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鬧撥開龍唯心,雙手背向身後,眯著眼睛看向遠方,神色凝重,過了半響,龍唯心開口問道:「這個方向對嗎?」

「我覺得應該是對的!」

胡鬧點點頭,一副深思熟慮后才開口的模樣。

龍唯心一抬腿,對著胡鬧的屁屁毫無徵兆的就踹了下去!

扶額哀呼,她怎麼就能相信胡鬧這二貨的話!在上船之前,胡鬧信誓旦旦的說,他怎麼可能認不得回家的路,結果,現在跟她說什麼「應該」!

「撲通!」

一聲,胡鬧大頭朝下的栽進了水裡,撲騰出的浪花打在船隻的船板上。


聲音驚醒了正在閉目休息的靈女,起身走到船頭,見胡鬧在水中掙扎,眼中閃過急色,半趴在船邊,向著海中伸出手,開口道:「胡鬧,快拉住我!」

胡鬧非但沒有伸出手拉住靈女,身子反而整個一沉,徹底沒入了海面之下。

龍唯心眼神一凝,殺手居然不會水?起身一躍——卻又落回在甲板上,而剛剛還攔腰抱著自己阻止自己下水的白色身影,已鑽入了海面之下。

這男人,下個水而已,她還沒有那麼嬌貴。

水下的雲葉開,淡笑著看著面前的場景,絲毫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只是眼中的笑意卻是有那麼一點邪惡。

只見,一身黃衣女子,一直手臂緊緊的纏在胡鬧的脖子上,另一手則是伸進胡鬧胸前不斷摸索。胡鬧不停掙扎的手和腿,以及那雙瞪大的眼睛中不難看出,他這是被佔便宜了。

伸到胡鬧胸前的手,忽的拿出來,蔥白的手指間握著一烤熟的雞腿,被海水浸泡了的雞腿,不似之前那般鮮美,但女子的眼中卻是大放異彩,鬆開摟著胡鬧脖子的手,將雞腿咬在嘴裡,轉身欲走。

胡鬧哪裡肯依!

一把拉過女子的腳踝,奈何,不識水性的他只能不停的在那撲騰,卻無法浮出水面。被拉住的女子,使勁的想要拜託胡鬧,奈何胡鬧的手卻如同鐵鉗般牢牢不肯鬆手。

看戲看的差不多的雲葉開,輕笑一聲,一把拉過胡鬧的胳膊,連帶著黃一女子一同上了船。

本就不是很大的船,又多了一個人,略顯擁擠。

上了岸后,胡鬧沒有第一時間去找踢他下水的龍唯心,而是直接撲在了黃衣女子身上,目光停留在那雞腿之上。

那雞腿可是龍唯心烤給他早上吃的,他覺得龍唯心是他遇見的除了師傅以外,最好的人,因為除了師傅還沒有人烤雞腿給他吃。竟然被人給搶了,從小到大,都是他搶別人的東西,還沒有人敢搶他的東西!

他一定要把雞腿搶回來!

黃衣女子見狀,三下五除二的將雞腿啃了個乾淨,只留下一根一骨頭,眼睛彎成了好看的月牙,但嘴巴卻是被雞肉塞得滿滿的,無法施展笑容。

這下,胡鬧急了!

瞪紅了眼睛,眼看著雞肉就要進了黃衣女子的肚子,撲上去,對著黃衣女子還沒有來得及完全入口留在外面的雞肉張口咬了下去!

咔咔咔!

幾道驚雷天邊閃過,直接劈焦了船上的每一個人!

龍唯心真是服了,不就一塊雞腿么!

鳳斐然的一雙血眸更加的邪魅了幾分。

靈女還保持著坐在船邊的位置,目光瞪得老大,半天才羞紅了臉低下頭去。

就連一直淡笑著的雲葉開,都輕笑出了聲。

一塊雞肉被二人一分為二,胡鬧得意的沖著身下的女子揚了揚眉!

咦?


咀嚼雞肉的嘴巴一頓,胡鬧雙眼忽然使勁的眨了眨,看向身下女子的臉,他忽然發現,這個女子跟別人居然長得不一樣!

這是他長大這麼久,見到的唯一一張與眾人不同的臉!

雖然還是兩隻眼睛一張嘴,但這眼睛是卻是如同明珠一般閃亮,小巧精緻的鼻子,還有這嘴唇不點而紅,真的跟他平時見到的臉不一樣,好漂亮!

黃衣女子見胡鬧愣神,猛地一個翻身,將胡鬧壓於身下,對著胡鬧口中還來不及咀嚼的雞肉侵略了下去。

四唇相碰之間,胡鬧只覺得整個腦袋嗡的一聲空白一片,連口中的雞肉被外來的舌頭捲走都沒有反應,他只知道,他的心在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他只知道,他記住了這張獨一無二的臉。

黃衣女子起身後,一點也沒有覺得自己做了什麼事情,更不知道她奪走的不只是雞腿,還有某二貨的心。

「靈女?!」

黃衣女子在見到靈女后,忽的大叫一聲,隨後又驚慌失措般的捂住了嘴唇,天啊,真的是靈女么。

「你認識我?」靈女臉上的紅暈還未退下,看著黃衣女子的眼神頗為不自在,甜美的聲音淡淡想起。


黃衣女子像是發現了珍寶一般,直接就要撲向靈女,卻被一突然伸出的黑紗攔住了去路。

龍唯心抬手攔在黃衣女子面前,直直的盯著她,問道:「你是誰?」

自了解了靈女的身世后,龍唯心便知道有人想要加害靈女,突然出現的黃衣女子不知是敵是友,當然不能讓她靠近靈女的身。靈女隨他們一起,是因為逸幻島已經不安全了,而且有靈女這種神奇的治療法術在身邊,他們日後對付魔物也更有保障。

不管在什麼年代,先進的醫療隊都是戰鬥必不可少的存在。

被龍唯心懾人的眼神盯著,黃衣女子縮了縮脖子開口道:「我叫梨兒,是海中的一隻魅,我是一隻善良的好魅,真的!」

魅,是一種不同於妖的存在,她不是由動物修鍊而成,而是天地中靈力匯聚而成,因此,魅有著獨一無二蠱惑人心的力量,舉手投足之間都盡顯風情萬種,低眉抬眼一瞬也會動人心魄。

但面前的這隻魅,卻並無傳說中那般,這讓眾人有些懷疑她話語中的真實性。

「哦?那麼善良的魅,那你怎麼認識她?」龍唯心陰陽怪氣的話語,聽得梨兒一陣發顫,她知道,自己的確是個與眾不同的魅,也明白龍唯心話中所指的她自然是靈女。

「靈女是我們滄海海妖中的王,歷代靈女都是一個模樣的,我當然不會認錯。」

龍唯心有些驚訝,歷代靈女都長成一個模樣,真是有些讓人匪夷所思,接著問道:「靈女既然是海妖一族的王,那麼海妖一族到底放生了什麼,才會有人想要對靈女下手呢?你既然也是海妖一族,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龍唯心說道最後一句話的時候,語氣徒然一冷,話語中的威脅之意溢於言表。

想到海妖一族這些年的變化,梨兒目光變得憂傷了許多。

「靈女的娘親,我們的守靈大人珠兒,本來是與龜護法訂了親,但靈女的突然出現,使得珠兒成為了守靈大人,守靈大人是不能與人結親的,除非靈女死去,於是龜護法怨恨上天的不公,想要殺了靈女,但靈女是我們海妖一族的王,如果靈女有事,我們一族都會受到牽連,在守護者的保護下,守靈大人帶著靈女逃走了,直到後來傳來守靈大人死亡的消息,我們都以為這場內戰可以平息了,但龜護法反而怪,都是靈女奪了她心愛女子的命,更加的想要殺了靈女。」

梨兒說道這裡的時候,快速的擺了擺手開口道:「靈女是我們的王,我絕對沒有想要加害靈女的意思。」

是一場因愛生恨的故事么?會這麼簡單么?

「你見過我的娘親?」

靈女有些激動的來到梨兒的身邊,拉過梨兒的手,開口問道。娘親離開她的時候她還小,完全沒有娘親的樣子,她一直知道她的娘親是愛她的,現在從別人的口中聽到這些,她更加的肯定了。

龍唯心沒有再阻攔,這隻魅,看起來心思並不複雜,否則也不會和胡鬧口中奪食了。

「恩。」梨兒被靈女拉著,講了很多關於守靈大人珠兒的事情,也講了不少關於滄海水妖一族的事情。

胡鬧還獃獃的看著梨兒,越看心跳越快,越覺得梨兒長得真美。

鳳斐然倒是出乎意料的好心,一把溫熱的火烤乾了雲葉開身上濕了的外套。

雲葉開淡淡一笑,漆黑的眸光落在鳳斐然身上,向來喜歡和他一爭高下的鳳斐然現在安靜的有些不對勁。


鳳斐然倚靠與甲板之上,看著蔚藍的天空,一雙血眸之中被一股憂傷之氣包裹……

咳咳,來揭曉答案啦!

靈女出逃的原因:魔族暗中蠱惑了龜護法,使得龜護法最終叛亂造反使得海妖大亂。

藍夏就說啦,很簡單么,前面因為有提到了魔族,只要用心的寶貝都可以猜中!

唉,看看那少之又少的幾條評論,藍夏表示很憂傷,原來都沒有人看文么?答對的獎勵55幣幣,因為參與的人實在有些少,送個參與獎吧,答錯了也有21幣幣送。

嚶嚶嚶,參與活動的太少,藍夏躲被窩哭一會去,都表攔著我! 除夕終於來了,或者說夏子的生日終於來了。

這天晚上,寒煙訂了一個大蛋糕,廚師做了一大桌菜,大家在赫園的餐廳里為夏子慶祝生日,同時迎接華夏民族的傳統新年。

餐廳雖大,但是架不住兩個台大功率空調「呼呼」地吹。夏子、寒煙、宣萱、吳雙、睿雅、海瑟薇和郝禮都把皮衣或羽絨服脫了,只穿著薄薄的毛衣。一半是因為興奮,一半是因為熱,她們的臉都紅撲撲的,十分誘人。

對著滿桌的菜肴,大家的興趣並不大,他們都把目光對準了今天的主角夏子,有人祝她生日快樂,有人拿他肚子里的孩子打趣。

郝信無疑是今天最活躍的一個,這小子被郝仁送去電腦編程,在學校里混得油嘴滑舌,一張口就是俏皮話,讓大家笑得合不攏嘴。

餐廳的一面牆上掛著個五十寸的液晶電視,裡面的春晚已經開始了。屏幕和現實都是一片喜慶、祥和、熱鬧,郝仁突然有了感觸。

前年,他還是和四個弟弟妹妹在福利院過的春節。幾十個孩子看著眼前的一盆雞、一盆肉、一盆蘿蔔丸子和一盆白菜豆腐直咽唾沫,廚師一聲令下,大家風捲殘雲一樣,三分鐘之後,郝仁他們才吃個半飽,盆里就空了。

大過年的,總不能讓大家餓著肚子。郝仁實在沒辦法,只好推著坐輪椅的郝信去遠處的一個批發部買了兩箱速食麵,拿回來泡著吃。

那時候,郝仁沒有別的想法,就想著明年畢業了,能在外面租個大點的房子,把郝義他們接過去,過一個有魚有肉、餃子管飽的春節。

去年除夕,郝仁的理想就實現了,而且是超額完成任務。他不僅有了自己的房子,還能帶著郝義他們下館子,而且還有宣萱這個美女相伴。那天晚上,郝仁祈盼著能早日把宣萱娶進門來。

今年直接玩大了。且不說資產啥的,光是美女老婆就增加了五個。郝仁這回是真知足了,只要能讓他守候眼前這些親人過到老,別的他都不在乎了。

第二天一早,廚師和保姆包好了餃子,請大家去吃。寒煙一人給封了一個大紅包,裡面是十張紅通通的鈔票。

郝信一看有紅包,立即餃子也不吃了,笑嘻嘻地說道:「哥哥、姐姐、嫂子們、你們過年好,恭喜發財,紅包拿來!」

郝仁大笑:「你小子,哪裡都少不了你!」

郝信是最小的小叔子,幾個嫂子也最縱容他,紅包當然不能少了,起碼得上萬。但是現在誰身邊還帶那麼多現金!

寒煙拿出一張卡:「早就給你準備好了,這張卡里有十萬塊錢,這是我一個的紅包。你們大家看著辦吧!」寒煙最後一句話是對大家說的,她的意思是,我給了十萬,你們可不能比我的少。

宣萱笑著拿出手機,把那張卡上的號碼輸了進去,給郝信轉了十萬。

看到宣萱這個法子方便,吳雙、睿雅和海瑟薇都跟著做。不到五分鐘,郝信的卡上就又多了四十萬。

夏子對郝仁說道:「主人,我沒有華夏國的銀行卡,你看怎麼辦?」

郝仁故作無奈:「好吧,我給包了!」他拿出手機,一次轉了五十萬。

然後回頭對郝義、郝禮和郝智說道:「你們的紅包我也替你們出了,以後記得還我啊!」

郝義壞壞一笑,問郝禮道:「我剛才好像聽老大說了句什麼,但是沒聽清,你知道他說什麼!」

郝禮笑道:「老大什麼也沒說!」

眾人大笑,這兩口子擺明要賴賬!

時光就在大家的笑聲中悄悄地溜走。

正月初八的早晨,郝仁正在花園中練太極,忽然聽到外面有人敲門。傭人開門一看,門前站著幾個人,其中有一個是女主人之一宣萱的師兄。剛搬過來的時候,陶乙來過的。

郝仁也看到了陶乙了:「咦,他們怎麼也來了!」他分明看到了陶乙身邊的墨玉、梁雨。

郝仁立即走了過去:「師叔、小嬸娘,過年好!」

墨玉也曾經在現代社會生活過一段時間,知道華夏人在大新年的會這樣打招呼。他和梁雨也笑著一齊說道:「侄女婿,過年好!」

郝仁又向陶乙做了問候。然後帶著他們進了別墅主樓的客廳。

墨玉見到郝仁在短短一年間,就從平原區的自建房,換成了西山區的園林別墅。他羨慕地說道:「行啊,侄女婿,這一年做得不錯!」

正好這時宣萱、寒煙、吳雙、夏子、睿雅、海瑟薇也都練過瑜伽,來到客廳,宣萱就把這幾個「娘家人」給大家介紹一遍。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