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打算下水嬉戲的小寶,看到林山的動作後身形一頓。沿着林山的目光看去,似乎發現了什麼,小寶一臉興奮地奔跑過去。

一道虎影一閃即逝,下一刻便站在了林山觀察的那邊叢林跟前。露出一副擬人的譏笑,小寶翻起一根新近斷裂的樹枝說道:“哼哼,這些這些巫族之人可真夠蠢的!藏在這裏面,居然還留下這麼明顯的痕跡!”

似乎沒有聽到小寶說話,林山擡手摸着下巴,依然一副沉思的樣子。

走到小寶的跟前,看着那根明顯人爲痕跡的樹枝,林山雙眉一挑,一副原來如此,想明白了什麼的樣子。

“嘿嘿,你們這些巫族妖魔,遇到你家虎爺爺,算你們倒黴!”看着林山跟了上來,小寶一臉壞笑往叢林深處走去,不知道心中打着什麼主意。說話同時,他還不忘往嘴裏丟一枚妖丹,吧嗒着嘴,像是吃糖果一般。

林山停下身形,右手一翻,一枚晶瑩透亮的妖丹出現在他手中。妖丹出現的同時,一股純正的妖元力向四處傳開。

感應到林山的動作,小寶一轉身便看到了他手中之物。舌頭舔着嘴脣,吞下流到嘴邊的口水,小寶興奮地一個俯衝便化作一道殘影直奔林山手中之物而去。不過眨眼功夫,小寶便出現在林山的跟前,虎嘴一張,徑直朝林山手中之物咬去。

見到小寶的動作,林山不急不緩,就在小寶即將得逞的剎那間收回了手中之物。看了眼小寶,林山淡淡地說道:“以前還知道拿東西交換,怎麼現在是想硬搶麼?不過你若是能搶到的話,此物便是你的了!”

聽着林山的話語,小寶銅鈴大的虎眼咕嚕直轉。或許自知和林山差距太大,幾次想要出口硬搶都被他剋制住了。

半晌之後,小寶取出一枚拇指大小,光澤暗淡的妖丹。這枚妖丹明顯是林山在雷州時分發妖丹中最差的一枚,僅能勉強算是中品而已。

小寶此時的表情十分搞笑。人常說笑面虎,笑面虎,可是笑面虎到底是什麼樣子呢?看看小寶現在的笑臉就知道了,虎眼都快要眯成一條縫了,可愛的像是一隻貓。他將自己的那枚妖丹輕輕地放在林山手中,然後虎嘴一伸一縮間,便將林山的那枚妖丹收入口中。

看着林山絲毫沒有不滿的意思,小寶愜意地享受起這枚上品妖丹帶給他的好處。滾滾的元力充斥着體內經脈,這種充實的感覺正是他最喜歡的。

林山不以爲意地掂量着手中下品妖丹,忽地屈指一彈。只聽“嗖”的一聲,那枚妖丹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前方叢林中飛去。

還沒解決掉口中之物,小寶雙眼盯着飛出去的妖丹,低喝一聲:“浪費可恥!”便化作一道殘影追了出去。

“噗!”

一聲低沉的爆裂聲突然響起,那枚妖丹毫無徵兆地爆裂開來,化作無數粉末散落一地。就連妖丹中蘊含的妖元力,也像是被憑空湮沒了一般,徹底消失不見。

飛奔中的小寶在聽到響聲之時便感覺到不對勁,此時看着前方妖丹詭異的變化,驚叫一聲,後腿深入地面數寸,人立而起,來了個完美的急剎車。

心有餘悸地看着前方,小寶臉色慘白地問道:“老大,那是什麼東西?怎麼會這麼厲害!”

皺眉思量片刻,林山有些不確定地說道:“似乎是血月魔光。”說到此處,想到了孟凡的那番話,他接着說道:“原來是有此物在,也難怪孟凡派來之人一個個都是有來無回了!”

所謂的血月魔光,乃是由一種名爲血月魔石的奇石發射出的無形無色的光束,能夠瞬間摧毀一切能量。

血月魔石被稱爲人間界十大奇石之一,排名第八。據說只有在蠻荒深處和東海仙域中出現過。

林山走到小寶的旁邊,向兩側打量一番。只見兩側數十丈外分別有一塊奇石,遙相呼應,兩塊奇石中央,光禿禿的一片,寸草不生。恐怕這兩塊奇石便是傳聞中的血月魔石了。

看着林山沉思的樣子,小寶怯怯地說道:“老大,要不,您先請!”

低頭瞥了眼小寶,林山若有所指地說道:“怎麼?神獸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客氣了?”

小寶訕笑,虎臉微紅地低頭看着地面半晌不語,然後緩緩說道:“其實,本神獸的直覺告訴我,那些巫族魔頭不可能藏在這麼危險的地方。我都進不去,何況是他們!”

林山雙眉一挑,也不點破小寶的小心思,點頭說道:“我也是這麼想的,我們還是去別的地方找吧!”說着話,林山直接回頭,離開了那處危地。

先是一愣,小寶使勁地搖着虎頭讓自己清醒幾分。瞪大眼睛看着林山的確是往返回的方向走,小寶興奮地縱身一躍,便跟了上去。

回到了湖泊邊,林山再次停了下來,雙眉緊皺。隱隱中,他覺得哪裏不對勁,可是一時之間卻又無法說出個所以然。

小寶身形一閃,從林山身邊繞過,跑到湖邊興奮地用虎爪拍打湖面。一圈圈波紋盪漾開來,小寶看着湖面中自己的影子,不斷做出凶神惡煞的鬼臉……

瞥了一眼貪玩的小寶,林山一愣,然後雙眼死死地盯着盪漾開來的波紋。


一顆石子“嗖”的一聲落進湖中,濺起的水花落在小寶的虎臉之上。小寶不解,一臉狐疑地回頭看着林山。看到林山專注地看着湖面的變化,絲毫沒有理會他的意思。小寶連忙回頭學着林山的樣子,觀察起湖面來。

半晌之後,小寶點頭嘆道:“老大真是厲害,僅僅從一顆石子落水,就能悟出一石激起千層浪的道理。厲害!真是厲害!”信口胡謅的小寶一副自鳴得意的樣子,繼續欣賞起湖中虎影的威猛形象。

噗!

一顆石子飛出,擊在短小的虎尾巴上。小寶張起虎口就要抗議,卻看到林山示意他躲起來。顧不上多想,連忙跟上林山的步伐,幾個閃動,便消失不見了。


躲在叢林中的小寶一臉狐疑地看着林山,然後又學着林山死死地盯着湖面方向。

就在此時,湖面上一陣莫名波動出現,兩名渾身籠罩在黑袍中的人憑空出現在湖面之上。他們四處觀察一番,確定四周無人之後便默默地離開了。

小寶睜大虎眼,興奮地朝着湖面上比劃着,忍不住說道:“原來他們藏在這裏!”


林山作出禁聲手勢,傳音道:“若是他們明天去攻打黃岩山,我們就抄掉他們老窩!”

小寶興奮地往戶口中丟入一粒拳頭大的妖丹,“咔啪”一聲咬碎之後,獰笑着說道:“老大放心好了,抄家這種事我最擅長。嘿嘿,這次我的儲物袋可要裝得滿滿的!” 十分了解小寶貪睡的特點,林山專程讓他遠遠地呆在一座小山腳下休息。果不其然,直到他盯梢回來,天都亮了,小寶都還是打着呼嚕流着口水。林山搖着頭屈指一彈,一枚石子飛向小寶的虎頭之上。

從睡夢中痛醒,小寶正欲憤怒地吼叫時,卻發現口中塞滿草葉,無法叫出聲來。還有,林山冰冷的眼神。

虎眼一亮,吐掉口中草葉。興奮地抖了抖身上的毛髮,小寶立馬精神飽滿地問:“他們都走了?”

林山皺眉,思量片刻說道:“他們是走了,可是他們的隊伍中有兩名巫皇,看來黃岩山八成是守不住了!”

“管他們呢!我們當前首要的任務,就是抄掉巫族老巢。就算黃岩山沒了,以我的速度,回到雷州也要不了多久的。”小寶滿腦子都是巫族據點中的寶物,完全將黃岩山修士給拋棄了。

林山點頭不語,心想既然找到巫族據點,就一定要設法將巫靈弄到手才行。什麼黃岩山據點,他倒不在乎,他在乎的是青衣當下最需要的巫靈!

帶着小寶回到湖泊的旁邊,林山雙手翻轉不定,向湖泊上面的虛空施展了一道繁複的法決。

一道白色靈光一閃即逝,沒入那處虛空中。緊接着那裏光芒大放,一道白色光門就此打開。

區區一道幻陣,自然不可能難倒皇階修士。何況林山可不是一般的皇階修士,連雷州吳長老都說過,林山對於五行之力的掌握已經達到收發由心的境界了。

林山二人身形一躍,直奔光門而去。眨眼功夫,便消失在湖泊之上。

巫族在湖泊旁邊的叢林藉助血月魔光設伏,又在湖泊之上設置幻陣,倒也是出其不意,一般人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林山能夠發現巫族的據點所在,倒也有幾分運氣成分。

就在林山和小寶身形即將消失之時,一方太極錦帕和一道白色霧氣同時將兩人給籠罩進去。正是林山手中隱藏氣息的法寶和小寶的月隱技能同時施展了出來。

進入陣法後,林山四下打量一番,居然沒有發現巫族之人的影子。看來巫族真有可能是傾巢而出,全力對付黃岩山修士去了。

想着巫族隊伍中的那兩名巫皇,再想想那自以爲是的孟凡,林山忍不住搖頭嘆息。心想黃岩山的那些修士只能自求多福了!

小寶的速度極快,進入巫族據點後似乎更爲興奮,他不斷四處打量,一雙虎眼直冒光,同時哼着:“寶貝兒們,都等着我!”

嗡!一陣低沉的顫動突然響起,林山身前數丈出冒出滾滾黑霧,黑霧中一隻只骷髏鬼頭面目猙獰。

見此情景,原本幾乎要衝過去的小寶,搖着短小的尾巴,躲到了林山身後:“老大,快破陣!”

雙眉一挑,林山默默地觀察起來。身前分明是巫族之人擅長的五鬼鎖魂陣,他此前在雷州的典籍中看到過此陣的簡要介紹。眼前陣法的威勢,倒是比巫族之人手中葫蘆放出的怨靈厲害許多。

“雖然這裏沒人,但並不表示裏面也一定沒有巫族之人。此陣法硬闖的話,動靜太大……”林山摸着下巴喃喃說道。

小寶心中念着寶物,着急叫道:“巫族之人真是邪惡,總是利用這些生魂的力量!不知道他們的葫蘆能不能將這些鬼頭收起來。”

一邊唸叨着,小寶取出一隻通體黝黑的葫蘆,正是從被他們斬殺的巫族之人手中得到的。

小寶張口噴出一道霞光,眨眼間便擊在了黑色葫蘆上。葫蘆微微震顫一下,然後又沒有動靜了。

“不行,操控生魂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小寶見葫蘆不能奏效,搖頭放棄了。

走到陣法跟前,看着陣法中如同厲鬼的猙獰之物,他雙眉一挑地伸出右手。


手掌一翻,一隻金色圓球出現,緊接着便金光四射。正是天王塔中被林山收取的金剛舍利。

既然不能收取陣法中的怨靈,那就使用剋制他們的法寶。要說剋制鬼道之物最好的手段,佛門寶物當屬第一。

感受到林山手中之物,陣法中的那些鬼頭一個個面帶畏懼地退避幾分,似乎非常害怕。

伸手一擡,舍利憑空懸浮而起。林山手中掐決,一道金芒一閃即逝地沒入舍利之中。就在此時,舍利突然金光大放,光芒直接照向法陣之中的無數鬼頭。


一陣陣淒厲的叫聲響起,那些鬼頭如避蛇蠍,紛紛四處逃竄起來。被金光照射過的鬼頭,黑霧形體都變得淡薄了幾分。

見到舍利的效果十分明顯,林山低喝一聲:“佛光普度!”在充分祭煉舍利之後,他意外地發現自己能夠藉助此物施展數中佛門功法。“佛光普度”便是其中一種能夠度化生魂的法門。

在林山施展佛門功法的同時,他的背後有一道淡淡的佛影浮現,雙手合十,低眉順眼。

“阿彌陀佛!”佛影看着眼前無數的淒厲鬼頭,低喝一聲法號。一道金芒自他眉心射出,直奔法陣中央而去。

見此情景,陣法中的鬼首驚叫着四散開來,紛紛躲到陣法的角落之中。

衝進陣法之後,那到金芒突然爆發出耀眼的光芒,照遍陣法的每個角落。金色光芒所過之處,黑色煙霧逐漸變淡,黑霧鬼頭身體變得通透起來……

不過盞茶功夫,五鬼鎖魂陣中的黑霧幾乎消失不見,一道道祥和的金色光芒充斥着陣法的各個角落。許多體型較小的鬼頭一臉平靜,安詳地享受起金色光芒,似乎已經被度化成功。

一旁的小寶見此情景,興奮的睜大眼睛。虎眼微微一轉,他輕輕走到林山身前,雙眼發直地盯着懸浮的金光舍利,忍不住口水直流。

林山對小寶的動作視若無睹。見到舍利破除陣法效果極佳,林山再次掐出一道法決,身後佛影眉心一閃,又衝五鬼鎖魂陣發出數道金芒。

在這些金芒照射之下,原本還極力反抗的一些鬼頭,也紛紛面目祥和地接受佛光洗禮,陣法中的黑色煙霧完全消失不見。

呼!金光一卷,無數被度化成功的鬼頭紛紛被吸入舍利之中。與此同時,金剛舍利光澤更甚,顯得更加靈動起來。

見到此幕,原本還想品嚐下舍利味道的小寶,徹底熄了這份心思,他可不願意讓那些生魂厲鬼進入體內,即便是被佛光度化了也不行。

林山一步踏出,身形一閃,下一刻便出現在巫族據點的煉丹房門前。輕嗅附近殘留的藥香,林山一腳邁出,便從門口消失不見了。

看着林山進入煉丹房,小寶一躍而出,奔向別處一間儲物室而去。這樣一來,兩人有所分工,也可以更快地將此處翻個底朝天。

林山查看了幾處爐鼎,卻一無所獲,那些爐鼎都空空如也,連半成品丹藥都沒留下半粒。

正在林山思量往那邊尋找的時候,一股刺鼻的腥氣傳來。感覺到巫族之人在附近,林山身形一閃,便隱在一處大梁背後。

隨着腳步聲越來越近,兩名巫族之人逐漸出現在林山的視線中。其中一人手中託着圓盤,圓盤之上,放着一粒鮮豔欲滴,似血非血之物,正是林山見過的血魂。說起來,林山手中還有一粒此物。

“真是奇怪,以往每個據點都只需要煉製一粒血魂即可,這次使者大人居然要求我們提供三粒!本來我們還可以去黃岩山收取幾隻生魂的,現在可好,只能留在這裏做苦力!”其中一人似乎心有怨氣,憤憤地說。

另外一人身形一頓,連忙做噤聲手勢:“你小心點!使者大人神通廣大,若是被他老人家給聽到,你我下一刻就會成爲生魂!”

先前說話之人聞言一愣,驚恐地四下觀察一番,確定沒有其他人之後,才長吁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噗”的一聲傳來,似乎是利刃劃破空氣的聲音。

先前說話兩人看到一道寒光出現,張口還沒來得急發出叫聲,便感覺脖頸一涼,碩大的頭顱滾落下來。

向其中一隻頭顱的眉心遙遙一指,林山居然強行施展了搜魂之法。

呼!盞茶功夫之後,林山輕輕擦試額頭上的汗水,喃喃自語:“果然是靈魂強大的種族,僅僅王階修爲,我都需要全力以赴才勉強成功。”

搜魂並沒有得到林山想要的巫靈的消息,卻意外地得到另一個很重要的消息。

那就是此據點中還有巫族之人在,並且還有一名至少是巫皇級別的使者。那名使者似乎在做什麼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此據點加倍提供血魂。更具體的內容,這名巫族弟子卻並不清楚。

消化了剛得到的信息,林山手掌一翻,一道火焰亮起。他遙遙向地上的殘軀一揮,那兩人便徹底從此處消失不見了。

林山決定先找到小寶再說,畢竟有巫皇這等存在在這裏,一旦被小寶遇上的話,那可就凶多吉少了。 想到小寶可能遇到危險,林山喃喃自語:“巫靈的消息,等找到小寶之後再四處打探還來得及。”打定主意之後,林山身形閃動間,便從原地消失不見了。

此時的小寶正一臉鬱悶地看着眼前之景,他的眼前地面上密密麻麻地擺着一片葫蘆,每隻葫蘆都和他曾經見過的那些巫族之人所使用的一模一樣。

這些葫蘆的數量當然不會讓小寶有情緒,讓他鬱悶的是,這麼多葫蘆,居然全是空的!

一怒之下,他虎爪拍猛地在其中一隻葫蘆上。既然沒用,自然一爪拍碎了事,絕沒有理由留給那些巫族之人。只見一串火花濺起,葫蘆卻完好無損,看來想要破壞這些葫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出力不討好的事情小寶自然不幹,搖晃着短小的尾巴,小寶放棄了這些葫蘆。他身形一閃,飛快跑進旁邊的一間十分寬敞的房屋中。

進屋之後,一看眼前景象,即便是神經大條的小寶也倒吸一口冷氣。此時他的眼前,密密麻麻的數百隻葫蘆懸浮在空中,每隻葫蘆中都有鬼頭滿臉恐懼地被吸入中央的黑色漩渦中。

黑色漩渦的正下方,一名被散亂的頭髮之人盤坐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