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他鼓着枯滕一樣的手掌進入大殿,躬身道:“恭喜兩位大神遁功煉成!”

趙雲秦瓊還禮道:“謝謝土地爺爺傳授神功!”

土地一聽叫自己爺爺,更是樂開了花,臉上皺紋舒展開來,好不愜意!說實在的,若論起年輪來,這鳳凰山土地已是上億年的老神了,自從地殼運動有了鳳凰山後他就在這裏看山守護,叫爺爺都還嫌輩份低了一大截呢!

土地哈哈笑着,激動地上前拉着兩位大神的手道:“你們叫我爺爺,小神愧不敢當啊,不過年長一截!這樣吧,已到二更了,兩位將軍回房休息,待我將這庭院裏的衛生打掃一下。”

趙雲道:“土地爺爺也休息吧,明天再幹不遲。”

土地道:“唉,我今天從來沒這樣高興過,現在去睡肯定興奮難眠,加之我年紀大了睡眠較少,不如趁此將寺院的環境打掃乾淨吧。”

趙雲秦瓊聽罷,不再說什麼,回房休息去了。

第二天一早上太陽從窗戶照射到禪房的時候,趙雲和秦瓊纔打着呵欠起牀,二人走到大殿一看,土地爺爺蜷縮在觀音菩薩佛像前面的麥草織成的蒲團上睡着了。

二神對望一眼,沒有說話,來到殿外的院子裏,但見雜草叢生的庭院已變得十分潔淨,雜草及那十幾具魔鬼骷髏全部被放在垃圾池裏燒爲灰燼。

二神感嘆着土地的勤勞,信步走出寺院,再看院前荊棘密佈的石板路也被整理出來,一片亮堂。此時正是早上八點鐘,朝陽初升,霞光萬丈,晨風吹拂,鳥兒啁啾,二神呼吸兩口空氣,頓覺神清氣爽!再順着蜿蜒的石板路看下去,眼前是一片蒼莽的松林,粗壯的樹幹撐起參天的巨傘,遮擋了碧綠的開空,而樹下的松針如厚厚的棉絮鋪在地上,在荊棘藤蔓間顯出一片淺紅。

突然傳來一陣朗朗的讀書聲,二神透過鬆林一看,幾幢紅磚碧瓦的樓房聳立在山下,那便是邊城重點高中——邊城一中了。

“好一個清幽靜美的所在啊!”趙雲讚歎道。

“是啊,都是天上好,實際上人間的日子更是讓人眷念啊!”秦瓊也由衷地嘆道,他似乎想起了前世當捕快、結識瓦崗英雄、幫着李世民打天下的日子了,當然還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和妻兒。

“哈哈,兩位大神好早啊,也不叫我一聲。”土地悄然來到身後嘟噥道。

趙雲見土地到來,高興地說道:“土地爺爺,你好勤快啊,昨晚就將這環境打掃乾淨了。”

土地笑道:“你們兩位大神光臨鳳凰山,驅妖除魔,是邊城人民的福氣,而我能爲兩位大神做點事情,那是小神幾世修來的福份啊!”

秦瓊見土地做了那麼多事還這麼謙虛,覺得不給點獎勵太過意不去了。便從懷中拿出幾粒藥丸放在土地手中,道:“您老人家辛苦了,這裏有三粒大神補元丹送給您,你服下後可延壽一千五百年。”

土地吃驚地說道:“這、這、這如何是好?”

秦瓊道:“您老拿去吧,我在太上老君麾下辦事,獲取丹藥要容易些。”

趙雲見狀也拿出三粒放在土地手中道:“這是神力丸,你服下後會提升功力,力大無窮,那些妖魔再來定叫他們有來無回!”

土地感動得雙手發抖,淚水橫流。他哪裏會想到兩位大神會賜予這麼些神藥,這些神藥他見都沒見過,更不要說吃過了!這上億年來,因爲資源匱乏,他全憑自己勤學苦練才得以提升一點功力和延長壽命,到現在已如人間的一百歲老翁,壽命將盡矣!

土地“撲嗵”一聲,雙膝跪地道:“小神何德何能啊,得兩位大神垂憐!小神在壽命將盡的時候得到仙藥,無疑是雪中送炭!更有神力丸補充小神即將枯竭的體能,提升小神低下的功法!小神感激不盡!嗚嗚……”

土地動了真情,禁不住慟哭起來,當然並不全是感動,而是想了這上億年來的艱辛歷程和近兩年受妖魔欺侮的經歷。

秦瓊見狀,甚覺土地可憐。他知道,土地雖也稱神,但他是地神,與天神的差距的確太大了。特別是土地神,根本沒有任何資源可利用,享用的只是人們的香火和零星的供品。


趙雲也見不得別人哭泣,此時他也鼻子一酸,眼淚打轉,忙上前扶起土地道:“土地爺爺您不要這樣經常下跪啊!男兒膝下有黃金,神將膝下元寶。我們已送您神丹了,從現在起您完全可以挺起胸膛做神,何懼之有!”

土地一聽,即站起身來,先將一粒大神補元丹放進嘴裏,喉嚨“咕嚕”一聲,滑進肚子裏。

立時,他感到腹中能傳來一陣燥熱,接着似有無窮能量向全身傳遞,同時身上骨節傳來噼啪之聲,肌肉和皮膚也一陣顫動,頭上冒出一股白煙。

土地感到驚奇,拿出鏡子一看,臉色變得紅潤,皺紋竟然變淺了許多,僅這一粒神丹,就至少年輕了二十歲。只是那眉毛和頭髮還是雪白,沒一絲兒變化。

當土地再出聲時,那聲音已變得厚重,不似那麼蒼老了:“小神吃了神藥,神清氣爽,瞬間贏得壽命幾十年。小神定當盡心竭力守好這方淨土,以不負兩位大神的恩情!”

趙雲道:“客氣話就不要再說了。這樣,既然鳳凰寺已打掃乾淨,兩位菩薩已身無雜塵,何不撞響鐘聲曉以四方,讓信男信女們前來燒香拜佛?”

秦瓊道:“兄長說的極是,我們既然來了,就得讓兩位菩薩重見天日,讓佛法發揚光大纔是。”

“我來撞鐘!”土地不待吩咐,主動跑到大雄寶殿二樓閣樓,手握遊動的木棒,將懸吊在閣中的青銅鐘鼎用力撞去。

“當——”,深沉渾厚的鐘飛出鳳凰寺,向四周飄蕩。

土地又撞了八下,鐘聲穿透虛空,悠揚傳送,相信邊城的人們此是一定會大吃一驚:這沉寂兩年的鐘聲,怎麼會突然敲響?鳳皇寺難道又重來了新的方丈?

待土地從閣樓下來後,趙雲又道:“我們這次來的主要任務是保護朱大護法家人的安全,因爲朱大護法正在太上老君那兒療傷,需要一些時日。下面我們研究一下工作方案吧。”


三神回到大殿,土地端來茶水和凳子,依次坐下。

秦瓊道:“我認爲我們要化妝一下,否則會打草驚蛇。朱大護法原在邊城地區保安公司,我們可以先化裝成保安學員潛入公司,然後見機行事。”

“如果化裝成朱大護法呢?”趙雲喝了一口茶道:“那樣大家知道朱大護法回來了,可心穩定人心,對邊城的妖魔形成威懾。”

秦瓊尋思一會,道:“不可!朱大護法有家眷,到時你如何面對?比如晚上,你睡覺咋辦?”

趙雲一聽哈哈一笑,道:“還是兄弟想得縝密。不過化裝成學員處於低層,如果行動必然受到限制。我看不要太死板了,我們是大神,有七十三個變化,比那孫猴子還多一個,要變誰就是誰,見機行事就行了。”

秦瓊道:“嗯,大哥說的是。我們就以鳳凰山爲根據地,展開遊擊活動。當前最要緊的是保護朱大護法的女友包小倩的安全,將她的兒子盼盼找回來。”

“然後再去尋找鄧紅櫻,將她送回公司,繼續任董事長。”趙雲補充道。

“那我呢,我幹啥?”土地問道。

趙雲笑道:“您老就任鳳凰寺主持吧,反正您回土地廟也無什麼事。最好招幾個徒弟,讓他們傳頌經文,教他們武功,重振鳳凰寺。”

土地一聽,起身作輯道:“謝謝趙將軍栽培,小神一定竭盡全力,重振鳳凰寺!”

“好,這裏就交給土地爺爺了。今天鐘聲已傳,估計不久便會有人前來探聽究竟。您即可打坐唸經,等待施主們前來上香燒紙了。”趙雲吩咐道。

“是!”土地走開,到一邊忙去了。

趙雲和秦瓊回到禪房,整理了一下行裝,拿了兵器,出了鳳凰寺,沿着石階向山下走去。

穿過鬆林,到了邊城一中,二神來到學校的大門口,一看牆上張貼着兩張一樣的尋人啓事,上面寫着:

吳佳佳,女,十六歲,高一(二)班學生,於三天前離校後失蹤;

李曉玲,女,十七歲,高二(三)班學生,於三天前離校後失蹤;

黃亦菲,女,十七歲,高二(五)班學生,於三天前離校後失蹤。

有知其下落者,請聯繫1333135XXXX,當面重謝!

二神注目良久,心情變得沉重起來。秦瓊眼裏似有一團烈火在燃燒,趙雲知道他想的想法,便道:“兄弟,咱們保護朱大護法的家人要緊,其他的事暫不管他。走吧!”

秦瓊哼了一聲,跟着趙雲向地區保安公司趕去。 趙雲和秦瓊離開邊城一中門口後,直向邊城地區保安公司走去。

此時的趙雲和秦瓊已變成長髮飄飄、英俊瀟灑的少年,只不過趙雲面若凝脂、穿着白袍,而秦瓊面若紅棗、身着唐裝,他們手中兵器都裝進了識海,徒手行走,與人無異。

雖然如此,二神畢竟是仙界下凡,卻步生風,所過之處,神氣十足,氣場強大,遇見之人無不倍感壓力,都投來詫異的目光。

而一路上的少女見到他們後,更是美眸閃動,顧盼生情,竟然駐足觀望,禁不住攪動猩紅的舌尖,垂涎三尺。

可二神目不斜視,自顧走路,晨風吹動長髮,顯得格格不入,一塵不染。

二神來到鄧家堡路口,見兩名警察正在鄧萬林支書家院子裏坐着,向鄧支書詢問着什麼。二神在朱清宇的識海里呆了那麼久,這鄧支書他們自然認識,待那兩名警察轉過頭來時,他們才發現前面一位警察正是邊城市公安局特警大隊長鐵長弓。

二神便站在那兒磨蹭,想聽聽究竟是什麼事。

只聽鐵長弓道:“鄧支書,邊城一中三名學生離奇失蹤,你們要組織村裏的黨員、民兵幫助尋找下落,一有線索馬上向我報告。”

鄧萬林掏出紅梅香菸每人散了一支,道:“村裏年輕人大多外出務工去了。不過你放心,我會組織村組幹部到全村各組去走訪查看,一有線索就向你報告。”

“行啊,謝謝鄧支書支持!你忙吧,我們到其他村去看看。”鐵長弓說罷,與鄧萬林握手告辭。

鄧萬林卻緊握鐵長弓的手不放,若有所思地說道:“鐵隊長,有些話我悶在心裏好久了不知該講不該講。”

鐵長弓道:“你說吧,只要對我們的工作有幫助我一定採納!”

鄧萬林長嘆一口氣,噴出一口煙霧道:“我們邊城這治安是咋了,今天這個失蹤明天那個失蹤,竟然沒有偵破一個案子!弄得老百姓人心惶惶,夜不敢出門了!據說邊城所有的學校都取消了晚自習。還有,地區保安公司的朱總在比武結束後就失蹤了,接着他的女友的孩子盼盼也失蹤了,這、這成了啥事呀真是!”

鐵長弓也嘆了一口氣道:“唉,確實邊城的治安是越來越差了。其中也有我們工作不到位的地方,當然還有更深層的原因。具體的我就不講了,不過請相信,兇手絕對會露出本來面目的,絕對會受到法律的自栽的!”

鐵長弓說罷,告別鄧支書從院門口走了出來,趙雲和秦瓊趕緊向收回視線,化作一股清風向保安公司飛去。

地區保安公司大門口,左定江和鄭成根正在值班室值班,一米高的自動不鏽鋼伸縮門攔住了通往公司的去路。

左定江和鄭成根正在討論着朱清宇和盼盼失蹤之事,忽然兩股旋風從大門邊刮過,地面上枯黃的樹葉被捲起一丈多高,旋風直向公司辦公樓撲去。

鄭成根是一個快六十歲的地道農民,歲月的積累使他掌握了一些中草醫知識和陰陽地理知識。當這兩股旋風颳過時,他連打了兩個冷戰,便吃驚道:“怪了,這大太陽天哪來的旋風!”


左定江道:“這有啥奇怪的,大太陽天還要下冰雹呢!”

鄭成根哼了一聲,經驗告訴他這兩股旋風非同一般。他出了值班室,掐指一算,道:“今天是黃道吉日,不會有什麼鴉事吧?”

他盯着辦公室門口看了一會兒,蔫蔫地回值班室,嘆道:“現在雖然科技發達了,但是怪事還是在經常發生啊!”

且說趙雲和秦瓊來到包小倩所住的房門口,門半開着,裏面包小倩坐在牀沿上,羅英正端着一碗雞蛋麪遞過來道:“妹子,你都兩天沒吃東西了,再不吃可要害病的啊!”

包小倩神情呆滯,只是搖了一下頭,沒有說話。

羅英勸道:“你聽我說妹子,朱總是大福大貴之人,不會有什麼事的。至於盼盼,你也不要擔心,只要朱總回來,沒有人能夠擋得住他的,盼盼在哪裏他都能找回來!”

羅英知道她不會端碗,便拈起一綹麪條往她嘴裏喂,包小倩面無表情地張開嘴巴,直接“咕嚕”一聲給吞了下去。

接着羅英又挾起半截雞蛋喂到她的嘴裏,她咀嚼了半天,艱難地吞下,但是哽得她眼淚都出來了。羅英忙餵了她一口湯,再吃麪條時便順暢多了。

趙雲和秦瓊站在門邊看到這一幕,相對點頭,因爲包小倩不僅還在,而且還能吃東西,他們便放心了。

此時二神不過一道很淡的影子,一般的凡胎肉眼難以發現。二神趁包小倩還在吃東西,便到辦公樓各辦公室轉了轉,發現雖然朱大護法不在了,公司仍然在正常運轉。

二神發現公司現在承頭的公司副總經理兼辦公室主任黃建功,於是進入他的辦公室,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此時黃建功正伏案書寫着什麼,秦瓊過去一看,發現他正在撰寫《關於消防安全大檢查有關問題整改情況報告》,便笑了一下,回到沙發上坐定。

突然辦公桌上的電話鈴叫了起來,黃建功拿起話筒道:“喂,哪裏?”

電話裏的聲音壓得低低的,道:“不要問我是誰,我給你講,你們公司的保安培訓資格可能要被取消,你快快想個辦法吧。”

“什麼?喂!喂!”黃建功還想說什麼,話筒裏傳來忙音。

黃建功摘下臉上的眼鏡,倒揹着手在室內來回踱步,白淨的臉已被氣得通紅。末了,他回到辦公桌旁邊,拿起電話撥了幾個號碼,打了出去。

幾聲鈴聲過後,電話通了,黃建功道:“肖隊長嗎,哎呀,有件事情要麻煩你一下,聽說市公安局取消了我們公司保安培訓資格,這怎麼得了啊,我們公司注入發那麼多資金,現在第三期保安培訓正在進行,求求肖支隊過問一下,給我們說個情吧,辦好了我請客道謝!好好,我在辦公室等你的消息。”

黃建功放下電話,臉上愁雲密佈,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乾脆將辦公室門關上,向長沙發走了過來,看樣子他想在長沙發上躺一會兒。

趙雲秦瓊見狀趕緊讓開,坐到另一邊的單人沙發上去了。

不一會兒電話響了,黃建功從沙發上彈起來直撲辦公桌,抓起話筒問道:“怎麼樣肖支隊?”

肖洪起在電話裏說道:“我問你黃經理,你們公司在消防檢查中存在哪些問題?”

“主要問題是沒有安裝消防管道。”黃建功答道。

“聽說還發生了一起重大火災事故?”電話裏又問。

“是,但是經城北派出所查明是別有用心的人縱火所致。”黃建功如實回答。

“哦,你不要慌,等我摸摸情況了再說。”

“好,我等着你的消息。”

掛了電話,黃建功坐在辦公桌前沉思起來……

二神見此情景,感到朱大護法的公司也面臨着嚴重威脅,神色也隨之凝重起來。但是救人比救公司更加迫切,便從辦公室門縫裏穿出去,回到了包小倩的房外。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