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龍族皇者臉上皆是難堪之色,但最終他們卻沒人敢再出聲,當憐和小光悄悄到達附近的時候,見到的便是這樣的對峙場面,詭異的對峙,詭異的平靜。

那是司令的人類姿態?憐看著那個精幹的中年男人,不用分辨直接就能認出是司令,那中年男人周身縈繞的冷酷氣息同司令如出一轍,自己體內屬於司令的那道龍息一跳一跳便是最好的證據。

「憐?你在附近嗎?」感應到自己的龍息,司令的眼神迅速掃過四周卻沒有發現憐的身影,只能信念傳音,試試看能否同憐聯繫上,腦海中出現司令的聲音,憐心中一喜,看著眼前的對峙情況知道自己不能輕舉妄動,同司命面對面的那個男人似乎來頭不小,他後面還有幾個應該是龍族的有身份人士。

「司令,我就在附近。」憐信念傳音,真是感謝司令當初自體內留下的這道龍息,不然以這樣的狀況還真是糟糕透頂。

「那難道是……諾茲林將軍?」小光喃喃低語,雙眼驚訝的看著司令,一直等待母親大人的那位朋友竟然是諾茲林將軍!小光回過小腦袋看著憐,母親大人和諾茲林將軍是朋友,他們到底是怎麼認識的?

此時的憐正專註於同司令的信念傳音,司令的聲音繼續自憐的腦海傳來,「你沒事就好,我一直在西海岸等你,始終都感應不到我的龍息,好不容易感應到了,卻發現你在龍族地域之內,我有些擔心你的情況,就趕了過來。」


「說來話長,我應該及早通知你的,不然你也不會面對這樣的狀況。」

「無事,現在的狀況正是我想要的。」司令的聲音深沉,可以聽出他心中飽含的那份壓抑,那份被龍族驅逐、被龍族打上背叛者烙印的屈辱!憐始終都不相信,這樣的司令,這樣一個有脾氣、有個性的龍族,怎麼可能成為背叛者!

「憐,這一次你的一個朋友一定要與我同來,他叫伯恩斯。」

憐瞪大眼睛,這才看到在司令的身側還站著一個男人,那身形還有側臉,不正是伯恩斯!他怎麼也跟著來了!

「我在趕往這裡的途中碰到了他,他一定要跟著來,我也就帶著他一起過來了。」

「司令謝謝你。」憐開口,如此驕傲的司令肯讓伯恩斯登上他的背脊,帶著他一同過來,這一切還不是為了自己嗎?憐頓時心中一酸,「司令,你……」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當初我答應陪你來這邊,也是為了來這裡,就算不能殺個天翻地覆,我也要殺個痛快!」

「轟!」一道巨風直接掃來,貼著司令的臉頰而過,將司令身後的十幾株樹木直接轟塌!司令沒有任何動作,僅僅將眼珠轉了一個方向,視線看向面前眼中燃燒著熊熊怒火的菲爾德。

菲爾德怒氣沖沖,龍眸兇狠的看著司令,「諾茲林,你很不專心,你到底在分心做什麼?」

司令微微皺眉,菲爾德眼神敏銳的掃向周圍,「難道說,你真的同那個人類有關係?」

司令沒有說話,那個人類?他說的是憐?

「我不會讓你傷害她!」司令並不知曉隱月大鬧龍族的事情,很自然的將龍族口中的那個人類理解為憐,看司令沒有否認,菲爾德發出一聲龍族的怒吼,「諾茲林,你太讓我失望了!」

「讓我失望的,是龍族。」司令的話音沙啞,那雙眼睛將面前的龍類們一掃而過,看著近在咫尺的龍谷,司令眼中的情緒萬分複雜,那裡是他曾經生活過的地方,那裡是他一直以為會永遠留存的地方,那裡是他到死都不會離去的地方!然而現在,卻是他想入卻永遠不能的地方。

「諾茲林,你幫助上一任司命離開龍族,同人類苟合甚至誕下了一個雜種!不管別人怎麼說,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相信你不會這麼做!然而今天我才明白,我的信任全部枉費,你太讓我失望了。」

司令狠狠皺眉,菲爾德口中所說的那個人類到底是……

一旁的憐和小光聽到這句話再次震驚,「諾茲林將軍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被驅逐的?」小光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但關於諾茲林的背叛卻並不清楚詳情,憐也在這個時候才明白,司令竟然是因為這個被驅逐出龍族,當年幫上一任司命離開龍族的,竟然是司令!上一任司命的所作所為對於龍族是奇恥大辱不說,更是龍族視為必須除去的污點,所以司令才會被界定為背叛者,所以才會那樣驅逐出龍族。

「關於當年的那件事,我不想解釋,也沒有必要解釋。」司令開口,菲爾德憤怒的看著司令,「諾茲林,你不但捨棄了你身為龍的驕傲和自尊,也同樣捨棄了我對你的這份信任!」

司令皺眉,菲爾德一聲呼嘯,人類形態已經消失不見,一條巨大的黑龍出現,那雙龍翼瞬間打開,一大片的陰影灑下!黑龍炯炯發亮的眼睛死死盯著司令,龍族中陡然噴出一團熾熱火焰!

「諾茲林,讓我來了結你!」

司令冷冷勾唇,看著空中的黑龍一點都不曾懼怕,幾位龍族皇者微微後退,已經明白眼前這件事不需要他們插手,也沒有他們插手的餘地。雖然龍族皇者在龍族之中的地位非凡,但在菲爾德將軍的眼中,龍族皇者也不過如此!唯一能夠讓他看得上眼的,只有諾茲林,也唯有諾茲林!今天司令無意的話,打破了菲爾德心中固執己見的信任,在這信任破碎的剎那,菲爾德狂怒、憤恨,現在就算是龍族皇者出手干預,菲爾德也不會客氣!

「刷!」

第二條巨龍本體出現,司令的龍眸冷酷沉穩,兩條巨龍就好比一火一冰,姿態、氣勢洶洶,水火不容!

「諾茲林同菲爾德並稱龍族兩大將軍,菲爾德不好惹,諾茲林那老傢伙更不好惹。」幾位龍族皇者喃喃低語,望著高空中這番景象,心頭都是一個鎖緊。

小光下意識的帶著憐退後一定距離,憐仰頭看著空中兩條隨時準備博弈的巨龍身影,心跳劇烈,一旦廝殺開始,這兩條巨龍必將斗出個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什麼!」在這個時刻,小光的神情又是極具變化,隱隱的光芒在黑色的眸底不斷翻滾,「母親大人,等在這裡不要動!」小光只來得及說出這一句,下一秒他的身影已經沖了過去!

「住手!」小光一聲怒吼,空中兩條巨龍都發出憤怒的死後,菲爾德的殺意正濃,根本由不得任何人來破壞這場戰鬥!那雙兇狠的龍眸看向下面,當看到是小光之後,菲爾德眯起眼睛,「司命,就算是你我也不允許!」

「菲爾德將軍,現在不是你解決私人恩怨的時候!那個人類再次闖入了龍谷之中!」

「什麼!」菲爾德驚訝的睜大眼睛,在場的所有龍族都是吃驚不已!幾位龍族皇者當下閃身回到了龍谷之中,所有的龍族士兵也再度趕了回去!

「那個可惡的人類竟然還敢前來!」

「殺了他!這一次一定要殺了他!」

龍族憤怒的咆哮一聲接著一聲,菲爾德當下開口道,「諾茲林,等我解決了那個人類再來和你一戰!」巨大的龍翼拍打,與一陣狂風一起,菲爾德頭也不回的沖入龍谷,「司命!還不跟上!」菲爾德怒吼,小光看了看某處,只能咬牙跟了上去。

在空中的司令有一瞬間的怔愣,一個人類闖入了龍谷之中,那個人類難道就是……!

「司令!」憐的一聲呼喊讓司令回神,往下一看憐已經沖了出來,司令連忙降落到地上,沒等她開口,憐已經一個縱身直接到了他的脊背之上,「伯恩斯,上來!」憐一聲呼喚,在一旁的伯恩斯帶著喜悅之情也躍了上來,「憐你沒事!真的太好了!」

「等等再敘舊吧,司令,追上去!」憐的話讓司令怔住,追上去?

龍目看著面前熟悉又陌生的幽深山谷,司令的龍眸深處海浪翻滾,一道道莫名的光芒閃過最後隱沒在了最深處。巨大的龍翼狠狠拍打,夾雜著瘋狂的巨風遠離地面,幾個拍打,巨大的龍身直接騰空而起,化為了一條直線,沖入了龍谷之中!

風在耳邊呼嘯,以強大的力道自臉頰旁割過,憐根本來不及看龍谷之內的風景,她的一雙眼全部盯在了前面,她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被心跳撐爆了!憐忍不住握緊雙拳,掌心裡都是冰冷的汗水!

隱月,隱月,你瘋了嗎!為什麼還要回來,為什麼要這麼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聲沙啞、狂肆的笑聲自不遠處傳來,聲聲震在憐的心頭之上,憐的心臟一個抽緊,視線可及的遠方,銀髮紅眸的身影正立在虛空之中,那雙眸子深紅如血,那道身影已經全然瘋狂!

希望大家積极參与長評活動哦!此書的長評寥寥無幾啊,~ 章節名:章80混亂

「你這條狂妄的雜種!」一聲聲龍族的怒吼自天邊響起,一雙雙寫滿憤怒之情的龍族雙眸死死盯著立於空中的那道身影,那深沉的仇恨如燎原之火在熊熊燃燒,燃燒在每一個龍族的心頭。

銀髮紅眸的身影放肆大笑,他臉頰上、裸露的皮膚之上皆泛起龍鱗,那已經完全龍化的雙手昭然若揭,他的體內也同樣擁有龍族血脈!

幾位龍族皇者有著絞殺之心,但經過上一次的失利讓龍族明白,眼前這個半人半龍的雜種實力不低,況且他的身邊還跟著一條龍,那才是龍族最忌諱的地方,上一次讓他逃跑也是因為龍族在乎跟在隱月身邊的肥肥,那有著金色雙眸身份特殊的龍族!

「那條擁有金色眸子的龍呢?沒跟在他的身邊?」幾位龍族皇者小心的看著周圍,並沒有發現肥肥的身影,但他們依舊不敢掉以輕心,擁有金色雙眸的龍族已經很多年、很多年不曾出現過了!這條沒有在龍族誕生的龍族,到底是自什麼地方而來,他明明是條幼龍,又是誕生在什麼地方!

菲爾德龐大的龍身自龍谷之外趕來,那雙龍目在見到隱月的瞬間都讓迸發出熊熊怒火,很好,這小雜種竟然還敢來!

「小雜種,上次放你離開,你並沒有吸取教訓,這一次你再也別想活著離開!」菲爾德發出一聲怒吼,隱月回過頭,看向這條身形龐大的黑色巨龍僅僅只發出了一聲冷笑,「菲爾德將軍,上一次你沒能殺死我,這一次同樣不可能。」

菲爾德眯起雙眼,當下雙翼拍打,一股巨大的旋風直接撲向隱月,隱月僅僅是勾起笑容,一聲奇特的龍吟自他的周圍響起,肥肥的小身影突然出現站在隱月身旁,那雙金色的龍眼閃爍著金色光芒,讓龍族的所有人心頭一緊!

「菲爾德!停手!」幾位龍族皇者當下狂喊,那是擁有金色眼睛的龍族,絕對不能讓他受到任何傷害!

菲爾德見到肥肥一愣,當下發出怒吼,「你身為龍族,竟然護著這個雜種!你可知道他是龍族的恥辱!」

肥肥冷著臉蛋,那雙小眼睛迸射出的光芒冰冷無比,「我不管其他,我不會讓你們傷害隱月。」

隱月呵呵一笑,看著周圍團聚在他身邊卻不敢輕易有動作的這些龍族,眼中的火苗越燒越旺,對,就是這樣,我就在你們面前,但你們卻拿我沒有任何辦法,而我將看著這一條條龍在自己眼前死去!


「刷!」隱月的手猛然探向肥肥,沒有任何猶豫將他提在了自己身前,肥肥沒有任何錶情,那雙眼睛平靜溫順的看著隱月,隱月的嘴唇微顫,提著肥肥的手掌有著細微顫抖,隨後狠狠用力,將肥肥的脖頸就此卡住!

「隱月!」正在往這邊趕的憐見到這一幕,呼吸一緊,他要做什麼,難道他是用肥肥來要挾整個龍族?!

「那個人類……」司令沉聲,伯恩斯只是睜大眼睛吃驚的望著那個早已面目全非的男人,那是隱月?他沒有聽錯?!

「雜種!你想做什麼!」幾位龍族皇者見到這一幕瞳孔狠狠一縮,菲爾德更是如此,巨大的龍身消失不見,那個粗狂剛冷的男人出現,那雙眼死死盯著隱月,「小雜種,你就這點本事?你真的以為憑這麼一條幼龍可以要挾整個龍族?!」

隱月冷笑,「菲爾德將軍,若是我不能威脅你,為什麼你還不對我動手,卻只是一直站在那裡?」

隱月的挑釁令菲爾德的青筋爆出,雙拳狠狠緊握,卻沒有半點動作,菲爾德就算再如何想要動手,但也要顧忌著那條幼龍,若是那條幼龍真的出現什麼意外狀況,他或許是整個龍族的罪人!

「小雜種,你以為可以這樣再次全身而退嗎?」菲爾德低聲怒喝,隱月忽然哈哈一笑,「全身而退?我這一次來就沒有想著能夠離開!」

「你……!」菲爾德有些吃驚,這小雜種到底想做什麼!隱月卡著肥肥脖頸的手掌一個用力,龍族們的心都不由得懸了幾懸,那雙血紅色的雙眸掃過面前的龍族,隱月冷冷開口,「先從誰開始?當年你們滅殺我的父親,將我母親擄走,要先從誰開始將命還回來!」

「你根本就不該出生在這個世界上!」龍族皇者們憤怒低吼,「半人半龍,你什麼都不是!龍族當初就應該將你一起滅殺,永絕後患!」

隱月冷冷一哼,「廢話少說!我若是不能讓這龍谷之內鋪上龍血,我這一次也不會闖進來!就先從你開始吧!」隱月看著剛才說話的龍族皇者,「是你死,還是他死!」

「該死的小雜種!」龍族皇者臉色一變,菲爾德厲聲怒吼,「小雜種,你敢!」

「我為什麼不敢?」隱月哈哈一笑,那雙血眸更是冷酷,「滅殺一個人類何其簡單,龍族……呸!」隱月的臉上寫滿瘋狂之色,他的目的只有一個,血洗這裡!

「隱月!」憐只盼望司令能飛的更快一些,然而司令卻突然停下,「我們不能再靠近了。」

「司令!」憐的心跳劇烈,司令停留在原地,「我知道你想幫他,但我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你幫他,憐,你不能因為他背負上龍族的仇恨。」

「我不管!」憐的眼圈紅了,她不管!不管!

「憐……」伯恩斯看著憐泛紅的雙眼,想開口說什麼,司令一聲怒喝,「憐,你冷靜一點!」


冷靜?看著那個已經完全瘋狂的男人,看著他那雙寫滿仇恨殺戮的雙眼,憐的心狠狠鎖緊,她要怎麼冷靜,她要靠什麼冷靜!縱然自己在心裡說了再見,縱然她可以放得下這份感情,但這個男人,這個打開她心扉、讓她體會到什麼是感情的男人,她要如何割捨!

「刷!」縱身一躍,憐直接自司令的背脊跳下,司令一聲怒喝,「胡來!」

「砰!」沒等憐再次靠近,虛空之中的空間之力突然發生變化,憐詫異的看向某處,身體之內的另一道龍息在跳躍,這是小光的空間之力,他困住了自己!「小光!放我出去!」憐拚命拍打著四周已經封鎖的空間之力,全然沒有辦法。

小光緩緩收回手掌,他萬萬沒想到母親大人也跟了過來,好在他發現的及時,不然真讓母親大人衝過來甚至捲入這場混亂之中,到那個時候他根本沒辦法保全母親大人!小光看著被困在自己空間之力中的憐,心頭嘆息,抱歉了母親大人,為了你的安全我無論如何都不能放你出來。

小光看向隱月,這個男人是抱著必死的決心,龍族這一次或許也只能認栽了。

「快一點!」隱月一聲怒吼,龍族皇者面無血色,龍族的基數本來就不大,皇者血脈更是稀少,龍族自出生時候起就被賦予了血脈傳承,皇者血脈少一個便是一個,能不能出現、能不能再次誕生這一切都要看天意!龍族之所以能夠存活到現在,正是因為血脈延續,強壯、純正的血脈不斷延續下去,龍族才有可能繼續繁衍、繼續生存在這個世界之中。不論是哪個種族,一旦血脈的力量消失殆盡,這個種族也必將在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自上古時期就存在的龍族轉移了遷徙地,自然也看到了眾多種族的存在與消亡,作為一個古老的族群,對於血脈的重視可想而知,不然也不會如此忌憚肥肥的生死,更不會因為區區一條幼龍不能有任何反抗。

「好!」龍族皇者狠狠咬牙,當下就要自斷性命,這樣的要挾和屈辱印刻在每個龍族人的心頭,屈辱,至極的屈辱!

瞬間龍化的手掌便要掏空心臟所在的胸腔,忽然一道怒喝響起,「住手!」

「誰!」隱月陡然抬頭,一道模糊的身影自龍谷深處遊走,龐大的身形和力量壓迫讓在場的所有龍族感到心悸,菲德爾頓時睜大眼睛,「傲天老祖!」

「是老祖!」幾位龍族皇者頓時鬆口氣,在龍域之內生活著龍族的幾位大佬人物,有著不可推測的年齡和實力,這樣的龍族人物輕易不會出現,僅僅只是象徵龍族的強大而已,這幾位人物一旦輕易出手,必將會引起一場紛爭。這幾位大佬人物自龍域內出現,讓龍族人驚訝,上一次親眼見到大佬級別的人物已經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前了。

「若是想要讓她活命,就將那條幼龍還給龍族。」一位白髮老者出現,那雙犀利的眼睛看向隱月手中的肥肥,手掌一揮,一個脖頸、四肢被纏繞著鎖鏈的銀髮女人出現,她有著同隱月如出一轍的血眸。

「母親!」隱月的聲音沙啞,雙眼緊盯著那個銀髮女人,身體內的血液在不斷奔騰,隱月的手掌在顫抖,肥肥微微眯起雙眼,那就是隱月的母親?

「那就是上一任的司命……」小光見到這一幕很為驚訝,所有的龍族見到這個女人也很驚訝,但更多的是憤恨、狂怒!她背叛了龍族,同人類生下這個雜種不說,還成為了今天禍事的導火索!

「那就是隱月的母親?」被困在空間之中的憐看的很清楚,銀髮紅眸,那個女人美的令人窒息,但也同樣冷的讓人可怕,那便是龍族的上一任司命,也是誕下隱月的女人。

「玲瓏……」司令有些激動,緊緊盯著那個銀髮女人,司令的眼神複雜,當看到她身上所束縛的鎖鏈之後,司令的眼神狠狠沉下。

「母親……母親!」隱月啞著聲音喚了一下,銀髮女人根本沒有任何反應,那雙眼無神、獃滯的看著某個地方,似乎早已經幽魂於這個世界之外。傲天老祖用力拽了一下女人身上的鎖鏈,「玲瓏,你不看看同那人類生下的孩子嗎?」

銀髮女人猛然有了回應,那雙無神的眼睛迸射出一道光亮,當看到隱月的時候她猛然怔住了!那雙血色的雙眸死死盯著隱月,隨後陡然爆發出一聲狂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啊!」

「母親……」看到銀髮女人如此癲狂的樣子,隱月痛苦不已,他難以忘懷母親被擄走時那雙仇恨刻苦的雙眼,她當時也是如此嘶吼著報仇,那聲聲嘶吼始終殘留在他的心中,根本無法被遺忘!

「哼!」傲天老祖手掌用力,銀髮女人脖頸上的鎖鏈一個拉扯,聲音頓時停止,銀髮女人痛苦的用手去拽脖子上的鐵環,隱月見到這一幕心要滴出血來!「放開她!放開她!」

「將那條幼龍交給龍族!」傲天老祖冷冷開口,隱月怔住,肥肥開口,「隱月,你一旦將我交出去,就沒有了任何機會。」隱月看著被鎖鏈束縛的女人,那是他的母親,母親啊!她現在就如被束縛的畜生,被鐵鏈拴著,活的那般屈辱!隱月的眼眶紅了,呼吸也有了顫抖的起伏。

「你不交也可以,我就讓她死在你面前。」傲天老祖眼神冰冷,似乎只要一個用力,那鐵鏈就會徹底勒斷銀髮女人的脖子!

一切在這一刻似乎都靜止了,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不見,隱月聽不到任何聲音,他緩緩的鬆開手,將肥肥抱在了懷中,低低的聲音自胸口傳來,肥肥睜大眼睛,隱月縱身一躍,將肥肥拋了出去!肥肥在大喊著什麼,但隱月什麼都聽不到,白髮老者手掌鬆開鎖鏈用力一揮讓肥肥強行離開隱月身邊,菲爾德一個躍身直接將肥肥捉住,隱月沒看到,現在的他什麼都看不到、聽不到,聽不到肥肥的瘋狂大喊,看不到龍族眼中熊熊燃燒著的仇恨和憤怒,更看不到白髮老者眼底的翻滾殺意,他眼中只有那個銀髮紅眸的女人,他眼中只有那一個名為母親的存在!

「隱月!不要!」憐見到這一幕要瘋掉了,失去了肥肥,隱月就失去了一切,失去了一切活著的機會!

「殺!」菲爾德爆發出一聲怒吼,早已按捺不住心中殺意的龍族們一擁而上,沒有了那條幼龍護身,他必死無疑!

「嗖!」一條巨龍猛然沖了進來,一團熾熱的火焰將湧上來的龍族全部逼退,幾位龍族皇者睜大眼睛,菲爾德更是如此!「諾茲林!」菲爾德咬牙切齒的大吼,司令的眼中寒光道道,巨大的龍神護住了隱月同銀髮女人,銀髮女人聽到這個名字似乎有了反應,「諾……茲……林?」

司令微微回頭,看著狼狽不堪的女人眼露心疼之意,「玲瓏,好久不見了啊。」

銀髮女人的瞳孔狠狠一縮,「哥、哥哥……」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