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溪中好象有魚哦,我們晚上燒鮮魚湯好不好?”

驢行嘛,一般就是嚼乾糧了,燒點水泡點面就能對付,但如果有魚吃,肯定更爽。

“真的有魚嗎?”馬晶晶有點懷疑:“就算有,我們也沒帶釣魚杆啊。”

“要什麼釣魚杆羅,直接抓。”

陽頂天說着,把外面的長褲脫了,穿一個褲頭,下到溪中。

馬晶晶看到他結實的大腿,臉悄悄紅了一下,道:“你這樣抓不到吧?”

“那要看你的面子夠不夠大了?”

“什麼呀?”馬晶晶沒明白,嬌笑着問。

陽頂天向溪中一指,道:“東城第一美女主播馬晶晶小姐要吃魚,溪裏的大魚小魚,你們自己看着辦。”

原來是這個意思,而且他的樣子很有趣,跟神棍一樣,馬晶晶可就笑得彎腰,道:“我的面子可不夠。”

話沒落音,卻見陽頂天彎腰,手伸到溪水裏,再出手,竟然就捉了一條巴掌大的鯉魚出來。

“呀,真的有魚,好大哦。”

馬晶晶一下子尖叫了:“我去拿盆,別讓它跑了。”

她飛快的拿了個盆來,陽頂天把魚放到盆裏,那魚在盆裏跳。

Www. TтkΛ n. ¢Ο

“要打點水才行。”馬晶晶象小女孩一樣雀躍,到溪邊,拿盆接水,不想那魚猛地一跳,一下子跳進了水裏,不見了。

“呀,它逃走了。”馬晶晶尖叫起來,想去捉,哪裏捉得到。

“對不起。”她一臉不好意思的看着陽頂天。

她這個樣子,讓陽頂天覺得非常有趣,呵呵笑道:“沒事,你先打半盆水,我再把它捉回來。”


“好。”馬晶晶又開心了,打了小半盆水,陽頂天手到溪水中一伸,出水就是一條魚。

“哇,你好厲害。”馬晶晶驚呼。

有鳳來儀 一般一般,天下第三。”

這個口頭禪好久沒用了,這會兒用出來,果然就逗得馬晶晶咯咯的笑。

陽頂天又捉了幾條魚,都不大,最大的也就半斤左右,山溪裏能長這麼大,可以了。

每捉出一條魚,馬晶晶都會歡叫出聲,她二十八、九了,在都市裏,工作中,她是成熟優雅精幹自信的女白領,而在這一刻,她卻彷彿只有十一二歲,甚至是隻有七八歲的一個小姑娘。

陽頂天捉了七條魚,馬晶晶道:“今晚的晚餐夠了,別再捉了,我拿刀來,把它們剖了,晚上鮮魚開湯,還可以煎幾條。”

她廚藝極好,殺魚也很熟練,陽頂天做菜是不行的,燒火卻拿手,把竈燒起來,架上鍋子,馬晶晶來燉湯。

意外的是,馬晶晶居然帶了酒,弄好了菜,她拿出一瓶紅酒來,對陽頂天道:“我們小小的喝一杯。”

她彎着腦袋的姿勢,帶着一點俏皮的味道,非常的誘人。

吃了晚餐,天也就徹底的黑了下去。


陽頂天也給了馬晶晶一個意外,他帶了一隻口琴,當然是新買的,不過他以前就會吹,做爲國企,紅星廠廠子弟學校的文娛培訓還是不錯的,陽頂天唱歌不行,學了口琴,這會兒吹一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讓馬晶晶的眸子亮晶晶的。

馬晶晶這樣的女子,喜歡的就是這種小資的味道,紅酒,音樂,自由自在的心。

這樣的夜晚,讓她心緒飛揚。

然後陽頂天吹曲,她在草地上跳舞,後來又把陽頂天拉起來,兩個一起跳,馬晶晶的頭,慢慢的靠在了陽頂天肩膀上。

陽頂天輕輕的摟着她纖腰,聞着她淡淡的髮香,心中有醉意瀰漫。

馬晶晶開始敘說她的一些事情,小時候,學生時代,還有進入電視臺後,那些歡樂和悲傷。

陽頂天靜靜的聽她說,他知道,這會兒她需要的,就是一個聽衆。

到十點左右,馬晶晶有些累了,道:“我們睡吧,明天早早起來,一定要在天黑前,趕到溫泉峽谷。”

於是兩人分頭洗漱,各自鑽進帳蓬。

陽頂天把火堆處理了一下,用石頭圍住,這樣即不會很快熄滅,又不會失火。 當然,他是不在乎的,即不怕冷,也不怕黑,更不怕什麼野獸,但他要爲馬晶晶考慮。

馬晶晶一個都市女子,在這荒山野外,如果火熄得太早,難免會害怕。


看馬晶晶進了帳蓬躺下了,他才鑽進帳蓬,才躺下,突然聽到馬晶晶的叫聲:“陽頂天。”

“嗯?”陽頂天應了一聲:“怎麼了?”

馬晶晶卻沒回答他。

陽頂天想了一下,道:“你害怕嗎?”

“嗯。”馬晶晶輕輕的嗯了一聲。

害怕正常,雖然她在職場上其實是一個自信的女子,但女人就是女人,面對陌生的荒野,各種古里古怪的叫聲,害怕太正常了。

陽頂天立刻拿了睡袋起身,進了馬晶晶的帳蓬。

馬晶晶鑽在睡袋裏,眼光微有些羞意的看着他。

陽頂天知道她這會兒的心理,即害怕,但跟陽頂天一個帳蓬,又有些害羞,而且會有些擔心。

陽頂天故意不去看她,而是伸腳在地面劃了一條線:“這是三八線啊,過線的,手來打手,腳來打腳,腦袋過來,直接上磚頭。”

馬晶晶咯一下笑了:“你以前讀書的時候,是不是特別野蠻的?”

“什麼叫野蠻啊。”陽頂天昂着脖子叫:“我們偉大的中國人民,從來都是講理的,絕不要別人一寸桌面,但也絕不許敵人侵佔我們一寸桌面,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他一臉氣勢凜然,笑得馬晶晶差點岔氣。


這麼一笑,尷尬沒有了,擔心更是跑到了九宵雲外,陽頂天躺下,馬晶晶道:“陽頂天,跟我說說你小時候的事吧。”

“我小時候,不是我吹,那真不是一般的牛。”

陽頂天開口就吹起來,說說小時候的趣事,時不時就惹得馬晶晶的笑起來,然後又扯到學功夫,尤其是跟王老工人出去給人信神,各種有趣的事情。


讓馬晶晶大感興趣,一直到一點多鐘,才正式睡覺。

陽頂天醒來的時候,天已經矇矇亮了,感覺到懷裏一具溫軟的身體,睜眼,原來馬晶晶不知什麼時候鑽進了他懷中,這會兒還在睡呢。

終於把這個東城第一美女主播摟進了懷裏,陽頂天胸間一時間豪氣飛揚。

曾幾何時,莫說東城這個千萬人大城市的正兒八經的電視臺主播,就是紅星廠的主播其實就是個播音員的肖媚,都不拿正眼看他。

人生的際遇,還真是說不準啊。

這時馬晶晶身子動了一下,醒過來了。

她擡起頭,眼光與陽頂天相對,陽頂天也不說話,只是微笑着看着她。

馬晶晶臉上紅了一下,眼光一閃,但隨即又擡眼直視着他。

這是一個內心很有力量的女子。

愛就愛了,飛蛾撲火。

恨就恨了,抽刀裂帛。

畏畏縮縮,從來都不是她的性格。

四目對視,馬晶晶身子爬上來,吻住了陽頂天的脣。

如果說昨夜,她對陽頂天,多少還有點擔心,一夜過去,所有的障礙都消失了,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水到渠成。

兩人深深的吻着,陽頂天翻過來,把她壓在身下,手把她睡衣推上去。

馬晶晶喉中發出醉人的嬌吟……

不過當陽頂天去脫她睡褲時,手卻給她抓住了,陽頂天擡頭,馬晶晶看着他,眼中是醉人的溫柔:“晚上好不好,我們先去溫泉峽谷,否則今天趕不到了。”

這個時候,陽頂天當然不會有一丁點兒勉強她,他重又吻上去,再又吻到了她的脣。

好一會兒,脣分,陽頂天看着馬晶晶,面前的這張臉,是如此的美麗。

“晶晶,你知道嗎,我以前看你播新聞,我就在想,她的嘴脣真的好漂亮,聲音真的好好聽,能發出這樣的好聲音,她的嘴脣一定是特別的甜。”

笑容在馬晶晶臉上瀰漫:“那你現在吻過了,甜不甜呢?”

陽頂天想了一下,又舔了一下嘴脣,道:“味道不明,還得再品嚐一下才行。”

說着又俯下脣去。

馬晶晶咯咯的笑,任由他吻着,把嘴脣打開,放他的舌頭進來,再把自己的小紅舌送過去……

纏綿了一會兒,因爲要趕路,陽頂天戀戀不捨的把馬晶晶放開,竈中還有餘火,加上柴,把火吹起來,燒了水,煮了麪條,隨即收拾帳篷動身。

今天與昨天又不同,昨天,陽頂天走在馬晶晶後面,還要偷偷的去看馬晶晶扭動的臀形,今天就不必了,想看就直接看,上坡上坎的時候,甚至就直接推着她的屁股。

佔了便宜不算,馬晶晶偶爾還有獎,有些地方,陽頂天直接抱她上去,她就會給陽頂天一個甜甜的吻做獎勵。

人逢喜事精神爽,加上陽頂天有鷹眼指路,下午三點多四點不到,就進了一座峽谷,再走半個小時,就看到了崖壁上一條瀑布,白練一樣泄下來。

“應該就是那裏了。”馬晶晶歡喜的叫。

她飛步趕在前面,陽頂天道:“慢一點,小心摔倒。”

“纔不會。”馬晶晶回頭給他一個甜甜的笑臉,反而加快了步子。

拐一個彎,到了瀑布下面,看到了一個水潭。

水潭不大,水面大約一百個平方左右,四周有石有樹,水中白沙歷歷。

最離奇的,是水面上始終瀰漫着一層淡淡的水汽,彷彿這小潭是一個害羞的女子,一直蒙着一層淡淡的輕紗一般。

“水潭下面有溫泉,越靠近左邊,水就越熱,最左邊那裏,水可以燙熟雞蛋。”馬晶晶給陽頂天解釋:“而越往右邊去,因爲瀑布的原因,水就越冷,而因爲冷熱交加,所以這裏常年瀰漫着一層水氣,是不是很漂亮。”

“確實很漂亮。”陽頂天讚歎:“象一個新娘子。”

“你說得太對了。”馬晶晶歡呼着:“我想了我的新娘三年,我終於要得到她了。”

她急不可耐的放下揹包,去包裏拿泳衣,她想好了來這裏泡溫泉,自然是帶了泳衣的,甚至跟陽頂天說了要他帶泳褲,陽頂天當然也帶了。 陽頂天眼尖,看她從包裏拿出來的,是一套黃色的泳衣,而且是三點式的,頓時就喜歪了嘴,這下有眼福了。

雖然今早上親過啃過,但有得看,還是爽歪歪。

馬晶晶拿了泳衣出來,嬌俏的推他背:“我要換衣服了,轉過身去,不許看。”

沒要他走開,這就是今早沿襲來的福利了。

其實馬晶晶肯讓他陪着來驢行,意思就非常明顯,這幾天的按摩,陽頂天在她心底已經深深的留下了印記,尤其是每一次的按摩,都會讓她達到前所未有的極致高朝,雖然陽頂天事實上並沒有碰她,她的心門,早已打開。

這一次的驢行,只要陽頂天表現稍微好一點點,吃到她是百分百的,而一路行來,陽頂天的表現相當不錯,所以,一切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換個衣服,當然也就不要陽頂天避開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