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聶顏惜就直接從阿木旁邊衝過,不再看他一眼,帶著她的屬下向閘門內衝去。

「轟隆隆……」

看到聶副城主,閘門前的士兵早就打開了那厚重的閘門,同時低頭行禮。

「踢踏踢踏……」

聶顏惜壓根就沒有再理會阿木,也沒有注意到阿木突然泛紅的雙眼,直接帶動馬蹄,捲起煙塵,呼嘯般衝進了閘門之內,眨眼間就消失在黑暗的堡壘里,閘門又轟然落下……

「阿木,你……」

守閘門的士兵也忍不住看了阿木幾眼,很想說你這傢伙也太不識時務了吧,也是因為這兩個月來阿木的堅持讓他們有些敬佩才會想說點什麼的……但最後還是搖了搖頭,幾名士兵圍住了阿木,沒有動手動腳,阿木對於他們來說只是沒有開啟神門的普通人,走不了。

打斷我的雙腿,打斷我的雙腿……

而士兵們卻不知道,即便他們說出什麼來,此時的阿木也是完全聽不進去的,他腦子裡只剩下聶顏惜的話,一股恐怖的戾氣慢慢地冒了出來,什麼給聶顏惜收留他的理由,在這個瞬間完全忘記,統統被這股戾氣給壓制掉,雙眼瘋了般地盯著閘門,彷彿要看穿閘門……

打斷雙腿,打斷雙腿……

聶顏惜的這四個字不斷在腦中回蕩,阿木獃獃地站著,不知道過了多久才反應過來,很明顯,如果不想出讓聶顏惜收留的理由,自己的雙腿就會被打斷。

「收留與雙腿,什麼更重要?」

阿木腦子紛亂,完全冷靜不下來,如果他上輩子是正常人,且是充滿傲骨的正常人,那麼他絕不會因為雙腿而糾結,但他上輩子就沒有雙腿,那種痛苦他不想再感受,如果他是一個沒有底線的人,那他或許會出賣「第三隻」腳,然後保住雙腿甚至活下來。


可是他兩樣都不是,他有底線,也要雙腿……

選擇,這恐怕是他來到天行大陸后最艱難的選擇,之前面對死亡都沒有這樣糾結過,等一下,死亡……驟然間阿木卻笑了起來,原來他還有第三個選擇啊。

「阿木啊,呆會你就跟聶副城主告個饒,相信聶副城主看在你送不死的份上,會放過你的。」恰在這時,某位好心的士兵還是提醒了句。

「多謝士兵大哥,放心吧,我不會衝動的。」阿木淡淡地回道。

聽到這話的士兵大哥卻有種詭異的感覺,似乎阿木臉上的表情很怪,但既然阿木已經這麼說,那他們也沒有再理會,能提醒一句已經很不錯,他們還沒有好人到那種地步。

或許他們還是在為他們自己著想,阿木死了,誰來送飯?

「轟隆隆……」

只不過才十五分鐘過去,閘門再次打開,九騎重新從閘門內沖了出來,這個時候也是阿木與士兵對話的十幾秒之後,也就是說,阿木其實才剛剛做出了選擇。

嗯,出來了……

為首的依舊是聶顏惜,只是現在她的臉色有些蒼白,雙眼冒火,離開閘門前還狠狠地瞪了門內一眼,之後才要向外衝去,她的頭剛剛抬起,就又看到了站在門外的阿木。

微微一愣,才想著原來外面還有一個阿木在等著她。

歐氣少女吃雞日常[電競] 你的理由?」

聶顏惜稍稍猶豫了下才問道。

本來她是不想再理會阿木的,實在是在裡面鬧的太鬱悶,而且還吃了很大的虧,但她是副城主,之前說出來的話必須兌現,不然又何以服眾? 「嘿嘿,聶公子,看你的臉色好像在裡面也被那些罪犯給欺負了啊,不知道你遇到了什麼難題,說不定我可以幫幫你哦。」阿木突然露出了掐媚的笑,樣子看起來還很是真誠,而且他還向前走了幾步,但在後面的士兵卻差點沒因為這句話而一頭栽倒下去。

你這是哪壺不提哪壺啊,這個小子簡直就是個愣頭青,太二了,看他的表情是想要去拍馬屁的,可卻狠狠地一劍刺在馬腿上,哪有人這麼在人家傷口上撒鹽的?

「你、找、死……」

果然,聶顏惜本來就是有氣無處放,在聽到阿木的話,一字一頓地說出了三個字,說實在的,她真的沒有把阿木當回事,只是覺的有趣,天行大陸上的弱者一般都會有弱者該走的路,該說的話,弱者都會有自知之明的,等級非常森嚴的。

就像上次,阿木應該是即便知道要犧牲「第三隻」腳,也要妥協了才是的。

就像剛剛聶顏惜等人還沒進入閘門前,阿木也應該是低聲下氣的,可是他沒有,突然間看到一個卑微的生命做出不一樣的事情才會讓聶顏惜感興趣,但也僅僅是當成娛樂而已。

但阿木這句傷口上撒鹽的話卻讓她忍不住動怒,並不是怒阿木,而是怒裡面的罪犯,她現在很需要一個宣洩口,說出那種話的阿木就是最好的宣洩口。

卑微的生命就是讓人出氣用的,特別是那種沒有自知之明的卑微生命。

「我是送不死。」

阿木又向前走了幾步,幾乎接近了聶顏惜,然後回道。

威脅我,他竟然威脅我……

聶顏惜腦子裡再次浮現出這樣的話,如果換成平時她或許會一笑置之,會說,送飯不死就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可是現在她屬於怒氣爆發的狀態,指著阿木後面的士兵道:「送不死?很好很好,原來這就是你的依仗,你還真以為你有送飯不死的能力就是個人物?你們,立刻打斷他的雙腿,再拖出去,從明天開始,你們就負責將他帶到這裡來,讓他給我爬著去送飯,他不是送飯不死嗎?那就給我拖著雙腿送到死為止……」

「是!」士兵們再怎麼好心也要執行命令,沒有猶豫,沒有辦法猶豫。

「嗡……」

阿木其實是故意說出上面那些話的,他知道現在聶顏惜很憤怒,那又如何,他已經做出了選擇,那就是死亡,既然兩邊都不選,那就只能是第三個選擇,死!

既然都要死了,那還有什麼好顧忌的,撒鹽,那只是第一步而已。

死也要死的有點價值吧?

現在什麼是最有價值的?那就是滅掉那個想要他雙腿的人,所以,他在說話的時候就開始向前邁步,或許是因為已經選擇了死亡,他非常冷靜,他彷彿成為了上輩子「戰神決」遊戲中的那個神一般的人物,是的,他就是遊戲中的神,只有他一個人開啟了戰神宮!

但當聶顏惜下令的時候,這份冷靜還是忍不住被狠狠衝破……

上輩子失去雙腿的感覺依舊曆歷在目,他之所以能夠樂觀向上,之所以面對現在阿木這個身份的苦痛依舊能堅持,之所以努力去適應這個世界,都是因為他現在擁有了雙腿,他可以走路,可是聶公子現在卻說要剝奪掉這個他心中堅持的存在。

送飯的這兩個月來,阿木也經常在心裡抱怨,看看,其他穿越者哪個像他這麼悲劇,都是有靠山,至少能第一時間得到功法和金手指,再廢物,只要來個爆發就是被家族裡重視的人物,而自己的靠山,就只有所謂隱世高人的乾幫主,他媽妹的……

「殺……」

戾氣從心底湧向了全身,完全控制不住的,在他的計劃里,現在還不是襲擊聶顏惜的最佳距離,他應該還要繼續說一些話的,可是腦子裡的衝動已經讓他忘記了距離……

這個瞬間,他化身惡魔……

在後面衝上來的士兵眼中,非常非常普通的阿木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量,雙腳驟然間啟動,趕在他們扣押住他之前高高躍起,這一躍腳跟已經超過了馬頭……

惡魔?

天行大陸是強者為尊的世界,一個普通人化身惡魔,那也只是一個普通的惡魔而已,沒有任何戰鬥力,分分鐘被秒殺的,可阿木是普通人嗎?

嘿,裡面的罪犯可以告訴在場的所有人,阿木已經不普通……

「顏惜小心……」

魏公子嚇了一跳,就要啟動神門轟殺阿木。

西門吹雪縱橫洪荒(劍問九天) 「大術師」,把普通人的阿木給轟成渣太簡單了,可他悲劇地發現,他的精神力量完全調動不起來,體內的神門術力也同樣調不起來,被一股恐怖的精神力量壓制住,那是來自於罪犯們的精神力量。

精神力量,對於神門職業者是非常重要,沒有精神力量,就彷彿在完全疲憊的狀態下戰鬥,術者需要精神力量發動他們的神門之術,而武者也需要精神力量發動武技……


術者擁有兩種力量,精神力量和神門術力,武者亦然,也是精神力量和神門真力。

可現在魏公子兩者都沒有,竟臨時性的變成了廢人一個。

「殺……」

其他七人倒不是術者,而是武者, 鳳傲九天︰太子妃太囂張 ,一個個從馬上飛躍過來,速度非常快,阿木之前與聶顏惜的距離還是拉的不夠近,生生地被他們擋住。

擋住了怎麼辦,直接殺了就是,現在的阿木就是惡魔。

「鏘鏘鏘……」

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鐵劍突然握在阿木手中,屬於「戰神決」里的劍技再次被他揮動了起來,在空中瘋狂地揮出了不知多少劍,那是令人眼花繚亂的劍技,最可怕的是,劍技是還是最初始的那種,而且,在空中,他竟然一個人生生地擋住了那七人。

「怎麼可能?」在場除了阿木之外,所有人都在心中驚呼。

「不對,那七個人也失去了神門真力,可即便如此,他們也是身經百戰的存在,同樣是普通人,阿木竟然生生地用劍技擋住了七個人?」後面衝上來的士兵在心裡驚呼。

是的,這七個人的神門真力也被罪犯們的精神力量壓制的不能釋放,不過,他們的精神力量卻還在,沒辦法,他們只開啟了第二個神門,罪犯們好像不屑壓制他們的精神力量,也就是說,這七名武師依舊可以使用強大的武技,不會出現精神疲憊的狀況。

也就是說,他們現在只是失去神門真力的武道高手。

但是,七名武道高手卻生生地被阿木擋住,不,不止擋住,還戰敗了,恰在士兵即將趕上去幫忙的瞬間,七名武道高手全部重重地倒飛了出去。

阿木沒有理會他們,甚至都沒有意識到他剛剛做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他的目光依舊在聶顏惜身上,借勢一個旋踢,完美到接近普通人的極限,重重地踹向聶顏惜的臉。【聖誕快樂!求禮物,求祝福,求票求收藏^_^】 什麼憐香惜玉……呸呸呸,在阿木眼中聶顏惜依舊是長的很漂亮的男人。

這時候,聶顏惜的臉色也變了,她也是術者,她的精神力量和神門術力也都被裡面恐怖的罪犯給壓了起來,得過段時間才能釋放,現在她也只是普通人一個,而術者在近戰方面是很弱的,如果被阿木近身的話,她恐怕只有死路一條。

她怎麼也沒想到阿木會突然出手殺她,怎麼也沒想到阿木敢殺她。

是啊,一隻小螞蟻而已……

更想不到阿木強到這個地步,不,她現在腦子裡根本沒有太多想法,只是抬起雙手護著她的頭,擋住阿木的旋踢……

「砰」的一聲,聶顏惜整個人被踹下了馬……


與此同時,聶顏惜身上也有什麼東西亮了起來,那是擋住阿木旋踢的東西,要是沒有這個東西,恐怕聶顏惜的雙手會直接被阿木踢斷……

即便如此,還是狠狠地向後拋起……



現在的阿木壓根就沒有注意到聶顏惜那亮起的東西,輕點馬背,整個人緊跟著聶顏惜撲下,瞬間,速度就超過失去重心的聶顏惜,又是重重地一踩。

「砰……」

聶顏惜依舊只來的及用雙手格擋,那道光又再次亮起,但那衝力依舊讓她的後背與地面發生碰撞,得勢不饒人,阿木雙腳以高速的踩踏對著在地上的聶城主踏出了幾十記,聶顏惜竟毫無還手之力,兩人就這樣躍過了閘門線,進入了監獄之內……

但就在這時,他不知從哪裡來的敏銳感覺發現後面風聲突顯。

聶顏惜的手下和那士兵們又撲了過來。

怎麼辦?還能怎麼辦,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完全沒有後路可言,手中依舊握著那把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鐵劍,根本不需要去看他就知道聶顏惜的喉嚨口在什麼地方。

直接往下就是一刺……

「顏惜……」

「副城主……」

「砰……」

看到阿木的動作,身後的人一個個都驚呼了起來,如果聶顏惜死了,那麼他們沒有一個能活命,可恰在這時,所有人都愣住了,因為阿木的劍竟刺不下去……

那道之前就一直閃的白光徹底護住了聶顏惜,幾乎將她整個人包起來。

「呼……那是副城主的護體玄寶,快,殺了那個孽障!」魏公子長長地吐了口氣,剛剛真是差點被嚇死,反應過來后的他又指揮著那七名手下和守閘士兵向阿木殺去。

阿木也呆了呆,但後面的殺聲已到,只有戰!

他壓根就不知道護體玄寶是什麼東西,但他卻知道他如果沒有把後面的人解決掉,那麼他與聶顏惜同歸於盡的想法就要泡湯,此時的他已經有了幾分冷靜,但這幾分冷靜卻沒有讓他膽怯,而是讓他更加渴望戰鬥,正如歐陽兄所說的,阿木就是天生的戰士。

還是那句話,他是「戰神決」遊戲中的最強者,也是需要冷靜的判斷力的。

沒有猶豫地離開聶顏惜,握著劍,轉身殺入七名武道高手和幾名守閘士兵之中,而他這個瞬間,腦子裡不止有「戰神宮」里的戰鬥,還有兩個月來被罪犯們圍攻的戰鬥。

「殺殺殺……」

完美的戰技在他手中體現,不只是劍,還有拳頭,還有身法,還有那強悍的判斷力。

「啊啊啊……」

慘叫在監獄的閘門附近響起,阿木並沒有因為鮮血而出現異常反應,依舊戰鬥著,可是現在不止有那七名武道高手,還有擁有神門真力的士兵……

那又如何?繼續就是,在甩開七名武道高手之後,阿木也直面守閘士兵。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