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射擊俱樂部也有56式麼?”夏凱明卻是心中狐疑。但看着秦洛笑嘻嘻的樣子,卻沒有再問什麼。只不過他感覺,自己越來越看不透這個大外甥了!

“怎麼樣二舅,你自己說過的話,還算數不?”秦洛笑眯眯地問道。

“臭小子,跟我走吧!”夏凱明在秦洛的腦袋上拍了一下,帶頭就走出了休息室。 第七十四章 逆天槍法

屁顛屁顛地跟着夏凱明上了越野車,隨後車子直接駛向了軍區某部隊的訓練基地。半個小時之後,秦洛跟着夏凱明在基地訓練場的靶場內下了車。

“走吧,今天我就看看,我的大外甥到底有多少射擊天分!”夏凱明指着不遠處正在進行射擊訓練的一羣官兵,就帶頭走了過去。

走到跟前,秦洛這才注意到現場正在訓練射擊的戰士,居然就是昨天何東帶的那一個排。而且何東本人也在現場。

“報告首長,偵察營三連一排全排都有,正在進行射擊訓練。請指示!”見到夏凱明,何東立馬召集了全排戰士列隊,然後衝着他敬了個軍禮,大聲地喊道。

“很好。這位是秦洛中尉,你們昨天已經認識了!我今天帶他來,就是見識一下你們是怎麼玩槍的!”夏凱明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即指着一旁的秦洛,對着何東笑道。

“秦中尉,沒想到這麼快我們又見面了!”何東立馬對着秦洛敬了個軍禮道。

“我沒穿軍裝,就不給你回禮了!我就是來見識見識,你們練你們的!”秦洛嘿嘿一笑,看着不遠處的幾把**雙眼直放光。

“真的就是見識見識?”夏凱明卻是一臉笑意地問道。

“額……如果能練練手,那是再好不過了!”秦洛有些尷尬地撓了撓頭髮。

“我昨天給你的那把槍呢?”夏凱明這時正色道。

“在這裏呢!”秦洛趕緊掏出那把手槍道。

“何東,給他換一下訓練彈。”夏凱明對着何東吩咐道。

“是,首長!”何東立馬答應了一聲,然後從不遠處的彈藥箱中取出了一個裝着訓練彈的56式手槍**。隨即給秦洛的槍換上了。

“您該不會是讓我用這把槍吧?”秦洛有些不以爲然地撇撇嘴。


“你小子先把手槍給我打好我看就不錯了。之前拆裝的速度倒是挺快的,就式不知道真的玩起來,能打成什麼樣?”夏凱明不由得笑罵道。

“得,看來得給您露一手才行!”秦洛無奈地搖搖頭。

“別吹牛。50米外的那個靶子,你能打中麼?”夏凱明一臉狐疑地問道。

“您說那個靶子?”秦洛順着夏凱明地目光望去,立馬露出了一絲笑意。話音剛落,手臂已經擡了起來。

還沒等大家反應過來呢,就是六槍連射。隨即秦洛收起了手槍,笑眯眯地望向了夏凱明。

“別裝模作樣,看着倒是挺像回事!何東,過去檢查一下!”夏凱明一臉懷疑地輕哼一聲,對着何東吩咐道。

“是!”何東答應了一聲,立馬跑向了那個靶位。在仔細檢查了一番之後,又立馬折返了回來。

“報告首長,6號靶檢查完畢,秦中尉剛纔發射六槍,10環!”何東大聲地彙報道。

“6槍十環?還好沒有都脫靶。”夏凱明聞言,倒是沒有露出了太吃驚地神色。

“你確定6槍只有十環?”秦洛聞言,卻是雙眉一挑。

“這個……確實只有一個彈孔,一槍十環。其他五槍……應該是脫靶了吧?”何東不免有些尷尬地解釋道。

“什麼?有一槍十環?你小子還能瞎貓碰到死耗子?”夏凱明聞言,卻是有些哭笑不得。在他看來,這運氣也夠逆天的。沒錯,就是運氣!

“何東,你能把那個靶子給我取過來麼?”秦洛這時笑眯眯地問道。

“好的!”何東立馬又跑過去,將那把環給取了過來。

“二舅,你看仔細了!”秦洛將把環遞到了夏凱明跟前,笑着提醒道。

夏凱明滿臉狐疑地接過了把環,瞄了一眼。還真是在中心十環處有一個彈孔。但其他地方的確沒有子彈留下的痕跡。

“沒錯啊,一槍十環,五槍脫靶!”夏凱明有些不明所以。

“如果我說這是6槍60環呢?”秦洛笑着提醒道。

“什麼?怎麼可能……這……”夏凱明聞言一愣,下意識地搖起了腦袋。但當他目光再次望向那個彈孔的時候,卻遲疑了起來。

“首長,這十環的彈孔,好像有點大了!”何東也是艱難地嚥了一口唾沫。

“我信了你的邪!何東,再給這小子拿一個**!”夏凱明瞪着眼睛吐了口唾沫,然後對着何東命令道。

“是!”何東立馬又給秦洛換上了一個**。

“還要來?”秦洛哭笑不得地問道。

“再來!這次不打一個靶子。除了6號把,1到7號,每個靶位一槍。我給你十秒鐘時間!”夏凱明不信邪地命令道。

話音剛落,秦洛拿槍的手就擡了起來。幾乎沒有任何瞄準,朝着不同的方位,就短而快速地進行了6槍連射。用時還不到五秒。

夏凱明嚥了一口唾沫,對着何東道:“叫幾個人,把把環都給我收回來!”

“是!”何東應了一聲,立馬帶着人就將六個靶位的把環全部取了過來。

“報告首長……全部……十環!”何東感覺自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看着秦洛的目光滿是驚駭之色,就跟看着怪物一般。

夏凱明的嘴角抽了抽,不由得爆了句粗口:“馬勒個巴子!今天真出鬼了!你小子以前真的只是在射擊俱樂部玩玩?”

“難不成您還懷疑我端着槍上過戰場?”秦洛哭笑不得地反問道。

“會玩麼?”夏凱明突然將不遠處放着的一把95式突擊步槍給拿了起來,對着秦洛問道。

“會!”秦洛下意識地點點頭。

“200米,1號靶!十連發!”夏凱明咬着牙命令道。

話音剛落,槍聲再次響了起來。秦洛幾乎沒有任何瞄準,直接扣動了扳機。一梭子子彈很快就疾射了出去。

“射擊完畢!”放下槍,秦洛淡淡地說道。

何東趕緊將望遠鏡遞給了夏凱明。

夏凱明舉着望遠鏡看了足足有三分鐘,這才轉過頭,一臉鬱悶地盯着秦洛。

“您幹嘛這樣盯着我?”秦洛突然感覺心裏毛毛的!

“大外甥,我們商量個事情唄!”夏凱明舔了舔有些乾澀地嘴角,突然開口問道。

“商量什麼?”秦洛一臉防備。

“留在部隊怎麼樣?以後就跟在我身邊。不……我安排你進特戰大隊!進雪狼怎麼樣?”夏凱明突然雙眼放光地問道。

“您不是在開玩笑吧?”秦洛的嘴角抽了抽。

“你看我這樣子,像是在開玩笑麼?”夏凱明立馬板起臉來。

“這個,我還是覺得,我自由慣了。您就別拿我開涮了!”秦洛有種想要落荒而逃的衝動。萬一二舅真的見獵心喜,動了想讓他留在部隊的心思,那玩笑就真的開大了!

“留在部隊有什麼不好麼?”夏凱明皺着眉頭問道。

“這個,人各有志嘛。我性格懶散慣了,肯定不適合部隊!您就別爲難我了!”秦洛哭喪着臉道。

“奶奶的,我夏凱明的大外甥居然是做槍王的料,偏偏又不喜歡當兵!我怎麼有種想斃了你的衝動呢?”夏凱明咬牙切齒地威脅道。

“別!衝動是魔鬼。我老媽如果知道……”秦洛立馬拿出了殺手鐗。

然後夏凱明就蔫了。 第七十五章 多個兒媳婦


秦洛最終沒能如願看到***。趁着夏凱明沒有讓人把自己綁起來之前,趕緊找藉口開溜了。何東將秦洛送回了別墅,這才返回訓練基地。

秦洛不覺有些後怕。看來做人還是不能太高調了!

中午在別墅陪着周潔吃了頓午飯,兩個人就先後離開了別墅。周潔還要去遊戲公司進行考察,而秦洛則是拿着從孫海那邊得到的抗衰老藥劑回到了爸媽的別墅當中。

“兒子,今天怎麼有空回來了?”接到秦洛的電話,夏蓮就一直在家裏等着。秦洛一回來,夏蓮就有些好奇地問道。

“給您送點東西!這個您拿着!”秦洛直接將手中拎着的密碼箱遞給了夏蓮。

“這裏面是什麼?”夏蓮有些驚訝地問道。

“某些人一直想要的東西!我實在不想跟這些所謂的親戚打交道了,這些藥劑應該夠她們分了。您看着辦吧!”秦洛撇撇嘴,然後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端起涼茶壺就直接灌了一大口。

“你說這裏面是抗衰老藥劑?”夏蓮聞言,不由得大吃一驚。


“我騙您幹嘛?對了,別全部給完啊,記得給自己留點!我老媽都沒用,哪有其他人的份啊?”秦洛這時正色地叮囑道。

“喲,看不出來老孃在你心裏還這麼有分量?不枉我把你拉扯大,算你有點良心!”夏蓮頓時一陣地眉開眼笑。倒不是因爲手中的藥劑,而是因爲秦洛對她的心意。

“好了老媽。藥劑我給你了。怎麼分配你看着辦。我只有一個要求,別委屈了自己!誰要是再敢當着你的面說三道四,一滴都不要給她!”秦洛正色地叮囑道。

“行行行!我知道啦!你呀,心眼也太小了點!”夏蓮連忙點頭應承道。

“面對那些極品親戚,我心眼大的起來就怪了!”秦洛卻是一撇嘴輕哼道。

“好了。到底是秦家人,心裏發發牢騷就算了,不要傳到別人的耳朵裏。”夏蓮看着鬱悶的秦洛不由得安慰了一句,隨即轉移了話題,好奇地問道:“你的小未婚妻呢?回燕京了?”

“你都知道了,問我幹嘛?對了,我說要給小迪在東海開一個工作室的。你給我辦了沒有?”秦洛這時正色地問道。

“你交代的事情我還敢馬虎啊?已經在給你辦了。估計等一週左右,工作室就能夠組建起來。到時候你們小兩口就不用異地分居了!怎麼樣,老孃我給力吧?”夏蓮一臉曖昧地笑了起來。

“老媽,我怎麼感覺你不懷好意呢?”秦洛則是一臉警惕地問道。

“臭小子,有你這麼說媽的麼?老孃還不是爲了你好?”夏蓮聞言,頓時給了秦洛腦袋一個栗子,沒好氣地訓斥道。

“那您笑什麼?”秦洛捂着腦袋,無語地問道。

“當然是盼着你們早點同居,然後……我也好早點抱我的小孫孫嘛!”夏蓮再次露出了一臉曖昧地笑容。

“老媽,你確定如果小迪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不會直接嚇跑麼?”秦洛的嘴角不由得抽搐起來,滿頭黑線地提醒道。

“哎呀,老孃不是在跟你說嘛。又不是當着小迪的面。不過兒子,你可得抓緊點,爭取早點把生米煮成熟飯!”夏蓮擺了擺手,隨即一臉認真地叮囑道。

“你兒子我倒是想,不過眼下有一個大難題啊!”秦洛不由得苦笑道。

“什麼難題?誰敢阻止老孃抱小孫孫,老孃跟他拼命!你說出來,老孃幫你解決!”夏蓮惡狠狠地說道。

“額……不是你想的那樣!”秦洛有些尷尬地解釋道。

“那是怎麼樣?”夏蓮頓時就傻眼了。

“老媽,我說了你可不可以不打我啊?”秦洛嘿嘿乾笑道。

“兒子,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夏蓮聞言,雙眼頓時就眯了起來,語氣森然地質問道。

“那個……我就是想問您,您介意多個兒媳婦麼?”秦洛齜着牙,縮着腦袋,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

“你說什麼?”夏蓮聞言,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音量也瞬間提高了八度!

“老媽,別激動,千萬別激動!”秦洛立馬舉起了雙手!

“你給老孃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老孃什麼時候多了個兒媳婦了?”夏蓮瞪着眼睛,但瞬間就眉飛色舞了起來:“是哪家姑娘?我有沒有見過啊?人品怎麼樣?長得漂不漂亮?長得如果不漂亮的話就算了。 浮世輾 !”

秦洛差點沒暈死過去,頓時滿頭黑線道:“您還真是我親孃啊?”

“廢話!你還是我親兒子呢!不過兒子,說真的,到底是哪家姑娘?難道是上次在那個派出所見到的女警花?那丫頭不錯呀,尤其是屁股大,肯定好生養!”夏蓮一臉曖昧地問道,不禁語出驚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