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鼻獸怎麼可能放過這個機會,眼中爆射出一抹兇光,飛一般的衝了過去,擡起自己得前爪猛的砸在了多羅迦葉獸的頭上,就聽砰的一聲響,多羅迦葉獸晃了幾晃,隨即栽倒在地上昏死了過去。

童少陽擔心它突然暴起傷人,一劍便砍下了多羅迦葉獸的頭顱,這才放心的坐在地上,而阿鼻獸見敵人死了,也乖乖的縮了回去,重新爬到童小雪的肩膀上得意洋洋的看着她,似是在等待童小雪的表揚。

“小黑你真棒,這是獎勵給你的肉,吃飽了我們再繼續上路……”

說着,童小雪將一塊肉舉到了阿鼻獸的面前,只聽嗞溜一聲,眨眼的功夫便被阿鼻獸吞進了肚子裏,滿意的舔了舔嘴巴,用頭磨蹭起童小雪的鬢角來,癢的她咯咯直笑。


“我們快點上路吧,這傢伙的味道肯定會吸引來更兇猛的野獸,在這裏能不發生衝突還是儘量不要,免得耽誤了找尋獸靈神傳承者的時間。”

說罷,童少陽當即拿着斬靈劍在前面開路,衆人排成了一條長龍,一個挨一個的朝萬獸林深處走去,路上遇到的都是些兔子之類的動物,它們並不具備威脅性,所以童少陽也就沒有擊殺它們。

走走停停,猛的童少陽示意所有人蹲下,透過遮擋的枝葉向遠處看去,就見在一片空地上圍起了三堆篝火,而國師和葉殤的背影恰好正對着他們,並沒有察覺到童少陽等人已離他們如此的近了。

“少陽,我們要不要去偷襲他們?看樣子他們也是爲了尋找獸靈神傳承者而來的,與其到時拼個魚死網破不如趁現在就削減他們的實力,如何?”

宗虎的話確實打動了童少陽,不爲別的,就憑魔靈神殺死了莫天行和納蘭如龍也不能這麼輕易的放過他的手下。回頭看了眼其他人,見都朝他點頭,當即壓低聲音分派起待會的任務。

“我和宗虎從正面吸引他們的注意力,樹和葉塵則繞過去偷襲,納蘭嫣你們五個負責保護徐老頭,不能讓他受到傷害。”

這個分派顯然不會得到納蘭嫣她們的認可,只是這次她們沒有反對,乖乖的按照計劃帶着徐世績躲在了比較隱蔽的地方,注視着場中即將發生的激戰。

突然,一直安靜的坐在篝火邊的國師猛的站了起來,目光犀利的掃視着周圍,而他的舉動也使得手下人警覺起來,紛紛抽出各自的兵器戒備在篝火旁。

童少陽咒罵了一句,只得潛伏在灌木中繼續等待時機,好在國師的手下耐性不多,見沒有什麼異常便重新坐了回去,很快再次吃喝起來,只剩下國師自己還打量着四周。

“就是現在,我們上!”

趁國師回頭的瞬間,童少陽與宗虎齊齊躍出了灌木林,如同旋風般眨眼來到了最近的一堆篝火旁,斬靈劍頃刻砍翻兩人,而宗虎也一拳打死了一個。

國師與葉殤同時出手,恐怖的靈威瞬間瀰漫在林子中,童少陽擔心宗虎不敵葉殤,並沒有和他分開,合力接下了二人的攻擊,震的氣血一陣翻涌,踉蹌着退後了幾步。

“原來是你們,這真是太好了,只要把你們除掉我們也就不用繼續找什麼獸靈神的傳承者了,快把命交出來吧……”

葉殤大笑一聲,先前正是童少陽他們把自己從龍域趕了出來,讓自己變成了魔靈神手下的魔尊,這個仇他一直記在心底,如今仇人相遇,豈有放過他們的道理。

童少陽也不答話,一輪轉動的圓圈猛的出現在了他的胸前,只見他伸手輕輕的點在了天道上,霎時一個黑洞憑空出現在了國師他們的頭頂上,狂暴的吸力瞬間拉進去了四個人。

國師冷哼一聲,手中陡然多出了一塊閃爍着五彩光芒的石頭,緊接着就看到他將石頭拋向了黑洞,嘴脣微動,只見石頭突然漲大了無數倍,恰好封死了黑洞。

“這塊女媧石就是特意爲你準備的,是不是感覺非常的榮幸,我看你還有什麼花招一併使出來吧,不然帶進地府實在太可惜了……”


國師一臉譏諷的看着童少陽,確實當他使用女媧石堵住黑洞時嚇了童少陽一跳,不過這並非童少陽的殺手鐗,身形稍稍後退兩步,猛的縱身而起,斬靈劍高高舉起順勢劈落下去。

“靈斬蒼穹,給我去死吧!”

巨大的劍光夾帶着毀天滅地的氣勢劈向國師一衆,可讓童少陽更爲吃驚的一幕發生了,一層金黃色的半弧防禦罩擋在了他們的前面,與劍光不停的摩擦着,消耗彼此的靈力。

就在童少陽無計可施的情況下,老樹怪和葉塵從他們的後方發起了突襲,一時間斬殺了不下十人,直到葉殤趕來才稍稍穩定住局面。

“葉塵!沒想到你也來了,正好新仇舊恨一塊算,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話音剛落,葉殤猛然變回了五爪黑龍的模樣,龍吟聲響徹整個萬獸林,而葉塵也隨即幻化回五爪青龍,兩條巨龍懸浮在半空對峙着,眼中全都充滿了擊殺對方的渴望。

宗虎和老樹怪見最厲害的兩人分別被牽制住,如同虎入羊羣般殺向了國師帶來的手下,他們只不過是魔兵,哪裏經得起兩人的摧殘,頃刻間便死傷了三分之一。

國師聽到身後傳來的慘嚎聲只不過是瞟了一眼,臉上並沒有因爲手下死的太多而露出半分急躁的神情,仍舊不慌不忙的控制着防護罩抵禦劍光的下落。

相反此刻的童少陽卻顯得有些焦急,斬靈劍凝聚的劍光越發的暗淡,終於隨着噗的一聲,劍光和防護罩同時消失,而就在這一瞬間,國師的身影突然憑空出現在了童少陽的身後,夾帶着全力的一掌按在了他的背部。

“呵呵……看來今天註定是你們的祭日,能一起死也不錯,至少路上不會感到孤單了……” 就見國師兩掌微微平伸,一層黑色的靈力瞬間噴涌而出,似有生命般靈活的朝着童少陽纏去。這一刻,國師爆發了他全部的實力,恐怖的靈威壓制住在場的每一個人,甚至波及到了躲藏在遠處的納蘭嫣等人。

童少陽眼見黑色的靈力越來越近,不得已下調動起隱藏在體內的靈武神的靈格,原本禁錮住他們的靈威瞬間土崩瓦解,而童少陽手中的斬靈劍則爭鳴一聲,興奮的抖動起來。

“你是不是也想大殺一場?那就讓我們並肩作戰,最好能擊殺得了那個混蛋!”

童少陽大笑着提劍直奔國師而去,擁有了靈武神的靈格輔助,童少陽感覺自己現在有用不完的靈力,斬靈劍更是散發出從未有過的光芒,晃得人眼都不敢直視。

“靈斬蒼穹,我看今天是你的祭日還差不多……”

比剛剛那道劍光更加的粗壯,更加的凝實,夾帶滅天之威與黑色的靈力轟擊在一起,一瞬間便消滅了個乾淨,餘勢不減的直衝向國師。


陡然金色的防護罩再次擋在了國師的面前,只可惜這回它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堅固,不到一分鐘就傳出了碎裂聲,隨即在國師的眼前化爲了齏粉。

這下確實出乎了國師的意料,再想逃走已是來不及了,只得閉上雙眼等待着死亡的臨近,雖然他早就死過一次,可對死亡仍舊充滿了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畏懼。

眼看着國師就要死在自己的劍下,連童少陽自己都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可是還沒等他的表情恢復正常,一道身影突兀的擋在了國師的面前,單手抵住了下落的劍光。

“不愧是靈武神選中的傳承者,如果我要再晚來幾秒鐘的話,估計連他的屍體都收不到了,不過現在,死的人依舊是你……”

只見魔靈神握住劍光的手掌慢慢合攏,隨即便看到無數的裂紋出現在碩大的劍光上,伴隨着咔嚓一聲,完整的劍光碎成了許多塊,凌亂的散落一地。

童少陽受到反噬之力的影響,體內一陣翻騰,強忍着沒有噴出涌到嘴邊的鮮血,拄着斬靈劍倔強的不肯倒下,兩眼死死的盯着魔靈神,如今自己這邊就只有他能夠一戰,雖然結果註定會是十死無生,但這些都不足以令他退卻。

重新舉起斬靈劍,將體內的靈力瘋狂的注入劍身之中,只見斬靈劍釋放的寒芒越來越盛,一股所向披靡的霸氣充斥在兩人之間,就連魔靈神都感受到了絲絲危險,詫異的看着童少陽。

“即便是死,我也要和你一拼到底,靈斬蒼穹!”

碩大的劍光再次揮向魔靈神,可惜依舊被他單手牢牢的抓住,只是這次的衝擊力卻讓他後退了一小步,對於他來說,被一個天靈境的小子逼退是件非常羞恥的事情。

“你已經徹底激怒我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不只是讓你死,還要把你變成我的魔兵,充當我的打手去殘害無辜的百姓,哈哈……”

魔靈神邊笑着邊發力將劍光斷爲數截,身形一晃,突兀的消失在了童少陽的眼前,下一刻竟是出現在他的身後,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另一隻手緊握成拳頭轟向他的脊背。

童少陽雖然一直釋放着護體靈力,可魔靈神的拳頭就像是有穿透性一樣,毫無阻攔的鑽了進去,重重的捶了上去,就聽一聲清脆的斷裂,童少陽無力的癱坐在地上,七竅不同程度的流出了血水。

不遠處的老樹怪一直注意着這邊,眼看魔靈神又舉起了自己的拳頭,猛的一蹬地面,身形似離弦之箭般飛快的衝向了魔靈神,同時勾動了邪靈神的靈格,一股陰森的靈威瞬間籠罩住魔靈神。

魔靈神先是微微一愣,隨即臉上露出一抹興奮,他雖然知道童少陽一行人中有四個傳承者,但除了葉塵和童少陽外其他兩人一直是個迷,現在總算是又發現了一個。

“我和邪靈神的關係可是最好了,他的傳承者怎麼能對我動手,還是老實待在一邊,看在他的面子上,我最後一個殺你……”

只見魔靈神單手一揮,頃刻間便將老樹怪釋放的威壓轟的粉碎,而老樹怪也受到了波及,奔行中的身體突然停了下來,隨即跪在地上狂吐鮮血。

解決了老樹怪,魔靈神重新揮拳砸向童少陽,對他的討厭僅次於納蘭如龍,如今納蘭如龍已死,再把童少陽殺掉便可以高枕無憂了。

“不許你傷害我哥哥!”

納蘭嫣本打算趁老樹怪吸引魔靈神的注意力時潛行過去救回童少陽,誰料老樹怪還沒靠近便被擊敗了,而眼看着魔靈神又要對童少陽下殺手,可她距離兩人還有二十米左右,正急得不知所措時,童小雪竟從灌木林裏站了出來,一句話便打斷了魔靈神的動作。

將拳頭收回來,魔靈神陡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現在了童小雪的面前,一手抓住她的衣領,很快又返回到童少陽身邊,把她推倒在地上,得意的狂笑起來。

“女娃娃,你是在命令我做事嗎?很抱歉,我不喜歡你剛纔的態度,所以要讓他替你接受懲罰……”


說着,魔靈神便一腳踩在了童少陽的胸口上,本就受傷的童少陽此刻更是血流不止,但他強撐着沒有哼一聲,只是死死的盯着魔靈神,像是要用眼睛把他看穿了一樣。

童小雪看着他慘遭虐待,突然悄悄得從袖子裏拿出了一粒丹藥添進嘴裏,剎那間她的體表開始升騰起一片白氣,境界也在飛速提升,眨眼的功夫便達到了聖靈境中期。

“小雪,不可以吃那種東西,快用靈力逼出來,不然它會毀了你的根基的……”

童少陽雖然想制止,可他現在連擡手的力氣都沒有了,只得滿臉焦急的呵斥她,但童小雪這回像是鐵了心一樣,故意不理會童少陽,只是在全力衝擊着境界。

一旁的魔靈神看的是津津有味,他並沒有去打斷童小雪,在他看來,即使是吃下再多的丹藥也不可能擊敗他,這種付出所有後仍舊難逃一死的快感是他的最愛。

訓斥到最後就連童少陽都放棄了,無奈的看着童小雪還在不停的提升着境界,暗恨自己的沒用,如果他能夠應付得了魔靈神,童小雪也就不會這樣做了。

“魔靈神,要是小雪有個好歹,哪怕是做鬼我都不會放過你的……!”

一瞬間,童少陽竟開始燃燒起自己的靈力來,而他的境界也在飛快的提升,幾分鐘後便超過了童小雪,順利進入了那未知的神靈境。

這一刻,魔靈神才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極度的危險,只不過當他想要出手擊殺童少陽時,擡起的胳膊被一隻纖細的手掌抵住,童小雪竟在他毫無察覺的情況下靠了過來。

“我說過,你不許傷害我的哥哥!”

伴隨着冰冷的話語,一股滔天的戰意猛然從童小雪的身上散發出來,不給魔靈神反應的時間,空閒的另一隻手掌飛快的印在了他的胸口上,第一次將他擊退出去。

噔噔噔連退了十多步,魔靈神揉着有些發悶的胸口,剛剛那一刻他感覺到了戰靈神的靈格,沒想到一生好戰的戰靈神竟選擇了個如此嬌弱的小姑娘作爲傳承者,實在令人摸不着頭腦。

童小雪並沒有主動追擊魔靈神,趁他退開的功夫把童少陽攙扶了起來,只不過童少陽的臉色很難看,也不與童小雪說話,揮舞着斬靈劍徑直殺向魔靈神,比之剛纔迅猛了上百倍。

“哼!我倒要看看你這樣子能堅持多久,魔滅天地!”

一隻由靈力擬化的巨掌從天而降直拍向童少陽,而童少陽也不遲疑,兇悍的施展了靈斬蒼穹,這一次的劍光足足比之前粗壯了十多倍,帶着一往無前的霸氣與巨掌轟撞在了一起。

爆炸聲響徹整片萬獸林,劇烈的靈力餘波幾乎摧毀了方圓五百米內的所有花草樹木,引得躲藏在其中的野獸嘶吼不斷,而交戰的兩人則全都倒飛回去,狼狽的躺在地上。

童少陽強忍着渾身的劇痛慢慢爬了起來,他的靈力有限,剛剛那一劍便消耗了大半,必須趕在所有的靈力燃燒殆盡前擊退魔靈神,不然他們面臨的結局仍舊是死亡。

只是他忽略了身後的童小雪,就感覺一道黑影似閃電般從身邊劃過,眨眼的功夫便奔到了魔靈神旁邊,一掌朝他拍去,同時待在她肩膀上的阿鼻獸也露出滿嘴的利齒咬向他。

魔靈神這還是第一次被人搞得如此狼狽,眼看童小雪的手掌就要臨近,順勢朝左側一滾,不僅躲開了童小雪,也讓阿鼻獸撲了個空。

可是還沒等他站起來,童少陽的斬靈劍便劈了過來,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繼續在地上翻滾,接連避開了四劍才勉強爬了起來,一臉猙獰的盯着童少陽和童小雪。

“你們竟讓我在手下面前如此的丟人,今日要是不殺你們的話,實在難消我心頭之恨!”

說着,魔靈神快速揮舞起雙掌,黑色的靈力再次凝聚於手中,幾秒鐘的時間便被他團成了一個球形,獰笑着丟向了童少陽兄妹二人。

童少陽感受到了來自於球形中的可怕氣息,如果他用斬靈劍去劈的話多半會被炸的屍骨無存,可不用斬靈劍又無法快速消滅它,爲難的皺起了眉頭,兩眼一眨不眨的盯着越來越近的黑球。

“哥哥,交給我吧,我曾經跟師傅學過一招隔空傳物,雖然不遠但足以保證我們的安全了……”

說完,童小雪兩手不停的掐着法訣,而童少陽則感覺周圍的空間變得異常稀薄,突然就聽童小雪一聲嬌喝,緊接着便看到那個黑球緩緩的融入進似水面波動的空間之中,眨眼消失不見了。

“爆!”

沒有料到黑球竟是聲控的,但爆炸並不是發生在童少陽他們這裏,而是在萬獸林極深的地方,就感覺大地一陣顫抖,瞬間響起了樹木倒塌的轟響聲。

魔靈神憤恨的瞪了一眼童小雪,剛打算出手時,就聽林子裏傳來了一聲怒吼,隨即一道身影快如閃電般出現在戰場邊上,滿臉全是憤怒。

“你們是誰?爲什麼要破壞我的家園,限你們十分鐘內離開,不然休怪我手下無情!” 在場的所有人都將目光集中在了這個說話的少年身上,就見他身着一件用虎皮縫製成的短衫,腰裏彆着一條花斑豹皮的圍裙,皮膚略顯古銅色,一雙犀利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童少陽和魔靈神,顯然察覺到了他們的威脅性最大。

“原來是獸靈神的傳承者呀,今天正好將你們一併解決掉,倒是省了我不少的功夫,呵呵……”

看着突然出現的獸靈神傳承者, 魔靈神的臉上全是掩蓋不住得笑意,雖然剛剛童少陽兄妹讓他有些措手不及,不過這都不足以影響最終的結果,他們註定要死在這片林子裏。

感受到魔靈神散發出的殺意,獸靈神的傳承者戒備的向後退了幾步,同時也儘量與童少陽他們保持着一定的距離,隨手從背後抽出根木棍橫擋在胸前,這是他平時用來防身的武器。

童少陽有些好笑的看着他拿出的木棍,雖然經過了粗糙的打磨與雕刻,但它的本質還是木頭,像這種棍子斬靈劍一次能劈斷上百根,用它來抵禦魔靈神絕對是個天大的笑話。

可獸靈神的傳承者卻異常的認真,顯然他沒有開玩笑,或許是在林子裏住的久了,人和野獸對他來說沒有任何的區別,甚至於還會覺得人比不上野獸。

“喂,你叫什麼名字?我勸你還是把那根棍子丟掉吧,這傢伙可不是一根棍子就能對付得了的……”

宗虎一臉譏諷的提醒了句,但獸靈神的傳承者卻並不領情,只是在他說話時瞟了他一眼,很快又將目光重新落在了魔靈神的身上,所有人中只有他對自己有殺意,而作爲混跡於萬獸林中的人,超強的感知是他們必不可少的一項技能。

吃了個閉門羹讓宗虎相當的鬱悶,可又不能不管他,畢竟他們來這裏就是爲了尋找兩位靈神的傳承者,如今獸靈神的傳承者就在眼前,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着他被魔靈神擊殺。

“我說你快點過來,我們是一夥的,那傢伙現在要殺你,如果我們不團結的話誰也別想活着逃出去……”

宗虎試圖勸說他儘快過來,可獸靈神的傳承者就是吃了秤砣鐵了心,寧肯獨自站在林子邊,也不向他們那邊靠攏,急得宗虎恨不得衝過去把他扛過來,但實際的情況卻不允許他這樣做。

童少陽用眼神制止了宗虎繼續勸說他過來的打算,一手握着斬靈劍,一手凝聚出靈彈,儘量擋在了魔靈神和他之間,如果想要擊殺他的話,首先要通過自己這關。

“哼!你以爲這樣就能擋得住我嗎?現在你還有多少靈力可以燃燒,你妹妹又還有多少丹藥可以揮霍,自己都已經是泥菩薩了,居然還想着逞英雄,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說罷,魔靈神猛的一揮衣袖,一股由靈力掀起的狂風直襲向童少陽,突然一道瘦弱的身影出現在了童少陽的前面,細瞧正是童小雪,就見她十指翻飛,很快凝聚出一面弧形靈力罩替童少陽擋下了刮來的狂風。

“小雪,你快到我後面去,什麼事情交給我來便好!”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