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林羽剛剛掠出不遠,便是有一個人將他給攔了下來,望著眼前的這個人,林羽緊皺著眉頭,低沉著聲音冷喝道:「蕭戰,讓開!」

蕭戰緊緊的盯著林羽,身形卻是未動,只是冷笑著問道:「林羽,你這是要去哪啊?難不成你與那刺客還有什麼勾結不成?」

「嗯?」聞言,林羽心中微微一震,深深的望了蕭戰一眼,不明白看似狂暴無腦的蕭戰為什麼會這麼適時的出現,而且還能夠如此一針見血的說出這般犀利的一句話來!這究竟是他自己的想法,還是別人派他來的?林羽無從得知。

只不過,此時的林羽根本沒有心思去管這麼多,一心牽挂著豬不戒的他,根本不與蕭戰廢話,身上靈力噴薄而出,大金刃術狂暴出擊,只一瞬間,便有幾百上千道金刃呼嘯著朝蕭戰飆射而去。

蕭戰哪裡想得到林羽的進攻會來得這麼突然,在嚇了一跳之後,急忙運轉起魂力匆忙應戰,然而林羽的金刃實在是太多了,蕭戰被層層金刃覆蓋住,只來得及拚命抵擋,卻是再無法去阻擋林羽的腳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林羽從身邊急掠而去。

「這裡有刺……」蕭戰心中大急之下,也顧不得保留什麼實力了,身上魂力全力爆發,將林羽的金刃盡數震蕩開,張口便是想要大喊這邊有刺客的同黨,但話剛出口,便見他又愣了下來,只因為在他的眼中,本來正朝著東南方急掠而去的林羽,此時卻又返了回來,在他的十米開外站定下來,似笑非笑的望著他。

「怎麼,你的同黨已經被抓了,你不著急嗎?」蕭戰緊緊的盯著林羽,冷哼了一聲。

林羽嘿嘿一笑,上上下下打量了蕭戰一眼,緩緩說道:「我在這邊品酒賞月,何來所謂的刺客同黨?你倒是說說看了,你那隻眼睛看到我是刺客同黨了?」

「那邊刺客剛剛抓到,你這邊便這麼急著想要趕過去接應,你不是刺客同黨,又是什麼?」蕭戰一改之前在大廳中的狂暴脾氣,此時正陰沉著臉色,朝著林羽一字一頓的冷笑道。

林羽呵呵笑了兩聲,直接擺開了架勢,朝著蕭戰勾了勾手指,同樣的冷笑了起來:「如果你想要在帝國大比之前先找我切磋上幾招,我隨時奉陪,根本不必要找這麼爛的借口,男子漢大丈夫便應該坦坦蕩蕩,你耍這般陰謀詭計,莫是要讓我小看你?」

林羽的這般話語讓得蕭戰有些反應不過來,剛才他出來的匆忙,根本沒有準備好措辭,此時被林羽這般說,卻是不知道該怎麼應答了,只是站在原地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怎麼樣?你是想現在就跟我過兩手呢?還是想先來給我下份戰書?」林羽見蕭戰回答不上來,心中便是知道他肯定是受到了別人的教唆,方才出來攔下自己,心中微微鬆了口氣,似笑非笑的望向蕭戰。

蕭戰見計劃失敗,也不再偽裝他的本性,狂暴的脾氣直接爆發了出來,刷的一下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出一柄一人多高的巨斧,朝著林羽暴喝道:「既然要戰,那便現在就比個高低!」

話音落下,蕭戰的身形便是猶如減輕了許多重量一般,輕飄飄的急速朝林羽掠了過來,同時手中巨斧連連揮動,頓時便有十來道狂暴的巨刃朝著林羽砍殺過來。


林羽不敢大意,這蕭戰的實力已經與他一般,大家都是中級魂皇的實力,獅子搏兔尚且須出全力,何況是旗鼓相當的兩方。

在面前快速的凝結了一面靈力盾牌,林羽見蕭寒的巨刃攻擊盡數接了下來,只不過他的腳步也因此被迫連連倒退了五六步,心中暗嘆蕭戰天生神力的同時,口中卻是暴喝道:「大金刃術!」

話音落下,幾百道金刃呼嘯而出,與此同時,狂風大作朝著蕭戰侵襲而去!金刃借著風勢,速度又要快上許多,只一瞬間便是到達蕭戰的身前,將他團團圍困在中間。

蕭戰心頭劇震,此時的他已經能夠發現他與林羽兩人的實力差距,雖然大家都是中級魂皇,而且他自己也是個十分注重實踐的人,但在力量的控制上,他根本無法與林羽相比,而且從林羽的這一招攻擊上來看,蕭戰能夠很確定的知道林羽並非是單屬性的強者。

知道歸知道,但蕭戰本就是一個好戰之人,又加上其他的一些原因,所以此時蕭戰雖然明知道打不過林羽,但還是不依不饒的拚命釋放著攻擊。

林羽不厭其煩的接著蕭戰的攻擊,偶爾釋放一下戰技反攻蕭戰,卻沒有再出全力,只是與蕭戰不緊不慢的吊著,同時漸漸的控制住兩人的對戰節奏,在一招一式間,朝著東南方緩緩的靠了過去。

此時的林羽根本不急了,只因為就在剛才那麼一瞬間,豬不戒的聲音傳到了他的耳朵里,那個時候他才明白過來,原來被抓的根本不是豬不戒,而是另有其人。

雖然豬不戒說那人只是倒霉得不小心被捲入刺客事件中,但林羽打心裡根本不信,世界上哪裡有那麼多湊巧的時候,如果林羽沒猜錯的話,那人應該就是專門為了救豬不戒而出現的。

只是林羽想了半天也沒能夠想出來究竟是什麼人出來幫助自己,能夠知道豬不戒是跟著他林羽的人並不多,但卻被林羽一個一個的否定,這些人要麼沒有跟來天龍城,要麼就完全沒有出手的可能性,比如雲凌他們這些人。

不管對方是誰,又因為什麼原因被抓, 都市修仙高手 ,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林羽與蕭戰兩個人的戰鬥聲勢大雨點小,主要還是林羽並無心戀戰,此時的他便是想著藉助與蕭戰的對戰,不斷的朝著豬不戒藏身的地方靠近,只要能夠達到距離豬不戒的一百米內,那麼今天的這件事情也就順利的完成了。

「林羽,你幹嘛不出招,難道我蕭戰還沒有資格讓你動手嗎?」蕭戰為人雖然不愛動腦子,但此時也發現了問題,見到林羽只是一個勁的防守,脾氣暴躁的他顯得愈加的暴躁,只因為林羽是在戲弄他。

林羽望向蕭戰,心中卻是覺得好笑至極,沒想到就是這麼一個人,居然也能修鍊到中級魂皇的實力,而且還是上一屆的個人賽亞軍,這可真是天大的笑話了!

不過林羽的目的即將達到,此時的他已經距離豬不戒藏身的地方不到兩百米,也就根本不想與蕭戰再浪費什麼口舌,只是嗤笑著鄙視了蕭戰一眼,手中迅速的凝聚了一面靈力盾牌,在蕭戰瘋狂的發出大招的時候,藉助盾牌上傳來的巨大力道,身形急速的朝東南方向倒飛而去。

一百八……一百五……一百三……

與豬不戒的距離急速的拉近,林羽不敢釋放出神識,但此時的他已經能夠通過生肖界清楚的感受到了豬不戒的清楚,心中不禁有些發怒,只因為豬不戒重傷了,而且傷勢還不是一般的輕。

距離再次拉近,已經進入到了一百米內,但此時的豬不戒根本沒有能夠如白馬所說的那般自己回到生肖界中,林羽心中一沉,知道這是因為豬不戒傷勢太重的緣故,心中對天龍帝國的怒氣愈加的重了。

另一邊,追擊而來蕭戰見到林羽臉色數度變化,心中不禁起疑,再結合林羽這一次對戰的奇怪表現,哪怕是蕭戰的腦子再不好用,此時也終於是明白過來:他被林羽利用了。

而林羽利用他的目的,就是想要朝東南方向靠近!

「你真的是刺客的同黨!」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蕭戰望向林羽的目光充滿了欣喜的光芒,憋屈了這麼久,他覺得他終於是抓住了林羽的把柄了。

「同你嗎!」林羽心情真煩躁著,見蕭戰在自己面前大笑,便像是找到了出氣口一樣,在大罵了一句之後,沖著蕭戰便是使出了一招大金刃術,當然,必要的風勢還是少不了的。

蕭戰見林羽主動攻擊了,急忙做出抵擋的架勢,然而,林羽不動則以,一動則驚人,隨著大金刃術而來的,還有數十道不同元素的攻擊,一道猛過一道,蕭戰驚恐的發現,原來眼前這個看上去比自己還要小上那麼幾歲的傢伙,實力居然如此的強,爆發力居然如此的猛!

此時的蕭戰終於是明白牧風為什麼會說他不是林羽的對手了,之前他還只是因為受到牧風的影響方才默認了自己不如林羽,但現在,他是切身體會到了林羽的恐怖,不禁大驚失色,暗罵自己捅了馬蜂窩,這麼多的攻擊,就是他能夠完全接下來,恐怕也得重傷不起吧? 「你們幹什麼的?吃飯請排隊。」見兩個身穿西裝,氣質不凡的青年,不排隊就走了進來,徐莉連忙迎了過來,秀眉微蹙的問道。

「我們不是來吃飯的,是來找你們老闆的。」玄組小隊長何向南笑著說道。

「對,我們是來找你們老闆的。」玄組成員周雲霄點了點頭。

「老闆,有人找你。」徐莉拿著對講機說道。

「把他們帶過來。」陳宇回了一聲。

「你好,我叫何向南,他是周雲霄。」二人走進辦公室,何向南笑著說道。

「你先下去。」陳宇說道。

「是!」 絕版婚寵:萌娃暖夫麼麼噠! ,快步走了出去,順手把門給關上了。

「隨便坐。」陳宇伸手示意道。


何向南坐下后,好奇的問道:「陳先生,你好像知道我們要來。」

「我以為你們上個月就會來,結果你們現在才到。」陳宇笑著說道。

「陳先生,你知道我們的來意?」何向南又問道。

「我不知道,不過,猜也能猜個八九成。」陳宇淡然的說道。

「陳先生,再次介紹一下…..我希望你能加入我們玄組。」何向南說道。

「陳先生,只要你加入我們玄組,就是拿鐵飯碗的正式員工,每個月正工資五萬,有時候完成一次任務,獎金高達幾百上千萬……」周雲霄說道。


「我對錢不感興趣。」陳宇不以為然的說道。

「陳先生不願加入我們玄組?」何向南問道。

「我沒說不願加入玄組。」陳宇說道。

「陳先生,你願意加入我們玄組?」何向南驚喜的問道。

「嗯。」陳宇點了點頭,有錢有系統的他,隨時都可以離開這個世界,至於什麼條條框框,他願意遵守就遵守,不願意遵守,誰又能把他怎麼樣?

「陳先生,你現在有空沒有?」何向南問道。

「什麼事?」陳宇問道。

「你要是沒事,我們先去把入職手續辦了。」何向南說道。

「行!」陳宇點了點頭。

一個多小時后,何向南說道:「陳先生,這就是我們辦公的地方。」

看著眼前的汽車修理廠,陳宇笑著贊道:「挺會隱藏的。」

「人來人往的地方,容易被人察覺,人煙稀少的地方,做事又不方便,這個修理廠地理位置相對偏僻,但交通很發達。車來車往都不會引人懷疑。」何向南解釋道。

三人走進汽車維修廠,乘坐一台隱蔽的電梯到達地下基地。

「大隱隱於世,小隱隱於林,與你們這個比起來,簡直就是不入流。」陳宇笑著說道。

「最初,我們想把基地放在超市下面,這樣可以出其不意,但超市人來人往,出入多有不便,最後我們大隊長提議,把基地建在汽車維修廠下面。」何向南說道。

「位置偏僻一點,修車的費用收高一點,外來車輛來一次就不會來了。」周雲霄笑道。

「我們玄組的辦公區域就在這裡,地組的在下面一層,天組的在下面第二層,黃組實力羸弱不堪,研究的東西又很重要,他們的辦公區域在最下面一層。」何向南笑著說道。

「隊長。」一個個玄組成員相繼叫道。

「玄組是異能者,黃組是基因專家,地組是古武者,天組是修真者?」陳宇明知故問道。

「你連這個也知道?」何向南詫異的問道。

「聽人說過。」陳宇笑著說道。

「陳先生,你要是沒有異議,就在這上面簽個字。」何向南拿出一份合同。

陳宇看也懶得看,隨手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如今實力強大,不怕有人騙他,就算被騙了,反手就能消滅對方,區區一份合同,他承認就是合同,不承認就是廢紙。

「陳宇,我以後就這樣叫你了,可以嗎?」何向南問道。

「沒問題。」陳宇淡然的說道。

半個小時后,何向南拿來十幾個證件,然後道:「這些都是你的證件,平時用一般的證件……需要槍械的話,去庫房領取。」

「我帶你四處逛逛。」 榮耀王者

在玄組的底盤轉了一圈,二人又來到地組的地盤。

「周兄弟,這是?」身強體壯的劉大壯,神情疑惑的問道。

「他是我們玄組的新人。」周雲霄笑著介紹道。

「你好,陳宇。」陳宇笑著伸出手。

「你好,劉大壯。」劉大壯伸出右手,緩緩增加力道。

「呵呵,你們這裡的人,還真熱情。」陳宇笑了笑,逐漸提升握力。

「陳兄弟,我認輸了。」劉大壯連忙說道。

「陳兄弟,你?」周雲霄好奇的問道。

「我的力氣,從小就有點大。」陳宇隨口說道。

「陳兄弟,我們地組有特製的力量測試機,你要不要去測一下?」劉大壯問道。

「是啊,陳兄弟,去測試一下,讓我開開眼界,怎麼樣?」周雲霄說道。

「還是算了,免得把你們的機器打壞了。」陳宇搖了搖頭,力量高達三十二萬七千五百五十六點,一點力量代表一百斤,他現在的身體力量就有一萬六千三百多噸。

使用真元力、精神力、法則之後,他的拳力輕輕鬆鬆就能達到幾百萬噸。

「陳兄弟,我們地組的力量測試機,最高可以測量一千噸。」劉大壯說道。

「還是算了吧,我還要留著力氣打東瀛忍者。」陳宇再次拒絕道。

「哼,本事沒有,口氣倒還不小。」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神情不屑的說道。

陳宇不以為意,他又不是小孩子,被人激一下,就會忍不住出手。

「秦雄,別沒事找事。」劉大壯說道。

「晗影,有的人長得很帥,吹牛也很厲害,實際就是繡花枕頭一個,中看不中用。」秦雄對身邊的美女說道。

「快三十歲的人了,修為才黃級後期,不好好的修鍊,還有心情泡妞,以後遇到吸血鬼,又或者東瀛忍者,你這樣的實力,頂多當個炮灰。」陳宇嘲諷道。

「你說什麼?」秦雄怒道。

「原來你是聾子啊,早知道你聽不見,我就不浪費口水了。」陳宇一本正經的說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