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

萬尚志不假思索地給予了肯定的回答:“天有天道意志,地有地之意志,人有人道,靈有靈意,天地的意志是最爲強大的,你在修煉的過程中自然會感到祂們的存在!”

聶鋒沉默了,因爲他需要時間來消化萬尚志的這段信息量極大的話。

“身爲星武者…”

萬尚志卻沒有因此停頓,他繼續說道:“我輩自當敬畏天地、守護人道、尊重靈意,力量再強大也不能輕易破壞天地人靈的四體平衡法則,否則必然要遭到四體意志的反噬,神魂俱滅萬劫不復!”

在他的詳細解釋之下,聶鋒逐漸明白過來。

四體平衡法則其實就是對星武者以及星術師的限制,最簡單的說,一位至強的星武者或者星術師,假設他擁有摧毀一顆星辰的能力,但他如果真的這樣去做,那就是破壞了平衡法則,必然會遭到天道意識的反噬!

強大的星武者,同樣不能在擁有意志的星球上肆意妄爲,移山填海聽起來很帶感很牛逼,卻是要以付出慘重代價爲前提的,這就是法則的限制。

同樣的道理,星武者不能無緣無故地去大肆屠殺普通人,因爲有人道的存在。

再往下,比如聶鋒去蠻荒地帶狩獵,他可以獵殺獨角黃羊、死拼赤炎虎,將獵物剝皮抽筋來滿足自己的需求,這都是沒有關係的。

但是要是他對蠻荒獸屠種滅羣、涸澤而漁,那就將招惹來更強大生靈的反擊,甚至被天地意志所壓制,結果落得屍骨無存的下場!

自星海紀元年開始,四體平衡法則就已然存在,古秦帝國的覆滅分裂,除了虛空之妖大舉入侵的原因之外,也有帝國末期頻繁破壞踐踏平衡壞法則有關。

據說當年古秦帝國的星海艦隊,曾經摧毀了成千上萬顆星球!

而如今的古秦帝國,已然是歷史的代名詞了。

幾乎統一了星海的帝國尚且如此,何況是區區一名星武者?

幾千年來,星海之中的所有星武者和星術師都遵守着四體平衡法則,再邪惡的強者也不敢輕易去破壞,最多就是試探出法則的底線,打打擦邊球。

像仙羅帝國對蠻荒星域的墾荒拓展,也得一步一步慢慢來,發現了一顆新的蠻荒星球,先開闢移民點建立移民城,逐步發展壯大,一點點地採集資源供龐大的帝國使用,經營的時間往往長達幾百甚至上千年。

如此的蠶食策略纔不會引來星球意志的反彈,直至最後將星球意志同化。

仙羅帝國的帝星、主星,都是長期同化的產物。

在這個過程中,急功近利是最要不得的,哪怕能得逞一時,終將付出更加高昂的代價,所以在帝國之內,對天地人靈四體平衡法則的宣揚從來都是正統。

萬尚志告訴聶鋒這些,是他身爲傳道者的責任和義務,不單單是對聶鋒,對門下所有的親傳弟子都是如此,尤其是那些剛剛成爲星武者的新人。

年輕人往往不知道天高地厚,猛然間獲得超越凡人的力量,很容易迷失自我。

很多前途無量的星武者,就是犯下了這樣的錯誤,結果很快就夭折隕落。

唯一的例外恐怕只有戰爭了,戰爭對人道的破壞很大,但在某種程度上又符合天、地和靈之意志,因爲人太多了對三者都是威脅,而戰爭在很大程度上能夠消滅多餘的人口。


四體平衡法則的深奧玄妙,花上三天三夜都講不完,萬尚志並不是研究法者的帝國學者,所以他只能向聶鋒闡述最基本的道理。

但足以讓聶鋒受用無窮。

而除了四體平衡法則之外,萬尚志也跟聶鋒說了很多身爲星武者必須要知道的常識,包括星武者的實力等階、功法祕技的層次劃分以及本命元星、星輪、星能等等方面的內容。

然後他又跟聶鋒講述了南遠城、浩元星甚至仙羅帝國的情況。

正是通過萬尚志的這番講道,聶鋒對於自己所在的這個世界以及星武者有了全新的瞭解,原先心裏面蒙着的霧紗霍然揭開,自身的視界都隨之清晰起來!

從早上到下午,兩人一直坐在修煉靜室裏講述和聽問。

末了,聶鋒起身恭恭敬敬對萬尚志行禮道:“弟子聶鋒,多謝館主傳道解惑。”

不管萬尚志對他存有什麼目的,但這份引領之恩,聶鋒記在了心裏。

有仇報仇,有恩報恩,聶鋒從來都是個恩怨分明的人!

萬尚志嚴肅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說道:“傳道我是沒有資格的,星神之下皆是螻蟻,我只能將自己知道的一點事說給你聽罷了。”

聶鋒恭謹的態度讓這位武館之主很是滿意。

“明天早上你再來,我正式傳你通脈結輪的高階功法!”

—————-

第一更送上,票票在哪裏? 翌日早上,萬安武館,同一間修煉靜室裏,聶鋒和萬尚志對面而坐。

昨天是萬尚志爲聶鋒講道,今天他則是向聶鋒傳法。

通脈結輪的星功法!

正所謂法不傳六耳,星武者傳授弟子星武技主要有三種方式,分別是口傳、心授和封印,口傳就是面對面講解功法祕訣,需要弟子自己用心記憶和領悟。

而心授則要直接許多,星武者將自己掌握的武技功法以及修煉心得,藉助星能祕術直接灌輸給弟子,烙印於後者的神魂記憶之中。

兩者有着極大的差別,口傳可以傳授星武者記憶裏的任何星武技,並不需要自身也能施展出來,心授則截然相反。

但心授的傳藝效果比口傳要強上太多,弟子擁有了師父所灌輸的功法祕訣和修煉心得之後,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掌握這門星武技,堪稱是速成之法。


當然想要將功法徹底融會貫通,還是需要自身不懈的努力修煉。

至於最後一種封印,指的是星武者採用同心授相同的手段,將記憶經驗封印於特製的能核之中,長久地保存起來,幾百甚至幾千年都不會消失。

那麼得到這塊封印能核的星武者,就能通過這塊封印能核來感悟內藏功法,汲取經驗記憶,直至封印能核的效能消失。

口傳、心授和封印,各有各的好處和弊病,五千年來那些強大的星武者們,正是依靠這三種方式將自己創立的星武技傳承下去,讓人族的光輝遍及星海。

另外口傳的功法也有紀錄於典籍之中的,不過寫成文字的功法祕籍最容易被人偷竊、抄寫甚至篡改,所以通常只有入門基礎或者低階的星武技纔會編成書冊。


有些利慾薰心之輩將抄來的功法大量複製,冠以神功祕法的名頭加以兜售,有些缺乏經驗的星武者貪圖便宜,還以爲撿了個大漏,結果往往是上當受騙,甚至因爲抄寫的功法存在錯漏導致修煉的時候走火入魔!

真正可以購買的是封印能核,不過封印能核的價格非常昂貴,因爲星武者灌注一門星武技到能核之中,需要耗費大量的精氣神,某些高階的功法甚至需要損耗壽命或者本命星元才能完成。

心授同樣如此,不是親傳弟子,任何一位星武者通常都不會採用這種傳藝法。

聶鋒並不是萬尚志的親傳弟子,當然就沒有這樣的待遇了。

而且他傳授給聶鋒的這套虎煞星功法,他自己並沒有修煉,也無從心授。

功法全篇一千七百五十三字,萬尚志一字一句講述給聶鋒。


星武者的記憶力遠比普通人來得強大,只要烙印在神魂之中,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除非是神魂遭到重創。

聶鋒將口訣牢牢記在心裏,又在萬尚志的要求下複述了三遍,確定沒有任何的遺漏和錯誤之後,他纔開始爲聶鋒講解功訣的修煉法門。

雖然萬尚志自己沒有修煉虎煞星功法,可他本身是頂級白銀武士,指點聶鋒這樣還未入門的星武者綽綽有餘。

尤其是通脈結輪的訣竅,對聶鋒而言是最爲寶貴和實用的。

這就是有人指路和無人教導的巨大區別,如果聶鋒找不到萬尚志這樣的傳藝者,那他到死都有可能無法完成通脈結輪,成爲一名真正的星武者。

萬尚志也沒有給聶鋒講太多的東西,基本都是涉及通脈結輪相關的內容,還有他對虎煞星功法的理解和闡釋。

這位萬安武館的館主最後說道:“這套高階的虎煞星功法,我已經全部傳授給你了,能不能修煉成功,還得看你自己的努力。”

“這間靜室暫時就歸你使用,直到你凝練出虎煞星輪爲止,記住修煉功法切忌焦躁冒進,水滴石穿最重堅持,我已經吩咐武館其他弟子平時不要干擾你。”

聶鋒俯首行禮:“多謝館主。”

萬尚志擺了擺手說道:“不用謝來謝去的,你能早日修成虎煞星輪,纔是對我最大的回報,來日方長,你現在專注修煉就是了。”

“另外你要記住…”

他的神色變得嚴厲無比:“法不可私傳,這套虎煞星功法沒有我的准許,你不能傳授給任何人,最親近的人也不行,否則我能傳授給你,也能收回來!”

收回功法是星武者對弟子門徒的最重懲戒之一,差不多就是打成廢人了。

聶鋒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星神在上,弟子聶鋒在此立誓,不得允許絕不私傳虎煞星功法,如有違誓天地不容!”

萬尚志盯着聶鋒的眼神頓時變得柔和無比:“你記住就好,其實也不用立誓。”

星武者向星神立誓是很嚴肅的,尤其是對聶鋒這樣的低階星武者而言,一旦破誓就會產生心魔障礙,雖然不會真的天誅地滅,但以後想要突破修爲境界,那就難上加難。

星神代表着天道星海意志,而星武者的本命元星正是虛空星海里的星辰。

這個武道常識還是萬尚志剛剛前面告訴聶鋒的,結果現在就被聶鋒給用上。

萬尚志的本意也是如此,他沒有直接讓聶鋒立誓,正是想看看後者有無自覺。

聶鋒的表現讓他非常滿意。

伸手拍了拍聶鋒的肩膀,萬尚志說道:“好了,現在差不多午時了,你先去吃飯吧,到下午再修煉不遲,有什麼疑問直接來找我就行了。”

聶鋒點了點頭:“弟子知道了。”

萬安武館給所有弟子提供一頓午飯,而親傳弟子就住在武館之中,聶鋒作爲首席門徒,同樣能夠享受到等同親傳的待遇。

不過他還是選擇住在自己的家裏,方便看顧嫂子和兩個小侄子。

這是聶鋒奪舍聶二娃所欠下的因果,必須要償還的。

否則很有可能成爲他的心魔障礙。

沒有人告訴聶鋒這一點,但冥冥之中似乎有某種意志存在向他提出了警示。

而對於聶鋒來說,這個世界的神奇和奧妙,纔剛剛對自己顯露出了冰山一角。

他的武道之路不過剛剛起步!

————–

第二更送上,繼續求票! 靜室之中,聶鋒盤腿坐在地席之上。

這已經是他在靜室裏面修煉的第三天,正式成爲萬安武館首席門徒第四天。

前兩天,聶鋒沒有急於修煉剛剛掌握的虎煞星功法通脈結輪,而是反覆推敲這套功法的法門訣竅,遇到任何的疑難問題就向居於內堂的萬尚志請教。

萬尚志則是傾囊相授悉心指點,沒有任何的私藏。

高階的虎煞星功法比聶鋒原先修習過的《太上感應篇》要複雜深奧多了,尤其是關鍵的通脈結輪法門,讓他領悟起來頗爲吃力。

正是因爲如此,所以聶鋒反而不敢大意,沒有充分的準備不輕易開始修煉。


雖然說通脈結輪對星武者沒有什麼危險,最糟糕的情況也不過是行功失敗導致經脈損傷,修養一段時間就能夠恢復過來,不存在走火入魔的可能。

但是聶鋒的性格堅毅果斷,卻從來不打無把握的仗,當年在地球上到處歷險都始終安然無恙,除了自身的實力足夠強悍之外,心思縝密也是關鍵的因素。

至於那次他在苗疆遇險,完全是意外中的意外,誰能想到泥潭之中居然潛藏着一頭如此兇悍的大蟒?

如今在這個世界裏剛剛開始接觸更加高深層次的武道,自當持如履薄冰之心,行勇猛精進之事,無懼無畏不驕不狂,謀定而後動!

凝神靜氣,將所有的煩思雜念通通排除於外,虎煞功法全篇一千七百五十三字在聶鋒的識海之中悄然浮現而出。

星武者體內有“兩海”,其一是居於頭顱之內的“識海”,神魂意識寄存之地。

其二是體內“心海”,位於心臟要害,本命元星的所在,星武者力量之源。

按照聶鋒的理解,識海相當於腦海,心海那就是人體小宇宙,各有各的玄妙。

而藉助功法,星武者通過識海完美地控制心海,爆發出不可思議的力量!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