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兵開着車拉着這個性感妖冶的女人向村裏駛去,準備取出埋在地下室裏的鑽石給魅做一套首飾,讓她能夠隨時擁有充足的能量。

“我知道你的想法,我可以幫你實現。”魅一臉認真的盯着管兵說道。

“恩,我知道你知道我的想法,不過你有把握能實現麼?”管兵問道。

“你無非就是想有錢,有很多的錢,當一個人有了足夠的錢名氣自然也就出去了,如果有了名錢自然也就來了,所以你的夢想有錢、出名根本就是一個而已。”魅說道。

“恩,對,接着說。”

“想有錢很容易,任何文明想要真正賺錢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有別人沒有的東西。”魅認真的盯着管兵說道:“也就是你們人類所說的壟斷。”

“對,但是你怎麼壟斷?現在人的聰明程度和科技水平已經不可小窺,華夏大地又是人才輩出的地方,仿製一個東西簡直跟玩一樣。”管兵認真的說道。

魅充滿誘惑的笑了笑說道:“哼,那只是你們人類的東西。憑我記憶中的東西,隨便拿出一兩樣來就夠你們人類研究個一二十年的,仿製?恐怕就是給你們圖紙讓你們光明正大的製造也不一定做得出來。”魅傲慢的扭過了頭。

管兵眼前一亮,但是沒有再言語,直到開車拉着魅駛在了通往東馬村的鄉間公路上時才問道:

“我不知道憑你的本事爲什麼還要跟着我?現在你也知道哪些鑽石藏在哪裏,你完全可以自己去取出來使用。”

這個外星人的高科技電腦有着非凡的本事,就光憑能夠任意變形和讀取別人思想的本領也足夠傲視天下,但是她卻要做自己的跟班,這到底是爲什麼?

有些事情是要提前研究明白的,不然以後萬一做了無用功找誰哭去……


“因爲你身上有我需要的東西。”魅毫不猶豫的說道。

“你需要的東西?”管兵不解的問道。

“對。雖然宇宙萬物中有很多能夠自身分裂繁殖的物種,但是任何一種高級的智慧文明物種都是通過兩**配繁殖才得以延續生命的,而我們也是如此。”魅認真的看着管兵說道:“我的另一半就在你體內。”

“……”管兵突然想跳車,她的另一半在自己體內,這是什麼意思?

雖然知道她指的是自己體內的那種神祕生物,但是聽上去就好像自己霸佔了她的男人妨礙了她傳宗接代一樣……哥不是那種人啊……

“你不必鬱悶,這是必須的,因爲他只有寄生在你體內才能存活。”魅微笑着解釋道。

“寄生?難道你的那個他是寄生蟲?”管兵驚到。

“不是,實話說我們是一種母系社會,雌性生物擁有高度發達的羣體智慧和繁衍能力,而雄性生物只能靠寄生在別的生物體內存活,他們只負責生育。我想要繁衍生存下去只能依靠你供養着我的另一半,所以我只能好好伺候你,讓你滿意,按時施捨我一點點傳宗接代的東西。”魅面帶微笑的說道。

“……”這個問題似乎很嚴肅啊,傳宗接代的東西怎麼能隨便施捨呢?萬一子孫滿地怎麼辦?

突然管兵想到一個問題……

“那麼維利亞呢?她體內不是也有你們的……另一半麼?你能不能跟着她?”管兵心想這麼好的助手不能自己獨享,既然有這個可能,那麼讓維利亞也多一位牛逼的助手多好。

魅咯咯~笑了起來,笑了好一會才說道:“你這個人有時候傻得可愛,你們人類時如何繁衍的你知道不知道?”

“當然知道,不就是那個精子和卵子走在一塊然後那啥麼。”管兵展示着自己僅有的生物知識道。

“那你知道不知道你們人類的雌性個體每次能排出多少生殖細胞?”魅一臉認真的盯着管兵。

“每次一到兩個特出情況除外。”魅沒有等管兵絞盡腦汁的費勁思考,接着說道:“而你們雄性人類每次卻能排出幾億生殖細胞。我們這個物種的雄性個體每個只能附着在一個你們的生殖細胞上才能活着排出你們體外,你想想,我如果去跟着你的維利亞,每個月只能得到一兩個繁衍細胞,我還怎麼存活?”

魅突然兩眼放電的盯着管兵說道:“但是跟着你就不同了,產量高、數量多、頻率快,完全能夠滿足我們繁衍的需要。我爲什麼能從那麼個小球變成這麼個大美人,就全靠你和李子琪所賜,話說回來我還要謝謝李子琪呢,我爲我剛纔和她過不去向她道歉,咯咯咯咯~”魅再次嬌笑起來,花枝亂顫臀波乳浪讓管兵不免多看了兩眼。

看來她從小球變成這麼大一個人還是靠李子琪爲自己出貨後吐到圓球上才做到的,自己的億萬子孫被圓球吸收,她才得以繁衍成這麼大一個美女。

管兵思索了一下問道:“這麼說,我還得按時……給你點那東西?”

“怎麼?你不願意?我現在可是和你們人類一模一樣,而且還可以根據你的需要改變容貌形狀,你是喜歡性感、清純還是狂野?只要你想一想我就可以滿足你你的任何要求,想大就大,想小就小,絕對不會比趙雪茹、維利亞和李子琪差,哦對了,還有個李夢真呢,咯咯咯咯~”魅再次嬌笑起來。

管兵對她的話深信不疑,他可是見證了魅現在形象的誕生,絕對是想怎麼變就怎麼變。

“實話說我們是無所不能的,但卻有兩個限制條件,一個就是需要你來給我提供另一半,另一個就是需要哪些特殊的鑽石折射出一種特殊波段的光來給我們提供能量,就跟你們吃飯一樣,沒有能量我只能慢慢縮小最後完全消失掉。這次如果不是你及時從水底把我們打撈上來,我們很有可能會滅亡掉,你是人家的救命恩人,小女子無以爲報只能以身相許了,咯咯咯咯……”

魅的放蕩讓管兵有些受不了,心裏大罵着你還不如就滅亡掉算了,但是一想到人家能探測到自己的想法,又頗感尷尬。

但是魅卻並沒有表現出任何不滿,因爲她知道管兵捨不得,捨不得讓自己滅亡,因爲自己能夠幫他實現自己的夢想,還能滿足他更多的慾望,對一個能夠滿足自己所有需求的人,他怎麼會捨得讓自己滅亡呢。 在這個人們都忙着追求利益、虛僞無情的社會裏,最需要的是什麼?是忠誠。男女之間的忠誠、上下級之間的忠誠、朋友之間的忠誠、夥伴之間的忠誠,忠誠是需要建立在一種利益對等的關係上的,這種對等不是公平,而是一種滿足。

魅因爲管兵能夠讓她繁衍生息而忠誠,而幫他實現他的夢想來換取他的忠誠,所以魅是不會背叛管兵的。

二人乘車來到了東馬村,順利取出了鑽石,用個布兜裝着放進了車裏。然後提着從開發區買的禮物去拜訪了一下親戚們,在老村長等人誇獎的開心下和劉奶奶逼問的尷尬下度過了一個快樂的中午,下午便開車和魅回到了琴島市,找陳莎莎加工一批首飾出來給魅佩戴。

在車裏,魅挑了一顆最大的鑽石,在管兵面前融進了她的肚子裏,對管兵說道:“留着備用。”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王濤和陳莎莎在百媚嬌珠寶公司裏面如膠似漆,兩人互相欣賞相見恨晚,已經在商討領證轉正的問題了。管兵的到來雖然讓王濤很高興,對管兵爲什麼沒和他們商量擅自取出所有鑽石送給一個女人並沒有太在意,因爲這些鑽石已經被各方勢力盯上是大家都清楚的事,既然管兵又膽量拿出來光明正大的用,那總比放在那裏暗無天日要強。

管兵再次來到了王怡家,非常坦然的坐在了王怡面前,魅則真的象一個標準的祕書一樣雙手交叉打在小腹處站在管兵身後,冷冷的盯着同樣冷冷的盯着管兵的王怡。

“取出來了?”王怡問道。

“嗯。”管兵彈了彈菸灰。

“在哪?”王怡忍不住問道。


“在你眼前。”管兵笑眯眯的說道。

王怡皺了皺眉頭,不明所以。

管兵沒有說話,沉默不語,只是用手指了指身後的魅。

王怡盯着這個性感妖嬈的女人上下打量了好幾遍,感覺這個女人身上應該沒有地方能藏下一個籃球大小的東西而不被自己發現。

“難懂是她?”王怡突然吃驚的問道,因爲她突然意識到,這個女人也許就是由那個圓球變得,雖然這聽上去十分詭異難以相信,但是世間有多少難以琢磨的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也不差這一件。

王怡盯着魅看了好一會,又看看管兵,再看看魅,再看看管兵……

突然魅說話了。

“別打歪主意,我不會讓你們傷害他的,如果他死了,你們都得給我們陪葬。”魅冷冷的說道。

王怡再次皺了皺眉頭,她剛纔只是想了想如果這個魅就是那個眼球,那麼是不是意味着管兵已經失去了作用,可以抹去保守祕密了……

“你心中所想我一清二楚,你不就是想要除去他好保守祕密麼,我實話告訴你,我們兩人是一體的,他在我在,他亡我亡,而且你們都要給我們陪葬。”魅的眼神冷冽且富有殺氣,讓王怡不禁打了個寒顫。

王怡吃驚的看着魅,但是很快便噗嗤~一聲笑了。

“呵呵呵呵……小妹妹很聰明,不知道你怎麼證明你就是那個——球,雖然這麼說你有些不太禮貌。”王怡剛纔就要接受這個美女就是那個圓球所變了,但是突然清醒了過來。

這麼荒謬的事情怎麼能相信呢。眼前這個美女似乎深諳人心,能夠猜到他人心中所想,但是這並不能代表什麼,頂多證明她對心理學比較有研究罷了。

管兵突然發話:“如果我跟你說她就是那個球變得,你信麼?”一臉認真的盯着王怡。

王怡收起笑容,和管兵對視了一會,搖了搖頭。

沒必要騙他,不信就是不信,太匪夷所思了。

管兵站起身,微微一笑說道:“我也不信。有件事求你,我想買塊地開個公司,既然你們龍騰集團那麼大的本事,我想這點小事你們肯定能搞定。我看中了一塊地,下週一開始拍賣,我不想花太多的錢,因爲我比較守財。但是我也不想接受別人的饋贈,因爲我不想欠人情,如果你能滿足我的這個要求,那麼我就會考慮一下和你們合作的事兒。好了,王總忙,我就不打擾了。”管兵帶着魅轉身離去。

王怡冷冷的瞪着管兵,書房的門吧嗒一下關上了,王怡掏出手機撥了出去。

管兵帶着魅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轉着,因爲不知道去哪裏好,以前自己獨身一人想去哪裏去哪裏,自由自在。現在身邊多了魅這個漂亮女人,說實話還真不知道該去哪裏了。

“唉~真後悔沒買套房子,現在身邊跟了個大美人,就是想找個地方親熱親熱都沒地方,還是找個酒店吧。”管兵無奈帶着魅住進了琴島大酒店。


“魅,能跟我說說以前的事麼?”管兵側躺在牀上看着慵懶的側臥在沙發上的魅。

“上一個主人是一個比你們高一級的文明,當初他們只是把我當成一個電腦來用,我是一艘飛船的控制電腦,負責接收他們的指令,經過處理後用最佳的方式達到他們的要求。又一次他們來地球觀察你們這種智慧生物的生活方式,但是不知什麼原因出了故障,我被從飛船裏甩了出去,掉到了那個水潭裏。當時辛虧我是被那些鑽石包裹的,不然恐怕在大氣層中就已經焚化了。”魅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自己是如何來到地球的。

“哦,那麼那個文明很發達麼?”宇宙的奧祕從古到今都沒有人研究明白,雖然現代人類科技發達,但是也對到底有沒有外星生物沒有一個確切的結論。雖然世界各國都多多少少透漏了一些關於地外文明的消息,但是從沒有真正光明正大的公佈出來過。

但正是因爲這樣遮遮掩掩,勾起了民衆的好奇心,普通民衆對地外生物的好奇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任何文明都是通過不斷的進化演變而來的,那個文明確切的說比你們要發達的多。那個文明經過了三千年的發展,已經熟練的掌握了空間技術,能夠自由的在宇宙中遨遊。對於你們來說,他們就是神一樣的存在,不管是文明、社會、科技、軍事,都不是你們人類所能企及的。但是好在他們不是個好戰分子,雖然當時發現你們的時候地球還沒有象現在一樣被破壞的非常嚴重,但是他們發現這顆星球上面已經孕育出文明後便放棄了第這顆星球的佔據,而是默默的看着你們一步步的發展進步。但是按我的計算來看——當初還不如把你們消滅掉。”魅毫不客氣的說道。

管兵無言以對,人類對地球的破壞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瘋狂,如果自己也是那個文明的人,恐怕也會同意魅的意見,還不如當初把人類滅亡,佔據這顆資源豐富美麗富饒的星球。

“難道不是每個文明都會經歷這樣的情況麼?雖然人類做的的確有點過分,但是同樣也促進了科技的進步不是麼?”管兵輕聲問道,在一個高級文明的電腦面前爭論,管兵覺得自己沒有充足的底氣。

“我問你一個問題。”魅笑笑問道:“如果你們人類現在發現了一顆新的星球,和當初你們地球沒有被開發時一模一樣,你們人類會怎麼做?”

“……”

“我估算過,會有60%的可能佔領那顆星球,即使會保留那顆星球上的文明,但是也不會讓他們自由的發展。30%的可能是和平共處,10%的可能會僅僅一個旁觀者的身份看着他們發展進步。”魅盯着管兵說道。

“90%的機率會影響那個文明的發展進步麼?”管兵問道,然後點了點頭,他相信人類乾的出來,因爲人類時貪婪的。

“那麼你如何看待人類呢?”管兵又問道。

“聰明、睿智、但是富有攻擊性,貪婪——而且無恥!”魅總結道。

管兵想了想,的確如此,不過她說的只是人類的劣根性,很多優點還是沒有說出來的,比如無私、善良、重情……

魅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你說你能幫我實現我的夢想,能具體說說麼?”管兵問道。

“太簡單了,我給你個你們人類現在沒有的東西,你做好了拿出去賣不就行了,保證暢銷。”魅輕鬆的說道。

“呃~是什麼東西?”管兵問道。

“武器,激光槍、粒子炮,隨便你挑。”魅說道。

“……”先不說這些東西的危險性能不能導致人類的滅亡,憑人類現在的水平能做出這種東西麼?

“龍騰集團不就是軍工企業麼,你跟剛纔那個女人說,你出技術,他們出人出設備,他們肯定高興。現在他們的技術水平受塔羅的制約,早就心生怨恨了,這次你拿出比塔羅他們更好的東西,他們肯定眼紅。”

“這我倒是信,但是我不想成爲一個罪人。我想出名,但不是罵名。我想成爲別人一提起來就挑大拇指的人,而不是一個被人指着鼻子罵孃的人。”管兵思索了一下問道:

“比爾﹒蓋茨斷言:下一個超過他的富翁一定出自基因生物領域,有沒有這方面的東西?改善人類健康問題,讓所有人都免除疾病的痛苦我想不管是誰都會感激我吧?”管兵呵呵笑着,臉上的表情像極了剛纔魅說過的一個詞“貪婪”。 魅微微一笑說道:“你的這個想法我很支持,現在你們人類已經到了一個發展的瓶頸,各方勢力都爲了地球上那點有限的資源而瘋狂收集甚至是劫掠,特別是能源方面,石油已經開採的無以爲繼,但是新能源的開發利用卻跟不上人類發展的需要,所以你們有些國家就拼了老命去搶那點石油。如果現在出點新式武器啥的被他們得到,你說他們會不會引發戰爭一統全球?”

管兵聽完很認真的點了點頭,自己以前出任務的時候什麼任務沒出過?說實話還不是爲了國家利益麼。華夏國還算好的,爲人類發展考慮的多一些,一般不會傷害到人類的安危。那些瘋狂的資本主義國家豈會顧得上那麼多?在利益的趨勢下必定會讓他們陷入瘋狂。

魅突然站起來走到牀邊趴了上去,打開的領口裏露出了大片的粉肉和深邃的溝壑,伸出一根手指挑着管兵的下巴眼睛含水的說道:“不過你應該想清楚,他們的瘋狂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必須有讓所有人都忌憚的東西,但是如果是你擁有了這種東西,讓所有人都怕你,你認爲這個世界會如何發展?”

管兵皺了皺眉頭,雖然魅性感妖豔的確是自己心中完美的女性,但是不管怎麼說她也是個外星生物組成的,並不算是真正的人類,對自己做出這種挑動的動作讓自己十分別扭。

管兵向後抽回了頭部,離開了魅的手指,說道:“你說的很對,如果全世界只有我一個人有槍,那麼誰也不敢惹我,但是我現在沒把我駕馭,所以還是不考慮那些了。還有……以後不要對我做這麼惹火的動作。”

“咯咯咯咯……”魅聽到管兵的話大笑起來,笑的前仰後合花枝亂顫,女性的優勢部位展漏無疑,上彈下跳惹人注目。

“你知道麼……”魅止住笑聲說道:“我這個族羣已經存活了一百萬年了,爲幾百個高級文明服務過,但是我最喜歡的卻是你們人類,說白了就是你,你知道爲什麼麼?”

管兵茫然的搖了搖頭,雖然自己不能接受魅的挑逗,但是並不代表魅沒有吸引力,她的身材、樣貌、表情、動作、姿勢無疑都是充滿誘惑性的。

魅笑盈盈的盯着管兵說道:“因爲只有你們人類有愛情這東西。那麼多的高級文明雖然他們也有感情,但是卻沒有愛情。他們對於繁衍後代的行爲看的就像你們喝水吃飯一樣平淡,因爲每個種族繁衍後代都是最原始最本能的行爲,有的文明對繁衍這件事竟然有嚴格的規律性,只要到了時間,不管站在眼前的異性是不是認識、有沒有感情就可以接受對方的交配,因爲在他們眼裏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是你們人類卻不是,你們竟然把繁衍後代的事情感情化,沒有感情的雙方不會發生實質性的交配,我說的實質性就是那種純粹爲了後代的交配行爲。把這種必然的行爲賦予了感情化,讓人們在做這件事的時候帶上了感**彩,雖然這對一個文明的繁衍會有所阻礙,不過——真的讓人有一種別樣的感覺。”

管兵撇了撇嘴,到底沒好意思把:“你又不是人”這句話說出嘴,不過他知道魅肯定知道他要說什麼的。

“如果人類真的到了那種可以無所顧忌的交配程度,那麼人類早就滅亡了,先不說各種疾病,光地球這點點地方擠也擠死了。”管兵不滿的說道。

“哦~呵呵呵呵~~我到時忽略了一點,他們那麼做的時候文明程度都已經達到了一定的高度,人口已經不是問題了,反而人口數量卻成了關鍵。你想想,如果你們人類現在找到了另一個星球,適合人類居住,你們需要移民過去,你們現在的生育還會管的那麼嚴格麼?”魅側躺在牀上,臉上帶着嫵媚的笑容。

管兵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這個傢伙跟自己討論了大半天的人口問題到底是什麼目的?難道是……

魅衝管兵點了點頭說道:“我就是想要體驗一回你們人類的那種有感情的交配方式。”然後伸出嬌嫩的舌頭舔了一下自己嬌豔的紅脣,眼睛衝着管兵眨了眨,胸部悄悄的挺了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