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冰捲雲決乃是一部正宗的玄階心法,是流雲宗賴以立教的根本重法,唯有歷代的真傳弟子才有資格修鍊,韓滄所修便是此法!

對於這心法的名頭,韓羿自然不會陌生,接過陳劍雲手中的冰玉,道謝一聲,便是引動玄寒圖騰之力,貫入冰玉之中,頓時感覺冰玉一震,一股駁雜的信息沖入腦海,正是清冰捲雲決的修鍊方法!

一副完整的人體行功圖,伴隨著一段晦澀的心法口決在韓羿心頭浮現,韓羿沒有絲毫遲疑,運轉丹田內力,按照清冰捲雲決的修鍊方法開始行功。

功法一轉,便是從韓羿的丹田之中,引出一股純凈內力,沿著功法的脈絡緩緩運轉,起初,韓羿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異常。

但是當功法運行過一個周天之後,韓羿確實能夠明顯的感覺到,有一股精純的能量,從周圍的天地之中,絲絲縷縷的抽離而出,沿著全身毛孔,匯入自己的身體之中,一點一滴的壯大著自己的內力。

這種壯大的速度,雖然非常緩慢,但卻無時無刻都在進行,韓羿能夠清楚地感受到實力在一點一滴的精進著!

這種通過吸收天地精氣,助長修為的修鍊方式,比起煉體境界來說,不知道要快了多少,令韓羿心中驚嘆,玄階心法果然名不虛傳!

與此同時,韓羿也是想起了風清雪送給自己的那些氣海小旋丹,雖說不知道這丹藥到底效果如何,但是風清雪拿出來的東西,十有**不會差了。

既然風清雪說,這東西能夠加快修鍊速度,那恐怕對於氣海境界,修鍊的助益絕不會小!


一想到這裡,韓羿就是一陣心癢難耐,想要趕緊試一試氣海小旋丹的效用,只不過有陳雲劍在側,他也不方便取用,於是只好忍了下來。

直到一次休息的時候,韓羿才終於找到了機會,趁沒有人注意,偷偷地取出一枚氣海小旋丹,吞入口中,急忙凝神內視。

只見那氣海小旋丹入口之後,卻並沒有直接化開,而是彷彿有一股力量催動一般,直接滑入了韓羿的氣海之中,懸停下來。

而也就是在它停住之後,這枚玉白色的丹丸表面,忽然有一道道氣流涌動,更是引動了韓羿氣海之內的內力大量,最終凝聚出一個旋轉的內力漩渦,在韓羿的氣海之上緩緩旋轉。

隨著那內力漩渦的旋轉,韓羿能夠清晰地感受到,一股吸扯之力從那漩渦之中傳遞而出,周圍的天地精氣頓時一顫,旋即向著自己匯聚而來。

而且,這種吸收精氣的速度,雖說比不上自己運轉清冰捲雲訣來得快,但也絕對可觀,更為重要的是,這種吸收完全是自發進行,不用自己分神操控,相當於無時無刻都處在修鍊當中!

「風清雪說,這一枚氣海小旋丹的效用,可以持續一月,豈不是相當於我不眠不休的修鍊一個月的時間?那能增加多少額外的修為,這丹藥,也太強了!」

韓羿心中驚喜,有了這些氣海小旋丹的幫助,他氣海境界的修為,絕對可以一帆風順,對於風清雪更加感激,在心中念叨了一聲,便是運轉起了清冰捲雲訣。

雖說氣海小旋丹之力可以自發而行,但顯然配合功法運轉,吸收天地精氣,才能令其藥效得到更大程度的發揮。

等到陳劍雲回到韓羿身側,盤坐而下的時候,卻是微不可查的目光一閃,在韓羿身上細細地打量了片刻,微微點頭。

以他的修為,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韓羿吸收天地精氣的速度非常之快,甚至有些超出了常理,不由有些詫異,心中暗道:

「這修鍊的速度,可是有些快了,難道是因為武體圓滿的緣故?大圓滿的武體,果然是有些不凡之處。這一次,流雲宗倒是多了個好苗子。」

不明原因之下,陳劍雲只能將韓羿的修鍊速度,歸因到他達到圓滿的武體之上,暗自點頭,對韓羿這個弟子更加滿意了幾分。

接下來的幾天,便是在趕路之中度過,幾天之中,韓羿大部分時間都是沉浸在了修鍊之中,至於剩餘的時間,則是聽陳劍雲講述一些關於流雲宗的常識。

幾天下來,韓羿倒是對流雲宗的情況,基本上了解了大半,其中他最為關心的,自然是韓滄的消息。

按照陳劍雲所說,流雲宗這一代的小輩之中,算上韓羿,共有七位真傳弟子,按照入門先後,韓滄排名第五。

每一位真傳弟子,都是將來流雲宗的希望,備受宗門重視,韓滄的表現,也一直非常優秀,只不過恐怕韓滄也沒有想到,韓羿僅僅到了大試煉場一年時間,就能從中脫穎而出。

並且,這流雲第七位真傳弟子,就是她的弟弟韓羿,等到了流雲之後,倒是可以給韓滄一個驚喜。

懷著這份期待的心情,七天的時間轉眼即過,七天之後,巨大的雪雕穿破雲層,遠遠的,韓羿便是看到了一片在雲海翻滾之下,氣象萬千的雄偉山巒——流雲山!

那威震整個拓瀾帝國,令無數少年心神嚮往的擎天大宗,便是坐落於此!

巨大的雪雕,載著眾人在流雲山半山腰一處巨大的廣場之上將落下來,今年流雲宗一共在拓瀾大試煉場收了三十七名弟子,抵達之後,都被幾名迎上來的執事引走。

唯獨韓羿被陳劍雲留下,帶著他向著流雲峰上,步步行去,韓羿知道,陳劍雲是要帶他去見流雲宗宗主。

整個流雲宗中,能夠獲得圖騰傳承的,也僅僅不過七人而已,任何一個真傳弟子對於宗門都是意義重大,如今韓羿第一次來到宗門,便是得到了流雲宗主地親自召見,這份重視顯而易見!

韓羿隨著陳劍雲一路上行,一盞茶的功夫之後,便是走到了階梯盡頭,登上一片白石廣場,赫然可見,一棟氣勢雄渾的勾檐殿宇盤卧在前。

殿宇之頂更有著無盡雲氣蒸騰,幻化成騰龍、伏鳳等等祥瑞異獸,宛若有靈一般,在虛空之中翻騰拱衛,氣象萬千!

這裡,正是流雲重地,正殿所在——騰雲殿!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騰雲殿的大殿之中,一共有十六根白玉巨柱支撐,柱身之上浮雕精緻,滿綴著一道道滾雲密文。

三十六塊巨大的夜明珠,按照天罡位排列在雕有火雲圖案的高聳穹頂之上,將整個大殿照的一片明亮!

大殿首位,是一把潔白玉石打造的座椅,此時,正有一名兩鬢微白,但卻氣度威嚴的男子坐在其上,目光炯炯,掃視之間帶著一股沉凝氣度,正是流雲宗當代掌門人,凌雲。

大殿之下,一名身段玲瓏,樣貌俊美的身影,身穿一襲冰藍色武服亭亭而立,目光低垂,靜靜聽著凌雲的一句句話語。

正在這時,首位上的凌雲忽然神色一動,停住了話語,抬起目光,向著殿門之外望去。


騰雲大殿沒有殿門,一眼望去,頓時望見大殿之前的白玉廣場之上,兩道身影一前一後而來,在殿門之外緩緩站定。

陳劍雲雙拳一抱,朗聲道:「執事劍雲,帶真傳弟子韓羿,拜見掌門!」

韓羿見陳劍雲報話之時,將自己也帶上,便沒有開口,雙拳一抱,垂下目光,只不過掃視之中,瞬間便是捕捉到了大殿之中立著的那道身影,當下心頭一震,臉上露出幾分激動之色。

「讓他進來吧。」凌雲點了點頭,輕聲說道,話語雖輕,但卻清晰地傳到了韓羿和陳劍雲的耳朵之中。

陳劍雲應是一聲,便是示意韓羿進入大殿,自己則是沖韓羿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即將面對整個拓瀾帝國權勢最大的幾人之一的流雲宗主,即便是韓羿的內心,都是隱隱有些緊張,深吸口氣,邁步進了大殿之中,在大殿中心站定,瞟了一眼側前方站立的女子,沖凌雲恭敬行禮:

「弟子韓羿,拜見宗主!」

「韓羿,很好,不必多禮,抬起頭來吧。」凌雲笑了一聲,道。

韓羿緩緩地抬起頭來,與此同時,他前方的那名少女,也是將帶著好奇的目光轉了過來,打量著韓羿。

韓羿的目光與這少女一碰,頓時一愣,眼前的少女清麗可人,臉上透著幾分好奇,但卻並不是他想象中的韓滄!

愣了一瞬之後,韓羿這才意識到,這少女的身高比韓滄略矮,體型也並不像,只是自己太過想念韓滄,又知道韓滄在流雲宗中,因此剛剛在殿外瞥見背影之時,才會誤以為是韓滄。

想到這裡,韓羿不由心中苦笑,臉上也是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幾分失望之色。

雖然這份失望只是一閃而過,很快便是恢復平靜,但依然沒有逃過那少女的雙眼,頓時美目一蹬,露出幾分氣惱之色:

「怎麼,看到我很失望么?是我長的太丑,還是修為太弱?」

韓羿頓時哭笑不得,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惹到了這種誤會,但一時之間又不知如何解釋,只得賠笑一聲,道:「那個……我只是認錯了人而已,師姐莫怪。」

那少女顯然不滿意韓羿的這個理由,仍是氣哼哼的看著韓羿,正要開口,首位上的凌雲卻是笑道:

「好了靈兒,不要難為你韓羿師弟了,韓羿,這是柳靈兒,流雲宗第六位真傳弟子,你可以叫她靈兒師姐。」

「是,見過靈兒師姐。」韓羿神色一動,急忙向柳靈兒抱拳行禮。

柳靈兒見宗主發話,自然不能不買面子,哼了一聲便是不再糾纏,只不過看向韓羿的目光之中,依舊不滿,令得韓羿心中發苦。

這剛到流雲,還什麼都沒幹,就連韓滄都沒見到,一個眼神,便是得罪了一位六師姐,自己還真是背啊。

想到這裡,韓羿頓時想起了韓滄,不知韓滄現在在哪裡?什麼時候才能夠見到,想要詢問凌雲,但又不知道如何開口,一時之間滿心糾結。

韓羿的那點心思,自然逃不過凌雲的雙眼,目光一閃,道:「你可是想要問韓滄的消息?」


「正是。」韓羿一聽凌雲主動說起,便也不再遲疑,抱了一拳,道:「弟子與姐姐已經一年不見,分外思念,不知姐姐現在何處?我什麼時候能夠見到?」

「果然啊,你小子就是奔著韓滄來的。」凌雲笑了一聲,道:「韓滄現在就在門中,只不過她現在正在閉關,你若想見她,就得等一個月後的昆元試煉了。」


「一個月後?昆元試煉?」韓羿眉頭一挑,露出狐疑之色。

「今天之所以叫你來,其一是為了見你一面,第二點,就是為了跟你說明昆元試煉的事情。」

凌雲點了點頭,繼續道:「修武之人想要成長,離不開刀槍劍雨的歷練磨礪,如果只在宗門庇護之下安穩修行,終究是難成大器,尤其是新入門的弟子,更是如此。

因此,為了磨礪弟子修行,流雲、開炎二宗,以及拓瀾帝國之內其餘八個宗門,每一年都會共同舉辦一場昆元試煉,用以磨練弟子,凡是入宗三年之內的弟子都要參加。

去年,韓滄因為返回家族,沒有能夠參加試煉,但今年卻是無論如何都要參加的,此次閉關,就是為了一個月後的試煉之行。」

「原來如此。」韓羿心中暗自點頭,對這昆元試煉也是明白了幾分。

說到底,所謂的昆元試煉,不過是對門下弟子的一種歷練而已,更多的,應該是針對那些通過其他途徑,直接從全國各地招收的弟子。

像他這種從拓瀾大試煉場走出的弟子,在試煉場中便是飽嘗了廝殺磨礪,說是身經百戰都不為過,這種歷練,應該不在話下。

「你與靈兒,都是今年新晉的真傳弟子,加上韓滄,今年我流雲共有三名真傳弟子參加試煉,你們,將是這一次試煉的領隊,我流雲能有什麼成績,就要看你們的了。」

「宗主放心,靈兒一定不辱使命,為我流雲爭光。」凌雲話音剛落,柳靈兒便是雙目一閃,大聲說道。

韓羿則是心頭一凜,雙拳一抱:「韓羿定當全力以赴。」

凌雲的目光,在韓羿和柳靈兒身上掃視兩眼,點了點頭,道:「有決心很好,但我要提前告訴你們,那處試煉場乃是一個遠古宗門的殘破遺迹。

雖然悠久歲月磨滅了太多東西,但那遺迹之中依舊蘊含著巨大的危險,千萬不可以掉以輕心,在那等地方,務必守望相助。」

「遠古遺迹?」韓羿心頭微微一凜,雙目之中閃過光芒:「昆元試煉,顧名思義應該是在昆元山脈之中,難道是遠古昆元宗的遺址?」

想到這裡,韓羿頓時心頭一凜,按照從風清雪中聽到的消息,那昆元宗可是遠古時代擁有武帝強者的超級勢力,最終因為參與了覆滅玄宗之戰,故而被殺生武帝殺上門去,徹底覆滅。

而在那一戰之中,殺生武帝也是力戰而死,千萬年的歲月過後,早已成為一段悲壯傳說。

而此時在自己的懷中,便是揣著一枚極有可能關係到武帝傳承的玄門令,到了昆元遺址,是否能夠找到殺生武帝遺落的傳承?!

原本韓羿是想在流雲宗中修鍊幾年,等實力強大了,再去昆元遺址碰碰運氣,尋找那失落的武帝傳承,但卻沒有想到,自己這麼快就將被遣往那處秘地,出乎意料的同時,心頭也是一陣火熱。

只不過他心頭的這絲震動,卻是不能表現出來,目光一閃,迅速的掩飾而起,雙拳一抱,道:「弟子謹遵教誨,定不負宗主厚望。」

「如此便好。」凌雲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你們兩個可以回去了,好好準備,一個月後,我等你們為我流雲爭光。」

韓羿兩人答應一聲,先後行禮,退出了騰雲殿內。

走在白玉砌成的廣場之上,看著周圍聚散不定的滾滾雲氣,韓羿心神一暢,目光不經意間掃過身旁的柳靈兒,神色一動,道:

「靈兒師姐,剛才在大殿之中,我一開始只是錯將你認成了姐姐而已,並沒有其他意思,千萬不要介意。」

剛剛在大殿之中發生的一切,並不是他的過錯,若放在平常,他才懶得解釋,但此時初到流雲,人生地不熟,韓滄又在閉關,他可不願得罪一個真傳弟子。

誰知到,柳靈兒在聽了韓羿的話后,卻並沒有什麼表示,只是細細地打量了韓羿片刻,嘴角一揚:「沒想到,你竟然會是韓滄師姐的弟弟。」

「這話是什麼意思?言下之意,難道是說我不配當姐姐的弟弟么?」

韓羿心中撇嘴,但表面上沒有表現出來,嘴角一裂,訕訕道:「我和姐姐乃是同族,並非親生姐弟,所以長的不是很像。」

「怪不得,韓滄師姐那麼漂亮,你就丑多了。」

韓羿感覺額頭青筋跳了一跳,但還是耐住性子,索性不提這茬,目光一閃,道:「咳,那個,一個月後我們一起去參加試練,到時候還要師姐多多關照。」

「放心,如果你有危險被我遇到了,會救你的,一個月後見。」柳靈兒滿不在乎的揮了揮手。


「靠,還能不能好好交流了,真當我韓羿是草包不成?」

看著柳靈兒滿不在乎的樣子,韓羿心中悲憤大喊,原本他之所以那樣說,只是為了客套一番,岔開話題,卻沒想到柳靈兒竟然認為自己是在尋求庇護,頓時升起一股無力之感,無力地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我就謝謝師姐了。」

「好說好說。」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從騰雲殿出來之後,韓羿沒走多遠,便是有一名宗門弟子找到了他,將他引到了宗門給他安排的居住之所。

那是一片連綿的殿宇,飛閣流丹,碧瓦勾檐,坐落在流雲主峰之旁,一座名為望月峰的山峰之上。

按照那名宗門弟子介紹,真傳弟子在流雲宗中地位超凡,每一個,都能夠分到這樣一座獨立的山峰,作為自己的地盤。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