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小霸王!這兩個人絕對是抽的最多的,要不然就是有黑幕了。”

“哈哈哈!樑爺真是夠可憐的,還沒開始玩黑幕就已經出來了。”

……

這些人都是在開玩笑,於樑也沒有理會他們。

由於只有一張熊皮,雖說這熊皮確實挺大的,不過這就好像只有一張被子而已。

他跟烏拉兩個人已經在一個房間了,總不能再繼續蓋一張被子吧?

現在房間裏面有這堆柴火,確實變得溫暖了不少,但如果晚上睡覺還是什麼都不蓋的話,很容易會着涼的。

尤其是這些柴火,到了後半夜絕對會熄滅。

想到這裏之後,於樑轉過頭看着對面的烏拉。

“你在這裏好好呆着,我得先出去一趟,我去尋找點棕樹皮或者乾草,今天晚上得蓋點東西。”


說完這句話之後,於樑也沒有等烏拉回話,轉身就準備離開了。

只是他剛剛打開房門,外面一陣陰風就吹了進來!

差點沒把火堆給吹散了。

於樑也沒有想到,今天晚上的風浪竟然如此之大!

甚至於吹得自己完全無法出門。

看到這一幕之後,雖然於樑心裏很不爽,但他終究還是猛然間關掉了大門!

“我靠!這什麼玩意兒啊?今天比昨天晚上更恐怖!”

於樑有些不爽地罵了一句。

“樑爺真夠牛逼的!這大晚上讓我一個人,我死都不會出去的。”

“樑爺你別怕,你就圍着火堆睡,咱就算死也不要冷死!最好還是熱死比較好。”

“樓上的真是個狼滅!我願意稱你爲最強。”

……

直播間的衆人都在開着玩笑,烏拉現在才反應過來,順勢就把這張熊皮遞給了於樑。

“你拿着吧!我現在是真的不冷,而且你已經夠照顧我的,一路上一直都是我在披着這張熊皮,現在也應該你來了吧?”


於樑看到烏拉這個樣子,連忙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他就算自己被凍死,也絕對不會用這張熊皮的,這個可是於樑自身的底線。

“你還是好好拿着吧!我一個大老爺們兒還能跟你一個小女孩搶被子嗎?而且我原本就比較抗造!這個你放心吧,原本想着出去找點好東西,沒想到外面風浪竟然這麼大!那我就不出去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於樑直接躺了下來,雖然硬地板睡着很不舒服,不過在這種鬼地方能有這種條件已經很不錯了。

關鍵問題房間裏面沒有風!

這纔是最重要的一點。

於樑躺在另外一邊,此時一句多餘的話都沒說,只不過就在這時,一旁的烏拉卻冷不丁的開口說道。

“於樑……你過來看看,其實這張熊皮也挺大的,要不然……要不然今天晚上我們兩個人擠一擠,反正蓋上我們兩個人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烏拉小姐這是個好主意啊!你們看那張熊皮,就跟一張兩米的被子一樣,要不然你們就蓋那個唄!”

“就是呀,而且兩個人在一塊兒還能取暖,你們別抱就行了唄!”

“哈哈哈!樓上的,你這都是些什麼虎狼之詞啊?”

……

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就這樣轉過頭看着直播間的衆人。

“能不能別瞎起鬨了?我跟烏拉只不過是隊友關係而已,我們兩個人睡在一起像什麼?我沒什麼問題的。”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又睡了下來。

“別閒吃蘿蔔淡操心了!我這兒沒什麼問題的,如果我真的頂不住了,或許會考慮。”

“切,男人!人家烏拉小姐都已經那麼說了,你怎麼好意思拒絕人家呀?況且現在原本就是這種惡劣的環境!肯定是保命要緊啊。”

“我也同意樓上說的!還是跟烏拉小姐睡在一塊兒吧,反正你們兩個人原本就是隊友,在這種極端條件之下,應該共享資源啊。”

……

看着直播間衆人這些話,於樑心裏別提多麼苦澀了。

他自己又何嘗不知道呢?

但是當上一次直播間裏沒有叫來馬提咪的那一刻,於樑就能夠感覺到了,或者說他的心中已經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那就是馬提咪吃醋!

或者說馬提咪已經非常憤怒,非常生氣了。

而且現在馬提咪說不定也在電腦屏幕那邊盯着自己,如果他要真的跟烏拉兩個人睡在一起,那回去就更加不好解釋了!

所以他現在一定要跟烏拉保持一定的距離,只有這樣或許回去還有反轉的餘地。

“其實你們大家不用多說,我知道樑爺心裏是怎麼想的,樑爺肯定怕老婆對不對?哈哈哈!我說你也真是的,沒看都到什麼時候了,怎麼還是分不清楚輕重呢?”

“可以的!我覺得這個兄弟說的這句話很靈性,樑爺確實害怕馬提咪小姐!”

“馬小姐……能不能先放過樑爺一馬?沒看這傢伙馬上都要被凍成傻逼了嗎?要是再繼續這樣下去,搞不好樑爺會徹底嗝屁,也說不定!”

“你們這些傢伙一個個說話都太毒了!這個樣子真不好,不過我也挺直播間的兄弟們,馬小姐你就給樑爺一句準話吧,這樣子樑爺就可以接受了!”

可是不管直播間得衆人再怎麼說。

馬提咪一直都沒有出現。

這樣一來的話,所有人也都挺尷尬的。

而此時此刻於樑看着直播間,他心中的想法好像又變得真實了不少。

想必馬提咪應該是真的生氣了吧。 也就在這時,於樑輕輕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轉頭便睡了下來。

剛剛馬提咪確實提出了這個想法,但是於樑卻沒有理會自己,所以馬提咪這一下也不知道該講些什麼纔好了。

雖然房間裏面生着一堆火,但於樑依舊能夠感覺到一股透徹心扉的寒冷。

……

甚至於他馬上就快要睡着了,可渾身上下卻開始不停的顫抖起來。

烏拉看在眼裏,疼在心裏。

沉默了片刻之後,烏拉下意識往於樑那邊挪了一下,接着再挪一下。

當烏拉和於樑兩個人靠在一起的那一刻,烏拉這才把熊皮披在了於樑身上。

原本她們兩個人離得就不近,再加上兩個人體型也都比較正常,所以這張熊皮披在兩個人的身上還是綽綽有餘的。

於樑已經睡着了。

但是熊皮披到他身上的那一刻,於樑的身體就沒有再繼續抖了。

“還是烏拉小姐心腸好啊!”

“兄弟們,難道你們沒有感覺到有些不太對勁嗎?樑爺和馬小姐兩個人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了?爲什麼連續好幾次,馬小姐都不出來呢?”

“就是啊,以前只要直播,馬小姐都會目不轉睛的盯着直播間的屏幕,而且樑爺一旦遇到了什麼危險,最先開口的一定是馬小姐呀!”

“咱們八卦一下,雖然我很不想相信這個事實,但我覺得馬小姐應該是有些生氣了,而且源頭就在烏拉身上。”

所有人都說三個女人一臺戲。

可他們卻不知道,一旦男人要是開始八卦起來,根本就沒女人什麼事。

“原來是這樣啊!馬小姐會吃醋也很正常,畢竟樑爺跟其他女人這麼親密。”

“說話能不能操點心啊?怎麼就親密了?這跟親密有個錘子關係!人家兩個人只是正常隊友好不好!”

“對對對,這話說的不錯,人家兩個人只是正常隊友,可那又能怎麼樣?畢竟樑爺現在已經這樣了呀?”

“我也覺得有點不太合適,不過荒島求生不就是這樣嗎?保命纔是第一,其他的只能排到後面,馬小姐爲什麼連這點都想不明白呢?”

“未經他人難,莫勸他人善,這句話難道你不清楚嗎?如果你的女朋友現在和另外一個男人睡在一起,你頂得住嗎?”

……


直播間的衆人現在也都不着急睡覺了,所有人都開始在這裏八卦了起來。

當然大家的話題無非就是於樑和馬提咪以及烏拉這三個人之間的關係,僅此而已。

……

眼看着已經凌晨三點多鐘了。

而此時直播間還是比較安靜的,有幾條零零散散的彈幕發過來。

大多數都是幾點幾點打卡?

而於樑和烏拉兩個人就在房間裏面睡着,可是沒過多久,外面便閃過了一道影子。

主要還是因爲於樑直播間裏的人太多了,所以當閃過影子的那一刻,彈幕直接就多了起來。

“臥槽,我是不是眼睛瞎了?我剛竟然看到一陣黑影!”

“看來不是巧合,因爲我剛剛也看到了!”

“加我一個,加我一個。”

“如此看來的話,肯定不是我們看走眼了,應該確實有什麼東西在門口?不過那東西到底是不是人,這個就不得而知了。”

“我去,這個也太恐怖了吧!”

“什麼玩意兒啊?這大半夜的也太嚇人了吧!”

“此時一位猛男默默將自己的腳掌縮回到了被窩裏面。”

……

直播間的衆人談論了一會兒之後,那道黑影沒有再出現,不過大家完全可以肯定,那道黑影根本就不是巧合,更加不是誰看走眼了。

絕對是真實存在的東西!

也就在這時,直播間的衆人立馬就開始提醒於樑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