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就把這最坑爹的給繼承了過來?

我有多少王者值可以被霍霍啊!

“叮,宿主接取任務成功,任務內容:將谷內屍體全部掩埋,任務完成可獲得王者值100點,任務失敗懲罰宿主丁丁消失三小時。”

???

草泥馬!

你這是在報復!

就因爲罵了你,所以你個垃圾在趁機報復我!

丁丁消失三小時,那自己是什麼?

東方王宇?

日出東方,唯我王宇?

“能不能不要這麼坑?”

王宇試圖辯駁,但是在任務系統下,王宇得到了一個更讓他崩潰的回覆。

“叮,由於宿主消極怠工,任務追加條件:宿主王宇須在一個小時之內將屍體全部掩埋,否則懲罰翻倍!”

臥槽!

系統這話一出,王宇收回還沒取名字的劍,接着就將須彌中的東西回收了一點點,買了一個單人工兵鏟,開始在那裏挖了起來。

谷中的屍體,有大半都是殘缺的,王宇雖然已經不是初哥,但是面對殘屍如此之久,差點就嘔了出來。

皎潔的月光映襯着血色,在這邊夜空下,有個勤勞的小王宇,正在賣命地工作着。

……

天元宗,天心長老洞府。

“爲何這麼晚纔來消息?”盤坐着的天心長老睜開了眼睛,“什麼情況?”

“拘魂門早就將神石村屠光了,不過那個唐伯虎當時並不在神石村,所以唐伯虎現在不知道在哪。”

傳信的人是一個英俊的青年,叫清燭。

清燭天心長老的親傳弟子,比林清慧還要更得寵,所以天心長老吩咐拘魂門做的這種不能見人的事情,也就只有他知道。

“師傅,依你看着唐伯虎有沒有可能被拘魂門抓了,但是拘魂門眼饞他的法寶,所以騙我們說沒抓到。”

清燭將自己的猜測告訴了天心長老,在他看來,人心難測,連自己師傅都眼饞的寶貝,沒道理拘魂門的人不眼饞。


天心長老皺着眉頭深思起清燭說的話,她認爲她的弟子清燭說的很有道理。

“這樣,清燭,你去將其他幾位長老喊來,在天元山腳下集合,咱們一同去拘魂門看看情況,我倒要看看魏不棄這條狗,是不是敢朝着我叫了!”

她沒有隻打算自己一個人去,其他幾位長老是站在她這邊的,而且唐伯虎的祕密也都知道,隱瞞不了,在讓拘魂門出手的時候,就已經告知了其他幾位長老。


“是,師傅,那要不要叫上清慧師妹?”清燭試探着問道,雖然他更得信任,但是在資源的傾斜上,天心還是更偏向林清慧,不過這些清燭都不在乎,他在乎的是林清慧這個人。

從清燭第一眼看到林清慧的時候,他就已經喜歡上了自己的這個師妹。

在知道唐伯虎將林清慧看光之後,清燭當時提着劍就要下山去找唐伯虎,若不是天心攔着,可能清燭現在也成了一具屍體。

“我知道你的心思,不過清慧就不用帶了,讓她天真點好,對她修煉有所裨益,快去吧。”天心揮揮手說道。

清燭點了點頭,就出去了。

而天心與清燭議論的主人公,魏不棄,則在辛勤的小園丁王宇的勞動下,成功地入葬了。

“呼,還有一半,早知道之前就不要祈禱多點人了,現在自己給人挖坑,都挖了半天。”將工兵鏟拄在地上,王宇靠着工兵鏟休息着。

其實王宇根本不累,現在他已經是紫府了,但是潛意識下,他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會讓他覺得累。


用王者值兌換了一瓶82年的雪碧,王宇靠着工兵鏟自飲自樂。

“哇,爽!”

幹活配冰汽水,真的太爽了。

就是這雪碧有點貴,一罐要5王者值,好在系統還算公道,賣的是冰鎮的。

從兜裏掏出一包中華牌香菸,給自己點上一根,在煙霧中王宇感覺像是回到了前世,這種尼古丁麻痹全身的感覺,真的是太爽了。

一手香菸,一手雪碧,在這異世重生,看着無比璀璨的星光,王宇覺得好像這一切都是虛幻的,但是自己所經歷的一切,又是如此的真實。

就在王宇陶醉的時候,幾道人影破壞了此時的氛圍。

王宇往人影看去,見竟然是老相識,不由裂開了嘴角。

“我還沒去找你,你倒先找到了我啊。”雪碧的易拉罐在王宇的手裏被捏成了鐵餅,而嘴裏的那根中華,也是狠狠吸了一大口。

將鐵餅隨手丟在地上,王宇從須彌中把新得到的劍取了出來。

來人正是清燭和天心等人,他們速度很快,王宇還沒有掩埋完屍體,天心等人就來了。


天心長老看着王宇,那滿是皺紋的臉上,寫滿了震驚。

她看出來了,這拘魂門竟然是被滅門了。

是唐伯虎?

還是那天在他身邊的那個女人?

但是魏不棄也是元嬰中期的存在,不應該會這樣的結果。

那麼問題就是出在了唐伯虎這裏。

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唐伯虎手上到底有什麼底牌,能將拘魂門盡滅!

“小心,拘魂門被滅門,可能是因爲唐伯虎。”

天心長老發出了警惕。 原本還打算對王宇動手的清燭聽到了師傅所言,立馬就停下了。

“你們又想要以多欺少麼?”

王宇訕笑着,神色之中充滿了諷刺。

“哼,你個賊子,窺我師妹洗澡,還敢賊喊捉賊!”

清燭警惕地看着王宇,生怕王宇衝上來第一時間秒了自己。

本來他看王宇是個凡人,纔想着上去對付王宇,但是在天心提示之後,清燭突然想到拘魂門主可是元嬰境界的大能,連他都慘死,那自己上去估計還不是直接一根手指彈死?

王宇看着本來衝在最前面的清燭收回了腳步,開始放起了嘴炮,冷笑道:“不變是非黑白,買兇殺人,見到別人的財就起了殺心,天元宗不愧是火雀國第一大宗啊,好威風啊!”

天心長老皺着眉頭,在王宇說話的時候,她悄悄地給了一個手勢,隨她而來的其他五名長老紛紛開始移動。

在不經意之間,對王宇就已經形成了一個包圍之勢。

上一次王宇的突然消失,讓天心長老對王宇刮目相看,而拘魂門被屠殺,更是讓天心看不清王宇的真面目。

她看不出來也正常,最開始見到王宇的時候,王宇還是個凡人。

現在的王宇有着公子羽的面具在身,別說天心是個元嬰境界的修士了,就算她是個出竅境界的修士,也看不出王宇的深淺。

“老妖婆,你天元宗藏寶閣還有沒有東西啊?”

王宇提起藏寶閣的事情,他知道這個事兒是瞞不住的,因爲他在藏寶閣的時候已經有人見過他了,所以纔有的他的通緝畫像。

在嘲諷天心的同時,王宇開啓了傳送功能,地址是神石村,盲目的傳送他不知道自己又會被傳送到哪裏去,萬一又掉進天元宗裏面,那可就完蛋了,這一次肯定就沒有那麼好運氣了。

“哼!小賊,今日必定取你性命,若是交出你身上的寶物,倒是可以給你一個痛快!”

天心長老的柺杖突然發起一陣亮光,這是她的法寶!

傳送!

“叮,警告宿主,此處空間已被封鎖,是否需要破界?”

封鎖?

臥槽!我說他們怎麼團團圍着我,原來是爲了佈下結界!這老妖婆是真特麼陰險!

“破界需要多久?”

“叮,回答宿主,目前結界太弱,破界只需要一秒和100點王者值。”

“好,傳送的最後一秒直接破了!”

王宇臉色一緩,又是神色淡定地看着天心等人。

“真以爲偷偷佈下結界,就能對付我?哼!我這次就沒想走,我現在就殺了你們,然後再踏上天元宗,替是神石村無辜的村民報仇!”

握着長劍,王宇問道:“你們知道我手中的是什麼劍麼?”

天心等人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看着王宇,他們也不敢先動手,雖然他們是一起的,但是在面對未知的危險時,誰都不敢先去觸這個眉頭。

“這把劍,本來沒有名字,看到你們之後,它有了名字,小花是我愛的女人,而小花在的神石村,因爲你們而被屠戮,小花的爺爺,小花的二愣子哥哥,還有神石村的村民們,全部都魂飛魄散了。”說着,王宇面容一冷,心中快速默唸傳送,但是手上的長劍,卻綻放起了光芒,同時王宇怒吼:“今日起,它叫花魂劍!代表小花,讓你們魂飛魄散!”

花魂劍的光芒綻放到了一種極致,這是王宇在灌輸他修煉的五行神雷決的靈力,儘管只是殘篇,但是威力也是不容小覷的!

天心等人眯起了眼睛,天心更是把清燭拉到自己的身後,天元宗六位長老全部全神貫注地準備迎接王宇的這一擊。

而清燭此時都已經看呆了。

這尼瑪還是人麼?

這唐伯虎看上去比我年紀還小很多,怎麼就有如此的修爲!

雖然清燭也是紫府境界,但是相比較王宇修煉的功法,卻是差了太多,所以直接被王宇的氣勢給嚇住,在不經意之間,清燭對王宇已經產生了敬畏的種子。

“叮,宿主王宇,陣前對敵,氣勢逼人,獲得王者值100點。”

“叮,宿主王宇,讓敵人敬畏,獲得王者值500點。”

“叮,宿主王宇……”

不斷出現的系統提示在已經不能讓王宇有什麼太大的情緒波動。

對於王宇而言,現在最緊要的就是要逃走,現在這情況,他根本就打不過。

不過裝樣子要裝到位。

“傳送,快點開啓傳送!記得破界!”

對系統說完的王宇此時將花魂劍高高舉起。

“德瑪西亞!”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