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好好!哈哈哈……」

那老頭兒聞言大喜,便是這般可以多多收禮才是其突破之誘因也!


數位同門觀此可笑復自卑!同門習學,如今半生痴傻之大師兄已然三度神帝矣,而自家資質上佳之師兄弟卻然仍二度之境界罷了。便是大師兄之弟子蝴蝶如今都二度矣。

金烏星辰忽然便傳出地震一般訊息,天火門之痴獃傻丹殿之主,三度神帝突破成功矣。此訊息便是金烏神帝亦是下了神符大帖子道賀。

不足自是日里煉丹,或者仔細閱讀天火門中典籍,或則便是與那老頭兒爭吵。那老頭兒亦是日日胡亂尋得不足便大吹特吹,便是其弟子蝴蝶亦是無可奈何。

「師尊,汝不要日日去煩金足師弟如何?」

「吾便煩了,怎得?」

「啊也,師尊,汝怎得不講理?下面弟子都隨了汝學,吾家此天火門還有何規矩?」

「那以汝之見,吾當何如,才可以順了汝之氣?」

「啊也,師尊,汝怎的這般話派弟子?弟子亦是為汝之天火門也。」

那蝴蝶氣急,然又無可奈何!

不足卻然笑嘻嘻尋來道:

「老頭兒,吾家思謀了一介制丹之法門,今日里來嘗試,汝卻仔細觀視,好給某家提提修正之建議?」

「決然無有問題!」

那不足便行去制丹坊,以識神之法門,且取了禁忌元力之能為用,制出一顆丹藥,此應是丹藥,然此應是神器,或者此應是法陣,或者……

「小子,吾不識汝之制丹法!然此顆丹藥果然有驚天之能也。給老頭兒吃吧!」

「呵呵呵,便是老頭拿去吧。」

「嘿嘿嘿,多謝!」

那老頭兒小心收了丹藥,急急匆匆行去蝴蝶之閉關處,扣關,驚醒蝴蝶。那蝴蝶老大不高興,嘟嘟囔囔道:

「師尊,明知吾正自修鍊,怎得卻來打擾?」

「哎呀,汝這豬頭,師尊得了一顆逆天丹藥,還不快快服下。」

言罷亦不管蝴蝶怎生想,直接便將那丹藥施了法門送去蝴蝶之口中下去,

「快快行功,或者汝之神通還可以再上也。」

「啊也,師尊,此何物?怎得便強逼弟子入了吾口中?」

「傻瓜,快些行功, 極天帝尊 。」

那蝴蝶大驚失色,五臟六腑內中翻江倒海一般,驚得蝴蝶雙目泛白!

「天哪!天哪!師尊,便是丹藥亦要慢慢服用,怎得如這般入了腹中。欲作死吾么?」

「嘿嘿嘿……」(未完待續。。) ps:在這中秋佳節即將到來的夜裡,仍舊勤耕不輟,苦中有樂。預祝大家中秋快樂!

正好是老頭兒三度穩定時,那百年之約定已然至矣。五彩花船緩緩遊盪,內中死屍宛如睡著,只是魂魄消散,唯軀殼也。其地遠處百里,那蝴蝶靜靜兒輕浮雲頭上,其後有天火門數十弟子門人相隨。

另一邊一座豪華天舟上,那火焚傲然站立,其側面一修正是那二度中階修為之惡修。

「蝴蝶,爾等身後之大能怎不見出來?」

「火焚,區區惡賊,吾蝴蝶如今尚不將其放在目中!便是汝,雖已是二度巔峰,然以某蝴蝶之神通,亦是不懼。再者吾家門派赤貧,哪裡有何寶物聘請得大能也。無非是吾家師尊大人三度成功罷了。」

「蝴蝶,那邊花船中婊子雖死翹翹也,然今日吾斬殺於汝,定然屍奸之,而後亂劍分之!」

「惡賊,神修中有汝這般卑劣之修,乃是神修之恥辱!修行?汝修何也?難道是卑鄙與低賤么!」

那蝴蝶聞得斯言,居然與先時大異,毫無激動之狀,更,其無有拚命之言辭,只是定定兒譏諷道。那惡賊終是心裡大懼,其觀夫蝴蝶之穩重與仇恨,忽然心中生出悔意。

「啊也,不!不能這般心間先自慫了!」

於是其復高聲道:

「蝴蝶,汝之相好不過一介婊子,一具臭不要臉賣身之軀殼爾。汝何必為其與吾拚命?」

「哈哈哈,惡賊,吾,此非是與爾拚命,乃是輕輕鬆鬆取汝之狗命,以報吾愛妻之仇怨也!」

「啊也,狗賊蝴蝶,莫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哼!惡賊,汝怯了!汝終是怯了!哈哈哈……」

「殺!」

那惡賊大吼一聲,手中一柄神器直直前出。刺殺其修蝴蝶。那蝴蝶只是將身一扭避過。而後亦是抽出一柄神器寶刀,對了那廝砍下。 矩陣游戲 ,將身一讓,退出去數十里遠近。堪堪兒避過其必殺一擊。便是虛空亦是一陣波紋蕩漾。閃出一道深深黝黑之空間裂痕來。

「蝴蝶。螻蟻小修。便是汝神通有進步,亦遠遠非吾之對手。瞧得仔細了,且吃吾一劍!」

那惡賊亦是一劍劃下來。憑空里轟轟直響,一道道金色閃電狂擊而下。那蝴蝶觀此厲害,剛欲飛遁躲避,然其千萬下斬擊紛紛而下,彷彿箭雨紛紛,對了蝴蝶衝擊而來。那蝴蝶冷哼一聲,喝一聲道:

「風雨域道訣!起!」


忽然天地氣機大變,便是剎那間,一座風雨域大成,將那惡賊與火焚圈在其內中。那火焚大驚道:

「啊,汝此法學之何處? 竹馬男神在隔壁 !乃是主神之能也。啊也,蝴蝶,快快將吾放出,汝二人之仇怨自有汝二人自家解決,與某火焚何干?勿得殃及池魚才是。」

那火焚一頭言說,一頭便欲強破此風雨域。然忽然一道光亮,其人已然身在此外也。那火焚亦不再語,駕了雲頭急急往回去了。便是此時那風雨域忽然內中捲起萬般神能元力之劍中風雨,呼呼而去,嗚嗚作響,而後便是一聲痛苦之慘吼,再往後萬籟俱靜,唯余空中緊緊兒盯視那五彩花船之蝴蝶。其修目中含淚,囔囔而語:

「人人都道汝乃是賣身之女修,婊子,妓女,然又有何人知汝心中有一片凈土也!吾的妻呀!嗚嗚嗚……」

「啊也,蝴蝶師兄勝了!師兄勝了!啊也,師兄已然二度巔峰境界也!師兄!」

眾大聲歡呼,雲頭上蝴蝶一方十數修盡皆興奮莫名!本預備為蝴蝶師兄之仇怨拚命,卻不料尚無有回過神來,此戰居然完結也。那蝴蝶回身道:

「多謝諸位師兄弟!」

其深深一躬,而後引了一眾往回而行,快行至金烏星辰時,忽然一修阻路,其高聲道:

「請蝴蝶師兄出來說話!」

「汝,何人?」

蝴蝶一邊一修行出大聲呵斥道。

「吾,神王黑烏是也,欲拜會蝴蝶師兄,有機密相商。」

「吾,天火門蝴蝶是也。久聞黑烏師兄大名,今日相見實實三生有幸也。」

「不敢,吾雖略略年長一些,然道法一途,達者為先,蝴蝶師兄喚吾師弟便好。」

「不敢,黑烏師兄有事,請到舍下相商。」

「好!」

於是那黑烏與此間一眾十數修入去金烏星辰之天火門中。

而其時那不足正與丹殿老頭兒對弈,吵得不可開交也。慌得那老頭兒新收弟子不停勸解。

「老頭兒,輸不起么?怎得悔棋了三次還不夠么?」

「啊也,金足師兄,汝便讓一步吧,吾家師尊已然輸卻五局也。」

「阿也,何輸卻也?乃是相讓!至於這步棋,乃是吾勿得瞧清楚,非是有意悔棋也!方正便是一步棋,便是悔了!」

「啊也,老頭,怎得不要臉耶?」

「喂,臭小子,便是罵一聲吧,不過此一步棋,卻是得悔了!」

「啊喲,師尊啊,下棋而已,何這般相爭也。」

「好好好!某家弄不過,汝便悔一步棋,不過只此一步,不得再糾纏悔棋!」


「中!」

那老頭笑嘻嘻道。不足嘆息一聲,無可奈何。那新近拜入門下之弟子,忽然大喊一聲道:

「啊也,大師兄,汝可是來也!快來做此裁判吧。師弟吾可是再也不願做了。」

「又怎地!來客人也,還不快快沏茶。」

「是,大師兄。」


那師弟聞言高高興興去了,彷彿大赦一般高興。

「嗯,蝴蝶臭小子來也,汝倒是看一看,汝家師尊如何贏了此小賊。」

那老頭兒頭亦不抬,隨手擺擺手道。

「蝴蝶師兄,汝家師尊忒也不要臉,悔棋三四次,便這般還偷吾活棋……」

那不足下了一步棋,而後抬了眼對了蝴蝶道,然其忽然便見了那蝴蝶身邊之黑烏,便住口不顧,賊兮兮笑道:

「黑烏,好久不見也!」

「啊也,金足,吾尋得汝好苦也。」

那正驚倒一邊之黑烏這般言語罷,急急飛撲上前來死死拽住不足之衣袖不放。

「啊也,黑烏,汝怎的這般如娘們一般做派,不怕人家笑話么?」

那不足笑道。

「喂,汝,誰家小子?怎的拽住金足兄弟不放?」

那老頭兒怒道。

「啊也,師尊如何說話耶?金足乃是汝之弟子輩!」

那蝴蝶無奈道。

「蝴蝶,臭小子,汝莫要管我!咱各叫各!」

「師尊!啊也,活活氣死也!」

那蝴蝶氣咻咻坐在一邊,不再理此幾人。


「喂,小子,說你那!何哉拽住金足不放?」

那老頭兒口中這般言語,手下卻然將不足幾顆棋子悄悄抓在手中。

「喂,黑烏,汝卻將手放下,待吾下完了此一局棋,再與汝話語

可好?」

那黑烏略略一思道:

「好!」

「啊也!」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