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會兒的功夫,就來到了睡牀的牆腳,靠着宋玲玲。

而面對葉天縱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宋玲玲有些驚訝,呆愣之間,本能的還想要再據理力爭,卻是猛然被葉天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緊跟着身子一個旋轉,稀裏糊塗的就被對方給弄掉了手中的剪刀,身子在半空揮舞了一陣之後,便是直接的徜徉到了葉天縱的懷中!


“哥……”

宋玲玲滿臉驚恐,呆呆的看着葉天縱,一時半會兒都說不出話來。

“玲玲……”

此刻。

見到宋玲玲解除了危機的宋慧茹,一聲吶喊,立刻就衝過來,從葉天縱手中奪過了妹妹,然後很激動的抱着妹妹,悲天憫人的哭泣道:“玲玲,你剛剛真是嚇死姐姐了,你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這叫我怎麼跟媽交代,你讓姐怎麼活啊。”


“姐……”

宋玲玲也跟着的哭訴了起來,姐妹倆抱成團,場面一度悲愴。

而葉天縱則是擡起頭來,見到趙成功正往這裏面看,最後被葉天縱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直到過去了幾分鐘之後,那宋玲玲的情緒已經逐漸平穩了下來,宋慧茹也開始有了理智,這才寬慰的說道:“傻妹妹,在天縱哥沒有幫咱們討回財產之前,我們不是過得挺好的嗎?可能,真的是我們姐妹倆沒有這種富貴的命吧,那我們就認命,何必要尋死覓活呢?

在姐姐看來,只要咱們姐妹情深,媽媽能夠平安健康,我們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在一起,這比什麼都強。你以後可千萬別再幹這種傻事了,你往回想,以前咱們還有二叔追殺的壓力,搞得人心惶惶的,那現在沒有人找咱們的麻煩了,我做主,錢沒了就沒了,你別多想了,好嗎?”

“姐,您越是這麼說,我心裏就越慚愧。好,退一萬步說,這錢的事情,我不去想,可是在我學校裏的那些人……”

“想,怎麼能夠不想呢?”

葉天縱打斷了宋玲玲的話,走過來,笑着說道:“這錢本來就是你們姐妹倆的,這該要,還是得要回來的。剛剛我說那些話,只是爲了不讓你做傻事,但是現在,你安全了,那有些話,我得給你說清楚。我的主張就是,你們倆,都是我的好妹妹,誰欺負你們,就是跟我葉天縱過不去。

我肯定不會讓對方有好日子過,這錢,咱們必須得要回來。而且,學校裏面的事情,那些流言蜚語,給你帶來了巨大的心理創傷,我也不會放過他們,現在,兩件事情,我一個個的來給你們處理……”

“天縱哥!”

如今,妹妹的情緒好不容易平復了,宋慧茹也恢復了理智,這葉天縱怎麼還哪壺不開提哪壺呢,雖然他是哥,但是也沒有必要再在這種情況下,刺激妹妹,所以,她深吸了口氣,說道:“這個錢的事情,咱們以後再也不提了。是這樣,關於學校的事情,我也不想再追究,畢竟,人言可畏,我的打算,是可能帶着妹妹和媽媽離開臨城市,重新換一個地方去生活,我希望我們一家,都能夠重新開始……”

“那倒是沒有必要。”

“錢和學校的問題,咱們一個個的來。”


“先解決錢。”

葉天縱卻是微笑着擺了擺手,招手的說道:“進來吧,還在那裏躲着幹什麼?”

“嗯?”

宋慧茹有些懵逼。

一旁的宋玲玲也是趕緊擦乾了淚水,匪夷所思的看着葉天縱。

姐妹倆,半天都沒有搞明白他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咯吱……”

聽到命令,一直躲藏在客廳的趙成功,推開門,慢慢的走了進來。


看着剛剛鬧出來的動靜那麼大,而這葉天縱又如此心疼這姐妹倆,本來一開始還覺得沒什麼,但是現在,他內心很忐忑,這葉天縱,該不會出爾反爾,最後給自己來一出倒打一耙吧?

懷着忐忑的心情。

他走了進來。

“葉,葉先生。”

“玲玲,我來了。”

這熟悉的聲音,就像烙印在心底,宋玲玲到死都不會忘記。


宋玲玲很驚恐的轉過頭來,當看到趙成功的那一刻,這些日子以來的所有怒火,全部都噴發了出來,立刻勃然大怒的喝道:“趙成功,你個王八蛋,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宋玲玲抓狂一般的狂吼,與此同時,就要去抓着剛剛掉落的剪刀,不過卻被宋慧茹給阻攔,然後她深吸了口氣,看着葉天縱,狐疑的問道:“天縱哥,您這是什麼意思?”

“人都來了,你說是什麼意思。”

“我不管他趙成功到底是趙家的人還是林家的人,總之,得罪了我妹妹,那統統都不是人!”

“今天,這趙成功來,一是賠禮道歉,二是歸還騙取的你們姐妹倆的財務。”

“最關鍵的是,讓你們撒氣。當然,弄死人不至於,只要還活着,隨便你們怎麼折騰!”

說到這。

葉天縱淡漠的看向趙成功,問道:“是麼,趙成功?”

“是,是。”

趙成功深吸了口氣。

聽起來,這葉天縱還是說話算話的。

而自己今晚被他給挾持,黃世仁落敗,這些都是始料未及的。

所以,他也只能夠當機立斷,先斬後奏,和葉天縱搞好關係,回去再去找爸商量接下來的行動。

他們父子倆在趙家的地位雖然不錯,但是終究只是外人,一直都被當成狗來使喚。

如今,他們羽翼漸漸豐滿,也不再滿足現狀,早就有將真正的趙家人給取而代之的想法。

現在。

聽到葉天縱的話。

這趙成功也不由分說,立刻走過來,相比起黃世仁的愛面子,他更加識時務,‘噗通’一聲,便是直接的跪倒在地,然後對着宋玲玲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慚愧自責的說道:“玲玲,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欺騙了你的感情,是我玩弄了你,甚至還騙走了你的財產,讓你傷心欲絕。

這次,多虧了葉先生找到我,對我苦口婆心的說教,讓我意識到我自己的行爲有多麼的離譜和混蛋,我迷途知返,我知道了自己罪孽深重。今天我來,就是來贖罪的。這裏,是你們公司的財產契約,我全部都歸還在這裏。而且,要殺要剮,我都聽你們的安排,只希望,你能夠原諒我,你打我吧,罵我吧,不管你對我做什麼,我都毫無怨言!”

“啪!”

“啪啪!”

說着的時候,這趙成功還挺會做面子的,居然主動給自己扇耳光,看起來態度誠懇,非常認真。

“你個王八蛋!”

“我要殺了你!”

而宋玲玲被對方給弄得神魂顛倒,到現在都還沒有緩過氣兒來。

她怒吼之中,直接騎在了對方的身上,各種抓扯頭髮,啃咬,甚至是拳腳相加。

而宋慧茹和葉天縱則是在旁邊看着,既沒有阻攔,也沒有多說。

讓她發泄發泄吧。

而趙成功也因爲想要討得葉天縱的關係,沒有敢放肆。

疼是疼了些,但是至少能夠保護性命,所以,他一直都在強忍着。

“天縱哥,您這到底是怎麼把這個趙成功給找到的?”

“而且,還帶了過來,這是怎麼做到的?您知道我跟您說過,這趙成功是趙家的人,得罪了他,那咱們以後可就……”

…… 宋慧茹還是擔心葉天縱這麼做的後果。

以她對葉天縱的瞭解來看,他應該是強行將趙成功抓過來道歉認錯。

這現在雖然爽了,但是回頭所帶來的後果,卻有着想象不到的嚴重。

她很感激。

對於葉天縱三番五次的幫自己姐妹倆的忙,那就因此更不能牽連到對方。

所以,就想要將事情給問清楚,因地制宜,不過葉天縱卻是擺了擺手,說道:“不瞞你說,這次趙家的事情,其實也是因爲你們讓我提前了而已。我有個身份,可以告訴你,但是你自己知道就行了,沒有必要節外生枝。”

“哦?”

宋慧茹陡然瞪大了眼睛,她就知道,這葉天縱一定有事情瞞着自己,他既然現在要主動說出來,那肯定得抓住機會,便是重重的點頭,說道:“那天縱哥,您告訴我,你隱瞞我的,是什麼?真的,我很擔心你會受到牽連,我剛剛都說了我的打算,就是帶着我媽和我妹離開臨城市,重新開始新生活就好了……”

“縱橫集團,你聽過沒?”

在葉天縱看來。

只有不讓老婆一家人知道,那其他人知道,都無所謂。

畢竟,外面說出來的任何事情,都是爲老婆服務。

而且,看這姐妹倆的意思,如果自己不拿出點乾貨來,恐怕他們會追着這條線一直喋喋不休。

“什麼?”

其實宋慧茹早就做好了心裏準備了,在她看來,這葉天縱並不是表面上的任家傻子女婿那麼簡單,一定有什麼神祕的身份。否則,不可能接二連三的幫自己解決那麼大的問題,就連徐卉忠都要俯首稱臣。

可是。

現在陡然聽到葉天縱提及縱橫集團,頓時心中一愣,下意識的問道:“天縱哥,您的意思是,您是縱橫集團的人?”

“不僅如此。”

葉天縱深吸了口氣,淡淡的說道:“我是縱橫集團的總裁。”

“啊?”

宋慧茹驚呼,立刻引起了一旁的宋玲玲的注意,她弱弱的問道:“姐,怎麼了?是不是我的動作太大了點兒,那我輕點。”

此刻的趙成功,已經被達成了豬頭。

鼻青臉腫,全都是血。

“沒,沒什麼。”

宋慧茹一臉尷尬,微微擺手,說道:“玲玲,你要是氣兒沒有出夠的話,你可以繼續。我這邊,正在和天縱哥聊點的事情,回頭再找你。”

對這趙成功。

宋慧茹也沒有絲毫好感,對她而言,錢財無所謂,但是媽和妹就是自己的命根子。

把妹妹弄得死去活來,差點兒還有性命之憂,所以,她對趙成功恨之入骨。

在她看來,只要不弄死人,怎麼弄都行。

“好的姐。”

宋玲玲深吸了口氣。

還特地的看了葉天縱一眼,對方則是微笑着點頭,然後,繼續她的操練。

而且。

她雖然天真,但是人很聰明,見到葉天縱二人在談事情,所以,直接衝着趙成功的屁股,狠狠的踹了一腳之後,便是從臥室給拎到了客廳,然後又是一通暴打,從客廳那邊,不斷傳來痛哭哀嚎的聲音,聽起來慘絕人寰,慘不忍睹。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