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點頭,在凌萱的帶領下,向着裂谷快速行去。 這是畢業季,我心情很壓抑,時常無端暴燥不安,寫的文,嗯~看得人應該知道是個什麼狀態。

************************

三天後,古羲來到了裂谷邊緣,望着眼前一望無邊的裂谷沉默不語,就連身邊的幾個人也都暗暗心驚。

嗚嗚!

一股巨大的吸力從裂谷中傳來,靈界中存在的衍力全都向着裂谷中涌去,震撼無比。

шшш тт kǎn ℃o

屹立虛空俯瞰,只見在漆黑的裂谷中有着大量的能量,一道道璀璨的光芒偶爾爆發出來,瞬間照亮了漆黑的裂谷旋即又黯淡下去。

一股股衍力在相互交織着,就好像是星雲一般,看似美觀,實際上去讓人心驚膽顫。

這星雲一般的能量好像一個個石磨,在隆隆的碾壓着,進入裏面的一切,瞬間就會被粉碎成渣。

“怪不得獸族他們會來擊殺我們,而不是去拿靈根碎片!”

古羲心中暗暗想到。

“這地方要是有靈根碎片,怎麼才能夠得到?下去豈不是自尋死路!”夏破天皺着眉頭說道。

“不怕,我的防禦是無敵的,帶着你們下去絕對沒有問題。”

鬼小蘇哈哈大笑,身子一動,散發出來的光罩就將衆人籠罩。

“別胡鬧!這是大自然的力量,遠非人力能夠抗拒,就是能夠抗拒,也不是我們這個修爲能夠抵抗的!”

夏破天抓着鬼小蘇的手臂,不准她亂來。

“沒錯,鬼主大人,這裏面太危險了,即使你的防禦力恐怕也難以抵抗!”

古蟬點了點頭,顯然也不同意鬼小蘇的話。

“如果下不去,這一趟豈不是白來了?”利劍皺了皺眉頭,目光看向凌萱。

“獸族既然也來了,就說明靈根是可以拿到的。”古羲想了想說道。

凌萱一聽,臉上露出一絲驚訝之色,道:“的確,裂谷雖然恐怖,但也有休息的時刻,也就是能量飽和之時,到時候,被它吞噬的能量會瞬間迸發出來,然後就會陷入虛弱期,這個時候,我們就進入裏面了。”

“原來如此。”

衆人恍然大悟。

“凌萱公主,不知道什麼時候這裂谷會達到飽和狀態呢?”

古蟬看了看裂谷中的能量,疑惑的問道。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應該是等下面星雲般的能量滿上的時候纔會迸發吧。而迸發一次,裂谷也就會擴大一次,知道最後整個靈界毀滅。”

凌萱搖了搖頭,說道後面有些唏噓,沒有主人照看的靈界,破壞的速度會非常快。

“既然如此,我們就下去等着吧,反正獸族也對我們沒有辦法下去。”

古羲飛身來到下方,距離裂縫比較遙遠,主要是裂谷的吸力太大,雖然能夠強行鎮住己身,但卻要耗費衍力,如果遇上危險,就比較麻煩了。

來到下方,幾人閒聊,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一天了。

“反正閒着也是沒事,不然我們去找一找獸族那幾個傢伙,弄不好還能夠殺一兩個來打打牙祭。”

鬼小蘇舔了舔嘴巴,有些嚮往,喉嚨也吞了吞口水。

“也好,這裂谷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迸發,這一段時間乾等也有些無聊。”

古羲點了點頭,衆人也沒有意義。

“不過這個不能夠分開了,我們幾個人在一起正好可以壓制對方,如果分開了,就危險了。”

古羲臉色鄭重的再次說道。

“可以。”凌萱點頭。

一路無話,衆人沿着裂谷一路上快速疾馳。

半天后!

“看,他們在哪裏!”

鬼小蘇眼睛賊尖,一眼就看到了異獸幾人在休息,不過不是四人,而是六人,與古羲這邊實力相等。

“大哥,那幾個人類過來了!”

說話的是發如血的異獸,這是圍攻的凌萱被古羲前來打跑的那個,不過此刻氣息卻有些虛弱,想來之前的火焰爆發逃命耗費了他不少心血。

“來了就來了,有什麼好怕的,我們六個人還怕幹不過他們嗎?”

金翎鳥眉頭一挑,有些不在意,但心中卻對着古羲幾人暗暗防備。

“金翎鳥我來對付,你們幾人各自去找對手!”

古羲冷聲說道,瞬字訣率先前去,直接找上了金翎鳥。

“小鬼,你自己小心。”

夏破天叮囑一句,旋即跟在古羲身後找上了獅子頭異獸,長槍一抖,一道凌厲的槍忙向着獅子頭異獸急馳而去。

而古蟬、凌萱、利劍也也分別找上來各自的對手,實力都很強,唯獨發如血的異獸留給了鬼小蘇。

畢竟鬼小蘇的防禦力雖然很厲害,但攻擊力卻差了太多,不需要她擊殺敵人,只需要纏着對方就可以了。

“古羲是吧,你就這麼把握可以擊殺我們,我們你不去找你,你竟然找過來了。”

金翎鳥邊說便攻擊,摘除翎羽化成羽扇對着古羲拍了過來,一股強烈的旋風將古羲的身體定在空中,不得動彈。

“想吃烤鳥而已!”

古羲臉色不變,身體一震纏繞的旋風四分五裂,再次恢復自由的古羲瞬字訣踏出,像是一道流光,一戟刺向金翎鳥。


“找死!”

金翎鳥臉色一沉,眉頭皺了皺,古羲的速度太快,只能夠感受到一些模糊的影子,然而他的戰鬥經驗異常豐富,只見身體快速旋轉,從那羽扇上面激射出一道道小型旋風。

小型旋風並不具有殺傷力,卻能夠很好的探測古羲的蹤跡,在感到古羲刺來的一戟之後,金翎鳥金色眸子閃過一道亮光,手中羽扇拍出三股螺旋旋風向着古羲疾馳而去。

翁!

八荒戟震顫,被螺旋勁風纏繞,而另外兩股旋風卻向着古羲要害快速攻擊。

“還來這一招!”

古羲冷笑一聲,衍力沸騰而出,暗沉的八荒戟光芒萬丈,直接破開旋風,依舊犀利的向着金翎鳥疾馳而去。

然而面對兩道快速襲來的旋風,古羲卻沒有抵抗,只是在臨近之時,瞬字訣踏出,將那旋風快速避開,同時直刺的八荒戟突然由下而上的斜挑了過去。

“起碼是八倍速度!”

金翎鳥眸中金光一閃,面對古羲的八荒戟並不敢阻擋,主要是從上面感受到一股令他心悸的氣息。

當下,金翎鳥手中的羽扇對着自身一拍,霎那間,一股旋風就帶着他快速的避了開去。

古羲臉色依舊冷靜,一擊落空並沒有絲毫的氣壘,如果對方真的那麼好擊殺,那也就不會讓他拿出十二分的心出來了。

“喝!”

古羲暗喝一聲,瞬字訣再次踏出,對着金翎鳥猛追不捨,這一次並沒有給金翎鳥避開的機會,直接使用八荒戟畫出一個戟影圓圈,將金翎鳥籠罩其中。

“我也是有脾氣的!”


金翎鳥臉色慎重無比,突然,他將手中的羽扇再次化成了一個翎羽放在頭頂,緊接着在他身後的三根翎羽突然飛出,一根在他手中化成長劍,兩根在他手中化成了一面巨盾。

看見戟影,金翎鳥手中的巨盾突兀的爆發出一陣光芒,將他全身籠罩,面對戟影絲毫沒有抵擋,反而仗着巨盾向着古羲反衝了過去。

叮叮叮!……

巨盾防禦奇高,連古羲的八荒戟都不能夠破防,轟擊在巨盾上面發出清脆的聲響。

“好強的防禦力!”

古羲面色驚訝,然而心中卻無所畏懼,看見金翎鳥向他衝來反而欣喜,他就啪對方躲,不怕對方與他來硬的。

“我還以爲你會一直閃躲呢!”

古羲譏笑一聲,身體戰甲突然出現,宛如金甲戰神,八荒戟更是綻放出錠錠金光,對着金翎鳥猛砸了過去。

金翎鳥一看,體內衍力豁然觸動,手中的巨盾猛然前衝,毫不畏懼的與八荒戟硬悍在一起。

轟隆!

古羲身體倒飛,強大的反震力道將他的虎口直接震破,鮮血緩緩的流淌了出來。

“哼!”

金翎鳥握着巨盾僅僅只是後退了兩小步,看見古羲驚訝的目光,再次前衝,手中長劍劈出,射出一道刺目的劍芒,緊接着又豪不停歇的一連劈出十八道劍芒。

古羲臉色一變,這攻擊讓他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心中也萬分驚奇,這金翎鳥的控制力是很強的,但沒想到攻擊力與防禦力都遠遠的超過了他的想象。


面對十九道劍芒,古羲躲無可躲,只能夠揮舞八荒戟看準劍芒一道道的劈碎。

砰砰砰!……

一連串的爆響在古羲的身邊震顫不已,狂暴的能量漩渦將古羲拉扯其中,戰甲的防禦都被碾碎,落在古羲身體上面直接震斷了他的三根肋骨。

噗!

血雨腥風,古羲的後背被一道劍芒擊中,瞬息將他的血肉破開,留下了一道巨大的傷口。

“咳咳……”

古羲口中咳出鮮血,有些不敢相信,竟然打不過金翎鳥。

“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金翎鳥站在虛空,眼睛眯了起來,雖然露出笑意,但心中卻驚駭萬分,這可是他爆發的最強攻擊,即使在化形的獸族當中,能夠抵擋攻擊的人也不多,想不到,對方不僅擋了下來,還僅僅只是肉體受傷!

“的確很厲害,不過這攻擊應該與你身後的三個你羽毛有關吧,這是爆發嗎?”

古羲眸如火炬,話音剛落體內衍力震顫三下,在快速的恢復傷勢,同時大跨一步,精氣神極限昇華,雙手握戟,連續對着金翎鳥的巨盾猛擊了下去。

嘭!

一聲炸響,金翎鳥臉色大變的後退一步。

嘭!

古羲再次怒砸一番,金翎鳥的臉色已經有了一些變化,身體也後退了兩小步。

嘭!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