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自己要能做得快意恩仇,不再戰戰兢兢地如履薄冰。

這一夜,年辰沒有修煉,一直靜靜地坐在混沌空間內,在思索中度過,偶爾睜開的雙眼,也只是看上一眼同樣靜靜躺在一邊的陰陽破等人!

第二日一早,年辰出了混沌空間。

就在昨夜,年辰外放的靈識感受到那名高階草原法士返回過兩次,最後終於遠去,再也沒有出現過!顯然是以爲年辰三人已經遠去!

經過一夜的思索,此時年辰就如獲得了新生一般,雖有衆多的事情急待自己解決,然而從他那放出灼灼精光的雙眸中,透露出一陣陣強大的自信,和蓬勃的朝氣!

這一夜,收穫頗豐!

腳下飛舟一起,升起空中,年辰四下大量了一眼,認準了草原深處的方向,心念一動,腳下飛舟疾馳而去! “先藏好小老虎。。。”林清雨額頭微微冒着汗,四處張望着,整個洞裏除了一塊巨石以外,再也沒有什麼其他的障礙物。

林清雨沒有辦法,輕輕抱起小老虎,快速移動到巨石背後。

“嗯,這是。。。”林清雨剛到巨石背後,便發現了不對。

“這塊石頭。。。”雖然光線有些暗,但林清雨仍然敏銳的捕捉到了巨石與地面連接處的一絲不和諧。

“這是一個洞口。。。。”林清雨深吸一口氣,心臟砰砰的跳着,這是一個絕佳的藏身地。


林清雨將雙手放在巨石上,想要將巨石搬開。

“靠,這麼重。”林清雨使盡吃奶的勁也沒有將巨石移動分毫。

“砸破地面。”風致冷靜的道。

林清雨當即拿出巨錘,錘上泛起絲絲雷光。

“笨蛋,這麼砸會被人聽到的!”風致想要阻止,然而巨錘已經落了下去。

“轟!”地面震顫,裂縫蔓延至林清雨腳下,還未來得及後退,薄薄的石面崩潰,林清雨掉了下去。

一陣碎石滾落的聲音,林清雨直接摔在了凹凸不平的又一層石面上,疼得齜牙咧嘴。

“快點閃開。”風致急道。


“啊?”林清雨當即沒有反映過來,又聽到頭頂還在嘎吱嘎吱的響,擡頭望去,頓時嚇了一跳,那塊他搬不動的石頭隨着地面裂縫越來越多,已經搖搖欲墜了。

隱藏的山洞很是特別,也是一個甬道的形狀,而且蜿蜒向下,山洞的寬度比巨石要大,這要是巨石順勢滾落下來,非把他碾成肉餅不可。

林清雨沒有辦法,飛快撣掉身上的石屑,抱着小老虎,向着山洞身處跑去。

果然,咚的一聲巨響,巨石砸在了山洞裏,在傾斜的地勢下開始滾動,越滾越快。林清雨已經聽到了隆隆的聲音。

“可惡`!“林清雨咬着牙,速度絲毫不敢放慢,好在山洞的比較曲折,巨石磕來碰去,倒也沒有立即追上林清雨,可之間的距離也是一點一點拉近着。

“希望不是死路吧。”林清雨祈禱着。

“媽蛋!”林清雨咒罵,剛祈禱完沒有多久,林清雨就看到眼前遠處一道石壁,果然是死路。

“嘿,原來在這裏!”風致突然歡喜起來。

“二師傅,什麼東西。”林清雨急道,巨石滾動的聲音越來越近了。

“向右拐。”

“右?”林清雨快要奔向石壁,霍然間眼前一亮,果然一個特別的轉彎,洞口較小,比巨石的體積還小。

“哈哈哈,天不亡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林清雨驚喜至極。

“臭小子別得瑟了,好東西就在裏面。”

“好!”林清雨再次提升速度,後面的巨石已經離他只有十幾尺而已。

“哈哈哈,逃跑成功!”林清雨歡聲大笑着,巨石即將碾壓到他身體,腳下發力方向一變,整個人如同炮彈一般投進了右側的小洞。

“轟!”如同雷霆在耳邊炸響,巨石撞擊在石壁上,發出震天的聲音。


“咳咳!”林清雨驅散升起的灰塵。“二師傅,你說的好東西。。。”

“向前走就是了。”

“哦。”林清雨輕輕撫摸着懷中瑟瑟發抖的小老虎,估計這傢伙還沒有經歷過這種險境吧。

慢慢的向前走去,洞裏很靜,雖然林清雨儘量放輕腳步,但仍然能聽到自己的腳步聲。

走了不到一刻鐘的時間,林清雨眼前豁然開朗。

“這。。。”出現在林清雨眼中的是一個巨大的水池。

池子裏的水呈現淡淡的綠色,氤氳綠氣從中冒出,林清雨清晰一口,立即感覺體內生機有了一絲上升。

“這就是能療傷的好地方。。。”林清雨雙眼放光的盯着碧綠色的池水。

“滴答!”水面泛起一絲漣漪。林清雨擡頭望去,氤氳綠氣間,青色的石錐倒掛在池水上方,新的一滴碧綠色的液體已經開始凝聚。

“二師傅,這一池靈水便是這麼一滴一滴的落下來的麼。。。”林清雨呆呆着看着頭頂。

“嗯,天造地設的聚靈寶地。”風致化爲一道青光,從林清雨胸中飄蕩出來。

“給我一個玉瓶。”

林清雨拿出一個玉瓶,風致接過,向着倒掛的石錐飄去。

“滴答!”這一滴靈液沒有落到水池,而是被風致接住了。

飛回到林清雨身邊,風致輕輕拋過玉瓶。“看看吧。”

林清雨精準的握住飛來的玉瓶,瓶內只有一滴液體,很粘稠,翠綠欲滴,散發着更加濃郁的綠色霧氣。


一絲霧氣飄進林清雨鼻中,林清雨立刻精神一震。

“這。。。”林清雨真的震驚了,僅僅是這一絲霧氣林清雨就感覺自己體內的傷勢有了快速好轉的跡象。

“二師傅。”林清雨雙眼放光的看着風致。

“拿來吧。’風致呵呵一笑,結果林清雨丟過來的玉瓶,再度向石錐飄去。

林清雨看着在石錐旁慢慢等着靈液凝聚的風致,又看看一池碧綠色的液體。

“雖然經過稀釋,倒也算是不可多的的好東西。”

林清雨蒐羅自己的儲物鐲內所有的容器,最大的也就是一個黑灰色的大鼎,那是他向木婉兒討要的準備練習煉丹術的藥鼎。

“應該沒什麼影響吧。。。”林清雨想了想,他也不是猶豫之人,開始向大鼎內內一點一點的盛被稀釋的靈液。

風致將靈液盛滿三個玉瓶時,林清雨也將大鼎灌滿了。

“小子,你可真是貪心不足啊。”風致看着慢慢一大鼎淺綠色的靈液,嘴角抽搐。


“二師傅,你有更大點的容器麼。。。”

風致:“。。。”

最總沒有磨過林清雨,風致拿出一個比鼎還要大的巨缸,看的林清雨目瞪口呆。

等到林清雨將巨缸裝滿時,池水的水面高度明顯有了下降。

風致將三個玉瓶送到林清雨手裏,“估計一瓶多一點就夠你用了,其他的當作備用吧。”

林清雨接過,美滋滋的放進了自己的儲物鐲。

收起兩個巨大的容器,林清雨有沿着水池邊轉了圈,他擡頭看看四壁,似乎在沒有其他的出口。

“二師傅,我們怎麼出去啊。” 四周都是一片黃色,而且到處都彌散著一層厚厚的灰色氣體,給人一種極其滄桑的感覺。

「這塊『萬道玄玉』是天地孕育而生,裡面這片空間也是類似一片原始的混沌空間。只是這裡沒有生命。」道靈解釋道。

楊恆點了點頭,在腦海里對道靈問道:「『道靈九變』是不是每一變都有一個最強的招式?」

「『道靈九變』的每一變都有一種本命神通,就是你說的最強招式。第一變得本命神通是狼族一種音波攻擊的神通,也就是靈識攻擊。第二變是猿族的神通,擎天棍。每一種神通的威力都隨著你的實力提升而增加。」道靈回道。

本命神通是凶獸才特有的,楊恆沒想到「道靈九變」的每一變都會有一種神通。

九變的話就會有九種神通,很多化形的凶獸都不見得會有這麼多本命神通。

他心中竊喜不已,如果能將這九變都能施展出來,那絕對是逆天的存在。

「那要怎麼樣才可以激發這些神通,是不是每次都要等到極其虛弱的時候?」楊恆接著問道。

「開始的時候你對這『道靈九變』不熟,必須要找到一個適合的時機才能激發本命神通,你可以在可以不戰鬥的時候施展變身,慢慢體會就能領悟到了。」道靈淡淡回道。

楊恆自從修鍊「道靈九變」也已經很長的時間,根本就沒想到這「道靈九變」裡面還有這麼多玄機。

他接下來又問了不少問題,知道的也越來越多,心裡也越來越震撼。

等到可以將九變全部施展出來的時候,可以將九種凶獸的神通在不變身的前提下,用自己的身體施展出來。

這絕對是其他的修士不敢相信的事情,如果不是楊恆知道道靈是一個怎麼樣的存在,他都不相信會有這麼逆天的功法。

楊恆了解的差不多了之後,經過幾次嘗試,終於施展出了「道靈九變」的第三變「風豹變」。

變身之後,他全身變得金黃,黃色中參雜著點點黑斑。嘴裡低吼聲不斷,散發出一股狂暴的野性,就跟一頭真的風豹一般。

第三變的對身體各個方面的增幅又比第二變強悍了不少。

接下來的幾天里,楊恆一直到在這片空間里不斷的施展「風豹變」,先天之氣消耗光了他就用靈石來恢復,然後又繼續。

一直到第五天,他才摸索出了第三變的本命神通,是一種有點類似步法的神通。施展之後身體的速度就像是一道風一樣,完全可以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取到殺敵的效果。

這幾天時間裡,楊恆體內的先天之氣一次次耗盡之後又補充,他的修為也已經提升到了靈體境的巔峰。

只要有個合適的機會,隨時有可能突破到蘊神境。

他從「萬道玄玉」里的空間出來的時候,看到尹靈兒一臉陰沉地坐在房間里。

「發生什麼事了?」楊恆有些擔心的問道。

尹靈兒看到楊恆之後,臉色稍微好轉了一些,回道:「你上次跟我說的那個皮羽楓兩天前也來到懷澗城了,一直沒走,好像是在這裡等人。」

楊恆的心一下就提了起來,趕緊問道:「阿虎呢?」

「阿虎他一直都在這裡沒出去。皮羽楓肯定能發現阿虎,但是一直沒找上門,很有可能是想等你現身。」尹靈兒略帶擔心的說道。

楊恆聽到阿虎沒事,立即放心下來。

皮羽楓認識阿虎,他就當心皮羽楓對阿虎不利。

「我跟阿虎先留下來,你帶這小九和林宇繼續趕路,我和阿虎隨後就到。」片刻后,楊恆略帶歉意的說道。

這段時間都是尹靈兒在照顧小九和林宇,而且兩個人也是聚少離多,讓他心裡很過意不去。

雖然他知道尹靈兒並不想離開他,但是他也沒辦法,如果小九出了什麼事,小九的婆婆肯定不會放過他。

還有林宇,他一直覺得自己有一種責任要好好照顧林宇,這兩個人都不能因為跟在他身邊出事,不然他會愧疚一輩子。

尹靈兒似乎看穿了楊恆的心理,眼睛里雖然有些不舍,還是笑著說道:「我會照顧好他們的,你自己也小心點。」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