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他們才是發覺,他們站立的位置竟然是在一個足有千米大小的巨骨似的平台之上,下方是一片金色的混沌世界,深不見底,隱隱給人一種世界初開般的恐怖感覺,彷彿什麼東西掉落下去,都是能夠被瞬間淹沒成最原始的物質粒子,回歸大地本源,就連靈魂也不例外。

巨骨的上方,大概千米的位置,有一個不足百米大小的金色球體,竟是直接地在向下傾瀉著猶如流水一般的金色畫意!

「好了,現在到了該登骨梯,接受畫意灌頂的時候了!」

正在眾人為眼前的景象深感震驚的時候,韓香兒甜柔的聲音再次響起。

「登骨梯?畫意灌頂?」

眾人都是一驚,顯然不明白韓香兒此話是為何意。

「呵呵,你們快看,我們身處的這個平台四周,剛好有二十架骨梯,沿著這些骨梯,就可以上到上方的那個金色球體之上。」韓香兒纖細的玉手指向周圍。

直到此時,眾人才是看到,的確是有二十架骨梯從下方的平台一直延伸到上方的金色球體之上,只是,這些骨梯都是呈現金黃之色,和周圍的金色背景幾乎是一個顏色,不仔細辨認的話,還真的難以發現。

這些骨梯,彷彿都是用一塊塊的金色骨板做成,每階之間大概有一尺的距離,剛好可以讓人一步步地踏足而上。


「只要大家踏上那些骨梯,就可以得到畫意持續不斷地灌輸到體內,這就叫做畫意灌頂。當然,攀登的越高,效果越好。不過我還是善意地提醒各位一句,骨梯並不好登,能上到什麼樣的高度,請各自斟酌,骨梯是只能上,不能下,不要一味逞強丟了性命。」此時的韓香兒,倒是像一位導遊一般,耐心地給大家講解著眼前壯麗的風景。

「如果……登到上方的金色圓球之上,會得到什麼好處?」


滿眼充血的曹雄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沒能控制住心中的好奇,弱弱地問道。

「登到金色的圓球之上?」韓香兒用她那漂亮的雙眸瞟了一眼曹雄,冷笑道,「你就不要妄想了!據說,從來就沒有人能夠到達那個位置,據我所知,曾經上到的最高位置,也就只能到達九百米左右,而且近些年來也只有一人。此人據說現在已經是畫皇的存在。」

「噓!」

聽到此話,眾人都是發出一聲驚嘆,曹雄更是露出一副憨厚的訕笑。

「不過,今天大家既然有機會攀登骨梯,也可以通過自己上升的高度,來大致評估一下自己將來能夠達到的境界。」韓香兒又饒有興趣地說道。

「怎麼評估?」眾人的興緻都是被勾|引了出來。

「根據不完全的統計,只要能夠攀登到九百米的高度,百年內鐵定能夠進階到畫皇;如果能夠攀登到八百米的高度,將來就是畫王的存在;只要能夠到達五百米的高度,進階畫靈也是十拿九穩。前提是,百年之內不要夭折才行!」韓香兒笑眯眯地說道,同時用那讓人不敢直視的清粼粼美眸掃過一眾人等,似乎是想要看出每個人的未來。

「還有這等神奇的作用?」

眾人都是按耐不住,蠢蠢欲動起來,但是並不忘記把徵詢的目光投向易寒,隱隱間已經把他當做了眾人的統帥,統帥不下令,沒人敢私自行動。


「哈哈,既然有二十架骨梯,自然是人人有份,自由選擇就是。」易寒哈哈笑道,向眾人擺了個手勢。

「嗖!嗖!嗖!」

十幾條身影立刻就是風一般地竄出,向那些骨梯掠去。

「我們也走吧!」

易寒回首向怡兒微笑著點點頭,一起和小豹、小燕一起向最近的四架骨梯而去。

其實,不止是徐暝等人對韓香兒的話充滿極大的興趣,就連易寒也不例外,他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能夠攀登到什麼樣的高度。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一百八十章畫意灌頂(第二更)

------------------

站在一架骨梯之前,易寒抬頭,只見那骨梯盡頭的圓球之上,古老的氣息瀰漫出來,令得這片空間都是處於洪荒般的神秘感覺,一股直入骨髓的恐怖威壓,正在像流水一般地傾瀉下來。

這種威壓,並不是漫無目的的隨意潑灑,而是沿著那二十架骨梯,就像是二十條河流一般,洶湧而下。

這種感覺,彷彿令得整片空間都是凝聚了起來。

易寒可以清晰地感覺到,越是靠近那頂端的圓球,骨梯上的這種威壓越是恐怖,想要拾階而上,如果不能克服這種威壓的碾壓,看來是寸步難行。

「的確如韓香兒所言,這骨梯,確實是不好上呀!」

易寒一臉的凝重,眉梢在這時也是輕微地挑起,因為他能夠感覺到,這種威壓,並不只是純粹磅礴畫意那般的簡單,這其中還蘊含著另外的一種令人血脈膨脹的能量,毫無疑問,應該就是太古神龍血脈的力量,只要踏上那骨梯,這種恐怖的力量必然會蜂擁而至。

「據說,這龍閣就是遠古大戰之時,太古神龍的軀體墜落下來形成的,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應該是那龍體的內部,上方的圓球,據說是太古神龍的心臟,但這只是猜測,因為從來沒有人能夠到達過那裡……」韓香兒站在那骨梯之前,表情凝重地說道,「這些骨梯,應該就是神龍傳承的最終考驗,只有成功走上去,才能夠真正獲得,只是可惜,至今都是沒人能夠得到!」

易寒抬頭望著那骨梯的盡頭,那裡金光璀璨,強大的威壓一**地順著骨梯流淌而下,一種奇異的波動,突然在他的心頭閃過,彷彿是有著某種的召喚,在催促他奮不顧身地前往。

「上!」

易寒黑色的眸子中突然射出一道凌厲的幽光,他冷哼一聲,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是一腳踏上了眼前的骨梯。

「轟!」

就在他踏上骨梯的一瞬間,彷彿是有著尖嘯的龍吟在心頭陡然響徹,緊接著恐怖的威壓猶如實質一般排山倒海地湧來。

易寒立刻是感覺到身重如山!

但是他牙關緊咬,堅強地再度向上攀去。

易寒的身影,在那骨梯之上搖搖晃晃,顯然是承受著極大的壓力,每一步的踏出,都是令得他汗出如漿,體內的肌肉,都是有著撕裂般的劇痛。

易寒的一馬當先,也是帶動著其他的修鍊者都是快速的踏上了骨梯的台階。

從每個人的動作上,再次顯示出了畫意修為的高低。

怡兒、小燕、韓香兒和紫雲,雖然也是顯得步履沉重,但是步伐還算穩健。小豹和徐暝、柳雨瑤、馬馳、曹雄,可就沒那麼輕鬆了,頓時被那威壓壓迫的齜牙咧嘴,但依然能夠堅持不斷地前行,已經算是難得。胡青等人更是狼狽,每登上一個台階,都是要停頓一下,方才能夠再度前行。

眾人在不斷攀爬的過程中,目光都是四處掃過,顯然都是想知道,這一次的龍閣骨梯,又都是能夠上升到什麼樣的高度?!

好像是在暗中較勁一般,易寒、怡兒、小燕,還有韓香兒和紫雲,都是很快地跨過了一百米的高度。

「轟!」

就在跨過這道門檻之後,他們身後的骨梯,都是幾乎同一時間傳出一聲碎裂的聲響,百米之下的那部分台階,瞬間都是化作了一片朦朧的金霧,漸漸地消失而去。

幾人頓時有種高懸空中的感覺,不由得頭皮發麻。

看來,真如韓香兒所說,這骨梯,一旦上來,就不要想著再退回去,以他們現在重如山嶽般的身體,自身的畫意根本不足以讓他們安全地著地,如果後退,則會被重重地摔在下方的平台之上,必將成為一灘肉醬。

好在也沒有人想著放棄眼前的機緣,歷盡千辛萬苦終於得到的機會,就是拼掉半條命,他們也會堅持向上。

因為隨著他們的節節升高,除了越來越讓人難以承受的威壓之外,他們也是清晰地感覺到,正是有著磅礴得讓人無法拒絕的畫意,源源不斷地湧入他們的身體。這些畫意幾乎不用任何的轉換,進入身體之後,很快就變成了他們自身畫意的一部分,並且在不斷地淬鍊著他們丹田內的畫丹。

這種畫意的積累和畫丹的淬鍊,直接是快速地提升著他們的畫意修為,而且是越向上走,這種效果越是明顯,如果是堅持的時間夠久,他們都是有著信心,在這骨梯之上,將會很快迎來突破到中級畫師的契機。

雖然都是步履闌珊,易寒等人還是很快就上到了六百米的位置。

此時的易寒,能夠感覺到全身的皮肉開始撕裂,鮮血已經從衣服裡面滲透出來。

這裡的威壓,竟然是連擁有水紋體和逍遙天罡罩的易寒,都是快承受不住。

怡兒和韓香兒、紫雲也都是香汗淋漓,想來以他們的實力之強,也是不可能無視這裡恐怖的威壓。

「繼續!」

易寒看了一眼眾人,牙齒一咬,黑色眸子中,沒有絲毫的退縮,再度向上爬去。

「滋啦!」

一道長長的血痕頓時出現在了易寒的腿肚子上,殷紅的鮮血汩汩地流出,瞬間就流到了腳下金色的骨梯之上,留下一串醒目的鮮紅腳印。

這一道血痕,才僅僅是個開端,緊接著,在他的前胸後背,甚至臉頰上,都是有著眾多的血痕出現,很快就把易寒變成了一個恐怖的血人。

然而,他的腳步,依然沒有停下,依然是堅定而沉重地向上抬起。

最終,在八百米的高度,他停了下來。

現在的易寒,渾身都被那恐怖的威壓籠罩,幾乎要將他的身體整體地撕裂開來,血口子已經布滿了他的周身,即便是有冰晶玄雲甲在不斷地修復這些創傷,依然是被到處大量的鮮血把全身覆蓋了起來。

繼他之後,怡兒、小燕,也是相繼地到達了八百米的位置,而紫雲卻是在七百米的位置就盤坐了下來,顯然是已經到了極限。

「我也不行了!」韓香兒剛剛到達八百米的位置,就是身子一軟,坐在了骨梯之上,嬌喘吁吁。

香汗順著怡兒白皙的脖頸滑落,把她那紅艷的衣裙已經是全部地打濕,顯露出少女曼妙的線條。

「不要再上了!」怡兒擔心地望向易寒,紅唇微啟,胸脯在不斷地起伏。

「你先上吧!」易寒勉強地從口中崩出幾個字來。

怡兒臻首微點,步履雖然沉重如山,依然是緩慢地向上走去。

其他的修鍊者,現在都已經是達到了自己的極限,徐暝在六百米的位置停了下來,同樣在這個位置的,還有小豹。柳雨瑤、曹雄、馬馳,坐在了五百米的台階上,胡青等三人在四百米的位置,餘下的修鍊者,清一色地在三百米的高度就癱軟在地。

此時的眾人,在接受著畫意灌頂的同時,都是把那目光投向了依然在堅持攀爬的怡兒和小燕。因為易寒站在八百米的位置一動不動,所以他們都是想當然地認為,易寒也是放棄了更高的追求。

其實,易寒能夠到達八百米的位置,已經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因為每個人都是知道,那個地方的威壓,已經是恐怖到讓人不敢想象。

不出意料,怡兒和小燕都是站在了九百米的高處。一貫給人以深不可測的怡兒,現在也是轟然地一聲坐了下來,可見,她也是拼盡了全力。小燕更像是一隻死鳥一般,兩爪朝天地躺在了台階上。

「現在的這般態勢,應該就是今年龍閣骨梯的最終結果了吧!」眾人的心中都是湧出了這樣的想法。

然而,這樣的想法才剛剛萌生出來,眾人的眼珠子都是突然冒了出來。

在八百米位置上的易寒,又動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一百八十一章重塑肉身(第一更)

-------------------------------

「啊!易寒還要繼續向上攀登嗎?」

所有人這時都是掩飾不住心中的震驚,驚呼出聲。

就連那韓香兒和紫雲,也是緊張地突然用小手掩住了紅唇,美目震驚地盯在易寒的身上,那裡原本搖搖欲墜隨時都可能倒下的身影,突然爆發出凜然的氣勢,身上的血流頓時加速。

易寒,渾然不顧地拾階而上。

怡兒的美目也是在此時猛地睜大,臉上的駭然之色一點兒也不比徐暝等人少,因為他距離易寒最近,他能夠清晰地看到,一道道猙獰的血口正在易寒的身上崩裂開來,鮮血更是濺射而出。

撕心裂肺的劇痛瘋狂地向易寒湧來,幾乎要把他的意識淹沒,他的步伐雖然不穩,但是向上邁步的意志卻是異常的堅定。

其實,現在的易寒,已經是被鮮血模糊了雙眼,他所看到的,是另外的一片世界。

在那裡,是一片火的海洋,有一個美若天仙一般的女子,正在那火海之中忍受著痛苦的折磨。

這個女子,就是他的母親!

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親近的人!

他的母親已經在那裡經受了十六年的煎熬,等待著她唯一的兒子前去搭救,已經是等得望眼欲穿!

但是要救母親出火海,易寒需要力量!

為了獲得力量,就是吃盡無盡艱難,他也不會輕言放棄!


只要命還在,吃點兒苦頭又算什麼?

在易寒的心中,他現在每向上邁出一個台階,他和母親之間的距離就拉近了一步!十六年了,易寒沒有見到過母親,為了早日地母子團聚,什麼都沒法阻止他向前的步伐。

這就是意念的力量!

九百米,易寒也是來到了九百米的高度。

但是,九百米顯然並不是他的終點,他的腳步,還在向上抬起……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