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是把樹當成費弘在砍。

“啊切——”正在玩圍脖的費弘打了個噴嚏,手不小心點了個關注的紅色“+”。

沒多久,龍素又再次風風火火地衝進費弘的休息室。

“你又幹了什麼?”

費弘一愣,看了眼龍素遞過來的平板,上面赫然是他關注秦若夭的界面。

“我……”

“你搞笑呢?前段時間還在黑她呢,現在就關注上了?你就是要利用她也能不能等節目要播出了再說?你現在還沒參加呢!”

“姐,你搞定節目組了?”費弘注意到了重點,當即笑問。

龍素揉了揉額頭,“是,我剛跟羅騫通了電話,你要是有檔期,下一期的節目就可以去。”

“太好了!”

“別高興得太早,你就說說你這個該怎麼處理吧!”

費弘看着界面的“已關注”三個字,勾起一抹充滿算計的笑容。

“姐,別擔心,我有辦法。” “主人!那個渣男又在蹭你熱度了!”

157的聲音大得出奇,驚得秦若夭差點一刀砍偏。

‘有什麼事不能矜持點,好好說?’秦若夭無奈道。

157撓了撓後腦勺,嘿嘿一笑,轉眼又一臉嚴肅,“主人,這個費弘看主人現在有了點名氣了,又想着來蹭主人的熱度,發的這個圍脖陰陽怪氣的。”

藍色屏幕上出現費弘的圍脖主頁,上面正是費弘剛剛發佈的有關他關注秦若夭圍脖的聲明。

費弘:不是手滑,不是失誤,我們已經和平分手,若夭是什麼性格我很瞭解,她剛進圈子,還是希望大家能多點包容。誰又一開始什麼都懂呢?就讓她慢慢長大吧~

配圖是個溫暖微笑着的動漫人物。

不知道的還以爲真的是讓粉絲不要攻擊秦若夭,是在維護她。

這種主動示好,並站出來引導粉絲的做法就是路人都會對費弘有些好感。

極品透視小神醫

【秦若夭多大了?怎麼說也十八九了吧,還沒長大啊?】

【包容秦若夭誰來包容哥哥啊?都已經分手了,哥哥就別管她了,讓她自食其果去吧。】

【我看費弘是覺得粉絲太過了才站出來爲秦若夭說話的吧,如此正確引導粉絲的藝人不多了,給你點個贊。】

【哥哥真是重情重義啊,都這種時候了居然還幫秦若夭,呵呵噠。】

重情重義?!

看到這四個字,秦若夭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用這四個字來形容費弘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

費弘這個圍脖發的恰是時候,很多因爲秦若夭優秀的直播表現而吸引過來的網友藉此機會瞭解到了秦若夭的“英雄事蹟”,又給勸退了。

加上龍素地推波助瀾,#費弘關注秦若夭#的詞條上了熱搜,這還是費弘自從與秦若夭鬧掰之後上的第一個熱搜。

“真可笑啊,是他整主人在先,現在又淪落到了蹭主人熱度的地步。”157嘲諷道。


‘你覺得他是在蹭我的熱度,而他卻覺得這是我對他的回報。’秦若夭說對了,‘費弘那種人只會認爲我有今天,全都是因爲他。’

157無語地抽了抽嘴角,“所以啊,跟愚蠢的人打交道就是不好,明明是羞辱卻當成了榮耀。”

秦若夭但笑不語。

將繩索捆住木棍,拖着木棍往休息的地方走去。

《荒島日記》每一季的第一期的第一天都是24小時直播不間斷,幾臺相機架在那裏,直播了一個多小時藝人們搭建簡易木屋。

就是個用木棍圍起來的矩形屋子,椰子葉、芭蕉葉就充當瓦片,將屋子蓋的嚴嚴實實。

“這絕對是《荒島日記》有史以來純手工搭建的最好的屋子!”周舟雙手叉腰欣賞着自己親手搭建的房屋。

王奕承臉上也露出滿足的笑容,“多虧了秦若夭!”

躺在一根粗壯的樹枝上的秦若夭歪頭一笑,那慵懶的姿態高貴又優雅,讓王奕承又忘記及時移開視線。

劉婧看了兩人一眼,朗聲道:“咱們商量一下誰守夜吧。”

“我來吧。”唐瑞主動站出來說。

“行啊,你帶一隊,我帶一隊,分別派出一人守夜。”劉婧已經想好了隊員是誰。

但是不給劉婧說的機會,導演就喊道:“女生一隊,男生一隊,一男一女守夜。”

【哈哈哈!導演太棒了!愛你!】

【看劉婧的表情,哈哈哈……笑死我了,一副導演壞了她的好事似的。】

彈幕都在哈哈大笑,秦若夭也不禁看向羅騫,顯然他是知道劉婧要做什麼,並且故意阻止。

劉婧沒想到羅騫居然阻止她,心中不悅,表情一時沒能收斂住,但還是笑道:“行吧,那就秦若夭守夜吧,看她挺厲害的樣子。”

既然不能讓王奕承跟她一隊,就讓秦若夭去受苦吧!

“我們隊就我來吧,怎麼說也是隊長呢!”唐瑞拍拍胸脯笑道,轉身看向秦若夭,笑容溫和親切,“今晚就辛苦啦!”

“沒事,我挺厲害。”秦若夭單手撐在樹杆上,利落跳下,似乎沒看懂唐瑞的眼神。

唐瑞之所以說出那句話,也是爲了內涵劉婧。

既然是節目的老人,那就是女生隊的隊長咯,唐瑞身爲男生隊的隊長都自告奮勇,而劉婧卻讓年紀最小的秦若夭守夜。

這不就是明白着欺負人嗎?

唐瑞也是在暗示秦若夭,人家這麼欺負你,你就沒一點反應?

秦若夭自然選擇無視,她可不是那種被別人當槍使的傻子。

她只會拿別人當槍使!

路過唐瑞身邊的時候,秦若夭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讓唐瑞不由得愣住了。

“螃蟹好了!”負責看火的韓萱兒站起來喊道。


“終於好了,餓死我了!”周舟第一個衝上去,其他人也陸陸續續走到火邊,開始他們荒島生活第一餐。

夜幕降臨,其他人裹着睡袋沉沉睡去,節目組工作人員也只剩下兩三個還在堅持直播中。

直播間的人只增不減,夜貓子也是多得可怕。

秦若夭依舊坐在樹幹上,一身乾淨利落的打扮隱藏在黑夜中,讓她不禁想起上一世的生活。

經常藏匿於黑暗之中,用各種各樣的身份做僞裝,男女老少,貧窮富貴,早就體驗了人生百態。

本來都準備好了退休生活,哪知道居然敗在了一塊香蕉皮上,現在還成了藝人,重操舊業。

好像上輩子的經歷就是爲了這輩子演戲做的積累一樣!

“喝點水吧,剛燒的。”唐瑞遞過來一個翠綠色的竹筒。

秦若夭接過竹筒,眼睛一掃,其中所包含的成分都給分析了出來,並沒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謝謝。”秦若夭笑着說。

“不用客氣,看你年紀挺小的,沒想到居然這麼懂事啊。”唐瑞又想把話題往劉婧欺負秦若夭上面引。

秦若夭都不禁皺了皺眉,這傢伙到底想幹什麼?居然如此鍥而不捨啊!

“我沒爸沒媽,我不懂事該怎麼辦?”秦若夭噙着笑,一句“沒爸沒媽”好像根本就不是在形容自己。

她早就已經習慣了,從第一世就是個無父無母之人,現在要是多出對父母來,她反倒還會覺得不自在。

唐瑞抱歉道:“不好意思。”

“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很多人都知道。”秦若夭無所謂地聳聳肩,從樹幹一躍而下。

靠近唐瑞之時,就看到他嘴脣一開一合,無聲地說:要不要跟我合作? 合作?

合作幹什麼?合作整劉婧?

秦若夭笑了笑,捂住話筒,深邃的眼眸冷冷凝望着唐瑞,“抱歉,我這人喜歡單獨行動。”

“單獨行動哪有通力合作好?現在這社會,不怕被利用,就怕被栽贓。”唐瑞也去掉了僞裝,笑容狡黠又得意,拐彎抹角的威脅秦若夭。

“栽贓?那就看看到底是誰栽贓誰。”

秦若夭依舊笑着,只是笑容變得不屑一顧。

偏偏這種不屑一顧並不會讓人覺得她不自量力,反而讓唐瑞有種她真的能做到的錯覺。

對,這一定是錯覺。

她纔多大?

初出茅廬的小屁孩罷了,剛進入這個圈子,哪有自己的本事高?

唐瑞這樣一想,就將心中的想法剔除,雙手插兜,自信道:“軟硬不吃的人,最終都沒有什麼好下場。”

又來了!

秦若夭看着他這張自以爲是的嘴臉就想一拳打過去,她翻了個白眼,冷笑道:“那我也提醒你一句,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時,記得將周圍所有攝像頭都遮住,並且屏蔽信號。”

“什麼意思?”唐瑞被秦若夭這話弄得滿頭霧水。

還能什麼意思?

自然是有攝像頭、有信號的地方都能被秦若夭監視咯,哪怕是從未開啓過得手機攝像頭、電腦攝像頭。

秦若夭但笑不語,朝正燒得熱烈的火堆走去。

“主人,餘珊珊正在找人幫忙將熱搜呢。”157將餘珊珊打了好幾十通電話,但卻無人幫忙的處境告訴了秦若夭。


‘你主動聯繫她吧,現在你的水軍團隊養了多少個號了?’秦若夭雙手撐在身後,仰着身子望着天空。

“目前已經有三個號認證了,其中一個號有十萬粉絲,其他尚未認證的號有550個。”

這個成績還真是厲害呢!

秦若夭在見識過這個世界的水軍的厲害之處後,就想擁有一支屬於自己的,只爲自己服務的水軍。

與其花錢找別人,不如自己培養。

157就是操控者。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