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消息的許伊森明白,情勢已經出現了逆轉。原本泰然的集星經紀公司,暗流涌動,大廈將崩,不可挽回了。

所以,他不需要再等了,他決定主動去找萱世蕊。同時,萱世蕊和魯韓的溝通也已經受到了成效。隨着許伊森和魯韓相繼供出集星經紀公司的內幕,這家公司以投資影視爲幌子,進而進行各種非法活動的證據逐個浮出水面。與此同時,利用操控訓練生從事非法活動,從而掌握訓練生黑幕證據爲手段逼迫成員將來進行續約等事情,也逐步清晰。

羅星在審訊室中聽完江笑楓掌握的證據,當下他就明白,他已經完了。這些年,他默許公司高層和訓練生髮生各種行爲,甚至於這些行爲之下留下照片視頻等證據,便於以後要挾。

“當初張雪顏選擇續約,除了我們派人發酵她整容事件之外,還就是她清楚,公司掌握她的裸照和香豔視頻,這些東西一旦傳播出去,她的生涯將會徹底毀掉。”

“也就是說,你們用這種手段威脅過很多人?”

羅星點點頭:“也並不全是豔照視頻。想要挖掘人身上的黑點很容易。更何況這些訓練生要在公司待幾年,這些年被公司操控,從事一些活動,都可以成爲掌控他們的材料。也有沒辦法輕易掌控的,我們也會用傾斜資源等手段讓其妥協。”

“說到底,你們是坑蒙拐騙,無所不用其極。再加上你們公司本身就和非法活動有關,於是用黑勢力對那些還未徹底出名的年輕人進行恐嚇威脅,繼而讓他們走投無路。”

江笑楓心中感嘆,娛樂圈確實太複雜了。難怪有些娛樂圈的前輩,在看透一切後,都對後輩說不要一頭扎進去。因爲這是一條不歸路,逼着你沒有退路,只能不斷向前。而向前,就得使出各種手段,那些手段,又有多少見得了光呢。

在許伊森和魯韓的證詞之下,羅星不在隱瞞,繼而沒多久,李茂盛也被批捕。集星經紀公司從事各種非法活動的證據越來越多,而當初曾凱琪車禍案的真相,也徹底明瞭。

除了羅星當年想要趁機將曾凱琪殺人滅口之外。當年何智慧確實因爲和李玄兵存在不正當男女關係,而又恰好被李玄兵掌握了她和羅星的勾當,於是也想殺人滅口。

李玄兵的確是個吃軟飯的,他利用自己的外貌條件,主動勾引能對其前途有幫助的女性。這些女性就包括何智慧,還有莫雷娜。正因爲莫雷娜等人根本只是把李玄兵當成**對象,所以纔沒對其有更深的感情。這也是萱世蕊在和莫雷娜對話過程中,並未感覺到莫雷娜對李玄兵的愛意。也正是因爲如此,何智慧想要滅口的時候,纔會如此果斷。

自古就有一個道理,以色惑主終不能長久。這個色,即包括男女之色。李玄兵以色博取自己的前途,最終只能因爲色而毀了自己的一生。

曾凱琪和龍子翔精神戀愛,最後也垮塌於他們的精神潔癖!當他們自我感覺到背叛之後,便是整個世界不存在了!

“明星,一個光鮮亮麗的身份,多少人趨之若鶩,但是多少人浸染於前往明星的道路上。”

江笑楓站在集星經紀公司的天台之上,他的旁邊則是格瑞斯。

公司出現各種問題,導致集星經紀公司面臨重組。董事長羅集辭退了整個管理層,這也導致公司現階段處於極爲混亂的狀態。

諸如格瑞斯這些訓練生,他們更看不見自己的前途,有些人還在觀望,而有些人已經從公司離開了。

格瑞斯告訴江笑楓,他想要堅持下去。因爲如今公司混亂,人員出走,恰恰給了他機會。

“說不定留下來就能看見希望。說不定我就是馬文泰之後的公司一哥。”

“希望是好的,但是現實是殘酷的。”江笑楓勾着小夥子的肩膀,道,“你真的打算在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

格瑞斯點點頭:“你的夢想是做一個牛叉的警察,我的夢想就是做一個大明星。爲此,我會努力,哪怕付出各種艱辛。”

江笑楓適時補刀一句:“以及各種潛規則?”

“江警官,是不是你看見的都是黑暗,所以總是把一些事情看得極端了。我承認,這一行有很多黑幕,可是總有光明的地方。我會一直走在光明的道路上,來實現我自己的夢想。”

“假如光明的道路上存在很多崎嶇,荊棘,困境,絕路,而黑暗的道路上存在很多捷徑,便利,更多的好處和前景,你眼睜睜的看着別人通過黑暗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你還能沉得住氣嗎?”


格瑞斯終於沒有回答的那麼果敢,他嘴巴動了動,想要說什麼。總感覺不好,便也沒說,最終,只能苦澀一笑,用力的揮舞拳頭,自我打氣道:“我相信我的實力。”

他相信他的實力!可是相信自己實力的人不止他一人。結果又有多少人撞得頭破血流才最終承認,這個世界人外有人,比你優秀的人尚且無數,更何況還有人利用比你更多的資源呢。

眼前的年輕人充滿幹勁和夢想,江笑楓當然不會過分的潑冷水。他也走過那個年歲,他知道這個年紀的人,都喜歡被衆星捧月。而成千上萬,幾十萬,幾百萬的粉絲來支援你,那種感覺,確實如入雲霄。

“希望你好運,將來送我你演唱會的門票。”

“我送你VIP位置。而且還是世界巡迴演唱會的!”格瑞斯青春洋溢的臉上寫滿了自信。

這種青春洋溢的自信,江笑楓相信以前也出現在張雪顏,曾凱琪還有李玄兵的臉上。那如今,他們在哪?

格瑞斯的路就讓他們自己走吧。江笑楓則要回到宣北市,因爲,還有下一個案子等着他。 張雪顏的死亡,加上曾凱琪的被捕,讓本就名存實亡的紅顏GIRL組合宣告徹底終結。集星經紀公司也面臨更多犯罪問題調查。格瑞斯的前途如何?江笑楓只能希望他的好運了。

這個案件結束後,江笑楓等三人並未馬上回到宣北市。在江大隊長的帶領下,三人好好回到羅蘭影視城玩了兩天,直至大家都盡興後,纔回去覆命。

已經和吉佳婕冰釋前嫌的江笑楓這次親自去覆命,然,他一進入辦公室,卻發現吉佳婕的臉色不好看。

“生病了?”

“沒有!”吉佳婕搖搖頭,接過江笑楓遞過來的結案報告。看了一眼後,點頭道,“看來你們三人確實配合默契,當年的案件,誰都以爲沒有問題可挖了,接過卻被你們挖出這麼多的事情。馬廳長親自表揚了你們,特別是對於萱世蕊這個外聘人員給予肯定。”

“哈哈,我江笑楓看中的人,自當不差了。”又是撇撇頭,江笑楓指了指,“雖說我不是職業表情專家,但是,你的臉色確實不好看。如果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儘管開口。”

“我自當知道。如果沒事,你可以出去了。”吉佳婕捂着頭,示意門外。

江笑楓皺皺眉頭,預感到什麼問題,可又不方便詢問,只能起身。待走到門口後,他終於聽見身後傳來一聲:“樑超逸出事了。”

“樑超逸出事了!”江笑楓一驚,轉過身來,“怎麼回事。”

吉佳婕終於把手從自己的額前拿開,帶着憂傷的目光道:“省廳黒警和H省地下致幻劑毒品案是併案調查,而樑超逸作爲案件小組負責人,處理後期抓捕和善後問題。結果,就在你處理曾凱琪案件的同時,樑超逸因爲接觸宣北市地下毒品網絡,而被人出賣行蹤,結果遭人暗算。”

咯吱一聲,江笑楓整個人木在那裏。那一刻,他渾身血液冰涼,一股寒氣籠罩於全身。壓抑感讓其踹不過氣來,心口的憋悶,終於讓他一拳狠狠的擊打在牆壁上。

當你成爲一個警察的時候,你就應該想到你會隨時變得危險。更何況是樑超逸這種,處理特別案件的警員。他們無時無刻不面臨犯罪分子的報復,更可惡的是,還有一些喪心病狂的人在背後出賣他們。

四年多以前,江笑楓眼睜睜的看着老邱死在自己面前,而如今,樑超逸遭人暗算,生死未卜,一幕幕都讓江笑楓更加厭惡犯罪。那些犯罪者都該死,他們以爲這樣會嚇得着警察,可是江笑楓會告訴他們,你們想錯了。

“他一定會好起來的。”

“我們都希望他能好起來!”吉佳婕長嘆一口氣,“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嗯了一聲,江笑楓退出辦公室,關上門後,他路過走廊,穿行於當初他和樑超逸一起走過的路。那一天,他們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說着話,可是那些話語都是帶有深意的。這些只有身經百戰的警員才能明白深意,而也只有心懷正義,才能追逐真相。

本來帶着愉悅的心情去見吉佳婕,結果因爲知曉這事,江笑楓一整天心情都不美麗!他在打聽到樑超逸住院的地方後,在外面看了看。重症監護室中,樑超逸渾身**滿了管子,看上去情況的確非常嚴重。

從醫生口中得知,樑超逸身中數槍,還有多處損傷。現在還能活着,就已經是奇蹟。至於什麼時候才能徹底甦醒過來,誰都說不清。

江笑楓不希望再看見自己的隊友從面前消失,他祈禱着奇蹟。

回到家中後,他一頭倒向了牀上。直至萱世蕊回來,他還是想着醫院的情形。心中的壓抑,讓他一直繃着臉。

萱世蕊站在門口看了看,最終溫柔的躺在身旁,一手勾住江笑楓的脖子,另隻手放在男人的心口,道:“怎麼了?”

“樑超逸出事了。”

這幾個字,也讓萱世蕊心中一顫,她明白江笑楓擔憂什麼了。作爲情感交流師,她更加清楚江笑楓此刻的內心是脆弱的。因爲如果樑超逸真的沒挺過來,等同於江笑楓又要面臨生死離別。

看着眼前的男人,萱世蕊心中一軟,她的眼眶不禁微紅。腦海中浮現自己和這個男人的點滴,以及江笑楓對自己的那幾番表白,萱世蕊動容的探過身子,一下子翻上了男人的身體。

江笑楓還未反應過來,就感覺到自己雙脣已經被一股美妙徹底堵上了。

萱世蕊當然知道安撫人的方式有很多種,而情感交流師,更可以利用心靈按摩的方式讓別人得到放鬆,可是現在,萱世蕊不想用太複雜的手段,她只想用自己的直接,讓江笑楓徹底放鬆下來。

或許,她也沒想過自己會如此大膽直接,或許,她也只是覺得,她應該會和這個男人一直在一起。所以所有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

當如雨之後,兩人相互依偎,江笑楓摟着自己心愛的女人,臉上終於綻放了笑意。

“現在放鬆下來了?”萱世蕊捏了捏江笑楓的鼻子,“我的大英雄,你得讓自己知道,你只是一個平凡的人,所以,你不能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我知道,我不會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但是我想,我可以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會陪着你。放鬆之後,我會跟你進入下一個案子。至於樑超逸,我們相信如今的醫療手段。”

江笑楓點點頭,看着面色如潮的女人,在額頭輕吻一下後,小聲道:“那麼,我們兩現在是什麼關係?”

“白癡!還問!”萱世蕊噗嗤一笑,又把江笑楓摟在懷裏。

男女之事,無非就是一層窗戶紙,當這一層窗戶紙捅破之後,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了。江笑楓和萱世蕊算是正式確定了男女朋友關係,而這個關係,也很快要告知大衆。因爲按照慣例,奇案組每次案件結束後,都會來到笑雨酒吧聚會。這次也自當不例外。

當江笑楓摟着萱世蕊出現在衆人面前時,楊雨晴看向戚雨詩,眼神中寫滿戲謔。這也幸好戚雨詩屬於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直接來了句:“秀恩愛死的快,別在我面前賣狗糧。”


“嘿嘿嘿,怎麼說話的!”一旁的趙德水也有意見了,因爲,他也正摟着楊雨晴呢。


這一下更讓戚雨詩氣的小臉通紅。本來她追到宣北市,就是爲了江笑楓。結果她和江笑楓沒成,但是成全了他們兩對。她和她老哥戚天海如今可都是單着呢。

“小七,改天我給你介紹個高富帥小鮮肉。”楊雨晴眨眨眼睛。

戚雨詩跟着道:“切,憑我戚雨詩的魅力,什麼樣的找不到。倒是你們,哼,一個個急着秀,看你們結果如何。”

這嘴不讓人,也就是大家都習慣了小七的說話風格。衆人其樂融融,胡作調侃,也算快事。

如今楊雨晴和趙德水,江笑楓和萱世蕊,他們四人的關係已經確定了。可是對於另外一位小哥林佑天來說,他的問題依舊存在。

心中女神許嘉琪從頭到尾只是把林佑天當成可以調戲的小弟弟,至今兩人還從未確定任何進一步發展的可能。看着其他人秀恩愛的說笑,林佑天卻憋在一角一個人喝着悶酒。

戚雨詩看見後,湊過來道:“看見沒有,這些秀恩人的着實可惡,完全不顧及我們單身狗的想法嗎!”

“那是因爲我們沒得秀,否則,也不一定。”林佑天聳聳肩膀,無奈道,“哎,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如此這般。”

“哈哈,你的嘉琪姐姐太難搞定了。我勸你還是挑一個難度係數小點的吧。據我所知,許嘉琪雖然認徐俊亮做乾哥,但是她內心一直還是想着找到這樣的男人。當初她和徐俊亮出生入死,兩人也是擦出不少火花。你要想馬上取代徐俊亮在許嘉琪心目中的地位,確實還是比較困難的。”

“你就是這麼打擊我的?”

“我這是實話實說好不好!”戚雨詩拍拍肩膀,道,“林佑天同志,雖然我很看好你,可是,你確實和許嘉琪不是一對。你和她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

“那你知道林欣婷曾經也對徐俊亮說過,他們是兩個世界的人。那他們如今卻恩愛在一起了嗎。”正說着,江笑楓終於湊了過來。

也幸好萱世蕊沒有跟着過來,否則兩條單身狗肯定又得頻翻白眼。至於江笑楓的這句話,駁斥了戚雨詩,也給林佑天留下了希望。

林欣婷和徐俊亮纔是真正兩個世界的人,可是如今,他們已經結婚。林佑天和許嘉琪至少差距沒那麼大,爭取一下,也是可以的。

想到這裏,林佑天頓時感覺到自己需要做出一件大事,好讓許嘉琪刮目相看。

“江隊,下個案子,我來一個人搞定。”

“你確定?”江笑楓懷疑般的打量而去,“雖說你最近進步很大,但是也不至於獨膽一面吧。”

“老大。你不讓我試試怎麼知道。不如這樣。我們三人這次兵分兩路。你和萱姐一路,我來獨立一路。如果你還不放心,你就幫我挑選案件。以你對我實力的評估,你覺得我可以處理什麼樣的案件。”

“這倒是不錯的選擇。”三人兵分兩路,既可以讓江笑楓和萱世蕊獨處,繼續加深感情。又可以資源優化,讓奇案組積壓的案件儘快徹底解決,“好!我會給你一個在許嘉琪面前露臉的機會!” 一晚上放鬆之後,江笑楓和萱世蕊回到家中。兩人關係已經捅破,自當相處更加簡單。萱世蕊和江笑楓提前過起了真正的二人生活。更是因爲兩人同屬一個部門,可以將工作帶回家中一起處理。

說是要幫林佑天找案子,實際上也是在幫自己找案子。畢竟奇案組擠壓的案件太多,的確需要加緊處理了。於是乎兩人各看一半,找找感興趣的奇案。

沒多久,萱世蕊這邊先挑出來一個案件。但是一看這案件描述,江笑楓便明白,這是爲林佑天準備的。

首先案件發生的地點還是在宜慶市。這可是許嘉琪所在的地方。讓林佑天去那辦案,肯定又能和許嘉琪更好的接觸。而且想讓他出風頭,這可是在許嘉琪家門口出風頭。其次,就案件危險性而言,一個還未破解的銀行搶劫案,這的確危險性不是很足。這種案子重要的是綜合各種信息進行分析推理,從而找出當年遺漏的地方。更何況,宜慶市六年前這起銀行搶劫案目前宜慶市警方也掌握了新的線索,正好此時林佑天前去配合宜慶市警方一起調查,也算順便搶個人頭,立個功勞。

“這案子可以充分發揮林佑天綜合分析信息的能力。而且這小子和同部門人員打交道有一套,應該可以配合默契。就這個了。”江笑楓當下拍板。

“那我們去查什麼。”

江笑楓將手上另外一個卷宗遞了過去,道:“這個案子,讓我想起我們兩人相識的案子。”

“哦。你是說狐胡村的事情?”說到這裏,萱世蕊臉上洋溢幸福的笑容。狐胡村之行,讓他們兩人相知相識,彼此產生的火花,讓兩人的關係也是迅速進展。而江笑楓特意挑選一個和狐胡村背景相近的案例,怕是也想舊景重現。兩人再次溫存,算也別樣精彩。

然,萱世蕊細細看過後,卻馬上意識到,這案子,或許比狐胡村的案子還要複雜。其中或許隱藏着更多不可告人的事情。

“巖節山蜘蛛精吃人事件?”讀到這個名字,萱世蕊就覺得後背發涼。

對於鬼怪吃人事件,雖然萱世蕊也感興趣,但是每次涉足,還是會覺得瘮得慌。更何況根據案件卷宗描述,這個蜘蛛精在巖節山神出鬼沒,殘害的可不止一人。

巖節山位於H省西北部。此處多山,經濟上也比東南部要差一些。和狐胡村類似,巖節山那一片也保留着很多傳統習俗,有些甚爲落後迷信。各種傳聞也此起彼伏。但是有些傳聞畢竟沒有事實支撐,也就權當個傳說,聽聽罷了。但是這個巖節山蜘蛛精吃人事件,卻是確確實實存在的。不僅與當地人口口相傳,乃至現在把蜘蛛精當成神靈供奉起來,就連官方記載,也是用蜘蛛精吃人事件來概述此事。

巖節山是做大山,那地方部分已經被開發成旅遊度假村,除此之外,四個村落在分佈在那,更有一個相對繁華的巖節小鎮中心。

六年前,就在巖節小鎮上,一家叫做春來旅社的房間內發生了蜘蛛精吃人事件。當時在旅社202房間內留宿的柯大明被多個鋒利物件刺穿身體。除此之外,他全身各處都有撕咬過的痕跡。

柯大明被蜘蛛精撕咬的過程中,發出了驚叫和慘叫。整個旅社的人都曾聽見。當旅社的老闆將門打開後,不少人都看見一個巨大的人形蜘蛛滿嘴血跡的從柯大明的身上離開,又從旅社的窗戶直接跳了下去。

很多人都嚇壞了,以至於沒人敢追過去。等到終於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蜘蛛精早不見了蹤跡。後來警方前來調查,也根本沒發現人類犯罪的線索。對於人形蜘蛛的出現,衆人也是一臉茫然。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