щщщ ▪тTk Λn ▪¢ 〇

這姑娘直接從沙發上翻了過去,時間不大,就拿來了一支極品雪茄,親自給楊曉紀點燃。

楊曉紀使勁的抽了一口,這雪茄的口感,真的是很爆,很爽。 這時,舞臺上又換了批舞蹈演員,開始跳一些具有很誘惑的舞。

楊曉紀拿起幾沓米刀,隨手拋向了空中。

那鈔票就像是雪花一樣的,紛紛落下。

周圍立刻爆發了玩命似的騷亂,就好像喪屍出籠一般的衝向那些鈔票。

失控的場面,讓那幾個特工都無可奈何,被人羣擠的東倒西歪。

楊曉紀又從揹包拿出幾沓米刀,扔在了特工的頭頂。

連調酒師都衝出來搶錢,那幾個特工完全的失去了對場面的控制。

而楊曉紀看準了機會,快速的從後門離開了。

等夜店的場面被控制住後,幾個特工才明白,原來是楊曉紀故意這麼做的。

急忙給格雷格打電話,請求指示。

格雷格非常的震怒,把幾個特工好頓的臭罵,跟着又把其它的幾組特工都派遣而出,無論如何,都要找到楊曉紀。

話說楊曉紀沒有回酒店,反而正在愉快的欣賞夜色中的約市。

這座不夜城,越晚越是熱鬧。

但現在得找個住的地方纔可以。

酒店不可能再回去了,那些特工一定守在那兒,其它的酒店也不行,那些特工的城市系統,反應的速度還是很快的。

楊曉紀邊走邊看,就進入了約市的黑人區。

成羣結隊的黑人少年,到處都在玩說唱,連空氣中都是**的氣味。

但是每個籃球場裏,都特別的熱鬧。

這可是黑人獨有的項目,這點,楊曉紀從來不會懷疑。

楊曉紀同時也發現,他這個龍國少年在黑人區裏晃盪,好像很特別。

無論走到哪兒,都會有人目不轉睛的看着他。

當楊曉紀忽然發現,他不應該來這裏的時候,已經是來不及了,十幾個黑人矮騾子,把他給圍在了中間。

楊曉紀急忙舉手示意道:“嗨,各位,我只是個遊客,我非常的喜歡你們的文化,音樂,籃球,以及你們的幽默感!”

一個尖嘴猴腮,就像沒有進化完全的少年,像唱歌似的說:“我認爲你就是來找茬的,難道你認爲黑人區的晚上,很安全嗎?”

另一個穿着球衣,嘴脣都翻翻着的少年,伸手就要去搶楊曉紀的揹包,楊曉紀往後一躲,跟着說:“嗨,請別動我的東西!”

不害怕是不可能的,這些黑人什麼都做的出來,搶了你的東西,還會殺了你。

電影電視上演的那些,可不是假的。

球衣黑人立刻拿出了一把匕首,道:“把你的包給我,否則你別想活着聽我們的音樂!”

楊曉紀攤開雙手,跟着笑道:“不如我請大家喝一杯如何?”

黑人相互的看了看,卻根本不領情,他們要的是楊曉紀的東西,而不是去喝酒。

就在他們要動手的時候,人羣后,忽然傳來一聲震耳的怒吼:“你們這羣混蛋,立刻給我滾開,滾開!”

大家回頭一看,原來是個中年黑人,手裏還拿着一把****,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些黑人,眨都不眨。

球衣少年就說:“傑克遜,你冷靜點,他是個龍國人,你難道想救他嗎?”

傑克遜怒道:“我纔不管他是什麼人,我他嗎就想讓你們離開,省的你們的父母趴在你們的髒身上哭,滾!”

那些矮騾子,還是很怕那把***的,立刻退回了身後的籃球場。

傑克遜收起了武器,還未等楊曉紀說聲感謝,立刻說:“龍國人,我不管你來這裏做什麼,現在立刻離開,我可不能幫你第二次!”

楊曉紀無奈的笑道:“還是很感謝你,但我還是需要你幫我離開這裏!”

看了看那些矮騾子,傑克遜咬了咬牙,道:“那現在走吧,我還要給我的孩子買吃的!”

說是送,其實就是把楊曉紀送到了人多的道路上,沒有多遠的路程。


“我覺得我應該感謝你!”楊曉紀看傑克遜始終皺着眉,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就好像勉強活着的那種感覺?

傑克遜低聲的說:“不需要你的感謝,這是我的工作!”

他是黑人社區中的管理員,主要的工作,就是不讓那些父母看着他們的孩子被打死。

所以,他儘量的不讓那些矮騾子去招惹別人,尤其是這裏的幫派。

社區給他們發了武器,如果有需要的話,他們可以隨時開槍。

傑克遜看周圍安全了,也沒有多說別的,轉身走進一家商店。

楊曉紀也跟了進去,他想買點水喝,也想看看傑克遜會買些什麼?

本以爲傑克遜會採購很多吃的,可傑克遜也只是拿了兩樣最便宜的孩子食物。

買單的時候,商店的黑人大叔都說:“傑克遜,這食物已經不能吃了,你可以去拿點香腸跟蛋糕!”

傑克遜想了想,道:“這個就可以了,香腸跟蛋糕?等我有錢的時候在買吧!”

黑人大叔無奈的打開了收銀機,傑克遜拿出了五米刀,楊曉紀看的清楚,那是他口袋裏唯一的錢了。

於是楊曉紀隨手拿了些香腸,蛋糕,跟一些飲料,在黑人大叔找錢給傑克遜的時候,全都放在了收銀臺上。

傑克遜看了看楊曉紀,眼裏沒有任何的波動,好像從不認識楊曉紀一樣。

可楊曉紀卻說:“傑克遜,把這些吃的拿回去給你的孩子,別拒絕我,這不是對你的感謝,更不是可憐你,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去你家裏住上一晚!”

楊曉紀知道傑克遜的性格,是那種不會隨便接受好處的人。

而傑克遜卻奇怪的看向了楊曉紀,看他的穿着,分明就是個有錢人,那麼多的酒店不去住,爲什麼要去他的家裏住?

他有疑問,卻不問也不說,拿着自己的食物就要走。

楊曉紀跟着笑道:“難道你的孩子很想吃你手裏的東西嗎?”

傑克遜站住了腳步,楊曉紀的話還真的刺痛了他的心。

看他憂鬱了,楊曉紀跟着說:“這裏的東西你能拿多少?隨便拿好了,我只是想多瞭解一些黑人的生活方式而已,沒別的意思!”

這個理由,傑克遜還是接受了,卻也只是說了句:“你可以買點啤酒嗎?” 楊曉紀買了很多啤酒,與傑克遜一起來到了他的住處。

這是個大家庭,除了傑克遜的母親,外祖父,岳母之外,還有他的妻子,以及五個從兩歲到十歲的孩子。

而他的妻子愛爾莎的肚子裏,還有個未出生的。

見到實物,那些孩子就圍了上來,搶着自己喜歡吃的,連他的岳母跟母親,都來搶上一份。

唯獨傑克遜的妻子,很是戒備的看着楊曉紀,問傑克遜:“你怎麼會有錢買這些東西?”

傑克遜把啤酒放在了桌上,道:“是楊送給我們的,這是給我救他的感謝!”

楊曉紀就很奇怪,難道米國人,就那麼喜歡生孩子嗎?而且在生之前,他們就不曾考慮能不能養的起啊?

看上去,傑克遜是家裏唯一的勞動力,但他的五米刀,能給這些人帶來什麼吃的?

愛爾莎對楊曉紀表示了感謝,雖然現在她大着肚子,但楊曉紀能夠看得出,她也算是黑人女子中,比較好看的了。

外面實在是太吵了,連傑克遜似乎都有點忍受不了,只能邀請楊曉紀去他的房間喝啤酒。

傑克遜有個夢想,就是想給家人最好的生活,但是黑人在米國,沒有幾個能夠成爲富豪,除非是那些極其優秀的黑人。

可大部分的黑人生活,一直都是在社會的最底層,掙扎的活着。

就像傑克遜,每天維持這個社區的安靜,有時還要跟那些黑幫對着幹,可他每個月只能拿到七百五十米刀的報酬。

如果單純只是他自己與妻子,以及一個孩子生活的話,這還是足夠的,可現在他需要用七百五十米刀去養這麼多的人,根本就不夠用。

楊曉紀一直都聽那些人說,米國的福利有多麼的好,其實還不如龍國的農村。

但楊曉紀倒是很喜歡聽這個,瞭解越多,他的計劃就能進行的更加完美。

傑克遜也說了,他認識的每十個人中,至少有七個人沒有工作,不僅是黑人,就連本土的米國人也是如此。

失業與工作,是米國現在最大的難題。

幾乎所有的公司,每天都在裁員。有錢的富豪,把大部分的資金都投入到了發展中的國家,賺更多的錢。

這就讓米國出現了不止一個的經濟真空。

就像米國的股指,始終都沒有什麼活力。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米國的貧富差距,極其的大,暴力衝突時而出現,不僅有社會底層的人在試圖毀了這個所謂的國度,更有不計其數的極端組織,時刻想要摧毀這個國家。

這種矛盾,似乎永遠都無法化解。

現在楊曉紀已經有了計劃了,米國雖然有世界上最強大的武力系統,可他們的經濟,顯然是不堪一擊。

對別人來說可能無法撼動,可對楊曉紀來說,他是有能力搞點動靜出來的。

傑克遜把他的臥室讓給了楊曉紀,他跟愛爾莎去孩子的房間睡的。

楊曉紀在睡之前,給大夥發了很多的消息,進行了一番佈置與安排。

第二天一早,約市也下起了雨,遠處的自由女神像,在雨幕中,孤獨的矗立着,她手裏的火炬,那份曾經的希望,早已經熄滅。

房門響起,兩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出現在門口。

“是楊先生讓我們來的!”


說話的男子,目光很是堅定,氣質也特別的穩重,另一個男子的表情看上去雖然有點皮,可怎麼看都不像是壞人。

傑克遜沒有請他們進屋,只是說了句:“你們找錯地兒了,這裏沒有姓楊的!”

在沒有得到楊曉紀的確定之前,傑克遜絲毫不會放棄對他們的戒備。

這時,楊曉紀就在傑克遜的身後笑道:“讓他們進來吧,他們是我的人!”

他們是頂級公司的副總裁‘巴頓’,以及安保部的‘倫道夫’,是真正的自己人。

總在傑克遜這裏是不行的,楊曉紀得需要點專業的人幫他。

巴頓先表達了自己對楊曉紀的敬意,道:“老闆,您應該來之前就讓我們準備好的!”


倫道夫跟着笑道:“老闆,我們已經把住的地方,安排好了,現在我們就可以過去了!”

傑克遜以及他的家人都莫名而又震驚的看着,楊曉紀果然不是一般人物。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