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師兄擡舉,我在股市裏就是個新手”張元一笑着謙虛地說道,他很清楚,前面這三人絕對也是股市裏呼風喚雨的人物,到王維亞這個層次,能直呼其名的人,除了親朋,就是至交。

“元一老弟,這是朱同偉,是我的搭檔”

“那我怎麼稱呼?”在張元一前世的記憶力,一直到他發生車禍,王偉亞和朱同偉都一直是搭檔,類似於巴菲特和芒格之間的那種情誼。

在股市裏,想要做大,靠一己之力是很難的,往往需要一個可靠的團隊,才能走向巔峯。

“你就喊一聲朱老哥吧”王偉亞笑道。

“叫老朱也行!”朱同偉笑道。

“那我叫你二師兄?”

“我擦……”朱同偉一頭黑線。


旁邊的兩女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元一老弟,你還是叫朱老哥吧”朱同偉看着王偉亞一臉無語,心想,你這小師弟嘴巴夠厲害的啊。

“這兩位女士,是我的助理,這位是喬亞,這位是孫儷”王偉亞指那兩個樣貌氣質俱佳的女子介紹道。

“兩位姐姐好!”張元一看着兩位美女笑着喊道。

“吆,偉亞,你這小師弟嘴巴夠甜的呀”喬亞和孫儷相視一笑,看着王偉亞說道。

“那兩位小師弟和小師妹,過來吧”

王偉亞又簡單介紹了一下彼此,大家一起上游輪三層吃晚餐,吃的是自助餐,樣品很豐富。

快七點了,也的確餓了,大家大快朵頤一番。

吃完飯後,徐曉峯和胖子到了一層大廳看着昨天晚上另外一場世界盃球賽的回放,沈莉莉則和喬亞和孫儷聊着天。

張元一和王維亞、朱同偉一起到甲板上海釣。

今天海面上風不大,正適合海釣。


三個人並排而坐,張元一看着滿天的繁星,不禁內心感慨,能和王偉亞一起釣魚,這是上輩子想都不曾想過的場景。

這就是人生際遇!遇到的人不同,就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元一老弟,這是給你的”王偉亞一手扶着吊杆,一手從口袋裏拿出一張卡片遞給張元一。

張元一拿到手上一看竟然是銀行卡,知道王偉亞應該是成功做空了兄弟影業,忙擺手說:“師兄,這個我不能要”



“別拉拉扯扯,快拿着,有魚咬溝!”

張元一還要推辭,朱同偉說道:“小老弟,別耽誤你大師兄收釣”

“你大師兄讓你拿着就拿着,別客氣,年輕人,正是需要用錢的時候,過段時間股市就要起來了,多點本錢總是好的,而且這也是你應得的,收着吧”

“好大的一條石斑啊”

王偉亞叫了起來,高興地像個孩子。

張元一一臉黑線,額……剛纔那個成熟穩重的大師兄不見了!

於是也就沒再推辭,也知道推辭沒用,在兩位大佬面前,自己就是一小屁孩,他們給自己的,就像大人給孩子零花錢一樣。

“那謝謝大師兄,謝謝二師兄!”

“我擦……叫老哥!”

朱同偉對“二師兄”這個名號有點不待見,自小看西遊記,就認爲二師兄那是豬八戒的專用名號,怎麼能用在我這樣一個高大帥氣又富有的男人身上呢?不過豬八戒的女人緣真不錯!

“額……謝謝老哥”

大家陸續都有魚咬鉤,一個小時後張元一前面的筒子裏面有小半桶了。

張元一忽然想起一個問題,看看旁邊的王偉亞和朱同偉,心想不恥下問還是要的。

“兩位大佬,怎麼看待世界盃‘魔咒’啊”

熟了之後,張元一說話也隨意了很多,他想知道自己今天和胖子、徐曉峯討論的問題,大佬們是怎麼看的。

“這個問題啊”王偉亞笑了笑,一邊注意釣竿,一邊抽出煙,給朱同偉和張元一各一根,自己也點上,吸了一口,緩緩說道:

“從行爲金融學角度來分析呢,‘世界盃魔咒’這一說法出現的原因很有意思,主要是與投資者的認知和行爲偏差有關。”

“我們可以從三個方面來分析”王偉亞想了想說道:

“第一呢,人們總是本能的更相信壞的一面,在發現世界盃與股市下跌這一尚待驗證的聯繫後,人們容易出現‘選擇性記憶’。即在記憶中偏向篩選出很多支持世界盃期間股市下跌的證據,而忽略股市上漲的反面案例,進而提出了‘世界盃魔咒’。”

張元一想想,的確是這麼回事,自己身邊很多人聽說“世界盃魔咒”的時候就喜歡找一些下跌的例子來佐證。

“第二呢,在實際的市場中呢,一旦再出現股市在世界盃期間下跌的情況,人們就很可能出現“歸因效應”,從而將下跌的原因歸咎於世界盃,而忽略市場本身和其他因素的影響,這進一步確認了‘魔咒’的存在。”

“第三呢,,即便有部分人對“魔咒”不是特別認同,但在“羊羣效應”的影響下,也會傾向於選擇接受多數人的觀點。但從實際數據來看呢,全球股指受“世界盃魔咒”的影響並不大。西方主要國家的股指在世界盃期間上漲的概率還大些。”

“當然咯,另一方面,從A股的角度來看呢,‘世界盃魔咒’出現的概率較大,以往的數據統計也證明了這點,這可能與A股的市場特徵和投資者結構有關。”

張元一仔細地聽着,對比着自己的看法與王偉亞的差距。

“首先呢,A股中長期投資者比例偏少,短期市場更容易受到一些事件、主題和政策等因素的影響。”

————————————————————

7月1日左右上架,歡迎各位大大到時訂閱。

———————————————————— “其次呢,A股市場中個人投資者佔比又比較大,世界盃期間許多投資者會騰出精力去看球,騰出資金去參與博彩,就是賭球了,這也會對A股市場形成資金分流。”

“當然還有一點很重要,就是每年6、7月流動性弱,這樣的話呢,這些因素一疊加,世界盃的‘魔咒’對A股影響就比較大。”

張元一連連點頭,瞧瞧人家,分析的條理清晰,有理有據,頭頭世道,儘管自己也能分析一些,但還是差的遠啊。

張元一有點自慚形穢,看來這股市裏的學問多着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啊。

海面上很平靜。

月光之下,波光粼粼,遠處的天空,繁星點點。

一種難得地靜謐。

張元一突然心生一種感觸,人類,雖然是這個星球的主宰,但在這浩瀚宇宙中,又是何其的渺小,有外星人嗎?

張元一的腦子裏想着一些五花八門的東西,並沒有收斂,而是任由思維發散,張元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腦子裏會有那麼多奇葩的想法。

“老弟,老弟,有魚!”一旁王偉亞急促地提醒着。

“我靠,這小子在神遊呢……”朱同偉一臉黑線地過來幫忙,然後拍了拍張元一的肩膀,“醒醒,醒醒……”

“怎麼了,怎麼了”張元一猛然從神遊中回醒,一臉懵逼地看着王偉亞和朱同偉。

“魚都快把你魚竿給拽斷了”朱同偉一邊小心地起釣,一邊沒好氣地回了一句。

“艹……這麼大的一條……烏賊啊!”

張元一也有點傻眼。

“快跑!”王偉亞拉了一下張元一。

шωш ●тt kдn ●¢ O

“你們兩個,不講義氣……”朱同偉把墨魚提到甲板上空,還沒放下烏賊,自己就扔掉吊杆。

“噴了……尼瑪……”朱同偉一個百米衝刺逃也似的飛奔

還沒落到地上,烏賊就噴了一圈的墨。這是烏賊遇到強敵的時候自然的逃生方法。

朱同偉差點就被噴了一身。

王偉亞和張元一在一旁笑的肚子疼。

遊輪上的服務員過來收拾了一下,幾個人又重新回到原先的位置。

“趕快下釣,應該還會有烏賊,烏賊喜歡羣遊”王偉亞說道,有點興奮,看來今天會大有收穫啊,烏賊行情來了。

“額……”張元一真心無語了,一頭黑線地看了看旁邊的王偉亞,這也能和行情扯上關係?

現在不應該是世界盃行情嗎?對哦,這段時間,世界盃概念股好像沒怎麼表現啊!

想到這個問題,馬上張口:“大師兄,朱老哥,最近世界盃,怎麼世界盃概念股表現平平啊,大盤中魔咒,相關概念也不行?”

張元一清楚,足球作爲世界上最熱門的體育運動之一,世界盃作爲全球頂級賽事,其吸金效應豈能小視?

但昨日張元一覆盤的時候特意關注了世界盃相關概念股,什麼休閒食品、酒類、飲料、旅遊餐飲、運動器材等概念表現都很一般啊。

“元一老弟,你要是現在才關注世界盃概念股,還是建議你別關注了”朱同偉建議道。。

“嗯?遲了是嗎?二師兄?”張元一側臉一臉壞笑地問道。

“又二……你叫順口是不?小子?……叫吧叫吧”朱同偉也是無語了。

“現在佈局,遲了。”朱同偉認真地說道,“我最近在做一個研究,就是關於世界盃行情的。”

“二師兄,能讓我瞭解瞭解嗎?”

張元一對今年的世界盃相關概念,之前並沒有怎麼關注,就是昨日覆盤想起了這麼個概念,稍微看了看,今天這麼好一個機會,張元一當然不會放棄請教的機會。

“關於賽事型的可能行情,板塊佈局一定要看準時機。”朱同偉打開了話匣子。

“我們做的研究呢,選取以往幾屆世界盃相關概念板塊和上證綜指做對比,選取世界盃開幕前一個月到閉幕後一個月作爲觀察期,世界盃的概念板塊平均漲幅達34%,大幅超過同期上證綜指的漲幅。”

“你剛纔說的互聯網傳媒、啤酒類啊,漲幅還是相對比較明顯的,這明顯是受到世界盃利好的影響。”

“但是餐飲啊之類的收益相對就比較低,這就需要注意。”

張元一仔細地聽着。

王偉亞在旁邊微笑着,注視着魚竿的動靜。


吸了一口煙,朱同偉繼續說道:“通過分析A股相關板塊在過往幾屆世界盃的走勢數據,我們得到了一些結論。”

朱同偉側臉看了一眼張元一,看張元一很用心,就繼續說道:“開幕前一個月呢,相關概念板塊平均漲幅最高,全部都比上證綜指漲幅大。這說明什麼呢?說明世界盃對概念板塊的利好會提前兌現,帶動相應板塊個股有較好的表現。”

“你就比如世界盃開幕前的啤酒類個股,前段時間你要關注了,就知道,漲幅還是不小的,如果提前佈局,在4月底就進,5月是可以吃一大塊肥肉的,比如什麼青島啊,燕京啊,重啤啊”

“是哦”張元一突然想起前段時間和胖子盯盤的時候,胖子還說啤酒漲的猛,原來是受世界盃的刺激啊。

“啤酒、傳媒等板塊在世界盃之前的上漲概率達到100%”

“視聽器材、旅遊及造紙行業上漲概率概率不低於80%,家用輕工、飲料上漲概率也在60之上。”

“可以說,在世界盃開幕前2周,概念板塊平均漲幅也都高於上證綜指,但是呢,獲得收益概率是低於開幕前1個月的,所以擇機提前佈局相關板塊,的確是個聰明的選擇。”

“那博彩行業呢”張元一想到一個問題。

“博採概念上漲概率也是非常高的,你要關注了的話,前段是間海南板塊有個羅牛山,不是漲飛了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