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決沒有弄懂夜左什麼意思,不過現在的已經不早了,自己身上畢竟還有傷,如果不會去休息休息的話城主交接儀式的時候自己還不一定能出場呢!

「報!城主,前來接任的城主已經到了!」

你在懸崖上 ,慕決驚訝地回過頭,只見一個侍衛從傳送陣那邊跑了過來。那個侍衛對落雷谷現在的景象非常驚訝,他真的懷疑自己是不是來錯了地方,看著天空中的太陽,那個侍衛不禁感嘆自己自從來了雷鳴丘陵,已經多久沒有見到天空中的太陽了。

「什麼?竟然那麼快!」

慕決恨自己的烏鴉嘴為什麼那麼准,現在倒好了,自己身上的肋骨至少斷了七八根,要是自己這副樣子去看下一任的城主,說不準會被對方看低的!自己畢竟是第一層傳送陣城主那邊的代表,這種樣子會被第三層的人嘲笑第一層的低端的!

「夜城主,我這裡傷病在身不能接待,能否請你幫我去接待一下下一任的城主?」慕決知道了夜左真實實力之後對夜左變得格外尊敬,這畢竟是一個強者為尊的時代,不懂的尊重有可能自己的一輩子都會被對方廢掉。

「不好意思,我只是順路來幫忙的,再說我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接待這件事還是城主你來做吧,在這裡分別吧,以後應該不會再見面了!」

夜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將皮衣上的灰塵用靈力彈去,剛剛鬼域的力量已經觀察到了鍾良已經逃竄到了這裡。夜左來這裡的目的自然是為了殺死鍾良,畢竟聶冉還在等著自己,在這裡耽誤太久可就不好了。

「啊?原來是這樣啊。」

慕決覺得有些可惜,自己剛剛認識這個傢伙沒多久沒想到就要分開了,雖然這傢伙平時的樣子的確讓人討厭,總覺得他辦事特別不靠譜,可是到了關鍵時刻,他卻是最不可或缺的力量。

慕決知道那些實力高強的人絕對不會放棄自己的自由然後呆在一個城裡擔任城主,像夜左那麼年輕的人,他應該回去追求更高的境界,在這裡辦事只會荒廢他的前程,浪費他的時間。

知道自己強求不來,慕決也沒有阻攔,他輕輕點了點頭,希望自己之前對夜左的態度不要讓夜左恨自己。

似乎看透了慕決的心思,夜左笑了笑:「放心吧,惹到我的人除了『那個傢伙』其他的都被我殺死了。你畢竟還年輕,經歷的事情也不多,等你以後成熟一點了你自然就會怎麼辦事了。」

「夜城主說的是。」慕決收起了自己的傲氣虛心聽著夜左的話,的確自己和夜左相比,自己太能把自己的情緒表露在自己的臉上了,像夜左這樣不會被人摸透的人才能在這個世界更好地生存!

前來的侍衛非常驚訝,他不知道為什麼這兩位城主的關係竟然變得這般友好。

看著兩位城主的分別,他還沒有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夜左和慕決同時轉過了身向著相反的方向走去,魅拉著夜左的手乖巧的跟在夜左身後,而慕決身後的侍衛將城主的大衣披在了慕決的身上,如果他們兩個人此時面對面的走過的話,他們一定能發現,對方也在微笑…… 「等把鍾良幹掉咱們就去找聶冉,嗯?」夜左摸了摸魅的頭,這一大一小的身影站在一個山丘上,周圍的雷電彷彿都在刻意地避開夜左一樣。

「好。」魅抱著夜左的腰笑著說道,她覺得夜左說的一切都是對的。

根據鬼域的感應,鍾良已經進入了雷鳴丘陵的範圍,這個消息睡袍城主倒是沒有騙自己。夜左一隻手放在了身後的鐮刀上,另一隻手拿著雷霆符主,如果沒有殺死鍾良再讓他逃掉的話,夜左打算直接用雷霆符主的力量把他幹掉。

在山丘上站了一會,鍾良便進入到了夜左的視野中,可是在夜左意料之外的是,鍾良並沒有像夜左所想的那樣鬼鬼祟祟的潛入雷鳴丘陵,相反他走在路上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似的,他大搖大擺的走著,在他的身後竟然還跟著幾個隨從!

這幾個隨從並不是和鍾良一樣是小混混的樣子,他們的衣裝都很整齊,像是城宇的護衛隊一樣跟在鍾良的身後。

夜左感覺事情有些不妙,再次感受著鬼域里的動向,夜左能感受到慕決也正在向著那個方向走去!

「看來這傢伙就是第三層派來這裡接替雷鳴丘陵的城主啊!」夜左嘲諷地笑了笑,睡袍城主雖然知道鍾良是向這邊逃竄的,但是他卻不知道鍾良為什麼非得要來這裡,現在看來殺死鍾良的話還是得和第三層的那些傢伙為敵啊!

「在他們見面之前把鍾良殺死?」

魅抬起頭望著夜左,她希望能聽到夜左的命令。

「不,如果現在動手的話一樣會被慕決察覺,一會見機行事吧,慕決也應該從那個城主的口中聽說了鍾良是魔族信徒的這一件事,如果他動手的話就省得我動手了。」夜左摸了摸魅的頭然後目不轉睛地盯著兩個正在接近的人。

「你就是雷鳴丘陵的代理城主?」鍾良看著慕決六夕聖元的實力略帶一絲不屑:「不是說好的這裡有兩位城主嗎?另一個傢伙呢?他怎麼沒來接我?」

鍾良蠻橫地說道,雖然自己是魔族信徒的身份對方已經知道了,但是有第三層那邊的人給自己撐腰,鍾良也不會懼怕這樣的小人物。


「鍾良?!」

慕決心裡暗自驚訝,可是感受著對方的實力,慕決卻不能動手,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實力在對方的眼中簡直不值一提,如果對方使用了魔族的力量的話,自己只能等死。

慕決雖然憎恨魔族的信徒但是他卻不會失去理智!

「原來是鍾良大哥啊,接替雷鳴丘陵的代理城主確實有兩位,不過剛剛我們經歷了一場戰鬥,那傢伙受了些傷所以不能前來迎接。」慕決有禮貌的說道,如果不是雷鳴丘陵轟隆隆的雷聲,鍾良一定能聽到慕決咬的牙咯咯的響聲。

雷鳴丘陵交給這個傢伙這個城市豈不是毀掉了!

裂隙前五層的勢力基本上都是第五層的鐘馗統領著,鍾良在裂隙里橫行霸道幾乎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但是即便如此,裂隙里的人還是不願意和鍾馗結仇,畢竟鍾馗的實力,即使是在第六層也是頂尖的!

「哦?受傷了?」鍾良尖銳的目光從慕決身上的傷口上一一掃過,慕決看著鍾良沒有說話,可是還沒等慕決反映過來,鍾良的臉在眨眼之間便貼在了慕決的臉上,一擊重拳狠狠地打在了慕決的胸口上。

慕決剛剛被夜左震裂的肋骨還沒來得及修復便被鍾良再一次擊傷,幾根觸目驚心的骨刺從他的胸口刺出!

慕決唰地一聲滑出了十幾米遠然後穩穩地停住了,他猛地跪在地上然後口中哇地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

「受的傷有現在重嗎?」鍾良反問道,還沒等慕決抬起頭,鍾良忽然又來到了他的身邊,然後一腳踢向慕決低著的頭,慕決的身體無力地飛向空中,身體失去了平衡,在空中翻滾了幾周之後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比這還要重!」慕決咬著牙說道,現在的他根本沒有能力還手,也沒有足夠的後台讓他對鍾良出手!城主交接,城主不親自出面是對對方的不尊重,這一點慕決也知道,可是夜左已經離開了,他也沒有什麼辦法!

本來就理虧的慕決現在就只能在這裡被打!

可是即使如此,慕決還是沒有說出夜左已經離開了,他不希望夜左和鍾馗結仇!以夜左的實力在裂隙里橫行只是時間問題,他不希望這樣的一個強者葬送在鍾良、鍾離、鍾馗這幾個面目可憎的傢伙手中!

慕決已經決定好了,無論自己受多重的傷他都不會說出夜左已經離開了!

「哦?到底受了多重的傷才不會來接我呢?喂,你小子現在不是一樣能接我嗎?我倒要看看你傷成什麼樣子才不會過來接我!」鍾良說著又再次抬起了他的拳頭。

魅皺著眉頭看著夜左,她不知道夜左是怎麼想的,可是看到夜左的時候,她卻發現夜左在微笑,絲毫都沒有擔心慕決的狀況。

「還不出手嗎?」

魅小聲地問道,慕決畢竟是為了夜左和她才會被鍾良打成這個樣子,看到慕決已經奄奄一息了,魅實在是不忍心。

「人每經歷一件和生命掛鉤的事情就會讓人變得成熟,被打一會對他也有好處,我想慕決從小都沒有受過這樣的傷吧!」

夜左把身後的鐮刀拉了出來,向魅點了點頭。

看到夜左點頭了,魅充滿憂鬱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唰!」

魅猛一蹬地面,嬌小的身影瞬間從夜左的身邊消失,一堆塵土被魅的氣息帶動,在魅站著的地方只留下了一個圈裝的煙塵。


「真是個沒用的傢伙,才被打幾下就不行了,喂我再問你一句,如果你受了這樣的傷你還會來嗎?」

鍾良將一隻腳踩在慕決的頭上,用著這羞辱性的姿勢問著慕決。

鍾良的作風,完全就是一個地痞流氓!這種沒事找事的人最讓人憎恨!

慕決已經快要失去意識了,但即使是這樣,他還是微微地搖了搖頭,因為鍾良的腳踩在了他的頭上,他搖頭的時候地上尖銳的砂石已經將他的臉劃出了數道血口子。

慕決回憶著自己的以前。

以前的自己也似乎這樣欺負過別人,自己從小就被當做一個天才供養在家族裡,雖然是血統優良的家族,但總會有幾個修鍊天賦特別差的人。慕決覺得自己和這樣的一些傢伙一起修鍊簡直就是在侮辱自己,因此他想盡一切方法去排擠那些傢伙,想讓那些廢柴儘早地離開家族,不要他們在家族裡丟人!

蓋世武神 ,想法,被踩在腳下的人只會生出更多的怨恨,這些怨恨會讓那些人想盡一切辦法讓自己變強然後把兩個人之間的位置調換!

慕決有些後悔,他知道自己做錯了很多的事情,可是因為自己是家族裡的天才,所以並沒人指責自己,而自己也沒有意識到。

現在慕決終於明白了!自己如果有以後的話! 過去的城市

自己真的能撐過今天嗎?

沒有人回來救自己的,即使是哥哥在自己的身邊,為了第一層著想,他一樣不會出手救自己,或許家族中那些被自己看扁的人期待這一刻已經很久了,如果他們來到這裡的話說不定還會跟鍾良加油助威!

「真是可悲……」

慕決的口中輕輕地吐出了四個字,不過這句話卻被轟轟的雷聲所掩蓋。

「沒事吧你?」

慕決已經失去知覺的腦袋不知什麼時候被人抬了起來,一直踩在自己頭上的臭腳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慕決艱難地睜開眼睛,只見鍾良那龐大的身影已經不見了,在自己眼前的是一個紫晶般眼睛的小女孩,她散開的雪白頭髮映襯著白皙的皮膚,顯得可愛誘人,特別是她那柔軟的雙手,讓慕決感覺這就像是躺在自己家裡柔軟的大床上一樣舒服,真的很想在這裡睡一會……

「天使……」

慕決慢慢地閉上了眼睛,他真的有些困了想要睡一會……

「哎哎,你可別閉眼啊!」

銀鈴一般的聲音如同催眠曲一樣讓人昏沉…..

可是就在這時,一股強烈的刺痛從自己的手上傳來,慕決猛地睜開了眼睛,只見一隻燃燒著紫色火焰的鐮刀的刀柄已經插在了自己的手上,忽然恢復了意識的慕決這才發覺,如果自己睡去的話可就真的醒不來了!

「真是個孩子啊,魅,咱們差不多該走了。」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來,慕決想要抬起頭,可是他卻感覺自己的腦袋就像是灌了鉛一樣沉重,他的視野只能看到一對男子的大腳,和一對玲瓏的小腳丫在自己的身邊慢慢遠去…….

夜左收起手中的雷霆符主,眼睛的餘角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慕決,眼睛中的冷漠淡然了許多,牽著魅的手,夜左終於消失在了雷霆的轟鳴聲中。 第一百五十九章

納魯村是第一層裂隙的一個偏遠的地方,夜左一路上問了許多的人,但是卻沒有人知道,處於無奈夜左只能自掏腰包在路邊購買了一個裂隙的地圖。

手中拿著地圖,夜左這才發現原來裂隙是一個那麼大的地方。

單是這個裂隙第一層的大小就有整個大陸的三倍!裂隙每往上一層,它空間的大小就會擴大十倍!這種大小完全超出了夜左的想象,要知道夜左一開始就以為這個裂隙只是一個類似於大型廢墟的一個地方啊!

納魯村幾乎是一個快要接近第一層裂隙邊緣的地方,要去哪裡的話光靠烏鴉的飛行估計三個月都不能抵達。不過夜左來的這個世界畢竟是一萬年前的世界,在這個世界傳送門被廣泛地使用著,雖然這中很容易發生意外的魔法陣在一萬年後已經不存在了,但是不得不說這個傳送陣確實方便。

夜左將鍾良化為一堆焦黑之後並沒有迅速離開雷鳴丘陵,相反夜左卻不得不使用這裡的傳送陣。站在傳送陣上,夜左牽著魅的手,一道光芒從兩人的腳下升起,一陣眩暈的感覺過後,夜左就已經來到了第一層的總傳送陣,那個睡袍城主所駐守的地方!

睡袍城主還坐在自己的房間悠閑地吃著東西,忽然在他背後的窗戶上一道黑影擋住了陽光,睡袍城主連頭都沒有轉,因為他已經感受到了夜左身上獨特的氣息。

「我的事情已經解決了,你弟弟在雷鳴丘陵受了一點傷,如果你擔心他的話就去看看吧,我還要去找我的朋友,那麼就再見了!」夜左蹲在睡袍城主房間的窗台上,背後一對黑色的翅膀慢慢收起。

「不坐坐了嗎?」睡袍城主轉過身看著夜左,臉上滿是笑意。

「時間不允許,如果有機會的話應該還能見面。」夜左說著一個後仰,身體自由的從城主殿上落了下去,睡袍城主看著夜左消失的那個窗戶,緊接著一對黑色的翅膀忽然展開,夜左猛一震身後的翅膀,一眨眼消失在了傳送陣的上空。

傳送陣雖然用起來方便,但是隨著傳送距離的增加,它發生危險的概率也就越大,夜左並不知道傳送陣發生意外會出現什麼情況,所以他每次只向前傳送一小段距離,可是即使是這樣仍花費了夜左不少的時間。

一整天過去了,夜左在幾千個傳送陣中來回的穿越,如果不是自己在雷鳴丘陵擔任過城主,手中有城主特殊的通行證的話,夜左估計自己身上的金幣幾乎都會花費在這個傳送陣上。

傳送陣畢竟是魔法的高端產物,能使用它的幾乎都是那些行商的商人還有趕路的居民,一般的居民如果不是那種慢一分鐘就會死人的情況是絕對不會使用傳送陣的!

「聶冉去納魯村做什麼?難不成在納魯村有發現?」

夜左和聶冉對這個裂隙都不熟悉,隨便去一個不知道名字的地方顯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特別是去這種邊緣的地帶,沒有目的就去前往顯然不可能,難道說在那裡發現了滅世符印的線索?

滅世符印在這個裂隙中存在是一個眾人皆知的事情,裂隙本是滅世符印劃破蒼穹時留下的一個痕迹,滅世符印雖然威力巨大,但是總會停下來的,它最終會停在哪裡呢?答案很簡單,自然是在這個裂隙里。

裂隙就像是瓜蔓一樣,順藤摸瓜總能找到它在哪裡。

越是接近裂隙的遠處,找到滅世符印的可能性也就越大,第一層雖然小,但是並不完全沒有可能找到滅世符印,特別是那種人煙稀少的納魯村,或許會有別人發現不到的線索!

「納魯村可是裂隙第一層一個很神奇的地方啊。」一個雄厚的聲音從夜左的靈台處響起,聽到這個聲音夜左原本疲憊的身體瞬間來了精神!

「冥皇!你蘇醒了嗎!」自從和妖皇決戰之後,冥皇的頭顱就一直在夜左的靈台處沉睡,沉睡了那麼久,他終於蘇醒了!

這對夜左來說無非是一個好消息,要知道冥皇才是真正屬於這個世界的人,在一萬年前他可是統御冥界的第一冥皇!如果在這裡有冥皇的幫助,夜左認為自己能少走很多的彎路!

「嗯,差不多有意識了。」

冥皇低聲答應道。

「冥皇?」魅身為冥界的冥將看起來連冥皇都不認識。

「真是個無知的小傢伙。」冥皇笑了笑,面對同為冥界人的魅對他不尊敬,冥皇也是一笑帶過:「夜左,你不好好地修鍊你跑到裂隙里做什麼?你的實力怎麼倒退了那麼多?難道你就不怕妖皇再來找上你?」

冥皇的口氣里略帶一絲責備,夜左無奈地搖了搖頭然後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冥皇,聽到冥帝其實就是夜左體內力量的一個分身的時候,冥皇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原來如此,我就說你和那個傢伙為什麼長得那麼相像,看你現在的實力,我想你還沒有把他解決掉吧?」


「他現在擁有著五夕至尊的實力,掌握著噬辰經的最高功法,我現在根本沒有能力能幹掉他,現在我們已經來到了一萬年前的那個世界,也就是你當做冥皇的那個世界,如果不能阻止冥帝的話,我想以後的歷史可能會被他改變!」夜左認真的說道,現在已經是夜晚,魅白天睡了很久所以並不困,他們兩個人坐在一個城門上俯瞰著整個城市,空氣微涼,這樣的感覺最適合交談心事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