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行,既然大家都同意,那麼我們現在就出發,我們不知道寶物在哪裏,可是有人會帶着我們去找。我們就跟在剛纔的那些人,一定就可以找到寶物的地點。不過,既然他們都知道,就一定還有着別人也知道,我們就要趁着他們打起來的時候,趁亂出手。”

皓陽對着衆人一點一點的分析現在的局勢,對着衆人說應該怎麼辦。衆人聽着皓陽的分析,紛紛的贊同。每一個人看向皓陽的眼神都變得崇敬。現在的皓陽在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是真正的領袖。

“好了,那麼我們就出發,替慕雪拿到那個寶物吧。”

“好!”


衆人緊跟着皓陽的步伐,向前前進。

“二叔,我父親在哪呀?”火青峯跟着火羽走了很遠,實在忍不住,對着火羽問道。

“青峯,你彆着急,在有一會,就到你父親那裏了。咱們再快一點就行了。”火羽回頭對着青峯說。

“停下,不要前進,快警戒!”火羽突然停了下來,對着周圍的護衛說道,身上的火元素此刻也變得異常的狂暴,彷彿如臨大敵一般。

“沙沙沙。”樹林中傳出聲音,隨着聲音的響起,樹叢中漸漸的走出了幾個人影。

“火羽,你就是這麼對待朋友的嗎,雖然咱們倆家有着恩怨,不過畢竟都在雲城裏帶着,怎麼說也不至於這麼樣子吧。”

一道有些陰柔的聲音從那些人影中傳了出來,接着一道有些偏瘦的身影走了出來。

“是你,夏月,沒想到你們風羽閣的人回來這裏,不過你們來這裏幹什麼呀?”此時的火羽心中仍然沒有放鬆警惕,身上的火元素沒有絲毫散去的意思。

“火羽,話可不能這麼說呀,既然你們都可以來這裏,那麼我們爲什麼不能來,這裏還不是你們火雲山莊的地盤吧,既然不是,那我來了又如何。”

“那我們就不打擾你了,在下告辭。”就在火羽準備帶着衆人走的時候,後面突然傳出一句話。

“不過,就是不知道那個寶物的信息你們要不要了?” “不過,就是不知道哪個寶物的信息你們要不要了?”夏月漫不經心的的說着,不是還用纖細的玉手撫弄自己的秀髮。好像那件寶物,她們風羽閣一點都不想要這件寶物似得。

不過,火羽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前進的步伐突然的怔了一下,火羽的面色有些變化,不過,火羽畢竟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所以神態很快就變了回來。

“夏月,你說的話我有些不明白呀,什麼寶物,難道在這個森林裏還會有什麼寶物,如果有的話,那早就應該被別人拿走了吧,夏月真是說笑了。”

“唉,看來火羽你也沒有什麼誠意,我話都說到了這個地步,沒想到你還是什麼都不說,那行吧,不過,你大哥出了什麼事情,就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呀,畢竟是你自己不承認,那麼和我也沒有關係。”夏月漫不經心的在那自顧自的說道。

“你說什麼!我父親到底怎麼了。你趕快說呀。”

火青峯聽到自己的父親有危險,此刻也失去了理智,瘋了一樣的對着夏月喊道,一點沒有了自己應該有的身份。

“青峯,你給我冷靜一些,現在的你像個什麼樣子。”火羽看到現在的青峯,心中有些生氣,趕緊的制止青峯。

“火羽,怎麼了,都到了現在還是不想說嗎,這裏面有寶物的事情不光你們自己知道,雲城裏面,只要略微有一點實力的人,現在都知道這裏有着寶物,現在,我想已經有許多的人朝着這裏趕來,不出兩天的時間,這裏將會人山人海。”


火羽聽到這些,心裏有着一些不相信,可是仔細的想了想之後,又覺得夏月說的也許是對的,因爲她沒有必要來騙自己,再說了這樣也有損風羽閣的聲譽。畢竟風羽閣最爲注重的就是自己的聲譽。

“那夏月姑娘,你剛纔說我大哥有危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還請你詳細的說明一下。”此時的火羽沒有了開始的高傲,語氣上也改變了許多,就連稱呼上也有了變化,稱夏月姑娘。

“看來你們的情報還是做得不夠徹底呀,只知道這裏會有寶物出現,卻不知道這個寶物想要拿到的兇險程度。”夏月微微的搖了搖頭,對着火羽說。

“那在這裏,還希望夏月姑娘可以詳細的說明一下。”

“你們的消息確實沒錯,這裏的的確確將會有着寶物出現,從我們的情報來看,這個寶物和火屬性魔法師配合,會有很強大的效果,所以以我的角度來看,你們火雲山莊拿到這個寶物是最合適的。”

“沒錯,我們的消息也是這樣,那個寶物對於火元素的魔法師來說會是一個非常好的利器,在以後的修煉一途上,也會有着不錯的效果,所以我和大哥這次纔會一起出動,希望可以奪取這個寶物,交給青峯。”此話說完,火羽還看了青峯一眼,眼中盡是關愛的神色。

“你們的想法固然不錯,不過你們知道其中的兇險程度嗎?”

夏月的話剛一說出口,火羽等人的神色都爲之一變。

“希望夏月姑娘可以明細的說一下,如果這一次我們可以奪取寶物,那麼來日我們火雲山莊必將登門道謝。”話說完,火羽對着夏月抱拳道謝。

“你儘管放心,這一次我回來,也是我們閣主叫我來的,他給我的話就是儘可能的幫助你們奪取那件寶物。”

夏月此話一出,火羽以及其餘的人都愣住了。誰都沒有想到風羽閣的人會主動來幫助自己。

“你不要懷疑,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們閣主的意思就是不希望有着其他的勢力突然插手進來,閣主也怕日後會有另外的一個勢力突然崛起,打破雲城現在的平衡。因爲如果有着一方勢力突然介入的話,到時候肯定會引起一場爭奪地盤的戰鬥,我們閣主不想看到這樣的局面。”

“真是沒有想到,風閣主會如此的爲雲城的百姓着想。請夏月姑娘 放 心,如果我們火雲山莊 最後真的奪取了寶物,我們火雲山莊一定會爲了雲城的和諧盡心盡力,維護好現在的和平,這一點請風閣主儘管放心。”

“既然火羽大哥都這麼說了,那麼這一次我們風羽閣一定會協助你們奪取寶物的。現在,我就和你們解釋一下歐文剛纔爲什麼會說的大哥會有危險。”

火羽一聽到這件事情,心中不免擔心了起來,看來火羽和他大哥的感情還是非常的好呀

“雖然這個寶物來奪取的人數比較多,可是這裏的危險程度同樣的很驚人,所以這一次我把我們風羽閣的擅長機關的人都帶來了,不過,根據我們的情報分析,這個寶物的準確位置就在我們的腳下,也就是說,我們的腳下有着一個遠古的遺蹟,而寶物就在這個遺蹟裏面。”

火羽聽到這些,也微微的點了點頭,同時也同意了夏月的話,這個寶物確實不是那麼好拿的。

“這一次來的勢力,沒有一個比你們有實力,可是也保不齊他們會聯手,所以這次你們也要帶上我們一同前去。”

“這個好說,一點問題也沒有,這事就這麼的定了。夏月姑娘還有什麼話,接着說。”火羽十分恭敬的對着夏月說。

“既然是遠古的遺蹟,我想裏面的的東西一定不少,如果有我們能夠用得上的,還希望您能夠讓給我們。”火羽聽到此話後,也是點頭,同意。

“那件寶物就在遺蹟的最深處,不過具體的位置我們不清楚。但是有一點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們,既然這個寶物是火屬性的,那麼,等到了遺蹟中,我們只要跟着火元素最爲濃烈的地方走就對了。”

火羽不由的在心中讚歎了夏月的聰明,正如夏月所說的,跟着火元素最濃烈的地方走,應該就會找到那件寶物。

“不過,在那寶物的地方,有着一隻魔獸守護着那裏,那個魔獸就是,火眼碧晶獅。”

夏月此話剛一說出口,火羽等人的身上不由自主的冒出了冷汗,雙腿已經有些打顫了。 “火眼碧晶獅,怎麼可能,夏月姑娘,你沒有開玩笑吧,這怎麼可能呢,那裏怎麼會有這種魔獸?”

此刻的衆人都是有一些迷惑,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會讓火羽這麼的害怕,就連火青風也是一頭的霧水。

火眼碧晶獅,是一種火系的變異獸種,一般只會有火眼獅,可是萬事都沒有絕對的。火眼碧晶獅就是其中的變異,也是其中的王者。變異後的火眼碧晶獅不光是具有火屬性的,還具有土屬性的防禦力,和雷屬性的狂暴。相當於一個魔獸自身可以匹敵三個屬性的魔法師。

“不過火羽大哥你放心,現在的火眼碧晶獅還只是處於幼年期階段,現在只是相當於一個魔導師的實力,不過由於自身屬性的緣故,一般的魔導師還真的打不過它,不過你我聯手,加上各自的手下的拖延,我們應該可以獲取寶物。”

“那行,就這麼決定,我們的人一定會和你們的人聯手的。”此時的火羽信心高漲,他相信就憑藉現在衆人的實力,沒有人可以阻擋他們。

“夏月姑娘,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趕緊出發吧,和我大哥他們會合,這樣我們還可以制定以下計劃。”

女主她忙著做好事 行吧,既然這樣,那我們就趕緊走吧,和火雲山莊莊主匯合。”

夏月帶領着衆人跟隨者火羽等人的腳步衝進了森林了。

“看來我們這一次的奪取寶物的計劃有一些麻煩,看來我們要好好的想一下計劃吧。”

皓陽從樹林中走了出來,看着火羽等人離開的方向,皓陽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皓陽,你說怎麼辦,我覺得這件事情不太好辦呀。”大哥林飛拍着皓陽的肩膀,對着林飛說。

皓陽坐在地上,不說話,一直微微的皺着眉頭,靜靜的思索着這件事情。其他人看到皓陽的樣子也就沒有去打擾他。都坐在地上開始冥想。

衆人就這樣,靜靜的呆了好久。

“大家都過來,我們一起商量一下吧。”皓陽從地上站了起來,看着冥想的衆人,微微的說道。

衆人聽到皓陽的聲音,都逐漸的從冥想中脫離出來,站了起來,看着皓陽。

“剛纔大家一定也都聽見了吧,那個叫做夏月的女人說的那些情報了吧。不過從剛纔的情報來看,我們想要奪取寶物的機率的確不大。既然這樣,那麼大家都來想一想辦法吧,要不然我們的機率真的會很小。”

大家此刻也都發現了皓陽的神情非常的焦急,看來這一次真的是遇到了大問題。

“皓陽,從剛纔的那些人的對話來看,那個叫做夏月的女人和那個火羽都有着魔導師的實力,我們雖然有着三個高級魔法師,而且也有着巔峯的修爲。 天價盲妻 。”

修斯的才智在衆人中,除了皓陽以外,修斯的話語權也佔着很大的作用,因爲大家都非常的認可修斯,並且他的實力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


“對呀,修斯的話說的很正確,如果我們硬碰硬的話,我們的損失非常的打,這樣我們反而得不償失。”雪兒的聲音雖然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可是語氣中還是帶有意思擔憂。

大家在聽完之後再一次的沉默了許久,看來這一次皓陽等人真的遇到了問題。

“皓陽,要不然我們走吧,這個寶物我們不要了吧,不要讓大家冒險吧,一旦這一次出事情了,那麼接下來的大賽我們就不能夠參加了,這樣不好。”慕雪站了出來,對着皓陽和大家說道。

“慕雪,你不要說這樣的話,這一次能夠遇到這樣的機遇很不容易的,再說了,這個寶物對你有着很大的幫助,如果能夠拿到,也對我們參加大賽有着幫助,所以這次我們一定要去,你就不要再說了,慕雪。”

皓陽有一點生氣的對着慕雪說道,看來剛纔慕雪的話有一點將皓陽激怒了。


“皓陽,慕雪也是替大家想,你就不要兇她了,我們知道你現在有着一些煩,我們不急,實在不行就放棄,我們大家會同意你的選擇的,不會怪你的。”慕雪對着皓陽溫柔的說。

皓陽獨自的走開,亞特開到皓陽獨自的走開,打算去追皓陽,不過被衆人拉住了。“亞特,不要去打擾皓陽了,讓他自己想一想吧,這樣或許會好一點。”

亞特只能看着皓陽自己的離開,亞特只好生着悶氣,自己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進入冥想,不再去管其他的人。

大家雖然沒有去追皓陽,不過每一個人也都擔心着皓陽,可是沒有人去打擾他。

就這樣,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大家非常的焦急。就在大家忍不住想去找皓陽的時候,皓陽回來了。

回來的皓陽臉上沒有了焦慮的神色,看起來和平常一樣。

“皓陽,你終於回來了,怎麼樣,沒什麼事情吧,你不知道你讓我們大家都擔心死了。”雪兒還是那麼的溫柔。

“大家,這一次我們一定要拿到那個寶物。這一次我們就悄悄的跟在那些人的身後,不過我們不急和他們去爭奪,我們要想辦法把那個魔獸的消息悄悄的散播出去,既然他們說會有許多的人去,那麼我們就把消息傳播出去,我們在消息中添油加醋的說火羽他們是打算讓他們當炮灰,能他們爭搶的時候試圖自己奪取寶物,這樣我想那羣人一定會引起不小的紛爭,到時候我們就渾水摸魚。試着把寶物搶到手。”

大家聽完皓陽的想法,每一個人的腦海中都浮現出了同一個詞,那就是陰險。不過,這個想法也的確可以奏效。讓他們先打起來,或者是自己爭搶。只有這樣,他們纔會有機會。

“皓陽,沒有看出來你這麼的壞呀,不過這樣也不錯呀。”韓青看着皓陽,壞壞的說道。

“既然大家沒有問題的話,我們接下來的任務就是散發信息,使得他們之間引起紛爭了,走吧。”

這句話剛一說出口,衆人就猶如餓狼一般,眼中都露出了兇狠的目光。 就這樣,大家同意並且贊同了皓陽的計劃。

夜幕中,一批幾個人的小團隊穿梭在森林中,夜晚的魔獸是比較瘋狂的,可是沒有一隻魔獸會靠近他們。只是因爲他們身上都帶有其他魔獸的血液氣味,這些血液中,有的魔獸實力比他們要強很多,所以雖然魔獸的智力不高,可是也不會去和那些打得過比他們還強的人去戰鬥。

“停下,大家把衣服換掉,不要引起別人的注意,今晚好好的休息一夜,明天我們就混入那些人中,把消息散播出去。”皓陽警惕四周,又冷靜的對着衆人說道。

大家身上的衣服都是皓陽特意的叮囑大家穿上,因爲只有這樣纔不會有魔獸來阻攔他們,這樣衆人的速度纔會變快,不至於落後別人太多。

大家將衣服換好之後,都分散在四周,用冥想來代替夜晚的休息。皓陽看着大家的做法,心裏面很高興,因爲皓陽覺得只有無時無刻的修煉纔會漸漸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一夜過去,衆人互相看着彼此,之後就分散開來。來到那些對着寶物而來的人,一點一點的把皓陽說的消息全部的散發了出去。

“你們聽說了嗎,這次火雲山莊和風羽閣的人打算聯手把寶物奪走,不過聽說其中有一隻強悍的魔獸在裏面守護着寶物,,他們想讓我們先去送死,然後他們奪取,你們說怎麼能這樣?”


正在散步消息的人正是亞特,不得不說亞特的表演天賦確實不錯,說的非常逼真,說的周圍的人有些相信了,不過還是有很多的人不太相信他說的話。畢竟這兩個勢力存在雲城很久了,信譽還是很好地。

所以只有零星的幾人有些懷疑這兩大勢力,其他的人還是不信亞特的話。

“哎哎,你們聽沒有聽說,那個寶物被一隻非常兇悍的魔獸所守護,火雲山莊和風羽閣要我們做炮灰,去送死。這怎麼可以,我們不能幹呀!!”

站在亞特周圍的人,還有那一些聽過亞特說話的人看到對面跑過來的人口中所說的話,在看向亞特,心中開始出現動搖了。

“你們看吧,我就說嘛,我怎麼會欺騙大家呢,他們兩夥人就是打算叫我們給他們當炮灰,他們自己去奪取寶物。你們說我們能夠忍嗎?”亞特越說越激情,漸漸的,人羣開始騷動。

亞特的煽風點火終於奏效,現在的衆人心中已經出現了不同的動搖,絕大部分的人開始相信了亞特的話。俗話說得好,三個人說有老虎,那麼這句話也就變成真的了。

皓陽也正是考慮到這個原因,纔會把他們分散開來,四散消息,沒有想到這些人爲了寶物,也不多加以思考,只是幾個人的話,就開始對在雲城傳承很久的勢力報以懷疑。

“對,他們的話我們不能不信,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畢竟我們也只有一條命,不能夠隨便拿來開玩笑。”一個人說話,漸漸的反對的人就變得越來越多。

現在的場面已經開始出現了混亂,越來越多的人不在相信火雲山莊和風羽閣了。站在一邊的皓陽和修斯看到這樣的場景,面容上多了一絲笑容,不過笑容帶着一絲狡猾的表情,這正是他們希望看到的情況,越亂越好。

“不過,皓陽,我擔心他們等會會去找火羽他們,到時候怎麼辦,一旦他們不承認呢?”修斯還是提出了自己心中的擔憂。

“放心吧,修斯,他們肯定回去找的,不過以我的推測,他們肯定會說許多的好話,也會帶着他們一起去找那個寶物,你覺得看到了寶物這些人在看到了寶物後還會存在理智嗎?不要忘記藍無極老師說的,人心是最難猜測的。”

修斯看着皓陽,覺得皓陽一點不像十五歲的孩子。反而是一個心思縝密的帝王一樣。

事情真的隨着皓陽的預想一步一步的發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