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支持二皇子的左丞相一家170多口全部斃命。

之後,陸續有人莫名其妙的重病告老還鄉,本來權傾朝野的二皇子,徹底孤立無援了。

事情雖然蹊蹺可是對於他來說還是可喜可賀的,那國師卻不告而別,他的母后也變得不正常了。

母後有時候會對著角落自然自語,半月前開始說自己掌握了秘法,那國師幫了他們大忙,待功法大成天下在他們手中別人永遠搶不走。

他當然不會相信這些只當母后那些日子心病未除。

前幾日母后說最近真是老了,老是想起他小的時候,讓他找幾個小孩子來宮中熱鬧熱鬧。

他還太年輕,未曾冊立過妃嬪,於是在城中發了告示,誰家有五六歲孩童送入皇宮,讓太後娘娘開心,定有大賞。

窮苦人家的聽此消息紛紛把孩子送進來,最初的幾日還好,孩子們和母后其樂融融,可是這幾日,每日,他都發現少了個孩子。

他問母后怎麼回事,母后說她也不知曉怎麼回事。他覺得蹊蹺所以才來調查。

這麼一想,那國師就是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

「你可記得那國師的樣子?」我有點急切的問到。

「那國師從見到他就一身黑袍,臉上帶著羅剎面具只露出下頜。真的不知道長什麼樣子?如果不是母后要求這麼可疑的人我不會讓他進宮的!」

我驚呆了,那神秘國師是不是和救走鳳曦的是一個人!

我看了東離君一眼,見他推開了窗看著天上的月亮眉頭緊鎖,看來事情有點不一般了。 「皇兒……」床上之人傳來微弱的呼喚聲,我看了她的眼睛,還好不是血紅的了。

「母后,你……還記得昨晚發生了什麼嗎?」軒轅瀾小心的問著,他母后搖了搖頭,看到我們兩個驚呼:「他們是誰?」

「母后,他們是我們的貴人。」軒轅瀾安撫著,那太后卻不信,說出的話讓我很是震驚:「國師告訴過我不可以接近一個煙色頭髮的人,他說那人是惡鬼!」

這話說起來她又瘋狂起來,眼睛發紅無法控制,軒轅瀾看我們的目光也發生變化。

「君上,怎麼辦?」感覺我們好像踏入了那神秘人設計的圈套里,他竟然連東離君會來到這裡都算到了。

「把它吃下去。」東離君瞬移到太後身邊在她驚恐的目光下塞入她口中一粒丹藥。

「此乃清身丹,她體內的魔毒不除還會發狂,你願相信本君也好不信也罷,今日之事就此了結,兔子,我們走。」

他說著,沒給那軒轅瀾說話的機會駕雲飛了出去,無奈我法術失靈,只好把上次在魔域帶回來的疾風小獸從袖子里拽了出來。

這東西被東離君變為小狗之後就一直昏睡而且越來越小,以至於我都可以把它隨身攜帶。

無奈它在我手掌上怎麼拍打也不醒來,難道我要在門口出去嗎?


不想一股股暗紅之氣從那太後周身散出,竟然悉數被這小東西吸收了,它越變越大最後居然比我初見它時還要大了!可以低頭俯視著我!

軒轅瀾驚訝的看著一切,我越發覺得有面子,說來也怪那暗紅之氣被疾風吸收以後,太后的眼睛恢復了清明,人也精神了許多。

疾風對著窗外一聲嘶吼,叼住的我的衣服把我甩到它的背上,就要飛起來,我大叫:「等一下!」

「人間的皇帝,我勸你相信我們,我家君上可是六界第一的大神,你那個國師就是個歪門邪道,就此別過,有緣再會!」

軒轅瀾嘴角勾起:「若真是如此,朕再有難,望仙女姐姐來幫朕。」我沖他揮了揮手,疾風一飛衝天,不過這一下把這宮殿的蓬頂都撞碎了,害的我差點掉下來。

疾風這個名字真不是白取的,我說讓他追君上,片刻就追了上來。

「君上,為何我們這麼著急走?」

「本君能感覺到他在窺視我們,他就在附近。」說著看著變大的疾風。

「君上,疾風吸收了那太後身上散發出來的暗紅之氣,就變得如此巨大了!」我摸了摸疾風的頭開心的說。

「你為何不自己駕雲?」東離君好像有點不高興,我小聲的說:「可能我久未修鍊,我的術法都失靈了,我也不能駕雲了……」

他聽聞此言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像是在聽脈象,眉頭又皺了起來,今日他真的皺眉好多次了。

身下的疾風用頭拱著君上不讓他靠近,東離君乾脆跳了上來,從身後一把抱住了我。

我的心跳停了,停了,停了…… 疾風在唔咽著,貌似在不滿意東離君在他背上。

可我根本顧不了那麼多,被抱住的一瞬間整個人都不知所措了。對於這種戲弄良家女仙的舉動,我是該推開還是該享受?

身體的周遭被金光籠罩,東離君的臉貼著我的脖子,我一動不敢動,結巴道:「君,君上,這,這是做什麼?」

「不要多想,你傷勢並未痊癒法力全部流失了,本君現在度千年修為於你,護住你的性命。」

自作多情不說,這話說完我更加心慌了,怎麼受個小傷這麼多後遺症啊!還會死!

我本來發燙的臉,瞬間涼了下來,被如此英俊瀟洒五界大多數女性所喜愛的東離大神抱住,不興奮說明你不正常,可我的興奮在聽到我可能小命不保后完全消散。

再一想想東離君還要把修為度給我,又覺得慚愧,不覺哆嗦起來,東離君有些冰冷的手握住我哆嗦的雙手,輕聲說:「別怕。」

心中好似被重擊一樣。曾幾何時,似乎有人對我這樣說過,可想想我那漫長的孤獨的修行歲月,身邊又不曾有過相伴之人。

他的鼻息在我頸部拂過,貼著他的胸膛可以感受到他的心跳,他的心跳也有些快,我彆扭的動了動,他似乎察覺到我的不適,可是並未放手,反而抱的更緊。

氣氛尷尬起來,我本來因為怕死幾乎停止跳動的心,狂跳起來。

「君上,既然如此才能度給我修為,那這樣好了。」我說著迅速變為本體,沖他咯咯一笑。

果然還是本體好這身長長的毛是我最好的遮擋,我的尷尬都被包裹在裡面誰也看不到。

東離君看著變為兔子的我,眼眸中劃過失落之意,我懷疑我看錯了在看他又是一副冷清的臉,果然是看錯了。

他坐了下來抱我在懷中,再次掏出那支玉簫,我本以為經過上次一戰,玉簫已經壞了,可是它卻是完好無損。

他吹起玉簫,聲音淡淡的好像來自遙遠的地方,前方的天際已經露出魚肚白,雲彩被太陽染成淡紅色。

我仰頭看著君上,清晨的光照在我們身上,這一瞬間突然有了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他低頭看我,我的眼睛馬上轉到一邊!

心跳怎麼又停了一下?這樣下去看來真的命不久矣,回去真的要去問老君要幾顆救心丹。

我們在皇城上空尋覓,卻沒有看到黑袍男的蹤跡,我的法力回復可以駕雲了,不過真沒有疾風飛的快,我乾脆一直坐在他身上。

君上決定先回逍遙宮,我們往回行進的途中竟然遇到了憐月姬,她身後的隨從多的都快超過逍遙宮全部人口了。

她一身嫩綠色長裙,看到東離君本來高傲的臉瞬間笑逐顏開:「東離!」不過下一刻看到我,惡狠狠的白了我一眼,身下的疾風看著憐月姬發出憤怒的嘶吼,我忙跳下來命令它變小,它雖然不願意卻也照辦鑽進我袖子里。

憐月姬的臉在看到疾風時變的慘白,我有些洋洋得意,害怕了吧,看到沒有!你還得自己駕雲我都有坐騎了! 憐月姬的變臉速度真的太快了……

面對東離君又是春風滿面:「我們有些時日沒見了,要不要到我府上小酌一杯,母后新釀的碧落酒我剛好有一壺。」

東離君避開憐月姬伸過來的手,說:「吾剛從凡間回來實在是有些倦了,今日就不去叨擾了。」


憐月姬可能沒想到東離君會回絕的這麼乾脆,不依不饒了一番,抓准機會就要往君上懷裡鑽。

還好君上潔身自好沒讓她佔到便宜,我心裡冷哼:膚淺!不想還有個聲音出現在我耳朵里:膚淺!

完了,真的完了,都出現幻聽了!

這番糾纏持續了一個時辰,東離君的脾氣真是好,也不惱怒,看憐月姬自己搔首弄姿,也不嘲笑,憐月姬不停地說話,他均用「嗯」字回應。


最後,可能憐月姬發現東離君真的不會跟他走了,便說:「東離,我就當你答應了,改日一定要來哦。」

哼,改日要來哦。膚淺!

她轉身離開,我只能恭敬的鞠躬直到她離開,她走之後,東離君嘆了一口氣,我覺得我是理解他的無奈的。

「君上,我就不跟你回逍遙宮了。」我不能忘了正事啊。

「為何?」他挑眉問到,我忙解釋:「我要回趟我的家,取一些衣物。」

我躲閃著他的眼神,希望他不要多問了。「去吧,早些回來。」

「謝謝君上!」我駕雲迅速飛走,我不能說自己心跳會不時停住,還出現幻聽啊。說了他會擔心吧,又把修為度給我?

想了想那場景,心又漏了一拍,完了,得快去找太上老君!

我回我的小院,挖出了我珍藏的瑤池仙露,這是以前和族長打賭贏的,今日去換幾粒救命的丹藥。

去到那裡,幾個小仙童就說老君不在,我不與他們多口舌從後門鑽進去,果然看到他躺在石榻上吃著葡萄,喝著美酒。

我到他身後,他竟然嚇的一下子摔了下來,待看到是我,抱怨道:「原來是你啊!」

「那你以為誰會知道你在這裡偷懶!」我沒好氣的說著,我與老君是非常要好的,因為整個仙界只有和我下棋他才偶爾會贏,我也是一樣,所以我們倆惺惺相惜。

「嘖嘖,你這身功力不是你的啊,害得我以為是東離神君來了。」

「前些日子逍遙宮一戰我受了傷,昨日不知為何法力都流失了,東離君給我度了千年修為。」

老君圍著我看了一圈,搖搖頭:「依老夫之見,這是萬年的修為。」

我聽后驚訝的下巴要掉下來了……

「不會吧,他自己說是千年修為的……」我打量起自己也看不出什麼特別。

「你這種三腳貓仙識是看不出來的。」他摸了摸自己的鬍子說:「度給你萬年修為,這東離神君對你是非常愛護啊。」

他又跑去聞了聞我拿的酒壺,意味深長的笑起來。我一把抱住酒壺,說:「瑤池仙露,不是白給你喝的,給我來點丹藥。」

「你現在打我都綽綽有餘,還要仙丹做什麼,哎呀,酒都拿來了,哪有不讓喝的道理?」他在後面追著我要酒壺。

「你只是看我修為大漲,其實我覺得我命不久矣了!」說完我可憐兮兮的看著他,淚眼朦朧。 老君看我情真意切,問到:「你怎麼了?」

「我最近心跳會不時驟停一下,今天居然還出現了幻聽!」我這邊說著耳朵里有傳來咯咯的笑聲。

我驚呼:「老頭你聽!」老君用看瘋子的眼神瞅著我,說:「聽啥?啥也沒有!」

我抱著酒壺就地打滾:「你給我來一葫蘆救心丹!不給我我就把瑤池仙露摔了!」

他一聽一臉心疼,一屁股坐了下來,無奈的說:「你都是什麼時候心跳驟停?又是什麼時候出幻聽?」

我坐起來,抱怨:「東離君一看我我就莫名奇妙的心跳停了。幻聽倒是第一次,這個沒有固定時間。」

「你,你能不能不這樣笑!」老君聽我一說陰測測的笑了起來,看我的眼神也是怪異至極,笑的我出了一身白毛汗,這是得了什麼不治之症了嗎?我大叫:「你有沒有良心我都這樣了,你還笑!」

「仙丹是吧?」他笑著問我,我急忙點點頭,他又說:「稍安勿躁,老夫這就去給你取。」

怎麼答應的這麼快,是不是仙丹都是偷工減料的!

老君在對面喝著瑤池仙露一臉滿足,我看著手裡的兩個葫蘆,感激的不得了。

滿滿兩個葫蘆,都是金光燦燦的仙丹,我問到:「是不是我只要吃了就不會有事?」

「專業煉丹上萬年!品質保證!」他說的信誓旦旦,不過看著那通紅臉頰哪裡有說服性。「這可不像你的風格,這是不是假的啊?」

我在懷疑,以前沖這老傢伙要點仙丹給我個大葫蘆裡面就一粒,今日兩個大葫蘆裡面滿滿的!

他白白的眉毛豎了起來:「你現在是東離上神身邊的大紅人了,老夫得和你套套近乎,嘿嘿,嘿嘿。」

我一臉不信,他向來特立獨行,從不會懼怕任何神仙,用他的話說:「煉丹技術在我手,天下之大任我走!」

「你度過多少劫數了?」他突然開腔,問得莫名其妙。我掰了掰手指頭,說:「九次雷劫,之後我就升仙了。」

「老夫告訴你一個天機。」說著讓我附耳過去,我湊到他身邊,他小聲說:「你又要渡劫了。」

「你騙誰呢,我都是神仙了!」我鄙視的看了他一眼。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