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楊凡手中靈訣地飛速運轉,一名與楊凡一模一樣的靈魂體突然出現在楊凡的上空,靈魂體出現後,其手中的斷魂刀在空中舞出一道複雜的軌跡,然後向一旁的一座用於裝飾作用的巨大石頭劈了過去。在斷魂刀帶着龐大的靈魂力量劈到那巨石上時,沒有任何聲響,靈魂體在施展完戰技後,瞬間又回到了楊凡的身體之內。

見楊凡的靈魂竟然能凝結成人型了,那名壯漢作爲一名煉藥師當然知道楊凡這正是所謂傳說中的靈蛻之境,雖然靈魂力量能達到這個境界的人很少,但也有少量的煉藥師能夠做到這一點,就這點已經夠讓他震撼的了。見楊凡的靈魂體竟然還能施展出戰技來,這不是隻有傳說中才會出現的修靈第二境,靈變之境嗎?不過看那威力還比較弱小,可能是纔剛剛突破吧。即使是剛剛突破,但也足以說明楊凡在修靈方面的成就已經很少有人能及了,包括很多前輩高人在內。


不過見到楊凡靈魂力量攻擊的那塊石頭除了表面上出現一些密集的細紋外根本沒有任何的變化時,那名壯漢臉上還是露出了些許失望。

正在此時,一股清風吹過,突然一陣“沙沙”的響聲傳出,那巨大的石頭被清風吹過後,變成一堆沙石從上而下傾灑了下來,在地面上形成厚厚的一層粉末。

見狀,那名壯漢立即變得目瞪口呆起來,一擊之下竟然能將一巨大的石頭給擊得粉碎,這是多麼可怕得靈魂力量呀?

“這位大哥,不知道現在可以帶我去見元大哥了嗎?”楊凡也懶得理會那名壯漢的驚訝,施展完靈訣後,楊凡淡淡地問道。

“可以了,完全可以了。在下元府守衛隊長鐵臂,還望楊兄弟不要計較手下的有眼無珠。”聞楊凡之言,那鐵臂趕緊應道。

“放心吧,這是你職責所在,我怎麼會跟你計較呢?還是趕緊帶我去見元大哥吧,我有要事找他商談。

“多謝楊凡兄弟了,主人也是剛剛纔回來,現在就在大廳之中,楊兄弟請跟隨我來吧。”見楊凡不與他計較,鐵臂語氣立即變得柔和了很多,他對楊凡也逐漸產生了一絲好感,於是也不通報就直接帶着楊凡向元府大廳之中走去了。

“師父,在你離開這幾天那白易城和夜孤城都分別派人送來了邀請函,他們要在三天後進行生死決戰,特意來邀請您老去助陣的,師父您看我們是幫哪一邊呀?”大廳上冷莫寒對元通介紹了這幾天的情況,然後問道。

“夜孤爲人陰險狡詐,手段也極爲兇殘,這傢伙我們幫不得。那白易雖然爲人比那夜孤稍微好上一些,但也奸猾得很,如果幫了他讓他做大,以後會直接威脅到我們煉城的地位的,除非有人能取代那夜孤的地位遏制住白易,那還差不多。否則我們就只能兩個都不幫,最後在他們拼得你死我活之時將他們兩人都給滅了算了,不過要是那樣的話這黑三角領域就徹底亂了,憑藉我們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兼顧其他兩城的管理,所以一時也難一下決定。”聽聞冷莫寒之言,大椅上的元通也陷入了思考之中。

“我覺得還是幫那白易將夜孤給滅了,至於夜孤城的管理,我相信我暫時還是能夠拿得下來的。”就在元通的話剛說完之際,楊凡立即走進了大廳,然後出言道。

“你是誰?竟敢私闖我們元府,趕緊給我滾出去,否則休怪我對你不客氣了。”見楊凡突然出現在大廳之內,坐在那裏一直不怎麼說話的元通的二弟子衣雲龍突然站了起來,對楊凡冷冷道。

“雲龍退下,這是你小師叔楊凡。”見衣雲龍要向楊凡出手,元通突然道。

“楊凡老弟,你終於進來了呀。是不是在門口被老鐵給難爲了呀?相信那小子也藉此得開開眼界了吧哈哈。”旋即,元通又對楊凡道。

見元通說眼前這比自己還小上幾歲之人竟然是自己的師叔,衣雲龍頓時一臉的不服,雖然他從師父口裏聽到了楊凡各種事跡,但那畢竟只是聽到的,而不是親眼所見的,所以他絕不相信眼前這比他還小的人竟然有師父說的那麼厲害。

“原來大哥早就知道我來了,我還在奇怪呢,以大哥武皇強者的實力怎麼可能不知道我來了呢,原來是故意讓我出醜呀。”聞言,楊凡裝着突然醒悟地樣子道。

“哈哈,不讓你露兩手別人還以爲我老元在和他們吹牛呢,讓他們長長見識也好證明我說的話是真的呀。是不是呀,老鐵?”聞楊凡之言,元通立即高興道。

“是,主人,楊凡兄弟的靈訣是徹底的讓手下震撼了。”聞言,一直躲在門外不敢進來的鐵臂突然走了進來,然後對元通道。 聞言,元通露出了得意之笑來,當看到冷莫寒和雲衣龍兩人仍然是滿臉的不以爲然後,元通對楊凡道:“老弟,看來這兩個小兔崽子還是不相信我的話呀,要不再勞煩老弟露一手讓他們長長見識?”


聞言,楊凡一陣苦笑,他正急着和元通商量事情呢,沒想到元通竟然和小孩子一般,硬要楊凡在這些手下和徒弟門面前證實起他沒有對他們說謊起來。楊凡也不想再扭捏,在無奈地點點頭後,其手一揮,一道幾丈長的雷芒出現在衆人眼前,只是現在的雷芒表面竟然有一層碧綠的火焰。見到那火焰之後,楊凡也是一愣,隨即立即明白過來,那碧綠的火焰正是其身體吞噬掉了的玉火心焰能量,只不過現在已經和他體內的天雷能量相互融合了。

原本楊凡那雷芒在沒幻化出雷焰時是沒有溫度的,如今加上那玉火心焰後,一出現空中的溫度立即成倍上升,在雷芒周圍還出現了一道道黑色的空間裂縫。

見到楊凡竟然真的將那異火玉火心焰吞噬了後,在場的人除了元通和楊凡自己外,都露出了恐懼之色來,身爲煉藥師的他們深知,那異火普通人只要的沾上立刻便會化爲一片塵埃的,而楊凡卻直接將它給吞噬掉並且還將它給全部煉化了,這對於他們的震撼不亞於以往的任何震撼之和。

在雷芒出現後,楊凡根本不顧衆人那震撼的眼神,只見其手中法訣一變,那停在空中的雷芒立即化成一條中間爲銀色外面卻圍繞着碧綠火焰的長龍,長龍一出現,在空中發出一道龍吟然後對着大廳之外的一座假山撞去,緊接着長龍又回到了楊凡的身體之內。衆人立即向長龍撞擊過的假山看去,只見整座假山瞬間化爲了一片虛無。

見狀,衆人的眼珠子都瞪得快要掉下來了,楊凡這控火的手法只能用爐火純青四個字來形容了。就連元通這五品煉藥師都看得讚歎不已,就是他自己在控火上的造詣也就相當於這種水平而已,而楊凡現在卻還只是一名十五六歲的少年而已,要是他也到了和自己的同樣年齡,真不敢相信他會達到一個什麼樣的高度,估計那時他怕已經是整個寰武大陸上這個行業的巔峯強者了吧。

“怎麼樣,小兔崽子們?你們小師叔這一手可以徹底讓你們歎服了吧?”見到自己的兩個徒弟被楊凡這一手震得一愣一愣地後,元通這才得意地問道。

“服了,真的服了,沒想到小師叔年紀比我還小上幾歲,卻有這般手段了,當真是我輩之中的領袖人物呀。”見元通問起,剛纔還一臉不服的雲衣龍心服口服地道。

“小師叔在煉藥方面的成就確實是讓我等望塵莫及,不知道小師叔的戰力方面是不是也能讓師侄我心服口服呢。”見楊凡比自己的年齡還小,卻在大廳之上大搶風頭,冷莫寒有意要戳戳自己這個小師父的風頭。

因爲此時楊凡已經將體內的氣息給收斂,他根本看不出楊凡的真實實力來,而他是元府之中年輕一輩的頂尖高手,現在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窺覬期武靈巔峯之境了,在他看來以楊凡的年紀判斷,比起他要小上六七歲,而楊凡即使是修煉界的天才也不會在十五六歲就能達到和他現在一樣的實力的,所以他認爲楊凡這次一定會丟臉的。

見冷莫寒竟然要自找苦吃,元通也不阻止,他雖然知道楊凡的真實實力,卻從來沒見過楊凡出手,他也想看看楊凡這怪胎在戰力方面除了擁有那變態的晉級速度外是不是還有些其他讓他看不透的東西。

“這,竟然師侄要玩玩,那我就陪你玩玩吧。”見自己想退是不可能的了,那就乾脆將他們給徹底征服吧,那樣以後行事也會方便很多。

見楊凡竟然答應了和比自己大好幾歲的冷莫寒比戰力,雲衣龍和鐵臂都皺起了眉頭,因爲他們深知冷莫寒不光只是元府年輕一輩之中的高手,就算是整個黑三角領域的同齡人中他都可以算得上是高手了。而楊凡畢竟年齡比他小上那麼多,即使他也是同齡人之中的高手,可仍然不是冷莫寒的對手,所以在他們眼裏楊凡答應與冷莫寒比試戰力那是必輸無疑的事情,而他們在見識過楊凡先前的展示後多少在心裏對楊凡已經生出了一絲好感,見冷莫寒故意難爲楊凡他們心裏還是有些不爽的。

“爲了節約時間我們還是一招決勝負吧。”見楊凡竟然答應了,冷莫寒臉上露出一絲陰陰地笑,然後掏出了自己的血色長劍來對楊凡道。

“恩,開始吧。”聞言,楊凡並不有所動作,而是站在原地不動,他打算要徹底的震撼一下這個想要他出醜的師侄,於是暗暗召喚出了石甲。

“接招吧,烈火血影劍”聲音剛落下,只見冷莫寒手中的血色長劍已經脫手懸浮於自己的頭頂之上,緊接着其手中法訣一變那懸浮在頭頂上的血色長劍立即旋轉起來,隨着血色長劍的旋轉,周圍的能量瘋狂地向那血色長劍之中涌去,最後幻化成三柄一模一樣的血劍,而且那劍身還燃起了一道白森森的火焰,在火焰出現後冷莫寒雙手一揮,那三柄血色長劍立即幻化成一片劍影向楊凡急射過去。

見三柄血劍向自己飛奔而來,楊凡立即釋放出一道靈力來,然後向那三道劍影感應過去,在感受到那真實的血劍位置所在後,楊凡立即收回了靈力,然後臉上微微一笑,緊接着將自己磅礴的戰氣給召喚了出來,在自己身前凝結成一道能量盾牌,緊接着剩下的便只有等待劍影的到來了。

見楊凡竟然想靠戰氣盾牌直接接下冷莫寒的三道劍影,在場的所有人都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楊凡,在心裏都認爲:這小子也太託大了點吧,即使是實力比冷漠寒強上一個層次者也不可能光憑藉着這戰氣盾牌就能將冷莫寒的三道劍影給截下來的。

就在劍影快要觸及身體的瞬間,楊凡突然動了,只見他空手對那劍影之中抓了過去。那三道劍影在衝破楊凡第一道戰氣盾牌之後,能量已經減弱了近三分之二,而就在那劍影速度變得緩慢下來後,楊凡的手已經直接抓住了那柄實劍,而那兩道殘影能量卻直接轟在了楊凡身上,頓時楊凡被那巨大的能量轟得倒退了五六步才停了下來。

那已經消弱了三分之二能量的劍影轟在楊凡的石甲上,根本製造不了任何傷害,而冷莫寒的那柄血色長劍此時卻牢牢地被楊凡抓在手裏。

“靠,你小子竟然連戰力也這麼妖孽,你還讓不讓人活呀,竟然這樣玩也可以。”見楊凡竟然空手抓下了冷莫寒的全力一擊,元通一時激動忍不住爆出粗口來,道。

“僥倖而已”聞言,楊凡將手中血色長劍還給了冷莫寒,然後微笑着道。

“小兔崽子,你現在還服不服呀?”見接過長劍一臉黯然的冷莫寒一聲不響,元通故意問道。

“服了,小師叔的實力真的是不能用常人的思維來理解了。”聞言,冷莫寒淡然道。

“你小子也不要自甘墮落,像你小師叔這種妖孽就算是整個寰武大陸也找不到幾個,所以你小子敗在他手裏也不算丟人。”見冷莫寒那黯然的模樣,元通安慰道。

“對了,老弟來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情呀?”元通突然想到楊凡來找自己有事,於是問道。

“我想讓老哥幫忙,這次幫着白易將那夜孤給滅了,到時候我會帶着我的人入住夜孤城內,我們兩人一起遏制住白易,而且這樣也不會讓黑三角領域陷入混亂之中,不知道老哥意下如何呀?”見元通問道,楊凡立即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此法甚好,我剛纔還在爲這事傷腦呢。好,那就這麼辦吧,到時候老哥會幫你獲得夜孤城的控制權的。”聽到楊凡之言,元通立即答應道。 “那多謝老哥了,我的凡盟現在已經掌控了地獄門和天龍幫,相信以我們自己的實力再將那夜孤滅了後應該足夠可以控制住夜孤城了。”聽到元通的話後,楊凡毫不隱瞞地道。

“什麼?你竟然將黑三角領域的三大幫派之中的天龍幫和地獄門給掌控了?怪不得我會在火焰門見到你,原來你小子是有居心而去的呀。好手段,好膽量哈哈”聽到楊凡說自己控制住地獄門和天龍幫後,元通吃了大驚,但想想自己在火焰門遇到楊凡時的情景後,他突然明白了楊凡到火焰門的目的來。

與此同時在他心裏對楊凡又有了一個嶄新的認識,楊凡除了擁有同輩之中傲人的實力外,還擁有着非常的手段,這樣的人以後想不顯赫一方都非常困難,所以他認爲楊凡以後的成就將會遠遠在他之上。於是他也賭上一把,將自己以後武皇的突破也壓在了楊凡這位煉體師的身上。所以不管楊凡現在提出什麼需求,他都會盡量去滿足的。

“這些靠我一個人的實力是根本無法做到的,都是在凡盟的所有人共同努力下我們才能完成的,不過到時候如果遇到我們實力之外的阻擾,還得麻煩大哥給幫忙解決一下啊。”聞言,楊凡客氣道。

“沒問題,有什麼事情你搞不定,大哥我給你搞定,以後這黑三角領域將是我們兄弟的天下了哈哈。”想到將那夜孤滅後,那白易將受到楊凡和自己的壓制,那樣的話黑三角領域的局勢將會徹底改變。

接下來楊凡又和元通商談起各個環節的細節來,在他們商談完後,已經接近午夜,於是這纔回房間去休息起來。

豎日清晨,楊凡告別了元通之後迅速往凡盟總部趕去,他得提前趕回去將所有的部署給安排好。

在楊凡全力趕路之下,快到中午時楊凡就已經回到了凡盟總部。在他回到凡盟總部時,青一風、小紫和孫玉環都已經趕到,此時正在大廳之上商量着明日的助戰之事呢。

小紫在見到公孫雨之後,立即裝成一名可愛的孩子,圍在公孫雨的周圍問上問下。見到小紫那可愛的模樣,公孫雨時不時用手摸了摸他的頭,這立即讓小紫高興得偷偷地笑起來。

見到小紫裝可愛騙得了公孫雨的疼愛,一旁的令狐宇看得心裏極不爽,心道:“這小紫平時就是一個痞子,現在竟然還裝純潔去欺騙少女,真是不要臉呀。可惜這傢伙是個怪胎,實力竟然比老大還強,否則我非弄得你原形畢露不可。”

“我回來了。”當衆人正在商談之際,楊凡突然出現在大廳之中,然後對衆人道。

“老大,你終於回來了,想死我了,你不知道我在那天龍幫有多苦悶呀,酒到是還有得喝,就是天天連個美女都沒得看,我打算這次下山來後就不再回去了,那邊現在都被本小爺給治理得服服帖帖的,保證不會出現任何問題了。”見到楊凡回來了,小紫一下從公孫雨身旁竄了起來,然後原形畢露地對楊凡道。

見到小紫從公孫雨身旁竄過來,楊凡立即明白了小紫剛纔在做什麼了,於是面帶微笑地對公孫雨道:“雨兒,以後你的小心喲,這小紫是一個純粹的痞子,喝酒鬥毆、殺人放火那是家常便飯,泡妞雖然也有這一愛好,但苦於年齡太小那些妞都只把他當成小弟弟而已嘿嘿。”

“老大,不帶這麼玩的吧,你這麼說了不等於是斷了我的後路了嗎?”聞言,小紫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然後一本正經地對楊凡說道。

見小紫那可愛模樣,公孫雨“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小女兒樣立即暴露無疑,頓時看得小紫口水直流,手卻忘記撓了。

“這小傢伙真是太可愛了,以後要叫我做姐姐知道不?不乖的話,姐姐我會打你的小屁屁的。”見小紫那模樣,公孫雨立即像對小孩一般對小紫道。

小紫見公孫雨真的將自己當成一名小孩來對待,他立即很無語地翻了一個白眼,然後無趣地跑過去找令狐宇的麻煩去了。見狀,大廳之中的所有人都對其投去鄙視的目光。

“我在這宣佈一個好消息,我已經爭取到了煉城城主元通的協助,到時候我們幫助那白易一舉將那夜孤給拿下,然後我們將取而代之成爲夜孤城的主人。”楊凡走到大廳前的盟主的龍椅上坐下後,對衆人宣佈道。

“師父,不會有詐吧,我記得那元通是一個從來不做虧本生意的人,這次怎麼會那麼輕易就答應我們了?”聽到楊凡之言後,黃丐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盟主,我也覺得那元通不可能那麼輕易就幫助我們呀,畢竟我們與他也沒什麼交情,他是否提出了什麼條件?”聞言,孫玉環也不怎麼相信地問道。

“等我宣佈第二個消失後,你們就不會在對第一個消息的真實性進行懷疑了。我要宣佈的第二個消息是,煉城城主元通已經和我楊凡結成了忘年之交,也就是元通現在已經是我楊凡的結拜大哥了,這樣你們還會懷疑第一消息的真實性嗎?”在兩人提出疑問後,楊凡再次丟出了一個爆炸力更大的消息來。

在楊凡的話說完之後,大廳之中所有人的動作都停止住了,每個人皆是目瞪口呆地看着楊凡,他們看了好半天發現楊凡並不像開玩笑的樣子,才同時感嘆出來。

“老大,你是怎麼把那武皇強者元通給套牢的呀,多教教我呀。”

“師父,你手段真是越來越高明瞭,快說說,我也想吸取點經驗。”

“盟主,這其中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都快被你給弄暈了,給我們說說看。”

Wшw✿ttкan✿¢○

“楊凡哥哥,我們好像這段時間一直在一起呀,你什麼時候又和元通結拜了,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呀?不要告訴我就昨天晚上你跑上門去,別人就會和你結拜喲。”

聽到這一大堆的問題,楊凡苦笑着搖搖頭,然後對公孫雨道:“雨兒,你還記得和我一起給你煉製丹藥的那名神祕的煉藥師嗎?他就是元通,就是那次我們兩人在一起給你煉製丹藥時認識的。當時我們見識過對方在煉藥方面的手段後,都非常的欣賞對方,後來我們便結成了忘年之交了。”

“哦,怪不得,在我父親爲難你時,那神祕人總是幫你說話,原來你們早就串通一氣了呀,哼。”聽楊凡說起,公孫雨頓時明白了過來,他突然想起當時那神祕人總是幫楊凡說話來着,於是憤憤不平道。

“難到雨兒真希望我被你父親逼着那個了?”聞言,楊凡臉上帶着詭異之笑,反問公孫雨道。

“楊凡哥哥好壞呀,不理你了。”聞言,公孫雨臉突然紅了起來,說着又跑過去逗小紫玩去了。

“原來是這樣呀,怪不得那元通會那麼爽快就答應我們了。這樣的話,我們萬事以俱只欠東風了。”聞言,孫玉環等人立即明白了過來道。 “明日你們先行帶人去和白易集結,我得先去白易家裏走一趟,估計這場戰鬥沒有十天半個月的是分不出勝負來的,等我把自己需要的東西弄到手了,我再過去找你們。記住,在我沒到來之前你們一定要緊緊跟隨在元通大哥的身邊,他會保護好你們周全的。這次夜孤也是孤注一擲了,相信他肯定也會將所有隱藏的實力給搬出來的,估計三四個武侯強者那肯定是有的,所以你們一定要記住我的話,保存實力第一。”見事情都已經說得差不多了,楊凡最後對大家道。

“老大,你是不是想趁機去白府偷什麼寶貝呀?要不帶上我吧,這個我們也不是第一次幹了,我們搭檔一定會很快就將白府全部搬空的。”聽到楊凡說要獨自去白府一趟,小紫臉上立刻露出了貪婪之色來,無意之中竟然將以前他和楊凡到處偷搶寶貝的事情也給抖了出來,立即引起大廳之中所有人的注意,然後衆人皆用一種異樣的眼光打量着那平時一臉正氣的楊凡起來。

見小紫竟然將他們的糗事當衆抖了出來,這讓一向臉皮都比較厚的楊凡也覺得有些尷尬了,其立即轉移話題道:“我是有正事,誰沒事和你去瞎搶什麼寶貝呀。這次你和大部隊一起,白府就我一個人單獨行動好了。”

見楊凡不讓自己去,小紫也就不再強求,雖然去偷寶貝比較刺激,但去打架也很過癮,跟着大家去打架小紫至少也不會覺得很寂寞。所以他這纔不再和楊凡糾纏,要是平時他是非要跟着楊凡去不可的。

在會議散去後,楊凡便開始出門了。出門時,楊凡再次穿上了黑色斗篷,將自己全身都給罩了起來。

奔出夜孤城後,楊凡便直接向白易城方向飛去。

楊凡到達白易城時,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就在楊凡剛剛進城不久,那從來不關閉的白易城門今天晚上竟然關了起來,明眼人一看這架勢就知道要有大事要發生了。

進入白易城後,楊凡並不直接向那白府奔去,而是先去找了一家客棧住了下來。今日客棧到是正常營業,而且客人比平時多了好幾倍。在楊凡到達客棧時,那客棧已經只剩下最後一間房間了,要是楊凡再晚上半步,估計就得另尋住處了。

在訂好房間後,楊凡並不急於上二樓房間去休息,而是在一樓的飯廳叫了一壺酒和幾個小菜,然後才慢慢地吃了起來。

“我覺得我們神槍門掌門站在白城主這邊是正確的選擇,雖然白易和夜孤兩位城主實力都相當,但是我從小道消息得知那煉城城主元通這次好像也是站在了白易這邊,所以那妖人谷這次站在夜孤那邊也註定要一塊完蛋的,那樣的話我們這個難纏的對手就可以解決掉了,這對我們神槍門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呀。”

“噓,這小道消息可是關係到一個幫派生死存亡的消息,你還是小聲點,不要泄露出去呀,現在這白易城可同時應約來了不下三十個門派呢,雖然他們都來了白易城,估計很多門派現在還沒站好位呢。”

“對,對,我們繼續喝酒,就讓那些投奔到夜孤那邊的人都給老子完蛋掉好了,嘿嘿。那樣的話,我們也可以多剷除幾個潛在對手。”

就在楊凡喝酒的時候,隔壁一桌的兩個大漢正討論着明天的戰事,看來這夜孤和白易的戰鬥已經是山雨欲來風滿樓了,現在整個白易城估計都是人心惶惶了吧。他們現在面臨着一個生死選擇,只要自己站錯了位置,結果很可能會死掉,而眼前的得到了小道消息的神槍門的命運也是一樣,因爲在結果還沒出來之前,一切都還有變數。即使是這場戰鬥中起到決定作用的楊凡自己,他也不知道結果到底如何,不過從目前的狀態來分析他只知道白易戰勝的可能性會高一些而已。

這一夜是非常艱難的一夜,爲了這一夜過後的明天,楊凡已經等待了很久很久,他也付出了很多很多,但他不知道明天等待他的命運是什麼,不過大致有兩種結果還是可以猜測到的,一種就是自己將那金星異雷給吞噬了,還有一種就是自己被那金星異雷給吞噬了。


豎日清晨,白易帶着浩浩蕩蕩的隊伍從大街之上匆匆走過,那白夕和成空也在其中。看到成空也在其中時,楊凡頓時鬆了口氣,要是成空那老怪物留在白府的話,那楊凡這次的趁虛而入行動很可能就會宣告失敗了。

當再看到白夕時,楊凡發現她已經和以前的白夕判若兩人了,此時的白夕已經不似以前那般刁蠻任性的模樣了,而是一副冷若冰霜、殺氣騰騰的模樣,此時的白夕看起來更像一個成熟的惡女了。看到白夕這麼巨大的變化,楊凡心裏多少還是覺得有些愧疚,雖然那事情他不是主謀,但他卻是直接佔了白夕便宜的人,所以他多少還是有些責任的。

在隊伍開出城去一個多時辰後,楊凡這才離開客棧,向那白府所在的方向直接奔去。

楊凡在白府生活了一段時間,對於白府的佈置他可以說是非常熟悉了,所以楊凡輕易繞過所有守衛,從一個只有白府內部人才知道的小門溜了進去。進入白府後,楊凡直接向白易居住的北院後院奔去。

楊凡來到白易後院後,發現後院之中除了一間臥室和門口的一座假山外,已經沒有任何東西了。見狀,楊凡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判斷來:“難到是我判斷失誤了?據種種跡象顯示,那金星異雷應該就在這個位置纔對呀。”

在臥室之中再次查看片刻後,仍然找不到任何跡象,楊凡也只好走出了臥室,信步走到了那座假山前。當楊凡在接近那假山的一剎那,一絲輕微地能量波動立即傳入了他的感應之中。

在捕捉到假山上傳來的能量波動後,楊凡立即大喜,於是直接釋放出自己雄厚的靈力來,然後向那整座假山覆蓋過去。在強大的靈力感應下,楊凡終於發現那絲能量的波動來源於假山之下了。

有此發現後,楊凡立即向那假山走去,然後伸手在假山上四處撫摸起來。終於,在楊凡的手按在一塊突出的石頭上時,那假山突自移動起來,最後露出了一個一人多寬的地下通道入口來。見狀,楊凡笑了笑,然後快步向那通道之中走去。在楊凡進人地下通道之後,那上面的假山再次恢復到了原來的位置。 楊凡順着通道一直往裏走去,越往裏面走通道越變的狹窄,而且好像通道一直都是往下方傾斜着。行走了半個多時辰後,通道里面的楊凡只能側着身子在裏面行走了。

“難道這是一個死道?經常有人出入的通道不可能修得這麼狹窄吧?”楊凡邊往前走,邊想道。

就在楊凡懷疑這條通道是死道時,轉過一個狹隘的轉角後,通道之中變得豁然開朗起來。見狀,楊凡心裏立即一陣欣喜,看來自己沒有走錯路。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