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稍稍的猶豫,紅旭便開口了。

「自我們昨天回來后沒多久,就有一條有些不同尋常的消息傳了出來,我們懷疑這個消息是故意針對我們當中的某個人傳出來的,因此也打算就著今早大家聚在一起說出來,看看大家的看法。」

「不同尋常的消息?關於什麼的?」

黎荒忍不住問道。

自下午時分他們回來就一直回到各自的房間內打理自己的事,因此對外面的消息根本不知道。

而且他心中隱隱有些不安,眾人中要說就數他與司徒淼二人身份有些爭議,且有著最為強大的對手,因此他先想到的就是有關自己或司徒淼的事。

畢竟他有些朋友還在南域,他怕因為自己而連累他們。

而司徒淼百多rì前那次遭遇也可能會給對方留下些什麼線索,因此黎荒才有些急迫的問道。

他看了看司徒淼,現對方眼中也有著一絲不安,而其他人表情都沒什麼太大的變化,只是有些疑惑罷了。

「不錯,不尋常的消息,這一次回來有我們刻意的宣傳,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不過幾個時辰內大6有幾塊地域的人們都在談論你們年輕代的至尊之戰,不論大街小巷還是酒樓店鋪,幾乎所有人都在談論你們,就目前來看已經沒有什麼其它的話題能讓其他人轉移注意力了。最多只是某件大事傳了出去,而後被人知曉。但這一條消息不同,原本只是很小的一件事,放在以往最多也只是讓別人在意一點,也不會有過多的議論。但這次不同,在這個每人都在議論關注至尊之戰的時候,這條消息卻偏偏有很多人談論,甚至有人大肆宣揚。而且傳的最多的地方就在這古河城以及周邊數十個古城,很明顯這是有人故意要將這消息傳遞給我們。」

紅旭解釋道。

「消息的內容很普通,很小的一件事–五龍族前些rì子在莫水城抓住了兩個女魔人,一個叫李清兒,一個叫趙水。明天…」

「唰」

在紅旭還沒有說完,司徒淼動了。

幾乎是平地暴起帶著能將湖水凍結的寒氣瞬間就出現在紅旭面前,生生打斷了他的話。

「你幹什麼?」

幾位長老厲聲喝道。

幾乎同時出現在紅旭面前擋住了司徒淼,一個個眼眸中神芒閃爍,散著如滔天巨浪一般的磅礴氣息,壓的人有些透不過氣。

「冷靜點。」


黎荒在現司徒淼不對勁的時候就有所準備,他緊跟著司徒淼身邊出現勸道,同時暗暗注意那幾位長老們的動作。

「修羅兄冷靜點」



幾個年輕人也同時起身勸道。

不過司徒淼像是沒有聽到眾人的話一般,用那冰冷的不帶一絲情感的話問向:「明天怎麼樣?」

此刻司徒淼身上散的氣息讓所有人心中都有些震驚,這是什麼程度的殺氣?這得殺死多少人才能凝聚出能影響這些高手心神的殺氣?這裡在座的除了那群年輕代的楚喬之外都是真正的高手,經歷了無數的風浪,可如今卻也被司徒淼身上的殺氣有所影響。

司徒淼此刻臉sè有些煞白,那是因為擔心而造成的。他身體周圍竟然出現了幾縷淡淡霧氣,那是空氣中的水分受到寒氣而凝聚形成的,這讓有些人心中吃驚的有些不敢相信。

司徒淼眼眸中寒光點點,殺氣懾人心神,只有眼底深處閃現一股深深的擔憂。

前些天他一直有些心神不寧,總覺得會有什麼事生,如今卻是成實了,卻生在他妹妹與清兒這兩個普通女孩子的身上。

世人對待所謂的魔人有如何的手段他是知道的,想到自己兩個最親的普通柔弱女人會受到那些連武者也承受不住的刑罰,司徒淼心中一陣絞痛,眸光中的殺意更甚了。

而紅旭不愧是久居高位的王者,遇到這種情況神sè沒有絲毫變化,反而暗暗對司徒淼有一絲欣賞。

他對那幾位長老擺了擺手,示意其他人回到自己的座上,對司徒淼的失禮絲毫不在乎。

「明天要在渭城魔人墳場處決。」

「渭城嗎?」

司徒淼自言自語,而後帶著那寒徹骨隋的殺氣像外面閃身而去。

「你冷靜點。」

黎荒及時擋在司徒淼身前厲聲道,要讓他恢復冷靜。

黎荒臉sè凝重,眼眸中的殺氣是顯而易見的,他與司徒淼結識也差不多一年了,他與司徒淼已經成為生死與共的朋友。

就在百多rì前他還與司徒淼談論他的親人,雖然沒有見過面,但黎荒也把她們當成了自己的親人。

如今聽到她們被擒還要被處決,這讓他如何不殺意大勝?

而且他不想司徒淼變成第二個自己,活在後悔與思念中,只是他比司徒淼要冷靜多了。在那個瞬間他就想到這是一個殺局,司徒淼如果就這麼前去的話不說救人,連他自己也沒有活路。

「不錯,修羅兄,先冷靜下來,這明顯是一個局。」

崖龍起身勸道。

「修羅兄,這事需要從長計議,不可莽撞行事。」

紅陌雨走向前勸道。

其他年輕人都同樣勸話,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他們腦中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這是一個針對血修羅的殺局。

那幾位王者都沒有說話,只是臉sè波瀾不驚的看著司徒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很冷靜,你放心,我心中自有打算。」

司徒淼滿面寒氣,輕輕說道。

一直以來他行事都很謹慎,只要心中稍稍冷靜他就清楚這個殺局。

不過依據他的xìng格,他不想將其他人牽扯進來,尤其是黎荒。五龍族這一次布下這個局,肯定也有方天閣的影子,這不僅僅是針對他一個人。

「你這就叫冷靜?就憑現在的你過去,有多少人他們就能殺多少個。大家說的不錯,這是一個殺局,必須從長計議,否則連你自己的命搭上去也不見得能救她們出來。何況不管你怎麼想,你真以為我會看著你一個人過去?」

黎荒厲聲勸道。

緊接著他又又放輕了語氣:「我知道你擔心她們,多一rì救她們出來,她們就少受一些苦,可是如果不好好商量對策將她們救出來,她們此前的苦不是白受了?」

「黎兄說的不錯,你現在去恰好就中了他們的計,他們巴不得你如此。」

李映之說道。

「這一次他們是早有預謀,我們應該想個萬全之策。」

游泗迢此刻一改平常嘻哈風流的神sè,臉sè帶著少有的嚴肅。

「好了,血修羅,你的心情我們可以理解,這一次你面對的是三大古勢力聯盟設下的殺局,就算你再提高一個境界如果不有所對策的話也有死無生。」

李天生最終開口了。

「看來你們的成長已經讓他們恐怖了,不得不用一切辦法來抹殺你們。你先冷靜一下,我們好好商定一下對策。」

落霞威也開口了。

血修羅這個人的潛力他們是知道的,與黎荒、紅陌雨一樣,身上還有一些讓人無法看透的地方,他們已經打算要拉攏這個人了。

最終,在眾人的勸解下,加上自己反覆思量,司徒淼回到了自己的座上。

「紅谷主,剛剛晚輩冒犯了。」

司徒淼對紅旭帶著歉意行禮道。

「無妨,可以理解,我們早就猜想這條消息不簡單,你能夠冷靜下來就好。」

紅旭擺擺手淡淡的說道。


「根據這條消息的內容來看,他們根本不想將事鬧的整個大6都知道,否則在世人把目光都關注在你身上的時候對你下黑手,一定會得不償失。因此他們散布這樣的消息,除了我們外,恐怕只有一些有心人才會注意,這樣一來我們就無法利用世人的力量而失去了主動,只能跟著他們的計劃走。渭城現在肯定已經埋伏了無數的高手,稱得上龍潭虎穴了。」

左懿開口,他分析的很透徹。

且,不經意間他把這些年輕人都拉在了一起,這就博取了一些年輕人的好感。

「不錯,他們只是說處決普通的魔人,在這個時候不會引起什麼人的關注,因此我們只能在暗中出現把人救走,這樣對我們來說機會要更大一些。」

冷天佑聽得出左懿話中的意思,他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嗯,還有誰有什麼建議?」

左懿點點頭,對坐下的所有人問道。

「冷兄建議我很贊成,我們可以聲東擊西。現在的渭城內高手無數,各種陷阱都會有,我們須將那裡的高手分散些。」

李映之道。

而後他臉sè帶著一絲李天生特有的笑輕輕說著「我知道南域有些地方藏了很多名貴之物,個個價值連城,即使是神芒融體境界的高手也會感興趣。」

這句話讓有些人眼中一亮,而後心中各有心思。

「也許這一次會有一箭雙鵰的效果。」

「哈哈,好,既然如此商定,我們應該儘早趕去,殺他們個措手不及。這些人妄為一方古老勢力,竟然用如此手段對付一個晚輩,待事成之後還要告訴世人他們的無恥嘴臉。」

伍寅豪氣衝天的說道,他對這次五龍族等人的做法很是反感,只是他的話讓那些頗有城府的人暗暗搖頭。

「看了這個伍寅也只能成為一位武學上的高手了。」

「不要說是這些古老勢力,就是是衍皇宗這樣的然存在,到了某些時候也會做出類似的行為。只要能達到效果,什麼手段不能用?」

「這事越早進行越好,而且必須十分隱秘,以免打草驚蛇。」

黎荒同意這些人的辦法,這也是把握最大的一個對策了。

「好,既然如此,那我們只需要商定一些細節便可。」

紅旭道。



待到快正午的時候,這間大廳的門才被打開,而後那些頭角崢嶸的年輕後輩們以及那些氣息沉穩如山的長老們一個個的離開,只剩下那四位王者了。

「看來他們已經給出了訊號了。」

短暫的沉默后,紅旭開口,他眸光深邃無比。

「嗯,他們已經等不及了,不過這次確實是一個機會,要鬧就鬧大些吧。」

李天生帶著他那招牌的笑說道。

落霞威與左懿皆點點頭,眸子深邃如星空。

這些王者們看的不僅僅是簡單救人的表面。


而與此同時,南域天陽城內,木族、神陽教這四方勢力聯盟內來了一位王者。

一間幽靜的閣樓內,木向天、東方翔、霸刀、龍秋、五龍應天圍坐在一張血檀香木桌旁。

「五龍兄,你說的是真的?」

東方翔面sè凝重的問道。

「這是司徒家族的玉牌,你們應該認識吧?當初你們多多少少也參與了那一次屠殺,我想你們應該知道讓血修羅成長起來后的代價。」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