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兵,我知道是你,這是我們兩個組織的戰鬥,請你離開。”唐伯虎深知不是散兵的對手,當即下了逐客令,並且還帶着向他認慫的語氣。

“哈哈。”

站在三米遠外的錢多多被唐伯虎逗得捧腹大笑,這B裝的也太爽了。

唐伯虎皺起了眉頭,錯愕的看着錢多多,他實在想不通這個歡樂的小逗比在笑些什麼!

後者笑了五秒鐘後便擡起了腦袋,目光轉移,落在了不遠處的一堆皮卡丘上。

四/五秒鐘之後。

數十塊皮卡丘再次騰空而起。

我的神秘老公 去吧,皮卡丘。”

錢多多大吼一聲,衆皮卡丘在空中來了個三百六十度的旋轉之後,齊刷刷的衝向唐伯虎。

其實這些皮卡丘根本不受錢多多的聲音控制,是根據錢多多的意志來控制的。

只要錢多多想讓這些皮卡丘飛起來,拿這些皮卡丘就能飛起了。

至於這個控制該怎麼解釋,那我舉個例子。

你現在撅一下嘴或者動一下手指。

看。

很快就做到的了吧,

錢多多控制皮卡丘就相當於你控制你的肢體。

不同的是錢多多控制皮卡丘的時候是帶着延遲的,時間大約是四五秒鐘。


至於錢多多大吼,那除了裝逼就沒什麼可解釋的了。

在數十塊皮卡丘衝過來的時候,唐伯虎明顯的有些慌張了。

要是說十個人衝向他,他還不以爲意,但是這…十塊板磚憑空而來,這就顯得有些不好對付了。

對於高手而言,1V10並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但是現在這些可不是人,是板磚。

要知道,人和板磚是不同的。

無論人再厲害,人也有人的招式,就算是100個人同時圍着一個人打,能輪到上手的有幾個,不足十個,後面的根本就擠不進去了,可是板磚呢?它的體積比人小了不是一星半點,並且現在這些板磚還是齊刷刷的衝向自己。

這……

唐伯虎一咬牙,不再多想,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解決這些板磚,他當即蹲下了馬步,手掌張開,在胸前畫了一個圓,做出了太極的姿勢。

錢多多不由得一驚,立即瞪大眼睛,目不轉睛的盯着唐伯虎,他實在沒想到唐伯虎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選擇用太極來防禦。


此刻,被錢多多召喚起來的數十塊皮卡丘已經到達了唐伯虎身前。

砰!

啪!

噗……

唐伯虎出掌如雨,在極短的時間內,竟然有五六塊皮卡丘被他硬生生擊碎,可見速度之快。

只不過,他的速度再快,還是沒能快過皮卡丘,他只能擊碎飛在前面的皮卡丘,後面的那些,他明顯就擋不住了。

啊!

草!

靠!

四五塊皮卡丘打在唐伯虎的面門,胸口以及襠下,將唐伯虎整個人直接打飛,向後飛去四五米遠。

“哈哈。”

“哈哈,笑死我了。”

當錢多多看到唐伯虎捂着褲/襠從地上站起來的時候,笑意再也忍不住,直接捧腹大笑。

“哎…我說,唐伯虎大哥,你弟弟沒事吧,哈哈,笑死我了,不是我說哈,你現在都是有女人的人了,唐老師又那麼漂亮,這東西你有沒有的也不重要了吧?哈哈,笑死我了。”

“這些板磚是你弄得?”蛋碎的疼痛讓唐伯虎五官扭曲到了一起,他錯愕得看着錢多多,還是不敢相信這些板磚就是錢多多搞來的。

“不然呢,你認爲只有你有異能嗎?”


錢多多冷笑,他發現這個異能並不是沒什麼用,簡直就是裝逼賣萌之利器。

“不可能!”唐伯虎瞪大了眼睛,質疑着錢多多:“你不可能擁有隔空取物的異能!”

“是嗎?”錢多多嘴角上揚,目光中帶着殺意。 159.

錢多多帶有殺意的眼神讓唐伯虎毛骨悚然,強忍住胯下蛋碎般的疼痛,戒備的盯着錢多多。

此時的他,已經可以相信錢多多確實是擁有可以隔空取物的異能。

不得不說,這讓他很吃驚。

“既然你是反殺手組織的人,那我就只能對不起唐老師了!”錢多多扯着嘴說道。

待話音落,他的腳下便就動了,以S形路線衝向錢多多。

S形路線,毋庸置疑,就是不走直路,說俗點就是拐彎抹角的行走,這種行進法,源自於蜈蚣,是一位常年住在大山中的高手研創的,這種路線,走起來確實很輕鬆,但要是在戰鬥的時候走起來可就是很有技術含量的了。

說直白點,在戰鬥中,通過雙腿的快速交叉以來行走,一來可以有利的躲避對手的攻擊,二來可以讓對手起到暈眩的作用,因爲走這條路線的時候雙腿交叉的速度是非常非常快的,一個人如果長時間盯着他的雙腿看,很快就會暈眩,類似於催眠。

要是不盯着他的雙腿看,那就不能及時的分析出對手想要攻擊的部位。

也就是說,發明這套進攻招式的高手是異常坑爹的。

對於此套路線,唐伯虎早有耳聞,只是他不會,想要走好,畢竟經過多年的鍛鍊,才能達到作用。

至於錢多多爲什麼會,因爲發明這套進攻法的高手正是他的師傅,從四歲開始他的師傅就已經在讓他練習這套進攻路線的應用,經過十多年的歷練,錢多多早已是爐火純青。

他快步的朝着唐伯虎走去,身後則是留下了一道類似於蛇爬過的痕跡。

唐伯虎皺起了眉頭,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右腳輕輕移動,將腳尖埋進沙塵之中。

哈!

待錢多多靠近之時,他突然大喝一聲,左腿用力,身體突然騰空而起,足有一米多高,同時右腳猛然踹出,腳下帶起的沙塵猛射而出。

錢多多剛纔只顧着裝逼,怎麼會想到唐伯虎會突然來一個天女散花,他一點防備都沒有,連閉眼睛都閉的有些晚了,以至於沙塵已經飛進了眼睛。

“麻痹,中計!”

錢多多大喊一聲,深知不妙,單手捂眼,腳下快速後退,兩秒鐘的時間內,他已經退後三四米遠。

感覺距離完全之後,錢多多眼睛微微張開了一條縫。

在他眼前,空中滿是沙塵,正在嘩嘩的往下掉,在沙塵的後面……“臥槽,人呢?”

錢多多大吃一驚,猛然睜開了雙眼,錯愕的盯着唐伯虎剛纔所站的地方,哪裏已經空無一人,並且他身上的氣息,也是越來越弱。

又逃跑?

錢多多撓了撓腦袋,穿過還在下面的沙塵,站在唐伯虎剛纔所佔的地方,皺起了眉頭。

地上雖有他逃跑時的腳印,如果自己順着他的腳印一路追過去,還有可能會追到。

但是他要是故意把我引到某個地方去呢?

錢多多不排除這種可能。

之前,在小區樓下,唐伯虎就將錢多多引到了這來,而現在,他是不是想把自己引到有他們的人的地方去?

思索片刻,錢多多放棄了追捕,此時他已經嗅不到唐伯虎的氣息,如果在這麼貿然追過去,有可能會凶多吉少。

[綜]夢旅人 ,發現並無大礙,錢多多便轉身朝着S600的方向走了過去。

他是第一次來這個小區,對於這裏的環境並不熟悉,由於之前追唐伯虎的時候追的太興奮,他竟然沒有記住剛纔來的路是如何走的,起初還可以,錢多多可以跟着地上的腳印走回去,只是後來,他進入有人居住的居民樓時,驚訝的發現地上的好多沙塵都被清理了。

只得慢悠悠的摸索着往前走。

唐幼絲家所在的小區很大,並且還很繞,等錢多多走到S600旁時已經是下午的三點多鐘。

在開車會別墅的路上,錢多多就聽到了這麼一條廣播。

“據我臺最新消息,昨日中午,張氏集團貴公子張猛駕駛豪車保時捷911不幸墜下高架橋,在我市消防官兵緊急救援下,其家父將貴公子帶走,最後經搶救無效死亡,其葬禮則會在七天後進行,我市警方已經加入調查,正在密切關注這件事情,如有最新消息,會在第一時間通知大家。”

“張公子的不幸遭遇我們都感到非常惋惜,特此警告大家,在雨雪霧沙塵暴等惡劣的天氣下,一定要注意飲食安全,適當添加衣物,儘量減少出行,我是本臺記者……”

“本次節目到此,再見。”

錢多多朝着顯示屏揮了揮手,隨後便將車載電視給關掉了,雙手握住方向盤,得意的吹起了口罩。

張猛的死在錢多多的意料之中,在未掉下高架橋之前,他的脖子就已經被錢多多給扭斷,就已經停止了呼吸,即使沒死透,那後來被退下高架橋,從十五米的高空掉下去,如果這樣再不死,那隻能證明你是個超人了。

天色雖是半晌時分,但路上還是有很多車,可能是由於路上的沙塵已經被清理乾淨的原因,很多在家裏憋了好幾天人都選擇開着出出去遊玩,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

所以就顯得路上有點堵了。

等錢多多回到別墅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庭院內的沙塵已經被差不多清理乾淨,空氣也清新了許多。

別墅位於黃市的郊區,剛纔市區回來的錢多多,貪婪的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之後方纔走進別墅。

大廳內的沙發上坐着四個大美女,正目不轉睛的盯着電視,電視正在播放着永遠也不會結局的新聞。

當然,此時電視上播的並不是CCAV的新聞,是黃市的晚間新聞。

在他走進別墅還未關上門的時候,錢靜玉就已經站了起來,扭着小翹臀來到錢多多身旁,挽住了錢多多的胳膊。

“多多,你今天干嘛去啦? 混在傳銷女人窩 。”錢靜玉抓起一撮頭髮,用發尖撓着錢多多的耳朵。

“有點事,出去了一趟,”錢多多點了一笑,將胳膊從她懷裏抽出來,徑直走向了沙發上的三女。

“哼,你就欺負我,早晚和那個狗屁張猛一樣,摔死你。”錢靜玉噘着嘴,不停地跺腳。

對於她如此般的撒嬌和依賴,錢多多和三女也都習慣了。

“真不知道你上輩子是積了什麼德,小玉姐姐那麼漂亮竟然能看上你。”林天雅沒好氣的瞥了眼錢多多,隨後舉起粉拳朝他揮舞了兩下。

“天雅,多多很好的。”錢靜玉坐到了林天雅旁邊,搖着她胳膊:“你以後不要說他了!”

“額…….這個禽獸,他……算了,我不說了。”

林天雅嘆了口氣,轉過頭去,不再看錢多多。

“哎,張猛真的死了!”甜心怡將嘴裏的棒棒糖拿了出來,指着電視機:“你看,七天後就是他的葬禮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