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然腳下有一道旋風衝出地面,將他裹挾在了風柱中心。

幸而他可以操控元氣,才在第一時間藉助風的衝擊之力,將身形穩定下來,慢慢的離開風柱。

無邊無際的轟鳴聲不斷響起,好似世界將要毀滅一般。

死亡的氣息慢慢匯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片片的死亡陰雲。

嗡!

就在李浩然不斷從旋風中穿梭而過的時候,巽風海的天空之上,忽然隕落下了一道道的流星。


這些流星包裹著一團血色,濃郁的氣血之力,將怨念死亡之氣攪動。

轟!轟!轟!

一顆顆流星隕落下來,重重的將巽風海撕裂。

狂暴的力量,捲起了一團團的氣浪,如同是星辰爆裂一般,恐怖無極。饒是李浩然已經是祖級的修為,仍舊是覺得恐怖無比。

昂!

忽的,一個恐怖的聲音在天地中響起,讓欲要離開這裡的李浩然一震,不由扭頭看去。

他這一扭頭,不由臉色變得蒼白無比。

一尊足有十丈高的血色石人踏著一團旋風慢悠悠的直起了身軀,那石塊堆砌的身體縫隙之中,還噴湧出了一團團如血氣一般的力量。

這一股力量噴吐出來,竟將周遭的怨念死亡之氣歸攏,緊接著眨眼之間,在這巨大石人的身旁,凝聚出了一個個完全由死氣和怨念凝聚的球形怪物。


「嘶!這是什麼力量?」

李浩然深深吸了口氣,眼中滿是震驚的說著,他並未馬上離去,反倒是朝著那血色石人走去。

昂!

他還未靠近石人,那石人已經發現了李浩然,石人募的扭頭看來,高喝一聲,抬起了那如同山巒般的大手。

嗡!

數百隻球形死氣怨念凝聚的怨念魂靈,呼嘯著朝著李浩然殺來。

「滅世!」

李浩然眉頭皺起,抬手一招,一道道的刀光從他的周圍浮現出來,接著無量的浩然正氣,化作了一團耀眼的光芒,直衝向了前方的怨念魂靈。

呼!

光芒消失,怨念魂靈消失一空。這讓李浩然微微鬆了口氣,至少他證明了這些怪物是可以消滅。

嗡!

就在此刻,那巨大石人的大手忽然落下,這一手籠罩天地,讓李浩然有一種上天無門,下地無路的感覺。

這是一道神通秘術!

轟!

緊接著,李浩然雷遁而去,身後巨大手掌將整片天空拍裂。

血色石人眼中噴出了兩團火來,忽的張開了大嘴,一團血氣化作的光柱衝擊而出,徑直朝著李浩然激射而來。

「御天雷罰!」

李浩然抬手一招,一道雷霆從空中落下,徑直斬向了前方的血色石人。而他也並未動,而是要看一看那血色攻擊到底有多強。

轟!


雷霆落下,石人發出了一聲哀嚎,在剛猛的雷霆之下煙消雲散,變成了一塊塊黑漆漆的石頭,漂浮在了空中。

而李浩然則是在這一道血光之中,正不斷的將浩然正氣釋放出來。

這是一道帶著腐蝕之力的血光,就算是他修成了神體,在接觸血光的瞬息也被腐蝕掉了一層肉皮。

幸而,這道血光乃是污穢之氣凝聚成的,浩然正氣對它絕對的反制之力。

嗡!

大約十幾個呼吸之後,李浩然周身的血氣終於消失一空:「好強大的東西,這到底是什麼怪物,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昂!昂!昂!

正在李浩然疑惑的時候,他的耳邊響起了一個個的嚎叫之聲,緊接著一股股強大如武祖,甚至半神的氣息從四面八方傳遞開來。

「不好!……快走!」

李浩然扭頭一看,只見四面八方儘是血色石人,當下他臉色變得難堪無比,身形一動,徑直朝著前方飛去。

嗡!

在來到被他殺死的血色石人前的時候,李浩然抬手一抓將半數石塊收走,而後直接施展雷遁,朝著旋風壁壘前飛馳而去。

大約兩個時辰之後,李浩然避開了數千血色石人,一飛沖入了旋風壁壘之內。

站在旋風壁壘中,李浩然看著不斷遊走在巽風海的血色石人,緩緩鬆了口氣:「看來這些石人,無法穿過旋風壁壘!如此最好!倘若他們進入了旋風壁壘的話,玄黃境恐怕在也不會安穩起來……」

「哎!李浩然,多年未見,不曾想你竟在玄黃境創下了一個又一個的傳說!當年的我們,都錯了!」

這個時候,從旋風壁壘之中,尊天劍帶著一抹凝重和嘆息的走來。

他在逃離巽風海后,並未馬上離去,而是留了下來,想要看看神劫的力量。

不過,神劫並未降臨,天空的血色雲團也徹底消散,換來的卻是一隻只天外怪物的降臨,這讓他感到十分的憂慮。

他本是想要進入巽風海去探探那些怪物的實力,卻沒有料到竟碰到了李浩然,再一次見到李浩然,他覺得唏噓不已。

當年只能仰望他的存在,卻已經站到了和他一樣的高度,而他也才是前進了一小步。

「前輩,您可認識這些怪物?」

李浩然對尊天劍沒有什麼壞的印象,他微微一笑,認真的問道。

尊天劍凝重的看著前方,沉吟了片刻,這才說道:「是天外星煞!被巽風海海量的怨念死氣吸引而來,是一個喜歡生活在怨念積聚之地的種族!幸好它們並非是侵略種族,要不然玄黃境恐怕會提前進入劫難時代……」 第七百七十三章救女

「天外星煞么?……可惜啊,沒能提前察覺搖光的計劃,要不然巽風海也不會變得如此!對了,前輩風家的人現在……」

李浩然眯眼望向了遠方,不由想到了已經入了無相天教的白蓮子。

尊天劍幽幽一嘆:「大風雲殿雖然毀了,可無相天教留有後手,教中精英都已經傳送到了玄黃境不知名的地方,其他的教眾多是迷惑眼線用的……這一次我九鼎天朝損失了十萬精銳,真是讓人痛心啊!」

「十萬?……其他的勢力呢?」

李浩然一震,沒想到九鼎天朝竟會派兵來戰,接著想到了妖靈無境和琉璃仙境。

尊天劍接著又是一嘆:「各損失五十萬餘眾!我們離開巽風海的時候,猿白衣和南天王聯合獨孤無敵,大殺四方,連斬六位半神,就連齊雷山都殞命當場,老夫一百零八柄本命劍,僅剩一柄!」

話雖然說的十分輕鬆和簡單,可聽在李浩然心中卻是無比的震撼。

他能夠想象到那一戰的殘酷,可尊天劍在損失慘重,甚至深受重傷的前提下,竟未曾離去,這倒是有些古怪。

「其實老夫是在等你!三個月後,天朝祭祖又要開始了,我希望你能夠來一趟天朝!李家祖地已經探清,就在五行聖皇宮,可惜已經被獨孤無敵毀了,李氏族人僅剩下十餘人逃亡出來,你父親就在其中,他沒有多久活頭了,想要見你一面!」

尊天劍淡淡的話說著,他並未詢問雲陸中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將他留下來的原因告訴了李浩然。

而後,尊天劍悄然退入了旋風之中。


李浩然立在原地久久不語,雖然那個人並不是他的父親,可畢竟和這一具肉殼有血緣關係,這是他無論都無法擺脫的羈絆。

「呼!罷了,我就回去一趟看看!」

李浩然長長呼出了一口氣,眼中帶著一抹釋然的說著。

嗡!

「李浩然,你可真是讓我好找啊!」

正在李浩然將要離去的時候,獨孤無敵忽的從旋風壁壘之外的冰原上將李浩然截住,他陰沉的看著李浩然,眼中儘是殺意的說道。

李浩然眉頭皺起,看著獨孤無敵沉聲說道:「你要和我一戰?」

「不是一戰,而是要殺了你!徹徹底底的殺了你,只有殺了你,才能夠一解我心頭之恨!」

獨孤無敵沉聲吼著,他的手中一道金光跳躍而出,瞬間化作了一道劍光,直斬向了李浩然。

李浩然見此巍然不懼,抬手一手刀斬出,一道磅礴刀氣轟然落下,和那一道劍光碰撞在了一起。

轟!


刀光和劍光相互碰撞炸裂,引動了一團狂奔巨浪,席捲出了數百里之遠。

這一擊,兩人竟是勢均力敵。

「好小子,早就知道你不凡了,沒想到你竟這般的厲害!不過,今日你就算是有能夠飛天遁地,我也不會讓你逃的!」

獨孤無敵沉聲說著,眼中泛著一濃郁的光芒,身上條條金光蕩漾,化生出了一道道的金色龍氣:「十方金龍氣!滅殺!」

轟!

獨孤無敵手中劍光飛舞,化生出的條條金龍,在他的意念之下,跟著劍在空中遊動,劍出龍動,風雲變化。

「滅世!」

李浩然眼神一動,抬手一招,滅世神通施展出來,純凈的浩然正氣之力,將周圍的空氣穩住,平息了瘋風怒吼,帶著一團耀眼的聖潔光輝,迎著那金色的巨龍撞去。

轟!

這一擊,巨龍和刀光糾纏在了一起,同樣是雙雙爆裂。

噗!

李浩然棋差一招,被巨龍傳遞出來的反震之力鎮傷了心脈,一口逆血狂吐而出:「很強,不過我要走的話,你也留不住我!」

話音落下,李浩然也不想在這裡久留。此刻他受到了一個信息,是南天王傳遞給他的,猿白衣和獨孤無敵欲要圍殺他,雙方已經帶著高手做了布置。

而南天王則是因為受到琉璃仙境中傳出的警訊,正返回琉璃仙境。

嗡!

正待李浩然轉身離去之時,猿白衣忽的一躍而出,徑直來到了李浩然的身前,一棍落下:「這一次看你哪裡逃!」

「就憑你們想要殺我,真是痴心妄想!將你們的人都叫出來吧!」

李浩然心有感應,及時收住了腳步,退後數里方才避開了這一棍。

嗡!嗡!嗡!

「哈哈!李浩然,我說過,今日你插翅難飛!」

獨孤無敵狂聲笑著,眼中的殺意更為濃烈,他一步步朝著李浩然走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