝結成的大繭出現在灰暗大地上,而周圍的死氣,還源源不斷地匯聚過來。


許久之後,偌大的氣繭,彷彿是這灰暗的大地上的唯一一個渺小奇觀,將周圍千丈範圍的死亡之氣聚攏而來,形成了一個太虛星雲一般的氣團,而這空間中的死亡法則,縈繞在氣繭周圍,彷彿是道紋一般,流轉其上。

幾個時辰之後,氣繭中突然散發出極為恐怖的死亡氣息,向著周圍蔓延而出。

「轟……」

緊接著,那聚攏而來的死亡之氣,瞬間爆散,而那巨大的氣繭,立即爆裂開來,將地面擊出了一個五十丈之巨的大坑,大坑中,宇文天盤地而坐,如同死神冥想一般,身周縈繞著絲絲黑色的死亡之氣,而那碎裂的死亡法則,則是環繞在其周圍。


須臾之後,大地歸於平靜,宇文天緩緩睜開了眼睛,無奈地嘆出了一口氣,道:「還是差一些!半步奧義之境,不經歷死亡,是無法跨越這一鴻溝的!」

此時的宇文天,儼然已經將死亡意境提升到了半步奧義的層次,但是距離他的目標卻還有一道天塹鴻溝,想要跨越這個鴻溝,需要一個契機。

從死亡意境道死亡奧義轉變,須得經歷生死的體悟,才能有所突破,真正踏入奧義之境。

這個契機,只能隨緣,也許,轉身後就是,也許,百萬年難覓。

收拾心情,宇文天站起身來,將縈繞在身周的那一縷死亡之氣吸進了識海,瞬間,他身上的衣物,除了那件寶甲,皆都被死氣侵蝕,化為灰燼。

無奈的宇文天,只能換上了一套新衣袍,此時的他,已經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到幾套護體寶衣,不然,大戰的時候出現這種情況,可是非常尷尬的。

他一邊疾奔,一邊在識海中演練元神道劍!

這部傳承劍道,在這個罡氣被封印的禁區中,可是他戰鬥的殺手鐧。

若是遇到強敵,可以出其不意,攻其無備!

宇文天原本打算修鍊毀滅道劍的,但是,在這死氣遍布的世界中,修鍊死亡道劍,卻是最好不過。

如此,這個灰暗的禁區中,出現了這樣一幅場景,一個青年奔跑在無垠大地上,他的身周,不斷有死亡之氣聚來,在他的眉心之前,一縷縷死亡之氣,形成了一把劍的形狀,但是,一息不到,它便崩散,然後又開始凝聚。

如此,聚了又散,散了又聚,原本只有手指長的死氣劍影,逐漸變成一尺來長,後來,又變成了數尺之長。

死氣之劍,它隨著青年的腳步,慢慢地增長!

許久之後,宇文天停止了修鍊死亡道劍,並非他有意停止,而是眼前出現了一具屍體,而這具屍體,雖然被死氣侵蝕,但還沒有完全腐爛。

可見,此人應該是剛死去不久!

武道的殘酷,讓宇文天不禁慨嘆一聲,解去了這人手上的空間戒指,發現裡面除了幾枚玉簡和一些兵器之外,沒有一點修鍊的資源,不用想,在這個恐怖的生命禁區中,即便是不能調動丹田,但這些東西仍然可以維持生命,但終究是有限,用光了之後,也難以存活下來。

收走了空間戒指,宇文天在地上挖出了一個坑,將這人埋了。

然後便繼續邁步疾行,速度明顯比之前要快!

這個時候,宇文天有些擔心了,如此恐怖的地方,如果蕭素心真的被高行宇掠進禁區,那麼,以她的修為,麻煩可就大了!

宇文天此時都不敢想了!

他加快了速度,奔跑如最迅猛的野獸一般!

不知過去了多久,宇文天的神識探查到了一絲生命的氣息,就在數千里之外。

宇文天大喜不已,速度不禁又快了幾分!

如果是之前,可以使用罡氣,那麼不用多久,宇文天便會很快到達感應中的地方,但是,此時的他,只能依靠肉身,這千里之遠的距離,還是需要一段時間。

幾個時辰后,宇文天終於到達了他感應中的地方。

距離十多里遠,雖然光線很暗,但宇文天看得清楚,前面竟然有個巨大的湖泊,而在湖中,有一個小島,小島上似乎有一座簡單的古城。

宇文天不禁驚呆了,不是因為湖泊,不是因為古城,而是因為,他的神識在小島上感應到了一些煥發著濃濃生機的植物。

怎麼回事?

這種地方,連強大的武者也不一定可以生存下來,但卻可以生長植物,莫不是他眼花了吧?

卻是,小島上生長著一種茂盛的植物,如仙人掌一般,但卻沒有刺,非常高大,頂部有茂密的葉子,還盛開著幾朵白色的小花,在這個詭異的世界里,分外的美麗。

宇文天確實很震驚,也很好奇,他很想看看這是什麼植物,是不是一種強大的靈藥?

不過,轉眼他便放棄了這是靈藥的想法,因為此時的小島上,有十幾個武者,無一不是高手,其中還有一些熟悉的氣息。

如果這些植物是靈藥的話,恐怕早就被這些人搶光了!

宇文天緩緩地向著湖泊靠近,此時的他,心裡竟然有一股很詭異的情緒,擔心,害怕!

不久之後,宇文天來到了湖泊邊緣,看到那幽黑如墨的湖水之時,宇文天的眼睛不禁微微眯起。

「好恐怖的死氣,這還是湖泊嗎?這簡直是地獄的入口!」呢喃一聲,宇文天怔怔地看著眼前這個千丈之廣的死亡黑湖,他彷彿看到了無數的手,無數的身影,腐爛的軀殼,從湖中冒出來,揮著手,召喚他。

小島的古城上,佇立這一些身影,看到宇文天止步在死亡湖泊前,議論聲頓起。

「又一個下地獄的武者啊!」

「可惜!好不容易到了這裡,卻是要死了!」

「這詭異的死湖,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生靈,卻總是貪得無厭,每一個靠近的武者,都難以抵擋它的召喚!」

「如果實力不夠的話,還真難以走出它的迷惑啊!這人啊,沒救了!」

「要不要提醒一下他?」

「算了吧!命該如此,不關我們的事,再說了,大家都是來爭奪墓地寶物的,多一個人,則是對一個對手,你願意寶物被別人分走嗎?」

「說的也對!聽天由命!」

……

!! 一些人不認識宇文天,自然不了解他的實力,不過,人群中卻有幾道身影認出了他。

「竟然是他!」

「沒想到他也到了!」

「他一來,這島上還有誰是他的對手?」

「這倒不一定,你要知道,我們的丹田都被封印了,即便是他,也不會例外!」

「也是!任他實力通天,也難以抵抗這種太古遺迹的力量!」

「你說他會不會有事?」

「很難說!不過,我們都沒事,以他的實力,這死湖應該迷惑不了他!」

「是啊!他應該不會有事的!要知道,他身上可是有一把鑰匙啊!」

……

「哼!還真是個詭異的地方,竟然會迷惑心神!可惜,用錯了地方,死亡,不會讓我怯懦,不會讓我消亡,只會讓我變強!」宇文天立即回過神來,冷冷地看著湖水,淡淡地道:「我這樣的人,死神不敢惹我,區區一湖泊,也敢迷惑我!」

說完,他一腳將足下的一塊黑石踢出,砸進湖中,瞬間沒了蹤影,卻沒有激起半點漣漪或者是浪花。

「還真是個邪惡的地方!」看到此景,宇文天並沒有太過意外,這黑幽幽的湖水中,升騰而起的死亡之氣,恐怕比這片禁區的任何一個地方都要恐怖,彷彿這裡就是死亡之氣的源泉。

「雖然恐怖,但是這濃濃的死亡之氣,說不定對我提升死亡奧義有幫助!」嘀咕一聲,宇文天便沒有再去注意這黑湖,而是沿著湖邊,向著連同小島與大地的那座黑石小橋走去。

這個時候,古城上的議論聲進入短暫的停頓,后又瞬間嘩然。

「不會吧!他竟然沒事!」

「是啊!站在湖泊邊上都沒事,要知道,我距離湖泊一丈遠,差點別迷惑得投入湖中啊!」

「這人不一般啊!不會是一個少年王者吧?」


「估計是!這小世界中天才輩出,他真有可能是一個王者!」

……

「我就說他沒事吧!不愧是宇文天,太強悍了!」

「看他的樣子,對著死湖沒有一絲的忌憚啊,那一腳,彷彿是替所有的武者出了一口氣啊!」

「驚退群英的人,怎麼會平凡呢?」

……

這座小橋的材料,很是古怪,看不出是何種材質,但卻絲毫不懼湖水的侵蝕,穩立在湖面上。

宇文天緩緩走上石橋,感覺整個世界的氣息都變了,原本混亂的天地法則,在這座石橋上,卻是井然有序,完完整整。

實在是怪異!

宇文天踏上石橋,禁不住心中的好奇,仔細地探查起來,他發現,這石橋上百個竟然有一些天然的紋理,彷彿是道紋一般,玄奧無比。

天然的道紋,真是大手筆,不知是誰布置在這裡的,宇文天可不會相信,這是高家老祖弄出來的!

聖人雖強,但是想要弄到這種東西,他即便是有這種運氣,恐怕也沒有這個實力!

或許,這是造成生命禁區的古之大能留下的!

石橋幾乎是貼著湖面的,宇文天足下一尺半的地方,便是湖水。

他微微墩身,生出手來,舀起一掬黑幽幽的湖水,瞬間,他感覺自己的手掌彷彿是被萬千兇猛的螞蟻撕咬一般,劇烈的疼痛感遍及全身。

不過,表面看起來,宇文天沒有什麼變化,只是那一雙手,似乎悲哀湖水染黑了。

「他在幹什麼?」

「我不會是眼花了吧?他竟然敢動那湖水?」

「這傢伙還是人嗎?他不怕化為灰燼嗎?」

「我去!難道死湖失去力量了,迷惑不了他,難道湖水殺不死他?」

……

看到宇文天掬起一抔黑水,眾人完全是被震撼到了,這種場面,這種舉動,他們連幻想都不敢。

宇文天眉頭微皺,隨即眼中閃過一絲喜色,他感覺到這湖水入體,他半步的死亡奧義瓶頸,微微動了一下。

「果然如此,這湖水可以助我提升到奧義的層次!哈哈哈!這下發了!等此間事了,一定要在這湖中洗個澡,好好參悟一番!」宇文天大喜,隨即起身,死氣侵蝕的手掌,黑色慢慢退去,那些死亡之氣,盡數被宇文天吸收。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