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元宗問了一句:“胡司令,要是市裏不同意我們收購怎麼辦,這可是由不得我們?”

眉頭一皺眉,計上心來。

深邃眼睛射出一束睿智與精明,胡耀顥氣吞萬里如虎,鏘鳴金石:“上有官僚政策,下有老百姓對策。危難時刻,我們都挺過來了,還有什麼我們哥們辦不到的。”

很看不起武元宗,肖銀鳳帶着諷刺口吻說:“你放心吧,元宗,胡司令是我們的掌舵人,智多星。區區小事,一盤豆芽菜,難不倒胡司令。”

有人歡喜,有人憂。

世間的事往往就是這麼巧合、諷刺、滑稽,這個時候市裏頭頭們也在研討電子工業機械廠的出路。通用機械廠每天開足馬力緊張生產,電子工業機械廠則是荒蕪破廟一座。壓力山大吶,市裏這些頭頭們不得不面對勸說胡耀顥徹底失敗的殘忍現實。

兩個月後,市**難堪作出決定:電子工業機械廠倒閉。

獲悉消息,一個星期後,胡耀顥行動。

什麼,收購電子工業機械廠,還以白菜價格收購?

市裏頭頭們一聽,氣炸了肺,他胡耀顥這不是專撿軟柿子捏,吃定他們,故意出他們的醜,丟他們的臉,叫他們難堪嗎?

雖然不服氣,又非常氣憤,但是能夠解決三百多號人的就業大問題擺在市裏頭頭面前,外邊老百姓更是罵聲不斷。

迫於重重壓力,市**第二天上午開會專門研討這事。

待尚生貴、唐正審寒喧了幾句,謝選謙氣憤道:“憋在心頭的憤怒不吐不快,今天我謝選謙不怕得罪人,大膽說一句,在電子工業機械廠這件事上,孫副書記、高副市長必須承擔自己的責任,特別是孫副書記。事件一發生,第一時間裏,你們要是不自私只想自己頭上烏紗帽,將湯項丘拿下,不糊弄、搪塞電子工業機械廠冒雨請願、抗議工人,事件根本不會發生到如此不可收拾地步。等到尚書記中斷省裏會議趕回來處置時,已經晚了。”

氣的一臉漲紅,高甘戰爲自己辯解:“怎麼是我的責任,事件一發生,我立馬跑去找湯項丘,幾天來冒雨去做勸說工人,甚至飯都顧不上吃……”

“好了,你不要爲自己辯解。”唐正審一聲打斷高甘戰的話:“你是主管工業副市長,處事不力,你還有臉爲自己辯解。謝主任說的對,你不是爲冰雲的工業而工作,你是在爲自己頭上烏紗帽而工作。最遲,你也該當機立斷第二天先對湯項丘停職檢查,平息工人們的激憤情緒纔對。”

自從處罰了自己小舅子後,尚生貴其實心理一直不平衡,窩着一團憤恨,老想處分孫四木、高甘戰兩個人,可是又擔心人家說他這是因小舅子而公報私仇,只好憋在心頭。

既然謝選謙、唐正審在這件事上,給他尚生貴打開一個缺口,他就不客氣了,正好發泄堵在胸口的那團氣:“小謝和唐市長說的對,電子工業機械廠事件,老孫和高副負有不可推卸責任,應當承擔的責任,就要承擔,不能什麼責任都沒有就這樣過去。”“電子工業機械廠要是能起死回生,不留下歷史笑柄,不被老百姓咒罵,白菜價就白菜價,賣了,卸下身上包袱,不算是一件壞事。我們自己沒本事,就不能意氣用事,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尚生貴的話就算是給這樁買賣下錘子了。

國營企業被民營企業收購,是降格了,但是電子工業機械廠三百多名工人很樂意,絲毫沒有牴觸情緒。只要電子工業機械廠重新回到胡耀顥手下,意味着電子工業機械廠又將掀開歷史一個新篇章,是他們的正義最終戰勝了邪惡官僚。

五月四日這一天早上,在旭日照耀下,電子工業機械廠顯得格外熠熠生輝。

未到上班時間,電子工業機械廠三百多名工人早早來到廠裏,站在工廠大門口裏邊,等候着歷史一刻到來,這一時刻,對外人來說實在是平常的如一灣山澗,但是對他們來說乾旱之年遇甘露吶,從此他們不再揪心、憂愁。

時針剛剛指在八點位置上,老闆胡耀顥上身一件黃色恤衫,下身穿白色休閒褲,精神抖擻、雄赳赳出現在電子工業機械廠大門口。

當大門緩緩打開,往裏一瞅,胡耀顥驚得和一尊雕塑似的。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胡耀顥的臉被晶瑩的東西打溼了,模糊的眼睛透過眼鏡片,環視着黑攢攢的夾道迎接他的人羣。

忽地一揮手,胡耀顥信口高呼一聲:“走,工友們,我們通用機械廠的第二批產品今天出爐了,我帶你們參觀去。”

三百多號人,在老闆胡耀顥帶領下,浩浩蕩蕩開赴梧桐村。

近一個半鐘頭的徒步,大家到了梧桐村,遠遠的便聽到久違機器聲,心跳隨之加速。

通用機械廠的大門敞開着,一百多號人裏三層外三層在門口站着,迎接着昔日工友們。


一腳踏在大門上,剎住,一閃身,胡耀顥面對着電子工業機械廠三百多號人,通用機械廠一百多號人,展開他特有的嘹亮激揚嗓音:

“親愛的工友們:

火紅的太陽懸掛在天空,正照着我們的工廠,預示我們工廠前途一片大好,日子越來越火紅。

此時此刻,站在這裏,也許你們無法猜測到,我翻江倒海的澎湃心情。沒有你們冒雨抗議、伸張正義,我——耀顥今天不會這麼榮幸的站在你們面前。

今天這樣的好日子,今天這樣激動人心的難忘一刻,全依賴大家一顆火熱的正義之心了啊!

今天能夠站立在這裏,我——耀顥特自豪之至。因爲你們的疾惡如仇,因爲你們的吃苦耐勞,因爲你們的拼搏精神,因爲你們辛勞雙手,因爲你們的智慧才華,是電子工業機械廠的瑰寶。

親愛的工友們!

我堅信:電子工業機械廠經歷了暴風暴雨的洗劫之後,前程一定會更加美好燦爛;我們的工廠一定會更加興旺發達;我們的工廠一定會更加繁榮昌盛。不必我們自豪的去讚美她,今天場面足於證明這一切,事實嚴肅展現在我們面前。

親愛的工友們!

不說,大家心裏自然會明白:我——耀顥有天大本事,根本不可能在短短兩月時間裏,創辦起規模這麼大一個工廠。

在這裏,我要特別感謝十個爲我們這個工廠付出巨大心血、汗水的哥們,他們是:韓紅紅,肖銀鳳,盧清明,白楊華,武元宗,屠復日,趙同山,伍宇誠,阮峯吉,趙中。

真理,是永遠屬於人民,是任何壞人休想用污水和陰謀把他潑倒!壞人,無非是給歷史增添了笑料而已。

親愛的工友們!

正義不能丟棄,正義不能出賣,正義不能犧牲。

讓我們用自己的聰明智慧,讓我們用自己的勤勞雙手,讓我們用自己的滿腔熱血,把我們所遭到的損失奪回來吧。

今天,作爲冰雲市第一家民營企業,在這裏隆重慶祝我們第二批產品的出爐,雖然沒有邀請市裏頭頭爲我們剪綵,但是我們都有一雙鋼鐵般的雙手,但是我們都有一顆正義的心,我們不需要表面的東西,我們需要的是實實在在的東西。

那麼,就用我們的掌聲慶祝我們通用機械廠第二批產品的出爐吧,親愛的工友們!”

頓時,金鼓雷鳴的掌聲,響遏行雲。

胡耀顥一席話,把工人們幾個月來憋在心中的話——憤慨的,義憤的,歡欣的,振奮的……全抖了出來。 金鼓雷鳴掌聲還在上空迴盪,老闆胡耀顥一聲令下,三百多人陸續走進大門,參觀車間裏嶄新的現代化機器……

兩個鐘頭後,胡耀顥這個老闆帶着這三百多人重返電子工業機械廠,前腳踏在大門一霎,頭像被誰敲了一下,熊老師浮現在他眼前,心一顫,三分懺悔七分不服默默在說,熊老師你這個愛管閒事的七仙女,我今天終於遂你心願,重新把腳踏進了電子工業機械廠,這裏又是我奮鬥的天地,你要是再焦慮病倒住院,就不是我的錯,我也不會再去看你了。

那天湯麗虹打電話給她,仇恨、不滿、氣憤口吻說她學生胡耀顥這個人真的很奸很奸,是現代版秦檜。一直不願回電子工業機械廠當廠長,原來他心頭隱藏巨大陰謀,就是要把她弟弟湯項丘打進監牢,叫電子工業機械廠倒閉,好讓他自己以白菜價格購買電子工業機械廠。

驚悉這個喜訊,旋踵間,熊瑛華的病全好啦,堵在胸膛的憂鬱通了,一通百通。叫她恨得咬斷牙的人,是胡耀顥這個頭腦叛逆的傢伙;叫她牽腸掛肚的人,又是胡耀顥這個一身浩然正氣的勇士。

當時,熊瑛華半開玩笑回敬老師:“湯老師,他是很奸,奸的令人髮指,可是蒼天偏偏不懲罰他,您說這是怎麼回事?整個冰雲這麼大,市**也是人才濟濟,居然沒一個人有勇氣有膽略敢跳出來挑大樑,當電子工業機械廠廠長,蒼天要他把電子工業機械廠收入囊中,你罵他奸又有什麼用,天意難違了啊!”

——這到底是在罵胡耀顥呢,還是在誇胡耀顥?熊瑛華這一番話如同一團棉花塞進老師湯麗虹嘴裏,她一下啞了,嘣不出半句話駁斥學生。

過了兩天,熊瑛華才聽說了學生胡耀顥已經接收了電子工業機械廠,坐在了原來的廠長辦公室裏,她當時的淚水很不爭氣漫上來。瞬息間,熊瑛華卸去了壓在頭頂上的大磨盤,心中的憂慮也不知去向。

夜,皓月當空,明亮如鏡。

靜靜站在窗前,任憑輕風拂面,熊瑛華感到爽,爽得簡直是語言無法表達。

不經意中,住院時的事又浮出在熊瑛華腦海裏,那天胡耀顥給她送去靈芝如此貴重東西,她悄悄哭了整整一個夜晚,把一對迷人的皓眸哭成了兩個小桃子。

——當護士把東西送到熊瑛華手上,沒有告訴她是誰送,但是她心底明白到底是誰送的。後來又聽醫生說, 禍水妖星:肥宅的逆襲 ,時常在睡夢中呼喚:“我的男神,你不要折磨我了,你娶了我吧,讓我孤寂的心因你溫馨。”

魔幻科技工業

第二天起,熊瑛華就像一隻南歸小燕,俏臉上從早到晚一直瀰漫着一道如春的微笑,學生們都感到好驚訝。有個別淘氣學生甚至問她:“熊老師,這幾天你是不是交上男朋友,談戀愛了,特別開心啊!”

夢裏遊西湖,好景不長吶。

纔不過一個星期,熊瑛華欣慰、歡喜的心被碾碎。

那是下午第二節課下課鈴聲響過後的事,熊瑛華正整理好辦公桌上的東西,邁着輕盈步伐,一臉笑吟吟朝教室走去。

差百米即要到教室了,熊瑛華卻遇上了去找她的高二(2)班班長——方玉嫺,方玉嫺滿臉憤怒。熊瑛華一瞄,心咚地落地,哪用的着方玉嫺再開口,十有八九又是班上四大金剛在搗亂。一旦四大金剛搗亂,方玉嫺把四大金剛的相片全貼在了自己臉上。

果然不出熊瑛華所料。

上第一節課時,四大金剛——李中敏,華特彬,鄭發,周旋洋等四人大鬧課堂。

瞧不出熊瑛華臉上的氣憤,但見她詫異盯着方玉嫺發泄完憤怒,忽地眉頭緊皺,人也一下子從青春美女變得是一個小老太婆,心底裏頭一陣長吁短嘆。不知熊瑛華是長吁方玉嫺愛告狀呢,還是短嘆自己的窩囊,對四大金剛束手無策?

四大金剛確實是叫熊瑛華這個治亂專家一頭撞到牆壁上——傷透了腦筋。方玉嫺的告狀,徹底打亂了熊瑛華其樂悠悠好心情,雙腳立刻剎住往前走,她陷進一片苦惱中。

或許,這幾天心情好,根本不想對任何人發脾氣;或許,是被四大金剛搞膩了,搞心煩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熊瑛華這一回根本不想去找四大金剛,直接回家去。

做飯時,邊想着心事,熊瑛華直到鍋裏的菜一股刺鼻焦味時,這才醒悟過來,大罵一聲:“胡司令,你這頭魔鬼,不會幫我想個主意收拾四大金剛,倒害得我炒焦菜,我這輩子跟你沒完。”

夕陽西落,紅似火。

晚飯後站在小陽臺上,遙望西邊殘陽,紅的炫目,是西邊最絢麗一道風景線,看的,熊瑛華感到很悲傷,因爲這麼美的一道風景線即將消失在山峯下,被黑夜吞噬。

心好煩,熊瑛華想出去透透氣,呼吸一口新鮮空氣。

獨自漫步在公園裏,看似一個悠閒自在散步養心的人,又有誰又能曉得熊瑛華苦惱的心?

當一個班主任,對班上吊爾郎當壞學生束手無策,熊瑛華感到自己窩囊的沒臉說出去。想想學生胡耀顥小小年紀能夠把一個快要倒閉工廠救活不算,還成了冰雲龍頭企業,這事叫他曉得,他一定會嘲笑她也太差勁了吧。

心底裏頭想着心事,大腦像有人牽着,熊瑛華不知不覺離開公園,鬼使神差朝竹溪走去。

雙腳踏在了竹溪溪畔上,熊瑛華才如夢初醒,一驚之下,心裏苦苦地無奈搖搖頭。

奇怪就奇怪在,此時此刻,熊瑛華忽地冒出一陣悲嘆——我的男神,你會在這裏嗎?我的媽呀,你要是在這兒,不知該有多美妙的喲。你這麼一個滿身從裏到外全是餿主意壞傢伙,肯定有制服四大金剛的絕妙法寶。

心有所盼的放眼望去,又大失所望,除了朦朧月色外,熊瑛華連男神影子也沒法捕捉到,他哪會此時此刻在這裏出現呢,除非是出現某種奇蹟。

小溪,靜悄悄的,微風吹拂。

幽幽小溪,宛若一個嫺靜又矜持的清純少女,清澈的溪水透明見底,似一面大銅鏡。

岸邊竹枝、柳枝垂下,在微風中搖曳。

幽雅環境,新鮮空氣,叫人心曠神怡,清除人們腦中的紊亂。

擡頭仰望茫茫宇宙,皎潔月牙兒正朝她笑吟吟的,熊瑛華喟然長嘆又埋怨,嫦娥吶嫦娥,你原先也是凡人一個,難道就不懂得凡人的苦惱嗎?成了仙人,可你不能一天到晚幽閒待在月宮裏,冷漠看着人世間,百事不管,萬事不問呀——

潛意識收回眼睛,張望靜靜流淌的小溪,熊瑛華雙手盤在胸前,踽踽移步,也不知道她是向倒映的月牙兒訴說衷情呢,還是向潺潺流淌的小溪痛斥四大金剛的惡劣?她是一個比較內向女孩,心頭有什麼事情總是燜着,不肯輕易向朋友、同事們傾訴。

算起來,她熊瑛華已經擔任了四屆高中畢業班班主任了吧,雖然往屆同樣有幾個差生,但是他們絕對不會和眼前這個高二(2)班的四大金剛一樣,他們簡直把自己當作孫悟空,把課堂當作天宮,隔幾天不大鬧一場,他們的心就會被一團邪火燒焦。

難道四大金剛不可救藥,他們沒有一點自尊心?熊瑛華搖搖頭,在心裏否定。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他們現在這個樣子,難道他們天生是潘金蓮的竹竿?


打心眼裏不願老被四大金剛綁架,給他們上“政治課”,老是找他們上“政治課”,熊瑛華覺得無聊,這正好說明她很無能很窩囊,他們心裏頭一定鄙視、好笑她這個治亂專家也只是掛羊頭賣狗肉罷了,今朝風流學生還要看他們呢。

煩惱的心沉浸在思索中,熊瑛華隨着小溪中月牙兒往前踽踽移步,一米,兩米,三米,四米,五米…… “哎喲——”熊瑛華突然一聲恐懼驚叫,劃破寂靜夜空。

原來前邊有個小坑,熊瑛華心陷沉思中,踽踽移步,一不小心,一腳踩空,整個人摔倒在地上。

wωω ¸Tтkan ¸c ○

“啊,熊老師,這麼晚了,你怎麼會在這裏?”熊瑛華還沒爬起來,一個叫她芳心跳動又驚顫的特別熟悉聲音砸地而起。

熟悉聲音剛進熊瑛華耳朵,她感覺有人扶她。

藉着月光,一瞅,熊瑛華驚得胸口兩座山峯顫抖的厲害,欲要從胸口飛出來:“啊,胡司令,你……”

是因爲驚駭呢,還是因爲剛纔摔倒驚魂未定,熊瑛華下邊的話僵住,說不出,愣愣的像是做夢……

——這個冤家不是別人,正是熊瑛華魂牽夢縈的胡耀顥。

雙腳踏在竹溪那一刻,熊瑛華不是放眼尋覓胡耀顥蹤影,胡耀顥不在嗎,胡耀顥怎麼又突然出現?難道真的是心有靈犀,發生了奇蹟,胡耀顥從天而降?

也許是天意,也許只是一種巧合。

夕陽還在山峯上的時候,胡耀顥優哉遊哉來到了這條幽靜小溪,對他來說在這麼一條幽幽小溪,聽聽潺潺溪流聲,欣賞映在水中的月亮,心中煩惱自然沉澱,隨小溪流去。

人,總是在遭遇各種逆境、厄運後,走向成熟、持重。

從一個國營工廠廠長逆襲當一個老闆,胡耀顥頭腦不再激進,不再發熱,尤其去掉了青年人的狂妄、自我爲中心。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