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封心中微微一驚,傲天口中的三大門派顯然指的就是冰河門,青雲門和天冥門。

傲天語氣中所蘊含的森寒殺機和怨氣,讓白封心中感到一股不安,不過緊接着便冷笑道:

“小雜種,你本事不大,口氣倒是不小。不過你放心,你沒有來日了!”

白封對於傲天的話唯有嗤之以鼻。要知道,強如玄天學院院長雪浩揚也不敢說憑一人之力能夠夷滅三大門派的。

傲天雙眼微微一閉,旋即猛的睜開。頓時,濃郁的殺意彷彿化爲了實質,如同凌厲的利箭一般,直刺白封心底。

白封的臉上也沒有了剛開始的輕視,反而顯得有些凝重。憑藉冰河門的情報網,他知道傲天似乎掌握某種武學,能夠在走火入魔的境地中而不失去理智。

現在的傲天顯然就是如此,而這時候的傲天,實力也必定比之前更加強大。白封自然不敢小瞧。

“呼!”

傲天周身磅礴的殺意如潮水般涌動着,旋即,這股殺意便是凝聚在了傲天手中,化爲了一杆殺伐之槍。

白封臉上凝重更甚,不敢怠慢,忙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冰晶長劍。

冰晶長劍出現,讓得周圍的溫度都是下降了許多。顯然,這把長劍也頗爲不凡。

隨後,白封便猛然揮動手中長劍。頓時,一道劍芒從劍尖飛射而出,直刺傲天要害。

傲天雙眼中寒芒閃動,旋即長槍直挑,一抹槍花飛挑而出,與劍芒相撞。

兩人雖只是試探性的一擊,但威力卻是不凡。只見二者相撞,周圍的空氣都猛然爆炸開來,周圍的土地更是龜裂開來。

不過劍芒似乎更加鋒銳一些,槍花沒堅持多久,便被擊碎。而後,劍芒攜帶着驚人鋒銳直刺傲天。

傲天臉色微微一變,身子一側,長槍一揮。頓時,槍尖碰撞在了劍芒之上,而劍芒也終究破碎開來。

白封見狀臉色有些難看,而傲天則心中輕鬆了口氣。

在這一次試探的攻擊中,傲天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雖然白封施展了不知名的祕法,導致實力大增,但是和陳不仁相比,似乎還要弱上一絲。

這讓得傲天心中能成功逃進永夜禁區的心思,更加強盛了一分。

另一邊,白封的臉色非常難看。他知道,自己雖然施展祕法,導致實力有了一定進步。

但是和真正的地靈境武者比起來,還是要弱上一絲。最重要的是,祕法終究是祕法,有着時間限制。

一旦時間過去,想要擊殺傲天就更加困難。這麼想着,白封便起了速戰速決的心思。

然而,傲天好似看破了他的心思一般,猛然揮動長槍。頓時萬道槍影鋪天蓋地的向着白封籠罩而去。

而傲天則如離弦之箭般向着永夜禁區飛射而去…… 甩了甩腦袋,帝天連忙翻開了這一頁,只見一個獨白出現在了眼前。

「吾乃四大獸帝之一,玄武帝!《煉帝之器》是吾一生所感,因為我們玄武一族的防禦甚是驚人,所以那些死去的玄武族的族類,都可以用他們的殼來做成防禦盾牌,並且銷售出去。吾明白著一定是萬分殘忍,但是為了我們玄武一族可以延續下去,我希望族中之人都要把這《煉帝之器》傳續下去。」

看完這一切,帝天明白了許多事情。那就是並不是四大獸神,而是四大獸帝。第二件事就是玄武族的肉身非常的強橫,第三件就是這個族類有些過於殘忍了。

了解了這一切,帝天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啊!」

再次讀了一遍,便掀了過去,正文由此展開。

「《煉帝之器》共分為三個大境界,分別是尊境,神境,帝境。這三大類,第一類就是如同人類修為一樣的兩者是相同的,而這鍛造之法是。。。。。」

帝天一目一行的看著,在腦海中不斷的推演著,一個個都牢記於心。

直到某一日,帝天終於將第一大篇就是尊境的部分看完之後,帝天正準備合住這《煉帝之器》的時候,只見自己的儲物戒里開始了瘋狂的顫抖。

十八子更是恐怕的叫道:「小子,快,快讓我出去,你這儲物戒要爆炸了。」

帝天大驚,連忙跳起身子,將儲物戒里的東西全都倒了出來,要是爆炸了,這些東西損壞,那他也是於心不忍的。

十八子根本沒有心情去管外界的情況,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還在這破藥罐頭之內的話,絕對是屍骨無存的下場。

來到了帝天的身邊,這才發現了不對,幾乎一瞬間就知道怎麼回事了,一臉慍怒的瞪著帝天。

而此時帝天卻沒有那閑工夫去管十八子的想法,因為他被眼前的這一幕深深的吸引了。

只見那破藥罐頭緩緩的飛起而與之沒有徹底融合的儲物罐也朝著空中飛去,讓人驚訝的是,那久久未動用的雪月鼎也朝著空中衝去。

就這樣,兩個罐子,一個鼎,在空中形成一個三角之勢,一道道的光芒從中激射而出,朝著對面所在的位置衝過去。

十八子也被這一幕深深的吸引了,因為他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周圍的血海彷彿都在這一刻隱退而去,整個天空,大地都是漆黑一片。如果不是天空中那閃爍的光芒,現在帝天還不知能不能看清眼前的事情。

轟!轟!轟!


接連三聲的炸響,只見三者在空中劇烈的顫抖著,而那光芒也是越來越強。


「砰!」

巨大的扎響聲在空中猛然響起,一道白光衝天而起,整個夜晚宛如白晝一樣的絢麗。而帝天和十八子都紛紛閉上了眼睛,饒是他們如此的境界,都無法直視這刺眼的光芒。

慢慢適應過後,帝天這才睜開眼睛,只見空中有著一個巨大的罐頭,但是下方又有著四個足。說是罐頭吧又不是,說是丹鼎吧,他又不是。

只見十八子則是一臉欣喜,神色更加的瘋狂,狂笑道:「哈哈哈,小子,我們發了,發了,徹底的發了,哈哈哈。」

帝天還一臉不解的望著十八子,好奇的問道:「什麼發了?哪裡發了?快點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

只見十八子嘿嘿的一笑,指著空中那不知道什麼玩意的東西說道:「看到那個沒有?」

「看到了,怎麼了?你知道那是什麼?」


「不錯,我確實知道。」十八子狠狠的點著頭,然後一臉得意的朝著空中飛去,摸著空中的那個物體。一臉愛慕之意的說道:「這就是乾坤熔爐。」

「乾坤熔爐?」帝天也朝著這乾坤熔爐飛去,繼續問道:「那作用是什麼呢?」

「作用?」十八子大笑道:「哈哈,這作用大了去了,目前我知道的就是可以煉丹,可以煉器,反正什麼東西都能夠煉製,或者是煅燒。這是一個,還有一個就是可以容納萬物,除了死物以外,活物也可以納入,就好比人也可以納入其中。」

說到這裡,十八子就流露出一副惋惜的神色,說道;「其實按照正常的時間來算,小千界的一天等於中千界的一月,所以我們上來這麼久,小千界才過了數個月而已。本來,我們有那個隱瞞兩年的秘術,足以等到這三者相認,然後合為一體,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帶著沐清風那群小子一起飛升上來了,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啊。」

帝天倒是一愣,沒想到十八子為自己想了那麼多的事情。旋即,像是想到了什麼,問道:「這三者之間有什麼關係嗎?」

「不錯。」十八子雙手背後,遙望漆黑的蒼穹,開口說道:「這三者的名字原本不是現在的這個。而是,外鼎,內鼎,四足,這三個稱呼,組成的乾坤熔爐。這乾坤熔爐原本是上古第一大帝,黃帝的寶物。這寶物在上古戰場之中,發揮效果格外的顯著,但是後來黃帝隕落,這天地熔爐便不知去向。

就在我成為這外鼎的器靈的時候才知道這一段辛密,那就是黃帝隕落的那一刻,為了不讓自己的寶物落到邪魔外道的手中,便親自將其摧毀。分別散在了不同的地方,但是令我沒有想到的事情,那就是外鼎和四足全都在小千界,至於內鼎,那已經不足為慮了,因為只要有兩者就可以呼喚到另外一者。

而且有了這兩者,將其融合,便可以達到容納萬物的效果,但是無法煉丹以及煉器。不過我們剛飛升上來就找到了內鼎,讓我大驚失色,為了不讓你修鍊有別的念想,我才沒有告訴你原因。而這些的一切這就是黃帝的寶貝,乾坤熔爐的傳說!」

聽到了十八子這漫長的解說,帝天可以想象到上古第一大帝黃帝,手持乾坤熔爐殺入戰場的壯觀局面,絕對是碾壓一切的存在,但是這等強者都免不了一死,真的是修真者的性命比普通人還要脆弱,頂多就是時間活得久點罷了。 就在此時,空中的乾坤熔爐猛烈的搖晃,散發出閃耀的黃色光芒,讓人為之驚嘆。兩人紛紛遠遠的撤離,生怕出現什麼異變。

驀地,黃光乍現,整個黑夜都在這璀璨的黃色光芒之下顯得那麼的不顯眼。

「嘭!」

一道古老,浩瀚,虛無縹緲氣息若隱若現的充斥著兩人神經,面對這天地間無人可抵的威勢。帝天臉色大變,向來不屈服的他,這一刻完完全全的臣服了。

就在他準備跪在地上的時候,那召喚的聲音猛然響起,在他的腦海中炸響,「起來。。起來。。站起來。。帝子不允許臣服。。。」

「呼!!」

帝天身體打著顫,彎曲的膝蓋又在不斷的伸直。

「嗯?」一聲恐怖的聲音響起,猶如九天驚雷一般。

帝天的腦海再度爆炸,瞬間一口逆血噴出,臉色煞白。

「轟!!」

就在此時,帝天的背後,那一道虛影再度浮現出來。只不過這一次的虛影比之前任何一次還要恐怖。

看不到任何的表情,但是那散發出來的氣息,比乾坤熔爐之上的人影散發出的來氣還要強橫!!

「是你,神帝!」那黃色身影不斷的顫抖,似乎對於帝天身後的背影十分的懼怕。

「吾的血脈不允許任何人欺壓,否則殺無赦!」那道身影彷彿沒有絲毫的語氣,就這麼平平淡淡的說著,尤其是最後的殺無赦三個字,原本黑暗的天空更加的陰暗了。

乾坤熔爐上的身影不斷的顫抖,凄慘的笑道:「想我黃帝一生征戰沙場,臨死之際將自己的神魂附在乾坤熔爐之中,只待有緣人將其融合,那我就可以奪舍他的身體,完成我的遺願。真是沒有想到天地作弄吾啊,神帝的後代,居然是神帝的後代,我不甘,我不甘啊!!!」

說著那黃色的身影逐漸的消失,那恐怖的氣息也蕩然無存了。

神帝的虛影看著眼前的帝天,淡淡的點了點頭,虛影也逐漸的消失。

而帝天本人則是陷入到了昏迷之中,後來發生的事情他一概不知。當然,他不知道,不代表十八子不知道,就在發生這一切事情之後,十八子立馬將自己的身形完完全全的封鎖,這是他上一世自創的獨門絕技,就連神帝都沒有發現他的存在。

不過此時的十八子又在作何呢?空間的某一處,只見一個老小孩站在那裡,整個人都沒有絲毫的動彈似乎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嘴裡不斷的呢喃著:「遠古第一帝,神帝!他是神帝,迄今為止,無人超越的帝!帝天,是他的後代。。。。」

「啊啊啊!!」

就在此時,躺在地上的帝天神色猙獰,不斷的尖叫著。吼道:「不能跪下,我不能跪下。我帝天從來不想任何人下跪,就算是蒼天也奈何我不得!!」

「轟!」

一道氣息猛然席捲射出,就在此時,帝天的修為驟然提升到了玄君天境,半隻腳踏入到了玄神境的門檻,現在的他已經是封神的實力了。

猛然,帝天坐起了身子,眼角還有淚水的遺留。緩緩擦了擦淚水,發現之前的氣息已經消失不見了,這才鬆了口氣。不過看向那乾坤熔爐的時候眼裡閃過從未有過的畏懼,就是因為這個乾坤熔爐,讓自己差點走火入魔。

現在的他還很虛弱,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子,伸出手,只見那乾坤熔爐逐漸的縮小,落在了帝天的手心中。

望著這乾坤熔爐,帝天心裡一陣陣的酸苦。也不知道拿這個寶貝如何了。

「咳咳。。」就在此時,十八子從黑夜中緩緩的走了出來。

帝天緩緩的轉過身子,看著走出來的十八子,一臉納悶的問道:「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我就那麼莫名其妙的暈了過去?」

聽到帝天的問題,十八子早就有所猜斷了。只是他還在猶豫要不要把事情告訴帝天,如果告訴了,也沒有什麼不對的,帝天這麼努力的修鍊不就是想要知道自己的一點身世么?不過如果他知道了會不會影響他的修為?

但是如果不告訴的話,那倒時候去了大千界,他們家的長輩問起這件事情,那自己又如何解釋呢?

「真是愁啊。。」十八子沒有忍住,情不自禁的說了出來。

帝天徹底的鬱悶了,這老頭是入魔了?問道:「老頭,你到底怎麼了?愁什麼?」

「我。。。」看著帝天的目光,是那麼的清澈,宛如一汪清水,清澈見底。念及至此,十八子淡淡的搖了搖頭,笑道:「沒什麼,沒事,哈哈。」

「靠,你丫的是不是思春了?」帝天鬱悶的說道。

「尼瑪,老夫我多大的年紀了?還會做出思春這點蠢事么?」十八子不屑的撇了撇嘴,就飛回到了乾坤熔爐之中,叫道:「小子,還是趕緊煉器吧,我想要是過了玄武皇的考驗,你要好好研究一下這乾坤熔爐了。」

帝天沒有說自己感覺到玄武皇後面還有東西的存在,而是點了點頭,回道:「好了,知道了,你先研究一下,到時候我研究的時候就少了許多麻煩事。」

「你倒是挺會使喚人的。」說完十八子就切斷了神識聯繫。

訕訕的摸了摸鼻子,帝天便吼道:「前輩,前輩,你還在嗎?我現在應該能夠煉製尊品的武器了,還請前輩出來見證一下。」

之前玄武皇神識什麼的全都封閉,所以自然沒有聽到那神帝與黃帝的對話。而此時,他卻聽到了帝天的聲音,原因無他,那就是之前打入的那神識之中還夾雜了自己的神魂,這才有了現在的一幕。

玄武皇猛然睜開眼睛,虛幻的身影像似穿越空間一樣,瞬間出現在了帝天的不遠處。驚訝的問道:「你有煉製尊品的實力了?」

「不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醒來之後,自己的修為不禁達到了玄君天境的境界,就連煉器之道也達到了魔境的品階,甚至丹藥之道直接達到了君境的品階,《天龍淬體術》更是達到了九重天的境界,《天機轉影劍》前篇前三式早就學會了,中篇三式也是在這次醒來之後,無緣無故的全都貫穿於心了,這一次醒來自己的各個方面全都是大面積的提升。

不用想,這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那遠古第一大帝-神帝的傑作了。。。 當傲天順着光亮走出去後,頓時感覺到一股彷彿“重生”般的氣息撲面而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