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頭頂之上那座龐大的城池,夢天嘴角抽了抽,這裡,竟然是冥城底部,自己怎麼到這裡來了、還有,真沒想到,冥城之底竟然還有一處這樣的地方。看著這處岩洞,夢天便是心神一陣,如此恐怖的能量,恐怕是冥城這麼多年來匯聚起來的吧?

tian了tian嘴唇,這等好地方,可不能lang費啊。

看了看掌心處的天獄,夢天嘿嘿一笑,直接伸出了右掌,然後右掌緩緩攤開,天獄之上便是瞬間爆發出一陣吞噬之力,然後這片岩洞之中的能量便是如波濤一般奔涌過來,盡數匯入了天獄之中。

不出幾分鐘,這片岩洞內的能量,便是幾近乾涸。而夢天在這時也是心滿意足的收回了手掌。

「嗯?」

不過,緊接著夢天便是發現自己的陰陽戒之中好像少了點什麼,待得神魂進去查看時,頓時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的靈品血魂石啊……」

夢天哭喪這個臉坐在地上,不斷的翻弄著陰陽戒,最後終於確定,陰陽界內的血魂石的確沒了。

「都是你這傢伙……那麼貪心做什麼啊?嗚嗚……」

夢天撇了撇嘴,鬱悶的站起身來。

不過,緊接著他的臉上便是露出了一抹笑容。這片岩洞之內的能量既然如此豐富,那豈不是說……

「嘿嘿……發財了……」

夢天嘿嘿一笑,手中天獄吞噬之力再次爆發而出,頓時,一股狂暴的能量自四周岩壁和腳下地面之中散發而出。

「咻咻……咻咻咻……」

隨後,一道道紫色的光芒便是疾射而出,盡數被天獄吞拿而進,那等數量,直接達到了上千道之多。

夢天也是面露驚訝的看著那一道道掠進天獄的紫色流光,心中也是滿是震撼之意。這些紫色流光之中的能量,竟然比起自己得到的那一百零三塊靈品血魂石中的能量還要多。

這……這……這簡直是發大財了啊!

「嘿嘿嘿……」

夢天嘿嘿一笑,臉上滿是興奮之色。而那些紫色流光在吞吐了一分多鐘后,便是緩緩消散了去。

而夢天的靈魂力侵入天獄之中查看時,頓時被驚呆了。

之間的一塊塊拳頭大小的靈品血魂石在那天獄的廣場之中,堆積得如同一座座小山似的。粗略估計下,起碼也得有四五千塊啊。這岩洞之中的儲藏,果然是豐厚啊。

看來,得到天獄也未必是一件壞事啊。嘿嘿……相反,很有可能是好事!

右掌手指摩挲著掌心處的天獄,夢天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抹貪婪之色。有了這東西,這冥城外面的靈品血魂石,不就全部是自己的了么?

想到這裡,夢天笑得更開心了。

不過,還沒待他再度享受一下天獄的強悍能量,他便是感到了岩洞一陣顫抖,然後,一道道裂縫開始自夢天的頭頂蔓延而出。

「怎麼回事?」

自然沒有人回答夢天。

猛地抬起頭,夢天便是駭然的發現,頭頂的冥城,竟然是開始產生了顫抖,然後,一座巨大的城池,緩緩拔地而起。

「這……這……這冥城居然能移動?」

夢天臉上的表情,別提有多驚訝了。他還是第一次聽說,有能夠移動的城池呢,更何況是這麼大的一座?

看著面積,幾乎是一眼望不到盡頭啊。

夢天直接進入了天獄之中,然後天獄瞬間消失在了這片空間之中。



緩緩浮起的城池,直接是帶動了整個亡靈大陸的顫抖。


一道道紊亂的輪迴之力,不斷的回蕩在這片大陸之上。

遙遠的晟靈城之中,兩道禁閉了許久的眼眸,緩緩睜開。然後他們的身形,也是瞬間消失在了自己所閉關的地方。


而在更加遙遠的二世輪迴,已經逐漸被遺忘的黑璇澗之中。那澗底的深處,一到血紅眼眸,再次緩緩浮現而出。

「果然是你么……等我……」

一陣空間波盪,那道猩紅眼眸,竟是直接打開了通往亡靈大陸的通道,然後瞬間消失不見。



更加遙遠的四世輪迴,楓城地底數千丈處,一道緊閉的眼眸,也是緩緩睜開。滄桑之色,在其眼瞳之中,一閃而過。

「這是……冥城的波動么……呵呵,既然如此,那麼,老夫也不能在耽誤了啊……」

老者的身形,緩緩消散,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了四世輪迴的中心。這裡,是四世輪迴唯一的一座帝城(四世輪迴不按國家分佈,按照城市而劃分。由大到小主城、王城、皇城、帝城。其中,主王皇這三城,是最常見的城池,而最後的帝城,僅存在於傳說中。它的地位,就像亡靈大陸上的冥城一樣。),它的面積,已經達到了數千萬丈龐大。

「轟隆隆……」

帝城拔地而起,四世輪迴之上的所有強者,在這一刻瞬間交代完後事,然後依然而然的捨棄一切,應從帝城的召喚,迅速對著帝城飛去。



十世輪迴,這裡,沒有人知道它在哪裡。

但是,在虛無之中,兩道身影,緩緩走到一起。

「下屆的大陸,貌似發生了些什麼……」

「那些傢伙們,又在蠢蠢欲動了。下屆的輪迴異常,也是他們攪出來的吧?」

「嗯……你沒想到當年那位大人,憑藉自己的無上業道,封印了他們十億餘年,但是如今,竟然讓他們再次衝破了封印。可惜,現在,我們也就只有一位成就了半步無上業道的大人啊。」

「要不要去另一個宇宙,將那……」

另一個人揮了揮手。

「不必了,那些大人們,已經不問世事。除非宇宙毀滅,否則,他們是不會出手的。一切,都得靠我們自己啊……」

說著,兩道身影再次消散於虛無。



九世輪迴。

「這股波動……是冥城和帝城的波動?怎麼回事……」

說話的,是一個中年男子。在這個中年男子的身上,穿著一件金色的長袍,話語中,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感覺。而其劍眉橫目,一看就是一位久居上位之人。

「下方的輪迴,好像是又發生了些許異常。」

「嗯?這,是第幾次了……」

「不多不少,二十次……」

中年男子點了點頭。

「先祖他老人家,已經達到半步無上業道了吧?」

「這可得多謝十世輪迴那位長老啊……」

「嗯……」

「傳我令下去,就是輪迴所有慟天之上強者,盡數匯聚伊甸園。」

「是……」

那名老者眼中寒光閃爍。

「那幫可惡的東西……」



三世輪迴。

「傳本王之令,至尊以上者,盡數匯聚至天邪祭壇之中,準備迎戰!」


「是!」



與此同時,一世輪迴到四世輪迴的輪迴之中,一些血色影子,開始緩緩浮現。頓時,一股強烈的邪惡氣息,緩緩散發開來。

「十億年了……十億年之後的我們,是時候履行十億年前的承諾了……就讓我們,先從這四個輪迴大陸開始,復仇,開始……」

「嘰嘰……嘰嘰嘰……」

尖銳的嘰嘰聲,頓時響徹在這片天地。

四個輪迴大陸之中,四座巨大的城池,緩緩升起。


「輪迴大陸,連接吧……」

隨後,四塊輪迴大陸直接破開虛空,瞬間裂解在一起。四世輪迴,竟是直接出現在了同一片時空之中。

「爾等骯髒之輩,竟然還敢來犯!若是爾等乖乖被封印也就罷了,但是,既然你們如此執意要找死,那也休怪吾等不客氣了……」

這人,乃是二世輪迴皇道十二宮的先祖,實力竟也達到了慟天之境。

夢天頓時渾身一顫,還好當初沒有滅掉皇道十二宮,不然自己可就慘了。

【未完待續】 矮胖子頓時感到眼前一黑,彷彿所有的視線全部被遮擋住了,他細長的小眼睛微微眯起,揚起頭來不善地打量着面前之人。

只見那人身穿枯黃色的蓑衣,頭戴斗笠,而身高足有八尺有餘,體型甚是健碩,站在他的身前,真是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壓迫感,彷彿山一般。矮胖子原本興高采烈而來,此時被人無端掃了興致,自是惱怒不已,他揚起頭來,厲聲說道:“這位朋友,你可千萬莫要多管閒事啊,小心引火燒身。”

矮胖子在威脅的同時,身子不自覺地後撤了一步,稍稍離面前之人遠了一些,這才感到沒有這般壓抑。

曦晨聞言,彷彿沒有聽懂矮胖子威脅的意味,輕輕地說道:“在下並非喜歡多管閒事之人,只是這名姑娘的船隻要租與在下,若是金掌櫃非要難爲於他,我真的也是不好辦啊!可不可以看在在下的薄面之上,通融一二。”

曦晨無奈地聳了聳肩,將手揣進了懷中,矮胖子見狀,連忙大吼着向後一跳,他肥胖溜圓的肚子上下大幅度的搖擺着,真沒想到他這麼臃腫的身材,竟然可以這般靈活,而他身後的那些打手見狀,也是嗖的一聲將腰間的鋼刀拔了出來,虎視眈眈地盯着曦晨,弄得曦晨一個莫名其妙。

“你想從懷裏掏什麼,難不成想暗算我嗎?”矮胖子一臉警惕地望着曦晨伸入懷裏的手臂,聲音倒甚是洪亮,只不過膽子小了許多,他將肥胖的身子躲在兩個打手之後,絲毫不敢露頭。

曦晨聞言,真個是哭笑不得,色厲內荏的傢伙,他這些年見得實在太多了,可是慫到這種地步的,還真是頭一次看到,真不知道那個掌櫃的位子,他究竟是如何坐上去的,估計又是一個靠着關係上位的貨色。不過倒不太可能是裙帶關係,看這胖子肥豬般的身材,老鼠般的相貌,想必他姐妹的尊榮也是不堪入目。

曦晨無奈的將手抽了出來,而其手指之間則是夾着一塊兒金燦燦的金幣,當時離開村子之時,曦晨從村長地窖裏取出的金幣,他全部給巧巧和方老漢留下了,如今這枚金幣,則是他在前來東海的路上,從幾個劫匪身上奪來的,那幾個可憐的傢伙原本想充實一下錢袋,卻沒想到竟然打劫了強盜祖宗,曦晨不僅將那羣劫匪打了個半死,還將他們身上所有的錢財搜刮一空。

除去手裏的這枚金幣,曦晨懷中還有數十枚同樣分量的金幣,足可以稱得上是腰纏萬貫。

矮胖子看到曦晨手中握着的金幣,細小的眼睛突然如同金錢一般閃閃發光,可是在其看到婷婷立於船上,美妙絕倫的女子時,他還是強忍着心中的貪慾,故作正經的說道:“這位兄臺,這是我和小仙姑娘之間的事情,你再有錢那是你的事情,而收不收就是我的事情了。”

矮胖子的一番話說的甚是無恥,擺明了此番是打着討債的名義,實際上是衝着那名女子而來,在場的所有人盡皆動怒,只不過礙於矮胖子的權勢而不敢發作而已。

曦晨此刻也是面色陰沉,他盯着矮胖子臃腫的身材,將金幣收進懷中,我好心好意和你商量,既然你不領情,那隻能按照我自己的方式去處理了。

矮胖子朝着身旁的衆打手一揮手臂,那些打手盡皆提着鋼刀走上前來,矮胖子也是緊跟在他們後面。

“這位兄臺,我看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等明日我替你尋摸一艘更大的船來,絕對比這個船要好上數倍。”矮胖子遠遠地朝着曦晨喊道,他此時也是對曦晨有着幾分忌憚,畢竟可以隨手從懷裏掏出一枚金幣,連眼都不眨的幫助一個陌生人,這可不是那些平頭老百姓可以做到的事情,故而矮胖子對曦晨有了結識的企圖。

“呵呵,多謝金掌櫃了,在下偏偏對這艘船情有獨鍾,就不勞煩掌櫃了。”曦晨笑着衝金掌櫃的拱了拱手,絲毫沒將那些殺氣騰騰的打手放在眼裏,身上沾了一點兒血腥就當打手,實在是不知好歹,打腫臉衝胖子。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