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機會明顯是真正到了,有陸揚風在背後支撐的柳青兒,他再不表個態怕是會後悔一輩子。

“那……我試試?!”

柳青兒看向陸揚風,她在徵求陸揚風的意見。

“你想試試就試試,沒關係,我會幫你的。”

“那好……”

眼前越聚越多的長生族不斷匍匐跪下齊聲吶喊道:“恭迎長生族女王登基,我們極北之地的四大家族願永世追隨您左右。”

隨着呼聲越來越高越來越多,柳青兒的眼中也是生出了一絲豪氣,她不是一個有野心的女人,但卻是一個希望讓自己變得強大的女人。


“好,大家這麼信任我,那我就不客氣了。”


她話音落下, 人羣中陡然響起了一道聲音,“我們極北之地幾乎已經完全淪爲了深淵惡靈的地盤,還請女王帶領我們將那些惡魔殺回去。”

陸揚風眉頭一皺道:“你說什麼?極北之地淪陷了?”

此人說道:“是的陸師祖,現在除了長生祖地、 痞妃無敵 。”

陸揚風說道:“難道所有封印都被打開了?”

另外一道聲音響起:“是,所有封印在一夜之間被打開。”

陸揚風和柳青兒對視一眼,他們皆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凝重,這些東西對陸揚風影響不大,可是對這個世界的其他生靈就是一場毀滅性的災難。

解開了所有封印就等於將無數深淵惡靈一股腦全部放了出來。

柳青兒目光陰沉道:“難道拿封印鑰匙的人全部都背叛了嗎?”

此人說道:“不是,是封印被人暴力破壞。”

過了許久,柳青兒眼中的兇光更甚,“也就是說,你們現在推我做你們的王,實際上只是想利用我來對付深淵惡靈嗎?”

看到柳青兒眼神不對,每個人都是心神一顫,他們不怕柳青兒發飆,卻怕她身邊的陸揚風發難啊。

“不不,您誤會了,在這個關鍵檔口我們別無選擇,除了您,我們再想不到有誰能勝任這個位置,極北之地淪陷後深淵惡靈已經屠殺了無數強者,在這個非常時期,您是最有資格做這個領導者的。”

“是啊,您不要誤會啊,這關係到我們長生族的未來,請您不要多慮,我們所有人都會支持您。”

一道道聲音傳來,柳青兒在遲疑中微微一嘆,你們支持的怕不是我,而是我身邊的陸揚風吧。

她再一次把詢問的目光看向了陸揚風,沒得到他同意之前,柳青兒不想擅自去做任何決定。

陸揚風豈能不明白這些人的意圖,但這對柳青兒來說並不是壞事,甚至可以恰好藉此機會在整個長生族立威。

“沒關係,只要你願意,我支持你。”陸揚風輕聲說道。

柳青兒點了點頭,她看向所有人說道,“那我們先回月神堂,瞭解具體情況後再商議對策。”

柳青兒對月神堂的感情並不是那麼深,可柳夫人和她不同,雖然她和柳青兒一起出來,但對她來說,月神堂就是家。

柳青兒雖然不是那麼想管月神堂有些人的死活,但她不得不顧及柳夫人的感受。

所以在這個時候她選擇了先回去看看,在那裏出生的她實際上已經本能的把月神堂當成了她的家。


此刻的極北之地正如這些人所言,早已是生靈塗炭一片焦土,天空更是被黑雲籠罩,遠遠望去好似末日降臨。

對長生族來說,現在的確就是他們的末日,如今唯一能夠和深淵惡靈抵抗的就是四大神堂了。

這其中又要數九鳳堂最慘,剛剛遭受陸揚風的重創不久又迎來了深淵惡靈的襲擊。

如今他們只能依靠宗內僅有的幾個強者和護山大陣苦苦支撐,但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深淵惡靈越來越多,九鳳堂的高手卻是有限的,再過幾天,九鳳堂估計就會被深淵惡靈徹底吞沒。

“堂主,我們怎麼辦啊,九鳳堂馬上就要淪陷了啊。”一名天人五衰的強者焦急的看向李九鳳。

李九鳳面色陰森可怖,他咬牙說道:“不是陸揚風毀了我九鳳堂大半高手,我們又怎麼會這麼慘。”

這名長老叫苦連天,這個時候你說這些頂個毛用啊,當務之急是趕緊想出相應的對策啊。

過了半晌這名長老終於鼓起勇氣說道:“堂主,爲今之計最好的辦法就是投靠月神堂,他們那裏雖然也不好過,但要好過我們九鳳堂,如果聯手的話還能勉強支撐一些時日啊。”

李九鳳一雙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你讓我和他們聯手?提親的事剛過去沒多久,你還嫌我們不夠丟人,而且柳青兒和那個陸揚風都是站在月神堂一方的,你不知道嗎?”

這名長老也是豁出去了,他大聲說道:“堂主,請恕我直言,這個時候咱們還是把面子先放一放吧,深淵惡靈馬上就要徹底攻進我們九鳳堂了啊。”

李九鳳冷冷的說道:“事情還沒到那個地步。”

這名長老已經徹底失去了耐心,他冷冷的說道:“既然堂主一意孤行,請恕我不能奉陪了,告辭。”

他說着便要走出大門,看他的樣子,應該是要去和月神堂結盟。

“走?我讓你走了嗎?”

李九鳳的聲音忽然變得陰森,就好似地獄的咆哮聽起來讓人頭皮發麻,長老也是條件反射的回頭看去。

他不看不要緊,這一看之下徹底呆在了原地,他的眼神逐漸變的驚恐無助。

眼前的李九鳳竟生出三頭六臂,除卻本體之外,其它手臂透露都和這位長老交過手的深淵惡靈一般無二。


“堂主你……”

“怎麼,意外嗎?這個世界唯有力量纔是王道,你能感受到整個長生族的畏懼嗎,那不僅僅是深淵惡靈的力量,還有我李九鳳的力量在裏面,你懂嗎?”

隨着李九鳳話音落下,一股至強的黑暗力量將這名長老包裹到了其中,長老竟駭然的發現自己體內的所有一切都在被剝離出去。

任憑他天人五衰的絕頂實力竟然無法阻攔分毫。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你住手……”長老掙扎怒吼道。

“既然你不願留在九鳳堂,我九鳳堂自然也就沒有留你的必要了,正好成爲我的養料纔是發揮了你最大的作用。”

李九鳳一聲獰笑,這名長老硬生生被他抽空了一切變成了一具乾癟的屍體。

感受着體內增強的力量,李九鳳遙望遠方森然道:“鳳九幽、陸揚風,你們得瑟不了多久了,你們很快就會成爲我身體的一部分,哈哈哈……”

大手一揮,整個九鳳堂徹底被無窮的黑暗力量籠罩在了其中。

月神堂相對來說要好很多,畢竟在四大神堂之中月神堂的力量是最強的,再加上在這期間月神堂並沒有受到過什麼損失,所以他們的力量一直保存的都很完整。

此刻從四面八方接踵而來的深淵惡靈不斷在月神堂的地盤作亂,但月神堂內總會有高手出動將這些深淵惡靈抹殺。

月神堂內,諸多長老齊聚一堂,四長老柳仁宗看着居首的柳萬軒說道:“大長老,雖然目前我們月神堂受的損失最小,但我總覺得這次深淵惡靈的大規模進攻充滿了怪異。”

柳萬軒說道:“哦?此話怎講?”

柳仁宗說道:“首先這些封印的破開就詭異的很,按理說沒有鑰匙是不可能破開封印的,現在封印不但破開,而且還是數百道封印一齊破開,導致深淵惡靈的大規模出現。”

所有人都點了點頭,此事的確讓人感到詭異,封印被盡數破開不僅僅代表了極北之地的災難,也是整個大陸所有人的災難。

“其次, 折翼天使:擒愛霸女 ,但這一次不同,他們的進攻很有規律,一波又一波的出現就好像受到人的命令一樣在進行戰術的交替,我們月神堂看似安全,但實際上我感覺我們纔是最危險的。”

柳仁宗的話讓所有人都是悚然一驚,柳萬軒沉聲道:“你究竟發現了什麼?” 柳仁宗將一塊地圖平鋪在了大廳內的圓桌上,他指着地圖上正中心的紅色圓點說道:“這是我們月神堂的位置,我們再看黑點標註的地方……”

他指着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黑點繼續說道:“這些黑點代表了深淵惡靈,你們發現規律了沒有,深淵惡靈從四面八方呈一個包圍圈將我們月神堂籠罩在了其中,我們現在看似安全,但實際上已經完全處在了深淵惡靈的包圍圈內,只是這個包圍圈比較大而已。”

柳仁宗的話讓所有人再度悚然一驚,不過也有長老並不同意他的觀點。

二長老柳萬全說道:“但這也代表不了什麼吧,月神堂四周的那些實力都比較弱,深淵惡靈當然會先吃掉他們。”


柳仁宗卻是搖了搖頭,他說道:“沒有這麼簡單,你們再看看另外三大神堂,九鳳堂已經徹底被深淵惡靈淹沒,可是不死堂和七煞堂只有寥寥幾個深淵惡靈駐足,相比於我們,這兩大神堂纔是最安全的吧。”

“你究竟想說什麼?”柳萬全問道。

“我想說的是,我感覺這次深淵惡靈好似就是有預謀的針對我月神堂而來,他們有一個頭腦縝密且聰慧的領導者。”柳仁宗目光凝重的說道。

“這……這怎麼可能,我月神堂又沒得罪那些深淵惡靈。”柳萬全萬分驚恐的說道。

“問題就出在這裏,如果這些深淵惡靈的目的真是我月神堂,那代表這個領導者不一定是深淵惡靈,他就是我們長生族的一員。”柳仁宗說道。

“這……這……不太可能吧……”

“是啊,我們纔剛剛恢復正常,我不想這麼快就死在深淵惡靈的口中啊。”

柳仁宗說出的這種可能性也讓很多膽子比較小的族人生出了膽怯之一,至少他們是知道深淵惡靈的可怕。

“我們要做最壞的打算,而且他們有備而來的話,憑我們不可能抵擋的住,我們唯一能指望的就只有……只有聖女,或者說是……陸師祖……”

柳仁宗神色充滿黯然,雖然沒人想把自己的生死交到別人的手上,可是情況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他們再不願意也沒有任何辦法。

“不好了,不好了……”

急促的聲音從外面傳來,一名年輕的長生族人飛掠進入門內,讓人觸目驚心的是他的一條胳膊齊肩而斷,血淋淋的傷口僅僅只是做了些簡單的包紮,他的身上更是早已被鮮血染紅,看起來讓人心驚肉跳。

“怎麼回事?”柳仁宗忙問。

“鷹嘴崖淪陷了,深淵惡靈忽然糾集近十萬大軍衝擊而來,我……我是唯一一個逃出來的族人……”

“什麼?!”

所有人都是駭然失色的站了起來,他們的腦海中再度響起了剛剛柳仁宗說的那些話,這才幾分鐘過去,想不到立刻就要應驗了嗎?

鷹嘴崖離月神堂僅僅一百公里的距離,以深淵惡靈的進軍速度,估計不超過一個時辰就會抵達月神堂總部。

不僅如此,這些深淵惡靈大軍所到之處必定是生靈塗炭,沿途絕不可能留下一個活口。

“報……”

又是一道急促的聲音傳來。

我成了領主流放者 :“啓稟大長老,深淵惡靈糾集二十萬大軍踏破西龍河直奔我們月神堂總部而來。”

“怎麼可能,西龍河有三個長老駐守,而且還有十幾個天人五衰的強者駐留。”柳仁宗駭然道。

“他們……他們已經在一個時辰前死於深淵惡靈口中,整個西龍河駐守的高手,一個……一個不剩……”此人黯然的低下頭,而四周的其他人再度驚駭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敵人來的實在太快太突然了。

“快,開啓最強的五重護山大陣。”二長老柳萬全連忙開口道。

“不可啊長老,現在月神堂地盤上的所有人幾乎都在撤回我們總部,開啓大陣把他們攔在外面,他們……一個也活不了啊……”回稟消息的這個年輕人急忙開口,眼中盡是焦急之色。

“想要保全月神堂就必須要有所犧牲,不提早開啓大陣,我們所有人都得跟着陪葬。”柳萬全怒道。

“可是……可是那些族人……”

“罷了,開啓大陣吧,不然就來不及了。”

柳萬軒嘆了口氣,雖然詛咒解除,所有人都變成了正常人,可是眼下他們面臨的是滅族之災。

“難道真是天要亡我長生族嗎,那道詛咒解除連帶着啓動了新的詛咒?”

所有人都是悲泣的看向遠方,月神堂不乏強者,雖然沒有之前九鳳堂那般恐怖,可是整個月神堂的天人五衰強者加起來也有三百多人呢。

可是面對千軍萬馬的深淵惡靈,他們就好像萬花叢裏的螢火之光,激不起半點浪花。

通……通……通……

震天動地的轟鳴聲響起,月神堂啓動了五重大陣,五道半圓形的光罩一層層不斷將月神堂籠罩在了其中。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