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一個響亮的巴掌打在了邱三的臉上,令所有人都是一震,然邱三卻是搖頭一笑,看了眼愣在身前的邱長雲,點頭說道:「你是我三叔,我自不會對你無禮!不過,你打我一巴掌,我便要還給狂書閣一巴掌!……兄弟們,給我砸!」


話鋒一轉,邱三冷眼看向了前方的狂夫子,揮手從抽出了腰間掛著的一柄刀。

好似狼煙動千軍一般,邱三的刀剛抽出,他身後的眾人紛紛舉起了手中的武器,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恨不得立刻便將狂書閣砸了。

「住手!」

正待眾人將要出手的時候,李浩然走出了狂書閣,龍雀大環刀早就在他知道邱三在外面鬧事的時候,便直接出鞘,今日他要染血狂書門前。

跟著李浩然出來的紅毛,則是一臉邪邪的笑著,待他看清門外的狂夫子后,不由一驚,臉上的表情眨眼之間,變得木然無比。

「李浩然,回去!」

狂夫子頭也沒有回,用一種命令的語氣說著,他的話語威嚴無比,好似容不得人有半點的忤逆,讓李浩然一時間竟無法開口。

「我邱三是個講道理的人,既然正主出來了,那麼就不關狂書閣的事了!」

邱三看著走出來的李浩然,眼中泛起了一抹謹慎,方才李浩然的氣勢,讓他有一種壓抑無比的感覺,好似心頭多出了一塊大石頭一般。

啪!

這話音才剛落下,眾人只覺一股清風吹來,緊接著眾人便看到,平日裡面文文縐縐,只知道書寫讀書的狂夫子,竟一步來到邱三面前,在眾人始料未及之下,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了邱三的臉上。

邱三被這一巴掌打的眼冒金星,連連退後,若非身後的手下扶住,恐怕這一下他便要直接被打倒在地。

「狗曰的,都給我上!」

被打的邱三頓覺一股強烈的羞辱感湧上心頭,掙扎著推開了身邊的兩人,指著前方的狂夫子等人怒聲喝道。

「夫子曰刀兵傷人,亦損天和,該放下,就得放下!」

狂夫子笑嘻嘻的看著前方一擁而上的眾人,忽然開口說起了先賢語句。

此話平平淡淡,沒有半點的元氣波動,卻讓除卻狂書閣的諸位書生之外的所有人一震,緊接著那些還舉著武器,想要打鬥的地痞流氓,雙眼閃爍出了一團光芒,只聽一通噼里啪啦的聲音響起,眾人竟不知不覺的將手中的武器扔到了地上。

李浩然在這一刻也生出了一種丟棄手中大刀的感覺,幸而他的意志很堅定,才沒有止住這一個想法。


「老師這一語……」

看著方才怒氣沖沖的眾人,在一句話之後,變得安靜無比,李浩然心中一顫,不由扭頭看了眼狂夫子,心中捲起了一團波浪。

他忽然想到了,當日在安樂鎮王府內的時候,他去見張鴻儒,被張鴻儒的話感動落淚的場景……

「我這是怎麼了……」

惡霸邱三驚訝的看著空空如也的雙手,喃喃的低語說著,轉而抬頭看了眼笑意更濃的狂夫子,當即心頭生出了一抹厭惡:「該死的傢伙,你到底施展了什麼妖法?」

「這不是妖法,乃是我儒門真言!一語天地動,一言風雲起……邱三,爾等破了我的規矩,便要受到懲罰,從今日起,爾等每日在我門前誠心跪拜三個時辰,以懺悔心中罪過,一個月後此罪可消!」

狂夫子哈哈一笑,狂傲的看著眼前的眾人,他的前半句是說給李浩然說的,後半句才是說給邱三等人聽的。

話音落下,那些跟著邱三來的眾多地痞,紛紛跪倒在了地上,一個個的不住叩頭,場面極為壯觀。

整條街道上的商戶和百姓,也都是齊齊跪倒在地,看向狂夫子的眼神,好似在看一尊神一般。

那邱長雲嘆了口氣,也跟著跪在了地上,看著狂夫子的背影,重重的叩下了頭:「多謝夫子留情,邱長雲拜謝了!」

他知道狂夫子的脾氣,今日若非狂夫子留情,恐怕邱三等人,便不是長跪一個月這麼好的下場了。

「一言天地動,一言風雲起!……這儒門真言竟可以不動用元氣,而將人制服!這難道就是夫子說的,止戈為武,儒文一道么?」

李浩然看著跪倒在地的邱三等人心中的波浪更為波瀾,不由在心中喃喃說著。

在李浩然身後的紅毛,則是露出了一抹凝重:「我牛氣,當真是小覷了現在的名士大儒,以後在他們面前,我可要千萬小心!」

「都回去吧!該幹什麼,幹什麼!本夫子還要寫書,就不留諸位鄉親們來我書閣一敘了!」

狂夫子哈哈一笑,打破了安靜的局面,扭頭暗含深意的看了眼李浩然,大步走入了狂書閣之內。

書閣內的老師也帶著眾書生,一起跟著狂夫子走入內中。

「浩然兄,你要相信夫子,夫子說過,在這裡一定能讓你安靜,便一定會讓你安靜的!」

晨楓來到李浩然身前,輕輕一笑。

李浩然一動,心中忽的湧上了一股奇異的情緒,讓他無法名狀,無法安靜,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跟著晨楓走入了狂書閣內。

書閣外的街道上,眾人仍舊是長跪不起,尤其是邱三等人,仍舊在狂夫子的話語震撼之中,他們此刻心中泛起了一抹無邊的悔意,眼中更是帶著一股愧疚。

「該死!該死!我到底怎麼了?非要來挑釁夫子,我邱三可不是一個不講義氣的人,再說夫子對我家有恩,我怎能這麼做呢?怎麼能這麼做呢……」

邱三跪在地上,重複的磕著頭,嘴裡面不斷的念著,心中的悔恨羞愧,比所有人都更為強烈。

在街道上的眾多商戶和音畫鎮的百姓,不斷祈求著各種的訴求,好似狂夫子不在是一個人,而是變成了一個無所不能的神。

回到書樓內,李浩然心情久久無法平靜,腦袋裡面想的滿是狂夫子的言行。

「主人,你不要亂想了!狂夫子他們修鍊的乃是精神意志之道,一語風雲動,乃是精神之法的運用!」

紅毛看著思緒萬千的李浩然,抬頭看了眼空曠的門外,這才開口說道。

李浩然聽后,恍然一動:「對啊!也唯有精神,才能夠影響一個人……不過,這精神之力是如何應用?又是如何修行的呢?」

「呵呵!這個我也不知道,或許真如那些儒門學士所言,讀書萬卷,精神自孕吧!」

紅毛一笑,搖頭說道。

他也不知道如何修鍊精神之法,只是聽說過這樣的修鍊之道,卻並未接觸過,更沒有見過,今日他也是第一次見到儒學大儒一語天地動,讓人臣服叩拜,讓人心生懺悔,思己過。

李浩然心中仍舊在想著,忽然眼中光芒一亮,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老師,他會教我的!」

……

邱王府內,邱三的弟弟邱兵衛大步走來,推開了前面攔住他的下人,徑直闖入了王府內的一個院落裡面。

這個院落裡面,正有一個穿著錦袍的中年男子在作畫:「少峰,什麼事這般的慌慌張張,你都已經是兵衛了,以前的急性子可要改一改了!」

「大哥!三哥被狂夫子給鎮住了,現在正跪在狂書閣的門前懺悔,你可沒見到,那一條街上跪滿了人,也不知道狂夫子施了什麼妖法……請大哥允許我進入那條街道,將三哥帶回來吧!」

邱少峰看著邱家老大邱雲峰氣哄哄的說著。

邱雲峰一笑,好似聽了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一般,依舊是在認真的作著畫:「不急,不急!我們家的人個個都有抱負,就你三哥不務正業,整日遊手好閒,還當什麼第一惡霸,他也不看看,這是武者的世界,他不接觸武道,便永遠都是一隻螻蟻!正好,我們借著狂夫子,讓他好好的認清自己!」

話音落下,邱少峰臉上的怒氣消解了大半,不過仍舊是沒有好氣的說道:「難道咱們邱王府的顏面就不顧了么?」

「老五!你要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你要想給你二哥報仇,將音畫鎮牢牢把握在手中的話,便要等待,便要忍耐!強者好勝不錯,可也要識時務,知天地人和,面子並不是問題!過幾日,錦繡刀和駱冰劍就要來了,到時候咱們音畫鎮可就熱鬧了!」

邱雲峰認真的畫著,他的話卻是讓邱少峰心頭一震,眼中不由露出了一抹震驚。

「他們可都是成名已久的八品武徒……」

邱少峰震驚的看著前方,一顆心早就飛到了天外,不由暗暗嘆息:「我什麼時候,才能夠進階八品武徒呢……」

「呵!你也不用這般的看輕了自己,他們兩人都是我暗中請來的幫手,此番前來,還帶了一粒龍血丹,到時候只要你服下,可提升三品,成為九品武徒!你還怕報不了仇?奪不下音畫鎮?」

邱雲峰一筆做完了畫,這才抬頭看了眼神色有些低落的弟弟,微微一笑,轉身來到一旁的水盆前,洗掉了手上的墨跡。

給讀者的話:

求收藏,求推薦! 第四十二章精神意志

「主人,你的字越來越丑了!」

書桌前,紅毛看著李浩然的字,越看越覺得不像字,就像是稚童學畫一般,沒有結構,也不工整,像是隨意畫著玩兒一般。

自從邱三尋釁之事過後,到現在已經有半個月的時間,李浩然早就將百本書籍記錄在了他的腦子裡面,且還將百書樓內的五百手抄藏書盡數納於心中,瞭若指掌。

儘管風波以停,邱三等人每日仍舊跪在門前懺悔,可狂夫子的名聲,在整個音畫鎮上,又提高了許多。

這不,鎮子上的鄉民,又送來了三十多位稚童,來這裡學習書法學問,這段時間可是將晨楓等人忙的不亦樂乎。

此刻,李浩然一邊研讀狂夫子給他的狂草筆錄,一邊學著如何書寫草書。

聽著紅毛的話,李浩然淡淡一笑,看著白紙上的字,不禁搖頭一嘆:「草書難啊!不過,我在裡面感受到了筆畫為招,刀法為字的感覺!你看老師書中的這些筆畫線條,像不像是刀法之中的招式……」


「我倒是覺得,這不是字,像是畫!」

紅毛搖頭,茫然的看著桌子上的字,搖晃著腦袋說著。

李浩然並未在意,他越看越覺得這狂草之中的字,就是刀法,這些想法慢慢的他的腦海之中,形成了一副圖畫,將這草書的筆畫和刀法招式融合在了一起。

儘管,還有一些地方,李浩然並不通透,可他卻找到了門路。

興奮和激動頓時湧上了李浩然的心頭,他覺得許久未曾突破的刀法似乎有所突破。

「繼續,繼續!我覺得越來越有意思了!」

李浩然又看了一會,越來越覺地自己的想法十分可行,當即不由狂笑了幾聲,提筆又一次書寫了起來。


他並未用筆墨華氣書去吸收狂草筆錄中的內容,而是一個筆畫,一個字的在學習練習。

原本他想等著體內積蓄的墨元氣,盡數融入血肉之後,才吸收這一本狂夫子親筆所書的筆錄,可在他通過書寫練習之後,卻發現通過自己的主動學習,他對於書法的感悟,竟然比直接吸收的效果要好。

這些想法都是他自己的想法,也正是因此,他也發現了一個問題,筆墨華氣書固然強大,可也有一個弱點,那便是此書吸收的知識,都是書寫此書之人的見解,並沒有李浩然的感悟。

正是這先入為主的念頭,李浩然一般都會沿著此書作者的思路去思考問題,反倒是缺少了一些靈活和自己真正的見解。

此番,閱讀筆錄和學習其中的內容,讓李浩然腦海的思路一下子擴充開來,更讓他看到了自己的路。

「劈、砍、撩、刺……是了!是了!」

李浩然不斷的書寫,他的筆力也在書寫之中越發的純熟,腦袋裡面浮現出來的東西,也越發的讓他激動。

又是兩日時間過後,李浩然已經將狂草筆錄中的內容全部熟練於心,也有了自己的見知和想法,可他卻發現,自己到這個時候,竟然在也無法繼續。

他發現,無論自己怎麼去寫,他的草書就是無法寫出那種韻味,就算是他將墨元氣凝聚於筆墨之內,仍舊無法寫出先前蘊含靈性的字。

「呼!我要去見老師!紅毛,你先準備一下,咱們說不定很快就要走了!」

停下思考了片刻,李浩然知道自己在這裡的路已經完成,除非真正學得狂夫子的精髓,否者在也無法進步,所以他知道自己也該走了,去下一個試煉之地。

紅毛一聽要走,當下來了精神,就連幹活都來了力氣,不似這段時日,整天無精打採的吃喝,就連幹活都沒有一點力氣。

離開百書樓,李浩然走到了狂書樓前,此刻狂夫子正在樓內教導弟子,他對著內中的狂夫子先是一禮,轉而找了一個空地坐了下來。

狂夫子的課很有意思,不僅引證了許多的典籍故事,且還將內容融入生活之中,讓聽課的人,覺得樂趣無窮,意猶未盡。

李浩然聽了一會兒,不覺入神,竟也認真的聽起了課來。

「今日就先講到這裡,大家回去以後好好複習,多多練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浩然只知道太陽已經落下西山,天空略顯灰暗,狂夫子才停止了講授。

眾書生紛紛執禮,向狂夫子道別,等待眾人走後,李浩然這才走入了學堂。

「老師,學生完成了任務!」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