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我就告訴你們這件事情我的處理方式吧,這件事情我不打算自己親自出手,而是交給我的手下去做,自從我征服了他們之後,他們從來沒有受到什麼鍛鍊,也沒有經歷過什麼大事,因此我打算將這件事情作爲一個鍛鍊他們的機會。”沒有辦法,夏東強只有將真相全都告訴這兩小妮子,因爲他心理清楚,自己要是再不說的話這兩小妮子肯定會一直喋喋不休地纏着自己,這樣也好,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他們,也省得她們兩個一直那樣糾纏自己。

“那你下面的那幫人信的過嗎?他們能夠將你佈置的事情處理好嗎?”子怡又開始追問了起來。

夏東強徹底是無語了,原本以爲只要回到他們的一個問題,現在倒好,這兩小妮子一有什麼問題就跟自己講,一有什麼問題就跟自己講,這不要了自己的老命嘛。

對於這個問題,夏東強實在是不想多說,但是就這麼拒絕的話這兩小妮子肯定會刨根究底,在這樣下去真的得推薦這兩小妮子去參加這個欄目了。就在這時,正好轎車來到了教學樓前,真是天助我也,夏東強兩眼射出一絲亮光。

“好了,到學校了,子怡你趕緊去上課吧。”夏東強將車子熄了火,對子怡說道。

可是子怡依然是不依不饒,“東強哥,你要是不肯告訴我的話我今天就賴在車上不走了。”我靠,這小妮子今天是打算訛到底了啊,真拿她沒有辦法。

“我暈死,你先去上課好吧,等我把事情處理好等你下課的時候我再跟你把事情彙報一下成不?”夏東強就納悶了,怎麼會遇到這樣的女子,這樣下去的話自己遲早有一天會累死。

好再子怡聽到夏東強的這句空頭支票後沒有再反駁什麼,“那行,今天放學後東強哥把事情的經過全都講給我聽。”子怡說完後滿意的打開了車門離開了自己的座位。看着子怡遠去的背景,夏東強長長的舒了口氣,轉頭看了看後排的雪妮,“我發現你們女人真難纏,我都有點受不了你們了。”夏東強無可奈何的說道。 “我暈死,你受不了我們,我們兩個還受不了你呢,動不動就來個不正經的,什麼時候你能夠正經一點就好了。”雪妮反駁地對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白了雪妮一眼,自己現在也懶得跟她爭辯了,想想那邊也差不多該鬧事了,得趕緊讓無情前去支援,不然的話到時候去晚了可就來不及了。

“你身體沒有問題吧?要是還痛的厲害的話我就送你去醫院吧。”夏東強關心地對雪妮說道。

“不用了,我沒事,你就不用爲我擔心了,剛剛你說那邊的事情還需要處理,你趕緊去吧,我自己走到水果店休息休息就好了。”雪妮倒是很理解夏東強,這點是夏東強所喜歡的。相比於子怡的任性,夏東強有時更喜歡雪妮的那種體貼。

“我還是先把你送到水果店再說吧,這邊離那邊還有點距離的,你身體不是很好,讓你走到那邊你肯定是很吃力的。”夏東強再次將轎車發動了起來,汽車很快開到了水果店門口,夏東強麻利的從前門走了出來,來到了後車門,將門打開,攙着雪妮從車裏走了出來。

傲嬌女神的貼身狂兵 好了,你就不要再攙着我了,這麼多人看見了不好。”雪妮輕聲的說道。這是屋裏的小芳看到之後趕緊從店裏跑了出來,“老闆,雪妮姐這是怎麼了?”小芳一邊攙着雪妮一邊關心的問道。

“哦,你雪妮姐今天身體有點不舒服,待會我有事需要出去一下,早晨你就多照顧照顧你雪妮姐。辛苦你了。”夏東強對小芳吩咐道。

“老闆您就放心吧,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我一定會照顧好雪妮姐的。”小芳拍着自己的胸脯說道,露出了一副潔白的牙齒。

這小芳雖然是農家姑娘,但是做事情還是比較靠譜的,因此將雪妮交給小芳照顧,夏東強心裏是一百個放心。“今天早晨你在店裏就不要做什麼了,你身體不好,要多休息休息的。”夏東強將嘴巴湊到雪妮的耳邊輕聲的說道。

雪妮微微的點了點頭,“恩,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去吧。”雪妮輕輕地對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拍了拍雪妮的肩膀,從店裏走了出去。小芳跟在夏東強的身後走了出來。“小芳,這邊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在這邊我就先謝謝你了。”臨走之前,夏東強深深地對小芳鞠了一躬。

小芳見狀趕緊走到夏東強的身前,“老闆,您千萬別這樣,您這樣我這邊收受不起的。”小芳趕緊將夏東強扶起。夏東強衝小芳點了點頭,打開了自己的車門走了進去,伴隨着汽車發動的聲音,夏東強開着那輛‘蛤蟆車’疾馳而去。

在路上,夏東強一邊開着轎車一邊撥通了無情的電話,由於時間緊迫,夏東強打算不去青龍幫的總部而是直接去包子鋪。在電話中,夏東強大致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而且明確強調插手這件事情將會直接跟taizi黨對抗起來,本來夏東強會認爲無情那邊會有所顧慮,但是令夏東強意外的是無情在電話中表現的異常的熱血沸騰。

夏東強內心一陣竊喜,這纔是自己帶出來的兵嘛,咱不管是誰,只要惹了咱,咱就給他點顏色瞧瞧。早在當殺手的時候,夏東強就喜歡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只是那時候夏東強一個人勢單力薄,再礙於自己是殺手的身份,因此遇到這樣的時候處理起來比較棘手,不過現在變了,夏東強已由殺手成功的轉變成一個鼎鼎有名的黑社會老大,雖然現在青龍幫不的名氣還不是很大,但是夏東強有信心在短時間將青龍幫打造成一個強硬的幫派。

這次畢竟是青龍幫第一次作戰,因此必須要確保青龍幫的絕對的勝利,這樣的話才能夠提升幫派的士氣,這對不久後的重大行動也是一個很大的幫助。因此夏東強在電話中讓無情儘量多帶一些人嗎,以防止意外的事情發生。

爲了保證計劃的萬無一失,夏東強甚至做了最壞的打算,必要情況下到時候自己混在青龍幫之中參加戰鬥,這樣的話對己方的戰鬥力將會是一個極大的提升。

十分鐘後,夏東強來到了距離包子鋪不遠的一個地方,夏東強從車上走了出來,找到一個極爲隱蔽的地方,夏東強就這麼潛伏在那邊,盯着包子鋪的一舉一動。

五分鐘後,taizi黨的一干人等來到了包子鋪,夏東強大致看了一下,還好,纔來了不到十人,規模不算很大,這樣的話解決起來就比較容易了。而且根據夏東強的觀察,這幾人中,除了領頭的那個武功比較強之外剩下的都是小羅羅那樣的角色,真的打起來的話,這些人根本不是青龍幫的對手。相比於這些人,夏東強對自己實力還是十分的有自信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這邊taizi黨眼看就要跟包子鋪的老闆幹起來了,但是無情這邊還沒有到,這下可急壞了夏東強,這無情到底再搞什麼飛機,怎麼到現在還不過來,在這麼下去的話黃花菜都亮了。這時taizi黨的成員已經將包子鋪的老闆控制住,夏東強緊捏雙拳,要是無情再不過來的話,夏東強已經做好的親自出手的準備。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無情終於出現在夏東強的視野中。來的真是時候, 明王爺的傲嬌丫鬟

夏東強聚精會神的關注着包子鋪的一舉一動,只要有任何的苗頭看到青龍幫有點劣勢,夏東強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就在無情帶着一幫人等出現在包子鋪三分鐘過後,兩大幫派就打了起來,從牌面上就能看的出,青龍幫還是佔據這絕對的優勢的。

首先,在人數上面,青龍幫就佔據着上風,其次在單兵作戰能力上面,青龍幫比taizi黨高出很大一個等級,當夏東強看到這兩點,心裏就舒坦了很多,這樣的話看來不久後的將來滅掉taizi黨是完全有戲的呀。想到這邊夏東強就沾沾自喜了起來。

五分鐘過後,戰鬥很快就已青龍幫這邊壓倒性的優勢獲得勝利,見本方勢力大勢已去,自己充其量只能跟無名打個平手,因此龍少也放棄了抵抗,跟無名開始談起了條件來。

當夏東強看到龍少的身手之後,當時就看中了龍少這個不可多得的人才,龍少的身手應該跟無名不分上下,要是龍少能夠投入到自己的陣營中來那對自己的實力將會是一個很大的提升啊。想到這邊,夏東強內心已經暗暗下定決心,不管用什麼辦法都要將龍少收爲己用。

於是乎夏東強毫不猶豫的給無情打了個電話,將內心的想法全部告訴給了無情,並教無情應該怎麼來處理這件事情。當所有的局都佈置好了之後,現在就等着無情來執行夏東強的命令,如果事情進展的順利的話龍少最終就會投奔夏東強的陣營中來了。

果然不出夏東強所料,最終無情還是歸順到了青龍幫這一派中。雖然龍少人生中有不少污點,但是夏東強毫不介意,因爲自己本人就曾經有過污點,最後不還是改過來了麼?古語有句話說得好: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況且龍少還沒有達到聖賢那個高度,怎麼會沒有錯誤呢。青龍幫原先的那些成員哪個沒有污點的,最後不都改正過來了嗎?只要能夠遵守幫規,努力去改正原來養成的那些惡習,夏東強都是舉雙手贊成的。

當收到無情那邊發來的確認的消息後,夏東強內心那個歡喜啊,龍少終於歸順了自己了,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啊,夏東強想到這邊,內心就掠過一絲興奮。

但是同樣的問題很快又回到現實中來,那就是夏東強搶了taizi黨的地盤,又策反了李天霸的得力助手,這李天霸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用不了多長時間,這李天霸肯定會帶人過來反撲,現在也是該亮亮自己的實力的時候了,有句話說的好,叫做該出手時就出手,夏東強覺得現在自己有必要給李天霸來一個下馬威。

按照原先的計劃,夏東強讓無情跟龍少他們在那邊做誘餌,誘惑taizi黨成員過來反撲,屆時自己再帶一部分弟突然殺入,給taizi黨來個猝不及防,到時候不僅提升自己的士氣,又大大削弱了taizi黨的士氣,這樣一下來,等到自己打算去滅掉taizi黨的那一天,taizi黨肯定沒有什麼鬥志。

夏東強親自指揮着上百名青龍幫的弟兄,讓他們在距離包子鋪一公里之外的地方待命,自己則繼續呆在遠處觀察着包子鋪的一舉一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無情在這邊等了半個多小時,依然沒有見到李天霸的聲影。


“大哥,他們應該不會再來了吧?我們都已經等了這麼長的時間了,怎麼連個人影都沒有見到啊?”無情手下其中的一名弟兄說道。

“不會的,按照李天霸的脾氣,他肯定會過來的,而且他會帶上很多人過來,要是不過來的話就不符合他的性格。”龍少語氣堅定地說道,表情十分的嚴肅。

無情看了一眼龍少,又看了衆多弟兄,“命令弟兄們打起精神來,敵人馬上就要過來了,都別給我開小差。”無情話音剛落,守在馬路邊上的一名弟兄向無情跑了過來。

“大哥,在幾百米之外的地方開過來一羣車隊,看樣子是taizi黨派過來的。”那名弟兄向無情彙報到。

無情心情一陣暗喜,可把這羣兔崽子給盼來了,還以爲他們不來的呢,現在來的正是時候。

衆人一看對方來了那麼多的人,雙腿立馬就軟了下來,剛剛自己在人數上面還佔據着絕對的優勢的,現在一下就讓對手給爆菊了,這讓自己情何以堪。

無情看出了大家的憂慮,“大家不要驚慌,都給我打起精神來,這種情況完全在我們的意料之中,所以你們不要擔心。”無情給大家或打氣的說道。衆人聽無情這麼一說,心裏一下也就有了底,既然二當家的都這麼說了,說明還是有一定的把握的。因此大家都打起了精神,原先的那種恐怖的氣氛基本上已經煙消雲散了。


車隊很快就開到了包子鋪門前,足足有十輛轎車,攏共加起來taizi黨一共來了五十人左右,站在那羣人最前面的就是taizi黨的頭頭李天霸。“行啊,龍少,你小子現在長本事啦,敢叛變我啊,你看看,他們就這點人,你覺得他們能夠保護你嗎?可笑,我今天就替天行道,清楚你這個叛徒。”李天霸怒氣十足啊,下面的那羣taizi黨成員也是狗仗人勢,霸氣十足啊。


無情一陣冷笑,“我當這是誰家的野狗呢,原來是taizi黨的的李天霸啊,喲,李幫助,好久不見幸會幸會,剛剛看走眼了把您當做是誰家的野狗看待了,還請您見諒見諒。”無情故意挑釁的說道。

“他娘了,找死是吧?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就在這邊跟我叫囂,今天老子非要好好教訓教訓你們,不把你們打成一級殘廢我這李字就倒過來寫。”李天霸發狠地說道。手裏做出一個手勢,下面的那羣弟兄個個是摩拳擦掌,那氣勢,那場面,似乎是想要一口氣吞滅無情他們啊。

無情一陣冷笑,表情十分的平靜,有種讓人毛骨悚人的感覺。 雖然無情這一邊處於絕對的劣勢,但是青龍幫的成員個個精神抖索,在這樣的情況下爲什麼能夠保持這麼強的戰鬥力,一是跟平時的訓練有關,第二個無非是跟無情先前的那些話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大家知道,無情大哥的那些話不是白說的,既然大哥說出了那樣的話自然有大哥的道理。也就是說大家心裏清楚,這後面肯定還有什麼好戲。

“都別給我愣着了,大家給我上去狠狠的打,千萬別給我手下留情,誰要是不把他們打成殘廢我就把他打成殘廢。”李天霸這句話真夠霸道的,簡直一個惡霸啊,他這麼一說下面的那些人誰幹不從,誰要是不停的話估計那人是活膩了。

“大哥,現在怎麼辦?”無情手下的一名弟兄輕聲地問着無情。其實現在無情心中自己也沒有底,因爲當時夏東強只跟他說過待會會帶一些弟兄前來救援,但是到底什麼時候過來無情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但是無情再怎麼心裏沒底也不能表現出來,畢竟自己現在是在場的所有兄弟們的頂樑柱,要是自己都亂了方陣的話那下面肯定是亂成一鍋粥了。

無情深呼一口氣,鼓足了勇氣,“大家都給我聽好了,按照平時訓練的來組,所有人,列陣。”隨着無名的一聲令下,青龍幫的所有的弟兄擺成一個長方形的矩陣,無情則站在矩陣的中央。這樣的好處是能夠收縮兵力,集中進行防禦,無情坐鎮矩陣的正中央,在戰鬥過程中能夠對矩陣的薄弱的環節進行馳援。

“喲呵,還擺起陣來了啊,你們擺陣我就怕你麼了嗎?所有的人給我聽着,誰要是第一個把這個陣給我破了,我獎勵他十萬rmb。”李天霸高調的宣佈道,隨着李天霸的一聲令下,這重金之下,必有匹夫,因此那些人很快就衝了上來。

龍少站在矩陣的最前面,打起了先鋒。兩軍剛要矯交鋒,在包子鋪的外面又停了幾十輛的轎車,那陣勢之大以至於吸引了在場的每一個人的注意力,包括那些即將打鬥的人的視線都聚焦到這邊。

無情朝那邊一看,心裏一下就有了底,這不是大哥他們嘛,大哥他們總算是來了,大哥的計劃又一次的順利地進行着。

李天霸將西裝的鈕釦解開,雙手撐在腰間,向那羣人走去,“你們是哪個幫派的,竟然跑到我的地盤上來,不知道我是誰嗎?活膩了是吧?”這羣人真是膽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帶着這麼多人跑到自己的地盤上來,這讓李天霸的面子往哪裏擱,因此當李天霸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裏那個火啊。

夏東強慢慢地打開車門,從汽車上走了下來,他看了一下眼前的李天霸,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裏,夏東強只是把他當做一個透明人對待。“所有人給我聽着,從今天起,這個地方就是我們青龍幫的地盤,誰要是敢在這邊鬧事,我不管他是誰,我夏東強都會將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夏東強這句話明顯是說給李天霸聽的。

李天霸聽到這句話之後心裏那個怒啊,還沒等夏東強說玩,李天霸就打斷了夏東強的話,“你說這邊是你的地盤?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長得什麼樣子,這地盤在幾年錢就屬於我們taizi黨的,你現在說他是你的你有什麼證據嗎?”李天霸反問道。

“證據?”夏東強冷笑一聲,漫步心經的從袋中抽出一根雪茄,輕輕地吸了一口。雖然夏東強答應雪妮跟子怡不抽菸,但是作爲黑社會的老大,在這樣的場合抽菸還是很有必要的,夏東強用夾着雪茄的那隻手指了指身後的那幫弟兄,“你說這是你的地盤,那爲什麼你的地盤上你的兄弟沒有我的多?這明明就是我們的地盤,不然的話我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弟兄出現在這邊。”夏東強耍起了無奈。

“夏東強,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敢跟我作對,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我可告訴你,跟我作對是沒有什麼好的下場的。你可要掂量清楚。”李天霸再一次的警告到。

夏東強將手裏的雪茄熄滅,“不錯,是沒有什麼好下場,但是我夏東強出道至今還不知道沒有什麼好的下場是什麼,要不你今天就跟我解釋解釋,也好讓我知道知道。”夏東強這次帶了一百多號人,在人數上面夏東強佔據了絕對的優勢,因此夏東強有絕對的話語權,而且說話的時候厚度也增加了不少。

其實,在21世紀,各大幫派都是憑藉自己的勢力說話,誰的勢力強一點那誰就獲得更多的支持,相反那些弱小的幫派能夠支持他們的人寥寥無幾。

夏東強的這一席話徹底激怒了李天霸,這李天霸畢竟是個***,平時哪裏受過這等侮辱,之前都是自己侮辱別人,現在輪到別人來侮辱自己,一下子的攻防轉換讓李天霸有點難以接受。

“弟兄們,給我滅了青龍幫,大家給我上。”李天虎大聲地呵斥道。

這邊夏東強不想在今天發生這麼大的羣體性鬥毆事件,就在taizi黨成員快要衝上來的時候,隨手從地上抄起一張板凳,將板凳狠狠地朝那羣人砸去。板凳一下被摔的粉碎,這一下一下子就把所有的人給震懾住了。尤其是taizi黨的成員。

想想待會真要交起手來,夏東強的殺傷能力實在是太強了,這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的啊。

漸漸地,taizi黨成員的士氣開始慢慢地低落了下來,而夏東強這邊青龍幫的弟兄們的士氣開始慢慢地上揚。看來夏東強的地位在幫派中又一次得到很大的提升啊。夏東強已經開始在暗暗竊喜了。

不出五分鐘的時間,這taizi黨的成員個個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打不起精神來,整個幫派除了老大李天霸還有些鬥志之外,其他人都無意戰鬥,因爲大家心裏清楚,在人數劣勢的情況下對方還具備夏東強這樣的頂尖高手,想要獲勝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都愣着幹什麼,趕緊給我上啊,誰要是能夠擊敗夏東強,我給他獎勵一百萬rmb。”李天霸手裏拿着銀聯卡說道,“這裏面就有一百萬的存款,我李天霸說道做到。”見大家沒有什麼反應,李天霸將懸賞金瞬間從一百萬提升到兩百萬,但還是無人迴應,看來這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有的時候也不顯靈的啊。夏東強內心偷偷的樂着,這說明李天霸在幫派總的微信開始慢慢的下降了啊。

夏東強內心那個得瑟啊,夏東強雙眼瞪得老大,讓每一個在場的人看了都膽戰心驚。就這樣,夏東強慢慢地往前走着,越來越向taizi黨的人員靠近,十米,九米,八米…距離taizi黨成員的距離僅有兩步之遙,當那羣人看到夏東強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的時候,紛紛後退,個個腿地下不停的哆嗦。

“都tm給我愣着幹嘛,還不趕緊給我上啊。”李天霸站在taizi黨後面不停的大叫着。可是那羣人根本不聽他的使喚,繼續往往後退步着。

taizi黨很快失去了鬥志,此時的他們就像一團散沙,毫無戰鬥力。但是現在夏東強也能夠命令手下滅了taizi黨,但是夏東強總覺得時機不是很成熟,至少現在對他們窮追不捨,在一定程度上反而會激發起他們的鬥志,這種情況是夏東強最不想看到的。

李天霸最後不得不面對一個現實,那就是自己的人現在毫無一點戰鬥力,與其在這邊耗着不如趕緊撤退,因爲在這邊跟夏東強這麼消耗下去的話taizi黨這五十多名成員所有都有可能出現崩塌的危險,要是真的出現這樣的情況的話,那就真的要完犢子了。

“夏東強,今天算你狠,不過這筆賬我會記在心上的,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血債血還。”李天霸咬着牙齒說道,接着帶着一大幫子人離開了包子鋪。

爲了達到振奮士氣的效果,李天霸帶着人離開包子鋪的那一剎那,夏東強伸出手勢,讓手裏面的弟兄們都歡呼了起來,那場面,那傢伙,真是要多亢奮就有多亢奮啊。

“好了,所有的人現在都打道回府。”夏東強十分興奮的說道。

衆人接到命令之後有秩序的完成了撤退,原本熱鬧的包子鋪一下又冷清了起來。

回到青龍幫的總部之後,無情帶着龍少來到了夏東強的辦公室。“大哥,這位就是龍少,他的身手十分了得,希望能夠得到大哥您的指點。”無情介紹道。

夏東強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上下的打量着龍少,自己雖然見過龍少的身手,但是那時候間隔比較遙遠,自己也難以看到龍少的這面目,現在龍少就這兒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想到這個一個有能力的人就這麼爲自己所用,夏東強內心那個激動啊。

不管在什麼年代,也不管在什麼樣子的場合跟環境,缺少的永遠都是人才,而夏東強是一個十分愛惜人才的人,他認爲要想讓青龍發展下去不斷壯大,唯一的辦法就是不斷的來壯大自己,不斷的引進人才。

“從今天以後你跟無情就是我的左膀右臂,現在咱們窮幫幫一共有兩百人左右,龍少跟無情各領一般,無情繼續負責原來的業務,龍少主要負責今天我們爭奪下的那條街道的治安,還有個事情我要說一下,無情,你有空的時候把我們的青龍幫的幫規跟龍少介紹一些,從你加入青龍幫的那一刻起,你就不能再去做禍害羣衆的事情,哪怕是一件小事,否則將會受到幫規的嚴厲的處罰。”夏東強拍着龍少的肩膀說道,眼睛裏透射出一股莊重的表情,這是在告訴龍少,不管是誰,只要觸犯了幫規,自己都不會饒恕他。

“大哥,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會遵守好幫規的。”龍少很負責任地對夏東強說道,聽到龍少的這句話,夏東強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那個,我還有些事情需要去處理下,臨走之前我還有一句話要跟你們兩個交代一下,我希望你們兩個人在幫會中起到模範帶頭作用,我不希望咱們青龍幫充滿了內鬥,這樣會削弱我們自身的實力。”臨走之前夏東強吩咐道。

“大哥您就放心好了吧,以後我跟龍少一定會以兄弟相稱,我跟他永遠不會發生內鬥的,這一點您可以放心。”無情拍着自己的胸脯對夏東強說道,龍少伸出了右手,眼神堅毅的看着無情,無情心領神會,同樣伸出右手,兩人的右手緊緊的握在一起,“我們是兄弟。”無情跟龍少一口同聲的說道。

看到眼前的這番情景,夏東強心裏就放心多了。正欲準備離去,無情忽然後身後拽住了夏東強的胳膊,“大哥我還有一件事情要跟您商量一下。”無情小聲地對夏東強說道。

通過無情的表情,夏東強知道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有什麼事情你就在這說吧,我待會還有別的事情要處理,就不去辦公室了。”夏東強倒是顯得很隨和,這到讓無情有點不知所措了。 “大哥,自從門德斯先生到我們這邊來避難之後,這幾天我發現有不少陌生人在我們總部這邊遊戈,再加上上次的一把大火,我們這邊又要修繕,因此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門德斯先生的安全,一方面我們自己要組織人員訓練,另一方面我們奧自己組織我們的人員進行總部的修復工作,再加上其他的一些任務,我擔心黑手黨會在這段時間內對其下手。”無情有所顧慮的說道。

夏東強微微皺着眉頭,無情所說的也正是夏東強所擔心的,門德斯好不容易來投靠自己,這件事情馬上江湖上都會傳遍開來,要是讓門德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這對青龍幫的士氣將會是一個極大的打擊,因此必須不惜一切代價保護門德斯先生的安全。

“門德斯,這個名字我聽着怎麼這麼熟悉,你們說的是那位來自歐洲黑手黨的門德斯嗎?”一旁的龍少插嘴問道。

夏東強微微的點了點頭,“就是他,前段時間他找遍了各大幫派尋求庇護,你是出了我們沒有人願意收留他,現在他正在我們這邊一個安全的地方,怎了?你也知道門德斯這個人?”夏東強看着龍少問道。

“不錯,前段時間這個人去過taizi黨,想在taizi黨尋求幫助,因爲門德斯有一定的資產跟勢力,剛開始李天霸都快要答應了,可是在最後的關頭李天虎忽然反悔了,其中的原因我不是很清楚,我只是聽說好像是李天霸見了黑手黨的某些人員,加上黑後黨在背後給其施加壓力,因此李天霸最後才放棄了踢門德斯庇護的念頭。而且目前這taizi黨跟黑手黨已經在尋求合作的,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這taizi黨將會完全被黑手黨所控制。”龍少的這句話就像一劑興奮劑,讓夏東強一下就興奮了起來。

自己不一直在籌劃剿滅taizi黨的計劃嗎?現在taizi黨的左膀右臂已經歸順到自己的門下,這樣自己就掌握了taizi黨的絕密資料啊,有龍少的鼎立相助,自己何嘗滅不了taizi黨。

“龍少,有一件事情我想問你一下,你們今天早晨爲什麼要去收取保護費?我聽包子鋪的老闆說你們最近剛剛收取過保護費,這才幾天的時間你們又要來了?”夏東強其實心裏比誰都清楚,這李天霸收取保護費還不是因爲昨天家裏失竊,李天霸今天心情很不爽導致的。

“別提了,也不知道是哪個江洋大盜,昨天竟然闖到李天霸家中的一處豪宅,將裏面的財務偷得個精光,今天早晨我剛到總部,就看到喪心病狂的李天霸在總部發火,隨後就命令我們出來收取保護費,這保護費的金額是之前的好幾倍,而且收不到保護費的話我們就吃不了兜着走。雖然那時候在李天霸手下做事,但是當時我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還是略微興奮了一下,這李天霸太不是東西了,平時賺了那麼多的黑心錢,現在也該吐出來了。”龍少一五一十的將事情全都講了出來。

“這種人就是活該,但是這麼一做可苦了那條街上的老闆姓了。”無情略微惋惜的說道。

夏東強心裏忽然有種負罪的感覺,看來這次收取保護費原來都是自己導致的啊,唉,罪過罪過。不過也好,要不是因爲這件事情的話夏東強今天早晨也不會將那條街道從taizi黨那邊解放出來,自己幫了那些老闆這麼大的一個忙,收取一點保護費也是應該的吧。

“大哥,有一句話我不知道是該獎還是不該講。”龍少之前沒有在夏東強手裏下做過事,因此有的時候還是很謹慎的。

“但說無妨。”夏東強倒是顯得很豪邁。

“今天我們讓李天霸吃了這麼大的一個虧,根據我對李天霸的瞭解,此人一定不會善罷甘休,這人平時最大的愛好就是喜歡玩陰的,這真刀真槍的我倒不怕,我最擔心的就是這小子不停地對我們進行小破壞,要是這樣的話對我們的幫會發展很不利,再加上馬上tizi黨就要加入到黑手黨的陣營中去,要是真讓他們加入的話以後我們根本不是taizi黨的對手,因此有些事情還希望大哥能夠好好地考慮一下,這件事情非同小可。”龍少的這些話讓夏東強對他刮目相看了,原先還以爲這龍少只是一個有勇無謀的匹夫一個,現在才發現這小子原來還是有點謀略的。


“恩,你說的這個問題很關鍵,我們這邊必須儘快做出一個準備,無情,你把我們的計劃對龍少說一下。”夏東強深信只要龍少聽了自己的瘋狂的計劃之後一定會大吃一驚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