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人都選擇了沉默,城堡內沒有一絲的響動,地上橫七豎八的躺着一些穿着不同鎧甲的傭兵,鮮紅的血液將漆黑的地面染成一片紫紅。

“松岡團長,難不成你還想繼續這毫無意義的殺戮,爲了自己的一己私慾,你知道要犧牲多少無辜的傭兵嗎?又有多少幸福的家庭被拆散,失去丈夫,失去兒子,失去父親,他們的親人將會是何種境遇,這些你都曾想過嗎?”加木手捂着胸口的刀傷,憤怒的雙眼,死死的瞪着松岡。

松岡神色一愣,旋即將目光停留在松木的屍體上,突然仰天一陣狂笑,“你現在跟我講這個,難不成我兩個弟弟被殺,這個仇就不應該報嗎?”

“桀桀…”還不待加木說話,空間裏突然響起一陣怪異的微笑,左師一臉詭異的望着衆人,削瘦的身軀忽然平地升空,黑色的火氣涌動在周身,一股極其強大的威壓在四周蔓延開來,“今天你們都得死,我要徹底啓動血祭,將你們的精魄,化爲扶住我修行的能量!”

“腳踏虛空!”石然嘴角一陣抽搐,詫異的眼神猛的收縮,“火王強者!”

周圍的傭兵也是一陣騷動,望着腳踏虛空的左師,眼睛裏涌動着驚人的恐慌,秩序一時間變得混亂起來。

“不,這傢伙肯定是動用了什麼祕法,現在他火王的境界肯定持續不了多長時間,咱們得抓緊時間離開這裏!”玄奇一聲低吼,語氣中沉澱着濃濃的焦急。

石然重重的點點頭,不管現在的左師究竟是不是啓用祕法提升功力,也不管他火王的實力能延續多長,至少在這一刻他是實打實的火王,二者的差異猶如天地,根本無法逾越。

“大家快走,這傢伙想要將我們一網打盡!”石然轉過身衝着傭兵隊伍一聲大吼,聲音猶如洪鐘,震得整片城堡一陣搖晃。

瘋了一般的傭兵隊伍,在聽到石然的吼聲後,只是稍稍停頓了一秒,接着便開始慌亂的躁動,人擠着人,隊伍中不時的傳來陣陣撕心裂肺的吶喊。

“想走?現在怕是晚了!”半空中的左師眼神一凜,旋即雙手迅速結印,一張無形的巨網漂浮在半空,朝着人羣席捲而來。

“哈哈,今天你們誰也別想走,只要我能完全吸收掉你們的精魄,那麼我就能真正的步入火王,重回曾經的巔峯!”

“想要一鍋端,怕是沒那麼容易吧?”石然突然身軀一震,手中的白色骨槍極速閃動,籠罩而來的巨網在骨槍的刺激下,發出陣陣嘶嘶的聲響,一道道凌厲的口子出現,生生將巨網斬下一截。

望着毀壞的巨網,左師的眼睛一陣抖動,“臭小子,好手段,竟然能夠毀壞我的巨網,不過你也別太得意,因爲火王的實力,可不是你一個小小的火徒所能夠抗衡的!”

“滅神雷火!”

左師雙臂一振,漫天的雷電從天而降,將整片籠罩的空間包裹,詭異的雷電閃動着灰色的光芒,猶如來自地獄的死亡之氣,散發出陣陣刺鼻的惡臭。

當灰色雷電出現的瞬間,衆人只感覺自己的心神一陣顫動,接着神智便開始模糊,最後就連視線都慢慢渙散,實力稍低的,更是直接摔倒在地上,徹底暈了過去。

“好恐怖的雷電!”石然手捂着腦袋,一把扶住身邊陷入昏迷的俞潔,眼睛裏涌動着滿滿的駭然之色。

“哈哈,好戲還在後頭,臭小子,對於你的精魄,我可是眼饞的很呢!”衝着石然哈哈一笑,左師再度出手,那損壞的巨網正在以肉眼能見的速度修復,而且越變越大,漂浮在衆人的頭頂,無論你怎麼逃,都逃不掉巨網的圍捕。

松岡眼角抽搐,驚悚的望着半空之上的左師,噗通一聲跪倒地上,“陳少爺,咱們可是盟友,求求你還是放過我吧!”

“哼!”左師衝着松岡重重一哼,“我早說過,你的傭兵團可以改名了,現在看來,應該是直接除名!”

“你…”松岡神色一凜,憤怒的站起身體,“竟然你以死相逼,老子就算拼的身死,也不會讓你得逞!”

隨着松岡話音的落下,粗壯的手臂上突然涌現兩條銀色的虯龍,龍體很小,與其說是龍,倒不如說是幼蛇,銀光閃爍間,兩條遊動的小蛇突然暴走,化爲兩道銀芒,狠狠的撞擊在無形的巨網之上。

“轟…”

一陣深沉的悶響,那漂浮在半空的巨網只是象徵性的動了動,便再也沒有半點反應,倒是半空中的左師眼角帶笑,望着神色驚慌的松岡,右手一道黑氣甩出,直直的轟擊在了松岡的胸膛上。

“砰!”

一聲悶響,松岡還未來得及反應,便被黑氣擊中,像是一顆皮球,倒飛出十幾米的距離,最後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濺起一地的灰塵。

“不自量力!”冷冷的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松岡,左師的眼裏閃過一抹鄙視,旋即將目光轉向石然,“小子,下面該輪到你了!”

隨着左師話音的落地,瀰漫在空間內的灰色雷電突然一陣躁動,呼嘯的朝着石然極速掠去,狂暴的腐蝕之氣瀰漫在空氣裏,周圍的威壓頓時急劇增加。

“該死!”石然憤憤的罵了一句,手中的骨槍不停的突刺,可是這浩瀚的雷電好似空氣,根本不受任何的限制,體內的火氣在雷電包裹身軀的瞬間變得徹底凝固,一抹抹惡臭的氣味盤旋在周身!

“哈哈…”一陣狂野的大笑,左師的眼睛裏突然涌現兩團金色的火焰,“都結束了,好好享受人生最後的美好吧!”

周圍的空氣頓時一陣收縮,灰色的雷電瞬間化爲滿天的火海,炙熱的高溫不斷烘烤着幾千人羣,一時間痛苦的**聲,哭泣聲此起彼伏,整個空間猶如人間煉獄,哀鳴四野!

“糟糕,這火很詭異,竟然可是灼燒人的靈魂!”石然的臉色一陣詫異,掙扎的身軀不斷扭動,企圖擺脫這無名的鬼火。

“哈哈,不要試圖抵抗,這是我專門用來煉化靈魂的火焰,誰也不能擺脫它的燃燒!”

此時的情形已是十分的危急,通過火焰的燃燒,石然甚至感覺到生命跡象的流失,轉過頭望了一眼陷入昏迷的俞潔和一身血跡的傲遠,無助的石然突然仰天長嘯,奈何無人搭理!

數千人的傭兵隊伍,此時也是哀嚎遍野,甚至已經有許多傭兵被火焰煉化成虛無,只留下一顆顆冒着青光的珠子,想來這就是傳說中屬於人的精魄。

“燒吧,燒吧,沒有你們的犧牲,哪有我日後的風光,你們放心,我會銘記你們的!”左師一聲長吼,猙獰的面孔變得有些扭曲。

“咻…”

就在衆人都感到絕望的時候,天空中突然傳來一聲類似雕鳴的鳥叫,一隻通體湛藍的大雕極速飛來,天空中突然下起了一場藍色的火雨,一簇一簇的,紛紛落在金黃色的火焰之上,冰冷的氣息很快撲滅了大半的金火,露出裏面腐臭的焦味。

“冷焰殺手藍焰雕!”左師臉色一驚,望着身軀龐大的巨雕,眼睛中涌動着懼色。

石然第一時間看到了藍焰雕的出現,當金色火光從他的身體消失之後,他也徹底恢復了自由之身,一把扶起躺在地上的傲遠和俞潔,衝着盤旋在半空中的藍焰雕吹出一聲響亮的口哨,旋即,藍色的大雕便朝着石然極速飛來,龐大的身軀停頓在地面,一雙湛藍的眼睛冒着滾滾寒氣。

“莫雷,加木,我們走!”石然衝着遠處的莫雷一聲大吼,率先躍上藍焰雕寬大的脊背,剛欲轉身,一道黑色的火芒極速的朝他射來,猶如一條黑色的鎖鏈,死死的纏住了石然的身體。

“想走,沒那麼容易!”左師眼神一凜,澎湃的殺氣四溢,令得整片天空都是一陣昏暗。

突如其來的一幕令得石然稍稍震驚,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眼前便閃過一道冰冷的藍光,重傷的傲遠揮舞着冰雪劍,一下斬斷黑色火焰,“石然快走,這傢伙實在太強,咱們不是對手!”

石然感激的看了一眼傲遠,右手輕拍藍焰雕的脖頸,龐大的身軀毫不費力的飛起,連帶還抓起了下方的莫雷和加木。

然而,就在藍焰雕起飛的瞬間,遠處的天空又是一道黑芒閃過,有一條黑色的火焰極速的朝着石然射去,只是這一次黑芒沒有上次那般精準,傲遠眼望着射來的黑火,身軀一縱,立刻擋在石然的身前,澎湃的火氣直接洞穿了他的胸口,一個拳頭大小的黑洞閃耀着白光。

傲遠一臉笑意的望着面色震驚的石然,輕輕的將手中的冰雪劍遞到石然的手中,“照顧…好俞潔,祝…你們幸福,不要辱沒…冰…冰雪劍的名聲!”

話音落地,傲遠的身軀便如一顆下墜的流星,從寬大的雕背上摔落下去,空氣裏,隱隱傳來砰的一聲悶響。

“大哥…”石然悲憤欲絕的聲音好似海浪,隨着藍焰雕的遠去,很快淹沒在潮溼的空氣裏。

PS:二更!這一章球鞋足足寫了2個小時,字數3600+,石然的戲份在黑炎城算是結束了,接下來可能還要花費一章的內容交代一下水家,然後便是換地圖,傭兵界這一卷不會這麼快結束,還有很長一段等着去開發,求大家支持,鮮花,票票,來者不拒! 第125章:幕後黑手

東方的天空,平整的地平線上,一輪火紅的烈日正在冉冉升起,一層層白色的薄霧飄散在空氣裏,盪漾起絲絲冷氣。

黑色的城堡,瀰漫着一股極其濃重的腐蝕味道,焦黑的地面,堆堆白骨林立,鮮紅的血液一片一片的,遠遠望去,十分的駭人。


左師一臉得意的望着漂浮在身體周邊的青色球體,一絲絲極其強悍的波動,從球體中釋放,激起一圈圈強烈的漣漪。

整個城堡的院落裏,數千傭兵全部葬身在滅神雷火的火海中,只留下一顆顆青色的本命精魄,空蕩蕩的黑石院落中,一簇高高的草叢裏,松岡渾身顫抖的躲在其中,破碎的衣衫將胸膛裸露在空氣中,粗獷的面孔黑漆漆一片,像是一名邋遢的乞丐,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雄風!

“桀桀…”左師擡頭仰望着天空的烈日,白色的雲層遮掩,朦朧的感覺,令得左師的身軀稍稍放鬆下來,“松岡團長,難不成你以爲躲在草堆裏,就可以免除一死嗎?”

陰森的聲音猶如招魂的序曲,籠罩着整片天空,東方的烈日深埋在厚厚的雲層裏,白幕中,滿是飄蕩的白霧,松岡的身心早已崩潰,顫抖的身形將整個草堆震得一陣抖動,整個人猶如滾落的雪球,從高高的草堆中滾出,地面上,一攤黑色的水漬流出,很顯然,他尿褲子了!

“求求…求求你,我們是盟友,我可以什麼都不要,甚至可以做你身邊最忠實的一條狗,只要你能饒我一命!”匍匐在地上的松岡,顫抖的身軀不停的抖動,一雙不大的眼珠,滿是哀求的仰望着緩緩落地的左師!


“放了你?”左師一聲輕嘆,若無其事的修着手上的指甲,“可是我身邊並不需要小狗,要不然將你煉成魔傀,火靈巔峯的魔傀,即便是拿出去賣,想必在黑市也會出一個好價錢!”

“魔傀!”松岡的瞳孔猛地一陣收縮,顫抖的身軀變得更加扭曲了,“不,我不要成爲魔傀,那你還不如殺了我!”


聽到松岡的聲音,左師低低的笑了一聲,旋即手掌微曲,眼睛裏閃過一絲黑色的火芒,“如你所願!”

一道黑色的火焰瞬間從左師的袖袍中射出,微弱的火光在白幕中顯得特別的顯眼。


“水老,松岡不能死,他可是咱們的替罪羊!”一處隱蔽的房間內,一名身材玲瓏的少女輕聲一哼,靈動的眼珠閃過一絲怒氣。

身旁的白髮老者,在少女話音脫口之際,整個身形便急速的射了出去,狂暴的火氣能量鋪天蓋地的涌現,將天空的烈日都完美的遮掩。

“砰!”

一聲爆響,一道炙熱的金光閃過,直直的撞擊在射向松岡的黑芒上,恐怖的能量涌動,將整片空間都震得咔咔作響。

“什麼人?”左師一臉凝重的仰望着半空的白髮老者,一襲黑衣,將微胖的身形撐得十分的飽滿,黑色的面巾上面,一雙綠豆大小的眼珠泛着恐怖的金光。

白髮老者緩緩轉身,望着地上猶如死狗一般的松岡,眼神頓時一凜,沙啞的聲音旋即飄出,“小子,你走吧,離開這裏,越遠越好!”

松岡甚至沒有道一聲謝,慌張的爬起身體,跌跌撞撞的往外跑去。

“想走!”左師眼神一凜,暴怒的容顏極度扭曲,全身的黑氣涌動,無邊的魔浪籠罩在頭頂,“你以爲你是誰,竟敢從我手中救人,不自量力!”

白髮老者淡淡一笑,輕蔑道:“你確定要跟我打,難不成你忘了自己的祕法時間已到,現在,你只不過是一個半步火王,而我,卻是一名貨真價實的三星火王!”

“三星火王!”聽到老者的話,左師的身體下意識的往後退開一步,背在身後的雙手凝結出幾種手印,天空中的魔浪上下翻涌,猶如暴風雨來臨的前夕,朦朧的白幕在魔氣的籠罩下,變得愈發黑暗起來。

“魔雲箭矢!”

左師一聲咆哮,呼嘯的魔浪不停的翻涌,極速的凝結成一個巨大的黑色箭矢,長長的箭尖散發出黑色的烏芒,暴戾的殺氣涌動在晨霧中。

“雕蟲小技!”白髮老者嘴角微揚,槁木似的雙手浮動,一層淡淡的金光涌動在周身,天空中頓時閃現一隻巨大的利爪,像是一隻蒼鷹的爪子,空氣裏隱隱傳來一聲狂暴的鷹嘯!

黑色的箭矢在利爪出現的瞬間爆射而出,空間中,只聽嗖的一聲,狂暴的能量將整片天空都引得猛烈震動,一道烏光閃過,空氣裏遺留下一條長長的裂痕。

“轟…”

震耳的爆炸聲響起,整個大地都是一陣抖動,天空中黑煙瀰漫,包裹着金色的利爪,發出嗤嗤的聲響。

“呵呵…”看着漫天的黑煙,左師的眼中閃過一絲激動,“不知所謂的傢伙,還三星火王,簡直是個…”

然而,左師的話語並沒有說完,便自覺的停了下來,表情呆滯的望着天空,一隻金色的利爪緩慢的從黑煙中鑽出,只是輕輕的一握,所有的黑氣猶如爆炸的氣球,發出砰砰砰的聲響,最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白髮老者無所謂的笑了笑,眼神一凜,天空中的利爪並沒有任何的停歇,直接向着厚厚的白雲飛去,刺眼的金光照耀着白色的雲層,鋒利的爪尖狠狠的劃過其中,接着,滿空的浮雲開始極速消散,露出裏面燦爛的陽光。

“啊…”左師雙手遮目,痛苦的躲避着刺眼的陽光,整個身形向後爆閃,企圖找到一處庇廕的地方。

白髮老者似乎早就看出了左師的企圖,身形閃動,片刻之間便來到左師的身邊,一隻手拎起瘦弱的陳胤傑,好像拎小雞似的,毫不費力。泛着金光的雙眼流露出一抹濃烈的殺氣,“離開這邊緣地帶,否則,我不介意讓你陳家,徹底消失!”

低沉的聲音聽在陳胤傑的耳朵裏卻是猶如炸雷,昨夜的一切雖說都是左師操縱自己的身體所爲,可是卻是猶如親身經歷一般,眼前的蒙面白髮老頭,雖說來歷不詳,可是一身實力,卻是實打實的三星火王,看來,離開這裏,是目前唯一的選擇,還不待自己開口說話,只感覺腦袋一陣眩暈,耳邊的狂風大作,整個人猶如皮球,被拋向了很遠的天空。

望着消失的陳胤傑,白髮老者的臉上浮現一抹微笑,旋即整個身影消失在半空,房間內,一具曼妙的身姿包裹在黑布中,顯得特別的性感,神祕。

“小姐,任務完成!”白髮老者恭敬的衝着黑衣女子深鞠一躬,臉上的神情滿是敬畏。

“你怎麼不殺了那個黑暗煉藥師呢?”黑衣女子平淡的聲音緩慢飄出,猶如風鈴,叮叮叮的響。

“不能!”老者神色一愣,“小姐難道忘了我們對他的懷疑了嗎?假使他真的是那個地方的人,我們目前還不宜得罪!”

黑衣少女嘴角上揚,“很好,水老的智商跟那個水蛇相比,怕是高出數百倍,對了,水老對於那個石然有何看法?”

白髮老者眉頭微皺,望着身前的少女微微搖頭,“看不懂,他與傳言大不相同,空幻之體那種廢柴,按理說是絕對不會擁有那麼強悍的戰鬥力的,可是他卻是一個例外!”

“難道你就沒有看出什麼嘛?”

白髮老者稍稍沉默,旋即淡淡的搖搖頭,“老朽愚昧,還望小姐指點!”

黑衣少女的眉頭微蹙,轉過身大有深意的望着老者,纖細的手指微微彎曲,發出咯咯的聲響,“水老,你跟了我這麼久,難道還不瞭解我的習性嗎?我最討厭別人對我耍心眼,你覺得利用這個契機拍我馬屁,我就很高興嗎?”

聽着少女微怒的聲音,白髮老者噗的一聲跪倒地上,“小姐息怒,老朽知錯了!”

少女憤憤的轉過身,黑色眼瞳中閃過一絲殺氣,“現在可以說了吧!”

老者匆匆緩了一口氣,“這個石然,本身實力只有四星火徒,可是戰力卻可以對抗火王,雖說不可能戰勝,卻是有着無盡的拖延手段,在這次的對抗中,他只是兩次使用了紫火靈牌,最主要的底牌,就是一種極其詭異的火技,而且這種火氣帶有強大的魔氣,在第二次的對抗中,他更是將靈魂與火技融合,這種創意,不僅需要智慧,更是需要莫大的勇氣,所以,我對他的結論就是,這個人,不能留,即便他擁有被稱爲絕頂廢柴的空幻之體!”


黑衣少女微微點頭,黑色的眼珠卻是涌現一抹笑意,“很好,你的想法比我的要健全許多,需要糾正的只有一點,那個黑暗煉藥師,我想他只是一個沒有軀體的靈魂,寄居在陳家那小子的軀殼裏,所以他爆發的實力,絕對沒有火王程度,頂多是火靈巔峯,只可惜那松岡,不敢奮起反抗,要不然他也不會在那金色的火海中存活下來!”

“小姐高明!”白髮老者衝着黑衣少女稍稍彎腰,內心還涌動着陣陣後怕的心悸!

PS:回來晚了,你們罵我吧! 第126章:絕對掌控

當羅戰帶着大軍趕到黑炎城堡的時候,滿院落的白骨成堆,空氣中瀰漫着濃烈的腐臭氣味,整個城堡內,空無一人,陽光潑灑在死寂的院落中,一陣風吹來,皚皚的白骨,瞬間化爲煙塵,消散在天地之間。

“怎麼會這樣?”羅戰一臉吃驚的望着滿天的白色灰塵,喉嚨中發出一聲無力的嗟嘆,“俞長風,石然,你們在哪裏?”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