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驚喜不已的張繞臉上透露出難以言語的興奮之色,對着蕭青山連連保證道:“你放心、我絕對是會以後好好做人、做事,卻對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嗯、我以後再也不做這勞什子山匪了、我保證、我保證。”

“好、可以,即然這樣我也就不多說了,你自己以後好好把握纔是。”蕭青山輕聲言語道“嗯、你現在可以走了,記住我說的話就好。”

儘管張繞有些不明白這個蕭青山怎麼會突然對他做出這樣的決定,仍舊是一步也不敢挪動、而是靜靜地看着蕭青山,試探着問道:“那個、。我能問一下,你爲什麼會突然做出這個放我一條路的決定呢?”


蕭青山注視着張繞片刻之後,便如實地迴應道:“就是因爲你剛纔所說的那些話語、也就是你所幫助的那個潘潘和張小花都是對於我來說,比較重要的人、朋友,這次能讓我放過你就是因爲張小花和潘潘,你明白?”

張繞聽着蕭青山把話說的這麼明白,在心裏頭想到:“看來還是當初最早做的那般決定是對的,僥倖地逃過了他的斬殺,而現在更是因爲當初一個不是很大的幫了張小花和潘潘,纔能有了現在這個如此好的運氣啊。”

卻不知道剛纔是誰在哭聲連連的喊道着,自己的生活命運是一潭死水,運氣總是那麼差,並且有好幾次都差點沒有活下去的機會了,但令他做夢也沒預想到的則是蕭青山會就這麼放過了他。 將凌洪的屍體處理掉后,凌浩心情很暢快但同樣的他心中也有諸多疑問,不過這些疑問他卻有一個極好的切入點,那便是幫助魔族的通天塔,

通天塔意欲何為,為何要保護魔族成了他的疑問,當然事已至此凌浩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對未來產生了很多迷茫,不過他只堅信一點,那便是「人害我,我殺之,」,

太陽逐漸升起,凌浩的臉上掠過一縷陽光,他預感到今天也許會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發生,

從住的地方來到這魔族部落,雖然相隔甚遠但是以凌浩的腳力很快就到了,魔族中每個人都在干著自己的事情,格外認真,而那之前將他抓起來的蠻虎魔將看見凌浩沖著凌浩笑道,

「凌浩老弟,來,這裡,」蠻虎沖著凌浩喊道,在這魔族部落中也就這蠻虎給凌浩的感覺不錯,至於其他人都好像陰險狡詐,他不想過多接觸,

見蠻虎招呼,凌浩自然不能薄了蠻虎面子,朝蠻虎走去,邊走邊笑道:「蠻虎大哥這是在幹嘛,這些魔族士兵操練的這麼緊急是不是有大事發生,」

在凌浩眼裡蠻虎直爽、沒有心機,所以凌浩也就直接問了,並沒有太過婉轉,

蠻虎哈哈一笑,對凌浩說道:「凌浩老弟你不知道,今天通天塔要來人,據說是要從我魔族選幾個實力高強的年齡不超過二十三歲的天才,至於我已經超過,所以就預先幫通天塔的人篩選一下,也好讓通天塔派來的人方便許多,」

「哦……原來如此,怪不得呢,」凌浩說道,「不知道通天塔找這些天才幹什麼,魔族現在不是正處於神殿和天噬城的追殺中嗎,怎麼還有心思搞這些,」

「老弟,這你就有所不知了,這是魔族每年必須要做的事情,可以說是給通天塔『上供』通天塔保護魔族已久,所以這魔族的一些天才就當作是通天塔的保護費給人收去的,」

「不過這種保護費只是名義上,私底下通天塔對魔族還是不錯的,派去的天才如果學有所成則可以回到魔族,為魔族效力,想當年我就是從通天塔出來的,只是時隔已久,已經三年了,」

蠻虎唏噓的說道,那壯碩的身材做出這種樣子還真是有些令人發笑,不過凌浩卻沒笑,而是快速的動起了腦子,這通天塔今日來選人,也許自己就可以藉此潛入通天塔,

心中略做打算,凌浩向蠻虎說了幾句便又跑回自己住的地方,將昏迷不醒的海藍兒收入黑暗領域之中,畢竟他不能將海藍兒放在魔族,這樣他會不安心的,

一切處理妥當,凌浩又回到了魔族,而此刻在魔族部落的天空之上一個巨大的黑影在降落,那黑影看起來竟是一頭巨大的魔獸,面目猙獰極為恐怖,

這魔獸是一禽類魔獸,巨大的翅膀讓他看起來像是魔獸種族中強大的大鵬族,可是那花紋卻與龍族有些相似,凌浩看到此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這魔獸定然是龍族和大鵬族一起生出的「雜種」,

大鵬逐漸降落,在大鵬背上站著三人,這三人其中有一少年剩下的兩個則是老頭子,都是活了上千年的那種老怪物,凌浩一眼掃過,寂滅噬幻瞳的力量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們的境界,

「兩個老頭子還不害臊,都活了幾千年了才是武皇境巔峰的實力,唉……真是……咦,那少年實力不錯,武王境五重,這實力比我整整高上一個階級啊,看來有資源的天才就是要比我這種貧窮天才好啊……」

凌浩心中暗想道,不過也對這三人的實力做了一個大致的推斷,那少年的天賦讓凌浩吃驚,不過轉念一想這天才在通天塔之中,好吃好喝好資源的,這麼大了如果沒到這實力,那通天塔可就虧大了,這少年都沒臉出來見人,

當然了,凌浩並沒有鄙視大勢力子弟的意思,只是心中對此有些不爽而已,

那三人從大鵬上跳下來,他們的目光首先就移動到了凌蒼天的身上,這凌蒼天自昨天晚上凌洪殺自己開始,凌浩就開始懷疑,現在這通天塔和凌蒼天眼神交流,那麼定然另有隱情,

「哈哈哈……各位老弟近來可好,」凌蒼天笑問道,畢竟他是武帝境的強者,實力非比尋常,兩個武皇境巔峰的老頭子在他面前變成小弟也是沒有錯的,

不過讓凌浩有些驚奇的是在武帝境的威壓之下,那少年竟然沒有絲毫異常反應,這讓凌浩越發仔細的觀察起著少年了,

凌蒼天也不寒暄幾句,笑著將這這三人請到自己的帳篷中做了一會,也不知道實在說什麼,反正凌浩隱隱間可以聽到他們是在商量什麼大事,

帳篷中,凌蒼天和這三人相視而坐,眼神凝重道:「三位從通天塔而來,不知少主有什麼事情,」

那兩位老者同樣眼神凝重,不過他們都是看向了那少年,那少年相比應該比他們的地位要高,

「我哥哥這次是讓我來告訴你們李逍遙那死傢伙很快就要被處死了,這裡面你們魔族的功勞不小,要不是你們當初反咬李逍遙一口,我哥哥還座不到這個位置,」

「所以此次前來,我哥哥就是要從你們魔族中選出幾個極為出類拔萃的天才,給予他們最大力的培養,一來是為了讓魔族中天才的普遍實力提高,二來我哥哥昨天晚上做了一夢,說是魔族中來了一位天賦與實力都極為頂尖的天才,我哥哥想把他培養成為親信,」

凌蒼天在一旁聽著,那少年所指之人正是凌浩,凌蒼天現在心中略微有些發愁,因為凌浩是那人也就是他們的老大點名所指的人物,可是他們的老大曾經也說過現在這個時期魔族最好事事都要依著通天塔,所以這一來二去凌蒼天犯了難,他在想該不該將凌浩交出去,

不過很快,他面色一變,剛才那人給他和他心靈交流,告訴他凌浩可以去通天塔,這樣讓他也是放心,輕鬆不少,他還以為自己老大不讓凌浩去呢,讓他為難,

「可以,不過那人可是我兒子,你們要好好對待他,不可讓他丟掉性命,」凌蒼天叮囑道,這其實都是他老大安排的,那人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反正凌浩必須留活口,否則後果自負,

聽完凌蒼天的話,那少年和那兩個老頭有些驚訝,他們哪裡想到昨夜少主夢見之人竟然是凌蒼天的兒子,這讓他們心中更加興奮,這樣一來有這層關係在裡面他們也可以從通天塔少主那裡討到更多好東西,以求突破他們現有境界,更上一層樓,

「如此甚好,那就不用選了,我們此次就直接帶走你兒子吧,不過也請你不要騙我們,如果你兒子不是我哥哥要的人,那你魔族的麻煩就大了,」那少年警告道,凌蒼天應了一句,便不再說話,

給凌浩傳音,讓凌浩進來,

「果真如此,看來這凌蒼天真的想通天塔推薦了我,」凌浩心中想著,便走進了帳篷,

帳篷之內那兩個老頭子首先目光就落在了凌浩臉上,仔細的上下打量著凌浩,一股股氣息在凌浩周身盤旋但卻無法侵入凌浩身體之內,

「無法看透實力,」兩位老者齊聲道,凌蒼天聞言微小,他早就試驗過了,可是凌浩的實力無論如何都無法看破,所以這也就讓他對凌浩有了不小的信心,

少年聞言,微驚,似乎是不敢相信,也仔細的探查了凌浩的實力,結果同樣如此,凌浩的實力不僅他們無法看破,而且他們的力量似乎會被一股極其龐大的力量所反彈也就是阻隔,這讓他們對凌浩此人的實力有了一些猜測,

「這人和我差不多大,他應該沒有那麼強吧,」少年心中暗暗想到,看見凌浩眼神中竟是有些嫉妒,

而那兩位老者心中也有所想法:「這少女實力很強,看不透的氣息估計實力在我等之上,回去后得好好彙報給少主,讓少主定奪,這樣一個實力超群的少年在少主身邊,也許會讓少主陷入險境,」

各有各的想法,不過這些凌浩都不管,他到通天塔如果能夠實力更進一步的話,那麼噬決的下一段口訣恐怕也會開啟,到時候那恐怖的噬決才會爆發出真正的能力,

「神融……能夠看透對方思想的能力,也許只有通天塔的資源才能夠讓我辦到,」凌浩心中想著,不過他也不忘時不時的在那少年身上留意,他發現這少女身上似乎有著某種奇怪的東西,一種極為精純的能量體,讓他都有些心動,

————————————————————————————————————————————————————– “怎麼不想走?還是說你想死?”蕭青山看了一眼,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上劉森說道:“要走就趕緊走、被說我沒有勸過你,省得一會兒在想走可就走不了了。”

劉森這才知道蕭青山不是真的開什麼玩笑話,而是真的決定放過他一條生路,想明白這點以後,劉森對着蕭青山詢問道:“那個張小花和潘潘他們和你很熟嗎?現在他們過得怎麼樣,你能告訴我一聲嗎?”

蕭青山冷冷地看了一眼劉森,不做任何表情的輕聲說道:“嗯、交情不錯,最起碼比你和他相交的感情要深厚一點,至於他們現在過的怎麼樣嘛?我只能說是很好、非常好……”

說着說着、蕭青山回想起以前和張小花並肩作戰、和他們夫婦之間的一些趣事來,不禁臉上漸漸地露出了一絲笑容。

“哦、那就好、那就好,我有時候還是想起和張兄在一起的日子呢,”劉森彷彿是也回到了那個曾經在黑虎山什麼也不用管,整天便是喝酒聊天侃大山的時候;只不過有些掃興的是就在這時候,一直在蕭青山身旁的紫色噬金鼠卻衝着它再次的齜牙咧嘴起來。

吱吱呀、吱吱呀!紫色噬金鼠衝着張繞一陣的輕聲嘶叫,轉過頭來對着蕭青山在腦海中說道:“吱吱呀、尊者,你爲什麼要放過他啊,你沒有覺得這人挺噁心的嗎?”

蕭青山沒有正面迴應紫色噬金鼠的話語,而是輕聲在腦海中對着紫色噬金鼠說道:“小紫、打個比方,如果以後你碰到了一個妖獸,當時你想殺死他、然而在最後,你卻突然得知這個將要被你殺死的妖獸,在曾經以前卻幫助過虎子,你會怎麼做?”

“吱吱呀、這個麼、我當然是會放過它了,”紫色噬金鼠想了想以後歪着腦袋迴應蕭青山說道:“吱吱呀、我覺得以後,要是真的碰上這樣的事情,那麼我絕對會是放過它,畢竟這要是給了虎王一個間接還人情的機會嗎。”

蕭青山頗爲欣賞的伸手拍了拍紫色噬金鼠的小腦袋,輕聲對着它說道:“我現在就碰上了這麼一個問題,那小紫你說我是放不放過他啊?”

吱吱呀!、吱吱…….,紫色噬金鼠一下子明白過來蕭青山爲什麼會有這樣的舉動了,連聲說道:“吱吱呀、尊者,小紫我明白了,我還尋思尊者您是因爲什麼事情、才放過他的呢,原來是這樣啊。”

“嗯、所以我才說要放過他啊”蕭青山對着紫色噬金鼠在腦海中輕聲說道着。

劉森見蕭青山一直面帶着微笑,對着紫色噬金鼠一個勁兒的輕拍着他的小腦袋,不知道是因爲何事,終於等待了有些時候的張繞,輕聲試探着對蕭青山說道:“那個、我現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聽到劉森這有些不太確定的話語,蕭青山這纔想起身旁的張繞來,輕笑一聲說道:“我不早就和你說過了嗎?你現在隨時都可以走了。”

“哦、哦,”劉森這才頓時驚喜不已地連連點頭答應道:“那、我現在就走、現在就走。”說完這句話後、劉森彷彿是怕蕭青山反悔似的,頭也不回的就往外面跑去,甚至連地上慘死的關裏、張繞的屍體都沒有去理會了。

任憑劉森連勝的道謝和轉身狼狽的離去,蕭青山沒有多做理會,一步步走向被這情況搞懵了的呂波,微笑着說道:“你好、我叫蕭青山,它你應該從剛纔的話語當中聽到了吧,紫色噬金鼠。”

隨着蕭青山的這話語說完以後,紫色噬金鼠也是友好的對着呂波輕輕地揮了揮小爪,發出一陣友好般歡快的吱吱叫聲。

呂波看着面前的蕭青山和紫色噬金鼠,輕呼一聲,連忙說道:“多謝二位的仗義相助,呂波我實在是感激不盡,真是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們好了。”

蕭青山臉帶微笑的看着呂波,輕輕擺了擺手說道:“小事一樁、不足掛齒,何談用的上什麼感激不感激之類的,更別說什麼報答的話語了,收拾這些山匪對於我們來說,只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額….那倒也是啊。”呂波想到剛纔的那令他震驚的話語後,有些不自然的伸手撓着頭說道:“不過不管怎麼樣,還得多謝二位的相助、要不然今天我們都不知道在這些山匪的搶掠下,會變成什麼樣的後果。”

看着呂波那張樸實的臉耳旁聽着它真摯的話語,蕭青山忽然覺得這就是平凡人得生活,在面對着一些心不存善念的修煉者的情況下,只能被動的去卑微的生活着,有時間卻連自己的生命都不能做主,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悲哀啊。

也就是在這時,蕭青山的心裏不禁升起了一個念頭,如果以後它有機會,有能力的時候,卻對不會在允許這種修煉者攙和到平凡人的生活當中,更不會讓身爲修煉者的人去幹涉、欺負平凡人,當然對於現在的蕭青山來說,這只是一個簡單的而又遙遠的夢想而已。

“對了、你現在還不想去看看你的心上人貂容嗎?”蕭青山對着面前有些不自然的呂波輕聲說道:“要不然時間長了,估計你的心上人都等急了,好了、趕緊過去看看吧。”

呂波聽完蕭青山的話語,眼中充滿着無盡柔情地對着一旁的廂房望了一眼,最後還是沒有動作而是輕嘆一聲說道:“還是先等一會兒吧,我怕現在我過去把容容帶出來,讓他看到司徒伯父這個樣子、那還不傷心死了?”

蕭青山輕笑一聲對着一臉有所顧慮之情的呂波說道:“要是你相信我的話,這位老伯的事情就交給我了、你儘管可以先去安慰安慰你那個心上人容容姑娘。”

“當然、我當然放心了。”呂波想到沒有多想地張口對着蕭青山說道:“那個我司徒伯父就有勞您了,那個我就先過去了?”

蕭青山衝着呂波笑了笑說道:“去吧、去吧,放心這事兒有我。”

呂波輕笑一聲,臉色通紅的衝着蕭青山點了點頭,便轉身朝着廂房走去,隨着呂波走進了廂房後、不一會兒便聽到了廂房中傳來貂容那輕聲細語一般的哭泣聲,接着便又是一聲聲低迷的輕笑連連響起。 天空中,巨大的鵬鳥羽翼遮天蔽日,凌浩在這大鵬鳥的身上和通天塔的三位在一起,這三位時不時的目光就在凌浩身上流轉,而凌浩所關注的卻只是通天塔中的線索,以及那少年身上的精純能量體,這是讓凌浩都垂涎三尺的能量體,

俗話說得好,這宗門弟子身上各個都有這麼四五件奇寶,所以這少年身上的寶物定然很珍貴,

在此刻凌浩心中也在想著一件事情,那就是怎樣才能將他的實力提升的更強,如今他的靈物早已能夠媲美甚至超越靈物榜第四的無上祖火,所以很明顯的從現在開始弱小的靈物將會對他產生不了的什麼作用,也只有靈物榜前三的靈物,那些神秘強大的存在,

宗門之中有很豐厚的修鍊資源,但是這些對於凌浩來說太過微不足道,凌浩所需要的是那種強大的就像那十萬米深海中的寶藏中那發光靈草那樣的東西,

「這靈草太過難得,可是卻種不出來,幸好我只拿了一點點不然恐怕天地間又要少一樣天材地寶,」凌浩心中暗道,自從他把那靈草拿來之後,他就試著種植,不過每回都是以失敗告終,所以他身上的靈草早已耗費一空,

遠處,無盡的雲海之後那高聳的巨塔,那塔的頂端極為巨大像是一片世外桃源般美麗,而在這通天塔中凌浩卻感受到了一種極為晦澀的氣息,他很熟悉,

「李逍遙,「凌浩心中暗道,有些驚喜,他從來沒有想到過李逍遙會在通天塔,不過從氣息上可以推斷得出,李逍遙現在很虛弱,也許馬上就要斷氣,

凌浩心中擔心,不過表面上卻並不言語,這三人似乎對李逍遙極為憎惡,因為凌浩剛才的餘光正好看見這三人朝著有李逍遙氣息的地方露出憎惡的眼神,雖然不明顯但凌浩卻能感受得到,

大鵬鳥緩緩的飛行,在通天塔周圍有著一層無形的禁制,那便是非通天塔之人無法進入通天塔,所以到了這裡凌浩這個還沒有成為正式通天塔成員的人,想要進入通天塔也只有在這大鵬之上隱蔽氣息,

呼……呼……

風聲在耳邊呼嘯,通天塔的周圍因為處於極高的地方,這裡的風罡極其厲害,就好像能夠將認得皮膚撕裂開來,極為恐怖,

在風罡的猛烈吹襲下,凌浩等人終於安全的進入了這通天塔中,此塔從外看那是高聳入雲、恢宏大氣、古樸蒼茫,但是站在裡面凌浩感受到了一種世外桃源的生氣,歡騰的景象,

凌浩絲毫不懷疑這通天塔的塔主是一位高階武帝竟甚至是戰神境的強者,而且這通天塔中明顯是自成空間,這肯定是戰神境的手筆,因為只有戰神境才有如此強大的實力,開闢空間,

武皇境可短距離穿梭空間,武帝境可撕裂空間,唯有戰神境才有如此偉力開闢空間,創造一獨立的小世界,

「這通天塔只是掩飾啊,怪不得,塔中有巨大的空間,這空間應該剛開闢不久,可以感受到極為強烈的生機,」凌浩精神力探查四周,略作分析,只看見一年輕人向他走來,

「這位就是新來的吧,」這年輕人長得俊朗,眉清目秀氣息內斂,給凌浩的感覺就很不錯,一身正氣不用看就能感覺到,那種有別於陰冷邪氣的氣息極為明顯,

「卡隆,別來攪局,這是少主要的人,」之前那前往魔族部落的少年突然走了過來,冷冷的對著這俊朗年輕人說道,

這名叫卡隆的年輕人笑了笑,說道:「卡列你廢話真多啊,我跟人打招呼用得著你管,少主要的人難道我就不能交流一下,」

那少年語塞,望向凌浩,說道:「走吧,不要與此人再說話,這人可是一不老實的傢伙,趕快和我去見少主吧,不然讓少主等急了可不好,」

凌浩點頭,看了那卡隆一眼,便跟著這少女去了那通天塔少主的地方,

鳥語花香,周圍銀光璀璨,前方一巨大的宮殿逐漸映入眼帘,


凌浩放眼望去,小溪流動嘩啦啦的聲音像是動聽的音樂般悅耳,那宮殿之上有著三個大字極為顯眼,金燦燦的,

「宇冽殿,好大的口氣,這少主定然狂妄無比,我還是小心些好,」凌浩盯著那三個金燦燦的大字心中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警惕起了周圍的一草一木,所有東西,

走在凌浩前面的就是那兩位老者以及那叫卡列的少年,這少年身形和凌浩差不多,不過此刻卻彎腰駝背,很顯然這是一種對通天塔少主的恭敬,以及一些恐懼,

凌浩雙眼露出一絲蔑視,不過這目光顯得微不可查,雙眼再度盯著那三個大字,心中又對這少主做了一系列的評價,

緩緩的走到那大殿之前,那少年推開門,只聽嘎吱一聲們打開后一副富麗堂皇的景象將凌浩吸引住,當即回過神來心中又多了十分警惕,

「這少主很不簡單,竟然用如此景象來迷惑除此見他之人,用心定然不良,」凌浩暗暗道,跟著面前三人逐漸向大殿內走去,

大殿內的石壁上雕刻了一些壁畫,這些壁畫大多數都是一些傳統的人人都理解的事情,唯有在最前方那巨大的石板之上衣服壁畫讓凌浩略微住步想要一探究竟,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