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機猙獰的笑道,“大唐真的是沒人了啊,連小小孩童都披甲持槍了,有意思,有意思。”

“來人,速去圍殺了那小兒,我要將他的頭顱帶回去好好品嚐一番。”

當即。

亞伯身邊的親衛,帶着周圍的大食騎兵,朝着李易衝了過去,並且讓堵在路上的大食兵卒讓道。

“居然想要圍殺我?”

正來道的李易與燕雲十八騎,看着一隊大食騎兵衝了過來,雙眸冷冽的如寒冬。

“殺吧,居然這麼蠢的主動讓出了一條道具出來,我們不表現一下,省的說我們不講禮貌。”


李易擡起唐刀,直接衝殺了進入,而燕雲十八騎則是跟隨其後。

一時間。


大食兵卒死傷一片,紛紛發出了淒厲的慘叫。

“不好!”

“快,快退回去,其餘大食用士圍上鋪,不要讓他們殺過來。”

亞伯親衛瞬間驚駭,連忙調轉馬頭,想要逃回亞伯的身邊去,此時他才醒悟過來,自己根本就是來送菜的。

“該死,根本攔不住啊……”

可是。

早已讓開的通道,怎麼可能說截斷就截斷。

大食兵卒剛靠了上來,便被李易與燕雲十八騎給斬殺了。

“亞伯大人,快逃啊!”

亞伯的親衛怒吼,他被李易追上,一刀刺穿了他的心口,只能在臨死前,向着亞伯提醒。

夫貴逼人 該死,這他孃的怎麼可能是孩童!”亞伯怒罵,調轉馬頭逃離,他覺得頭皮有點發麻,還是小瞧了那白頭孩童。

“燕雲十八騎,給我追殺去,儘可能的圍殺了他!”

亞伯逃跑,李易見此,連忙呼喊燕雲十八。

因爲只有他們的速度夠快,一切擋在他們面前的大食兵卒,皆如危卵,不堪一擊。

少時。

逃跑的亞伯,被燕雲十八騎配合用箭羽給逼的勒住了戰馬。

此時他的身上已經血痕般般。

因爲燕雲十八騎的箭羽,可不是那麼好躲的,總要付出點代價,不然豈不是射出去的箭羽?

“想要殺我,那我先殺了你們!”

亞伯自知逃不掉了,心中發狠,擡起戰刀,就朝着燕雲十八騎劈砍。

“此人武力值不錯,配合作戰。”

燕一閃身一腿,快速的朝其他十七騎大喝。


瞬間。

十七騎便調動了馬頭,配合燕一組成了六人戰陣。

亞伯揮出一刀,起碼有三柄彎刀擋了上去,而剩餘的三柄彎刀,則是從亞伯的背後,脖子,心口揮出。

搞得亞伯只能抽刀回擋。

不過。

他一回刀,本來三柄擋他的彎刀,突然變化,有朝他的要害部位殺去,讓亞伯根本反應不過來。


血液飄灑。

他身上頓時出現了幾道血色傷口,要不是身上的戰甲護住了致命一擊,此時的亞伯已經斃命。

這讓亞伯瘋狂的暴怒,“該死!該死!”

“你們到底是誰!”

對於死亡的逼近,讓他不寒而慄,心中恐懼萬分。

可燕雲十八騎不發一言,繼續進行猛烈的攻擊,根本不給亞伯一絲喘息之機。

“噗嗤!”

不過幾個來回,亞伯的心口護甲被燕一劈碎,繼而直接一刀刺入了其中,洞穿了亞伯的心臟。

“咳咳……噗!…”

“你們到底是……誰……”

亞伯開始劇烈的咳嗽起來,直接噴出污血,臨死還在問燕雲十八是誰。

他不甘啊,他死的也太憋屈了。

“你沒資格知道。”

燕一抽出彎刀,冷冷的瞥了一眼亞伯,再次一刀麾下,取下了他的首級。

而此刻燕雲十八騎周圍的大食兵卒,也已經被清空了一大片。

李易氣喘吁吁的坐在戰馬上,目光放向整個戰場,小臉浮現了一絲悲慼。

他看到了北庭鐵騎少了很多。

但同樣的,大食兵卒死的更多了。

“少主,大食糧草已毀!”

神話禁區

遠處奔襲而來的北庭鐵騎,大吼。

他們在沈風的帶領下,直接衝殺了一萬餘大食步卒運送的糧草。

爲了趕時間,有許多的北庭鐵騎,以命相搏,以命來換取成倍的大食步卒。

這纔在短短的時間內,徹底殲滅了大食步卒,燒燬了大食押送的糧草。

“好!”

“沈風,你回來的太及時了!”

“傳我命令,所有北庭鐵騎,向着大食殘餘兵卒,發起衝鋒,必須在兩刻鐘之內,全滅他們!”

俏臉上多出了一條血痕的李玉娘暴喝,靈眸中出現一抹放鬆的神情,他們終究還是勝利了啊。

她之前,差一點就死了。

要不是趕來的許諸,幫她挑開了砍向她臉的戰刀,此時就不是臉上就條血痕了。 既然玩遊戲,那就得遵循遊戲的規則,柳妖妖只得氣呼呼而無奈的讓開,讓萬一去親吻抽到3的胭脂。

對於胭脂來說,當然是除了興奮喜悅還是興奮喜悅,這次,萬一終於主動親吻自己了。

“砰!”

眼看着萬一就要親吻到胭脂的嘴脣,胭脂甚至都閉上了眼,不想,包間的門卻被人重重給踹開了。


萬一趕忙趁機一躍而起,只見七八個男子一擁而入,爲首的那人長着方面大耳,衝口就喊道:“誰打了我……”

然而,他話還沒有說完,看着這包間中竟然好幾個絕色的美女,立刻就楞了。

其餘幾個傢伙也都是個個眼珠不停的轉動,他們壓根就不知道,現在應該看哪一個美女了,總之,都是那麼的美,目不暇接啊,個個都恨不得老爸老媽多給他們造一雙眼睛。

此刻,最爲氣憤的就要數胭脂了,本來萬一就要吻住她了,竟然被這些個不開眼的傢伙給打擾了,胭脂頓時站起身來,幾步就來到了包間正對門口的地方,殺氣騰騰的說着:“你們這些王八蛋,敢打擾老孃,老孃殺了你們!”

胭脂說罷,就要擡手釋放毒針,甚至揮灑毒粉了,萬一趕忙喝道:“胭脂,住手!”

萬一都發話了,胭脂只得氣呼呼的收回了扣在手中的毒針,恨恨的瞪着那幾個傢伙。

此時,柳妖妖幾位美女都聚在了萬一身後,萬一身爲這裏唯一的男人,這些事自然得有他來處理。

只見萬一上前了兩步,眼神掃了一眼這幾個傢伙,說道:“各位,你們這衝進來打擾我們喝酒,是幹什麼?”

“幹什麼?”

那方面大耳男一聲冷哼:“是你小子剛纔打我兄弟的?”

萬一做出一個恍然的表情,不鹹不淡的說着:“你說的就是那個滿地噴牙齒的傢伙?”

“你竟敢動峯少的人,我看你小子是不想在省城混了?”那大耳男冷聲說着。

萬一呵呵一笑:“我怎麼會淪落到混的地步呢,大耳,給你一個機會,現在帶着你的人給我滾蛋,否則,等下你們就橫着出去。”

大耳!

方面大耳男最恨別人說他是大耳,頓時暴喝道:“兄弟們,給我廢了這小子,到時候這幾個女人,大家都能喝湯。”

幾個嘍囉一聽有湯喝,頓時頭腦發熱,宛如打了雞血似的,直接向萬一衝去。

萬一心道:有些人還真是不教訓不行啊。

當即一閃身迎了上去,對付這些垃圾,萬一根本用不上龍爪手,僅僅憑着簡單的拳擊組合動作,不過短短十多秒鐘,幾個傢伙就橫七豎八的躺在了地上,個個宛如殺豬般的慘號着。

那大耳男也看出了萬一有些功底,冷聲呵斥着自己的那些沒用的手下:“一羣廢物!”

“我看你也好不到哪裏去!”

燒尸匠 ,大耳男一個錯步,竟然躲過了萬一這一拳,而且還一個邊腿向萬一掃來。

萬一倒是眉頭微微一挑,這大耳男還有點能力,不過可惜的是他對上了自己。

萬一絲毫不躲不閃,右手手肘順勢向下一沉,後發先至正好砸在大耳男的大腿上。

嗤!

大耳男一聲痛呼,倒吸了一口冷氣,拖着腿向後退去,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萬一能夠如此輕易的破了自己這一招,而且那一手肘的力量更是將自己的腿打得擡不起來,自己絕對不是這人的對手。

大耳男退後不敢上前,雙眼看着萬一,面上卻沒有絲毫的囂張了,急忙說着:“兄弟,哪條道上的,我們是峯少的人,剛纔只是一場誤會,誤會。”

“別左一個風*騷,又一個風流的,機會剛纔我已經給你了,現在,晚了!”萬一冷冷一哼,上前就是一腳,直接將大耳男給踢飛了包間。

“表哥,好樣的!”花凝香不僅拍手爲萬一的王八氣勢叫好。

“還有更好樣的,要不要看?”萬一轉頭看了看衆位美女。

“要看,要看。”花凝香趕忙說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