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急,小兒的事情不是很着急,倒是要把這尾巴處理好。”

赤炎如此說,也不過是一種說法,實質上也是想幫住一下典爲,畢竟這裏面可是有着赤削的身影,貌似這裏的一切都是他家赤削惹出來的。

“小子,可是你等搶走了我家傳寶劍!?”

這人一頭白髮,看這個樣子怕是有百十來歲了,武者的壽命也是有限的,像這羅家老祖,儘管有着九坎凝玄境的修爲,但是他的身體機能已經開始老化了,最多也就是再活個十來年的光景。

九坎凝玄境巔峯,也不過是120歲的光陰,這是一個鐵定的規律!要麼你晉級到破凡境,那個時候壽命的極限是350歲。

“這個可是我的寶劍,怎麼是你家的寶劍,莫不是寫着你家的名字不成!?”


典爲看着這個修爲在九坎凝玄境的老傢伙,恐怕要不了幾年便是要消失了。

“我可不管這些,殺了我羅家的人,還搶走了羅家的寶劍,還如此的強詞奪理!”

羅家的老祖火冒三尺地大叫道,好像不知道他家有寶劍一般,

“交出寶劍,我可以不計較你殺了羅家的人!”

“笑話,這劍明明是我的,怎的成了你羅家的了,真是豈有此理!

難道你們羅家可以在這裏無法無天了,想要光明正大第搶奪他人的寶劍!”

典爲這丫的也是一個無賴,打死了也是不承認的,而且還把羅家的囂張。

“呀,氣死我了!

小子,你找死,那就不要怪我以大欺小,讓你明白我們羅家不是這麼好欺負的!”

這下更是把羅家的老祖氣的半死,二話不說,這老傢伙一個箭步衝上前去。

提起右拳招典爲的腦門擊去,他是實在不想和這傢伙拌嘴了,說不清楚,還是來點武力的好。

畢竟薑還是老的辣,這羅家的老祖仗着他多年的經驗,對付一個和他等級的,或者是高上那麼一點的人,還是有辦法的。

“來了!

老匹夫,我可不怕你,儘管使出你的大招來!”

典爲右腳一個後轉,身子一斜,頭向一邊偏去,躲過了對方的一擊,當下還了一腳,照着對方的心窩而去!

“砰!”

這羅家老祖雙手成交叉狀,硬是抵擋住了典爲的一腳,而且還把典爲推了出去!

兩人身子錯開,都是靜靜地看着對方,第一次交手不分勝負,這是在典爲沒有使出絕招,而對方也是沒有使出他的招式。

“老匹夫,你就這麼一點本事,竟然還想要搶奪我的寶劍,真是笑話!”

典爲看着對方,出言不遜地說道。 第四十三回 戰破凡境

“圍起來!”

羅家老祖一聲令下,他們羅家的護衛和羅前進父親一股腦地把典爲給圍了起來,當然那是順便把赤炎也是圍了起來。

這讓赤炎眉頭緊皺,這羅家的人倒是有些囂張跋扈的很,不分青紅皁白地把自己也是圍了起來,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這是何意!?”

赤炎冷看着羅家老祖,那眼神明顯第有些發冷,畢竟赤炎久經沙場,這一個眼神可也不是一個羅家老祖承受住的。

感受到那眼神的冷意,羅家微微第有些發抖,但是既然已經作出了行動,當然要硬着頭皮堅持下去。

於是,這羅家老祖喝道,如此地大聲不過是掩藏他的膽怯而已,

“你們兩個是一夥的,合謀害死我羅恪的重孫子,還奪走了我羅家的寶劍,你說我爲什麼要把你們圍起來!?”

由於赤炎不是經常出來露面,一般的都是在家裏,像這個地方,他們是不認識赤炎,這個大唐國的大將軍的,要是在大唐國長平城,那知道的可是多的去了。

“羅恪?”

赤炎聽到對方自報家門,眉頭一擰,倒是不記得有這麼一個人物,又是說道,

“雖然你的重孫子不是我殺的,但是和我殺的沒有什麼區別,是可以找我算賬。

俗話說‘父債子償’,但是卻也可以‘子債父償’,真是奇了!”

“哈哈,我說你家小子可是厲害呀,沒見那傢伙怎麼動手,便是把我們兩個老傢伙陪了進去。

我可是一時大意,人心不足,而你卻是實打實的替你家小子背起了黑鍋!

這事情倒也奇了!”

典爲一聽赤炎如實一說,倒是絕得這簡直太巧合了,兩個老傢伙被一個小的算計了。

不過他們都是自願的,可怨不得別人!

典爲由於是貪念赤削手中的那柄寶劍,當然是從羅前進手中摳來的,上了赤削的賊船;

赤炎因爲是赤削的父親,這不知從何處談起的黑鍋,卻是不得不背起呀!

“哈哈!

那也說明我兒了得,我這個做父親即使是背起黑鍋,也是高興的緊!”

赤炎也是哈哈大笑,那聲音裏充滿了滿意和高興,畢竟他的兒子不僅不呆傻了,而且還如此的聰明,這一計不知是‘一箭雙鵰’捏,還是‘一箭五雕’?

羅恪看着被圍在中間的兩個人,又是聽着他們的談話,頓時像是明白了一點點,又聽到他們那開心的大笑聲,這一刻,羅家老祖羅恪悲憤交加萬分!

“果然是你們做的!”

羅恪說道,

“既然承認了,那應該知道要承受的後果!”

“呵呵,我很期待你的後果!”

典爲不以爲意地說道,而那赤炎也只是聳聳肩,那模樣也是在期待着。

“哼!”

羅恪一聲冷哼,他也知道此刻的他不是這兩個的對手,一個是比自己高一點點,另一個不過是八坎凝玄境的修爲,可是如何讓他們下手捏!

“羅午,你帶人圍住另一個,我來對付這個拿劍的傢伙!”

看來現在的情況只能是如此了,而那個叫羅午的傢伙當然也是看清楚了他們的劣勢,因爲他們這邊的戰鬥力簡直不值一提。

“是,老祖!”

羅午回答道,

“大家和我一起對付這人,務必要糾纏住他,莫要讓其逃脫了去!”


於是這羅午帶着一幫護衛圍攻赤炎而去,羅恪卻是一人對付着典爲。

對於赤炎來說,這邊的人實在是太沒有挑戰性,最高修爲不過是那個叫羅午的傢伙,九坎淬體境的修爲,實在是提不起赤炎的興趣。

三拳兩下的便是解決了他們那邊的戰鬥,赤炎還在想着是否要殺了這叫羅午的傢伙,不過想一想也就算了,他們之間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不至於搞死對方。

所以,這赤炎便是一計暴拳擊暈了羅午,讓他先是歇息片刻,免得礙手礙腳的!

且說典爲這邊,不管是這羅恪如何的賣力,在絕對實力面前,他的那些戰鬥經驗不過是給他免受一些傷害,即使是這典爲沒有用那柄劍,只憑藉着他的一雙拳頭,也不是這個羅恪可以招架的住的。

於是,十來個回合之後,這羅恪便是敗下陣來,嘴角留着鮮血,瞪眼看着典爲,威脅道,

“除非今天我死,否則我們羅家和你不死不休!”

典爲一聽這話,臉色一冷,面色發狠,也是回道,

“莫不要得寸進尺!”

而那赤炎聽得這羅恪的話,也是不悅,俗話說的好‘不怕賊偷,就怕賊惦心’,禍害不除,總不能讓人省心!

“羅恪,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勸你還是不要如此固執!

若是我沒有猜測錯,想必這柄寶劍也不是你家的吧!”

“這人不簡單!”

羅恪心裏一驚,沒有想到這人竟然可以猜到這一步上來,不能讓他看出破綻來,他冷聲回道,

“這不勞你費心,這柄寶劍是我家傳的,怎肯能讓外人得到!”

赤炎還有事情要做,而典爲也有事情要做,因爲他擔心紀家的老祖——紀刃,可不是一個善茬,那可是二坎破凡境的修爲,比他可是高了兩個等級,若是被他追到,那時可麻煩大了。

於是,這典爲卻是問道,

“你待如何!?”

見對方竟然有妥協的意思,這羅恪不免心裏高興,說道,

“也不做什麼,只要你交出那柄劍,至於殺人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

“交出這把劍!?”

典爲看着手中的劍,眉頭鄒了一下,好不容易討到了一柄寶劍,怎能如此輕易第又交還回去,更何況這可時自己發了五十量黃金買來的。

“這個不行,這柄劍是我掏五十兩金子買來的,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地又交給你們!

這想都不要想!”

“你花五十量黃金買來的!?”

羅恪大嘴張的可以塞進去十來只棒棒糖,他簡直不敢相信,這他孃的是個什麼事情。


“管你花多少黃金買來的,總之交出那柄劍,我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倒!”

“哼,老不朽的,當我真怕了你不成!”

典爲一聽到對方的那口氣,像是吃定了一般,心裏很不是個滋味。

“若在緊逼,別怪我下狠手!”

“那就是試一試!”

羅恪也不能弱了自己的氣勢,當下毫不客氣第回道。

典爲實在是受不了,這老匹夫真他孃的不是好鳥,如此的不識擡舉,當下道,

“那就別怪我了!”

典爲此刻想要下殺手,這個老匹夫不可理喻,起身揮劍向着對方的咽喉刺去。


“鐺!”

眼看着那寶劍要刺向了羅恪的咽喉,這羅恪本能地要躲開,可是正準備躲開的那個間隙,一柄劍從他的耳邊擦過,和典爲的劍碰在一起。

當開典爲的劍後,一個身影便是出現在了羅恪的面前,這讓典爲瞳孔一緊,託口說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